返回

燃钢之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近圣者 5600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文明传承知识,野兽延续血脉,在我看来,分别就在于,一个生命除却留下血脉之余,是否还想要留下他坚持的思想和信念,亦或是只是单单期许子嗣只是生存并幸运延续。 小 说    . ”

    “当然。即便我如此说,身为野兽的本能,却是不应该是被小觑的存在,倘若人类放弃自身的兽性,就将会失去一切的动力,毕竟,对于绝大部分生命来说,倘若没有子嗣继承,再怎么远大的理想和信念也都是空谈和妄想,这两者是可以共存,不,一定能共存的。”

    “我只是强大到超越了这一步,所以才能如此说。”

    黑暗的虚空中,有两个巨大的发光体正在游弋,他们的光芒是如此耀眼,即便是最为庞大的恒星都不能比拟,在这光芒的照耀下,黑暗中的一切混沌都如同幻影一般破碎,化作基本粒子云在真空中飘散。

    即便是亿万年之后,在遥远银河的边界处,依然会有初生的文明在他们原始的观测设备中发现这庞然类星体的闪烁,并受惠他们带来的秩序与安宁。

    “我留下信念,传播情感,我期待万千银河中,能出现我的同道者,我倘若要前往必死之地,留下的肯定是我的思想,毕竟,我的血脉又有什么意义呢,无非就是些dna,遗传信息,一些称不上复杂的信息簇。”

    “倘若我愿意,我能随手制作出无数有我血脉,就如同我子嗣那般的生命,根本就毫无难度,并且我能保证那全部都是我的子女,在血脉方面比任何人都亲密任何人。”

    “但那又有什么意义?我又不是虫子,不是青蛙,不是鱼。我是人类,我是超凡者乔修亚,我不需要那种无聊而虚伪的血脉去欺骗自己。”

    巨大的发光体中,散发着银色光辉的巨神伸出手,横扫向眼前的星系,仅仅是一次看似随手的挥动,真空就出现了巨大的引力风暴,这风暴如同暴烈的飓风席卷过城市那般,席卷过整个星系,它屏蔽了一切超空间传送,屏蔽了灵能迁跃,将所有正在躁动,想要脱离,逃跑的混沌眷族封锁在星系内。

    如同行星一般,环绕混沌戴森球旋转的瘟疫母兽不知是本能还是恐惧的咆哮着,它浑身释放出萤绿色的光辉,令周围的空间都出现了明显的曲翘,带着这足以粉碎天体的力量,母兽朝着那席卷而来的风暴加速前进,它的轨迹在真空中带起一道清晰无比的发光洪流,就这样展开了搏命的冲锋。

    然后被碾的粉碎,就如同在天地闭合的毁灭中,举起前肢想要阻挡坠下的苍天的蚂蚁那般。

    “所以,只是血脉的延续,根本就不能传承什么,证明什么。我的兄弟姐妹生下的子嗣也与我的血脉相近,基因不是唯一的东西。唯一的,只有人的意志和信念,尤其是对我这种存在而言,只有精神方面的相似,才能称得上是传承。”

    群星世界,黑暗银河第二悬臂处前端。

    乔修亚与三重帷幕,再一次在这个邪神最早侵染的银河展开了行动。

    前段时间,在极限瘟疫凭空显化的那段日子,乔修亚与三重帷幕联手,消除,亦或是干扰抵消了在这个世界中传递的波动污染,而银河守护者联盟被牵制的武力也终于得以汇聚,可以针对邪神眷族们展开大反攻。

    超过八千五百个文明,三十一万支主力舰队,七百四十四万支独立部队,联盟百分之八十的兵力尽数汇聚于此处,那是一条即便是行驶都会干扰星系运转的钢铁星河,而这钢铁星河的目的直指黑暗银河的最深处,在那里的银河中心处,是混沌眷族最大的巢穴,昔日的永恒虚空门扉就在那里开启并被摧毁,但是仅仅是摧毁门扉,只是暂时打断邪神对这个银河继续侵蚀的动作,并不能阻止混沌眷族的壮大。

    只要摧毁了那里,并对黑暗星河展开全方位的清扫,那么群星世界中其他区域的混沌眷族便就都是不值一提的小麻烦,只要守护者联盟存在一天,它们就永远不能发展壮大,阻碍文明的延续。

    如今,以四大情感舰队为先锋,守护者联盟的主力舰队已经从黑暗银河的第二悬臂处切入进攻,并在其悬臂的要道处展开占下了数百个恒星据点这个数量随着时间还在不断地增加。

    至于乔修亚的本体和三重帷幕化身于物质界的实体,就如同一股席卷一切的飓风,正在前线急速的推进着,他们会摧毁混沌一方强大的堡垒和要塞,灭杀过于庞大的混沌母兽,但是不会多做停留,完全的消灭所有零散的混沌眷族,将剩下来的工作交给后续的工作接管和清扫。

    “三重帷幕,我找到了好几条或许能通向贤者的道路。”

    而就在清扫出一条通向黑暗银河最中心巢穴的道路的同时,乔修亚平淡的说出了即便是传奇极限的强者也会为之侧目的话语:“三条,亦或是四条,只是单纯的猜测,甚至需要全部联合起来,才能抵达……我将自己的思考告知于你,以报答你将所有底层数据都告知于我。”

    【倾听:我正在认真地听】

    这是智能联合体所能表现出的,最诚恳的态度。

    “第一条,兽性的本能。最贴近这条路的已知超凡之力,是代表物质变动的生命能,实际上,在多元宇宙众多的战职者身上,这种力量的雏形正在逐渐出现,我只是将其归纳总结了一番。”

    如此说着,巨神的手中浮现出了一个银色的虚拟的人形,人形此时正露出畏惧的深色,似乎遭遇了难以形容的危险,即将死亡。但是很快,人形的大脑处,**中,突然亮起了一道赤色的光芒,它充斥**和灵魂中的无数条能量脉络和虚拟肌肉,在一瞬间就让虚拟的人形狂暴化,展示出了远超之前的力量和极其恐怖的细微**控制力。

    “它是为了生存而爆发的**,其效果,就是在生死之间压榨出潜能的极限,获得超乎寻常的智慧和力量……非要描述的话,就仿佛是在生命和基因的限制器上,打开了一把锁,将因为斗争,战争,为了生存诞生的激烈情感全数爆发,并完美的掌控。从**到心灵,从宏大到微小,进而得以突破极限。”

    “将这种力量推行至极致,彻底释放心中本能的光芒和力量,即便是神也未必能战胜吧?从生命能起手,进而踏上这条道,倘若将其至贯彻到极致,应当是能走到贤者级的只是那一步的推论,我还没有想出来。”

    消去手中人形的虚影,乔修亚并没有为这条道路起名字,因为他自己也没有彻底想明白,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可能性’本身也是弥足珍贵,战士和三重帷幕继续在真空中前行,巨神继续平静道:“但这仅仅是一个人的道路,太过独立的心,将会与其他智慧隔绝,形成异常坚固的立场。”

    “过于挖掘自我深处的力量,解放自己的**和心灵,仅仅依靠这个,超凡者很容易沦为野兽……独自一体,即便再怎么强大,只要不能实现‘接纳’与‘融合’,也即是理解其他人的力量,理解与自己相异的‘不同’,汇聚众生的智慧,只要它还没有超越那个横亘于传奇与贤者之剑的极限,那么它就不过如此而已。”

    “所以,第二条道路,是名为‘神力’的道路,这个多元宇宙中最初的超凡之力,目前似乎并没有一个强者去掌握,它仍然是原始且本能的模样,想来只要完美利用了神力,那么这或许是成就贤者最快的捷径吧?哈哈,说是捷径,但是想要掌握神力谈何容易,哪怕是天生的神灵,终归也会湮灭于自己的力量。”

    “但是,‘真神’这一个需要一整个文明所有个体来贡献智慧,同时承受两种完全不同甚至相反的神性,这种‘接纳’和‘融合’的本质,或许就是掌握‘神力’这一道路的第一步,倘若光耀文明当初没有被毁灭,亦或是超越者当初没有被毁灭,他们在神力道路上继续研究下去的话,恐怕真的能以此为基,步入贤者之境。”

    【理解:是的……你说的对……我感受到了,这的确是一种可能!一种全新的可能!的确,倘若能掌握所有的神性,并且不被其吞噬,那么其个体自然就是掌握了‘完全神力’的‘神之贤者’了!】

    【感慨:或许,诸神注定的自灭,或许就是因为太早接触了这原始力量的最终本质……】

    三重帷幕在过去数千万年的历史中,并非是没有对创始者留下的神力资料进行推算,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对神力进行深入研究,但是作为灵能聚合体,它倘若要利用神力的话,必然要撕裂远比个体生命要庞大数亿倍的神性裂口,倘若不是如此的话,以他的体量根本就无法获得足够的神力去研究。

    这也并非是做不到的事情,只是风险实在是太大神力几乎是注定自灭的力量,而作为看守全群星世界所有生命的生命保管程序,三重帷幕是不会违背自己的‘本性’,去做出这种会妨碍它继续守望文明的事情的。毕竟,以他的力量,在神灭的那一刻产生的余波,恐怕会对整个群星世界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吧。

    而此时此刻,乔修亚的话锋又一转,他的露出了细微的笑意:“但是,无论是‘本能’的狂暴,还是‘融合’的神力,也都不够完全……能够掌握本能与**,能够接纳未知与不同是不够的,倘若不能注视前方和天空,终究会溺毙于‘昨日’的沼泽。倘若不去追求‘前方’,不去‘前行’,创造全新可能性的话,再怎么兴盛强大的文明和个体都会迎来终末。”

    【思考:听上去,你的几种道路,似乎和邪神与混沌完全相反】

    听到这里,三重帷幕也陷入思索。

    【总结:的确很像是一直与邪神战斗的你能想出的道路】

    “或许吧,毕竟,邪神代表的,就是名为‘旧日的永恒’,这和生活在现在,并注视着未来的我,的确是完全相反的。”

    即便是被打断了话语,乔修亚却也不以为意,他伸出手,又击溃了几个在迁跃途中星系内的混沌眷族,然后道:“那些早已死去,但却不能安息的文明之残骸,化作了天与地的混沌,它们早已死去,自然就不会有生存的‘本能’。它们早已融为一体,化作无智无识,纯粹的邪物,自然也无需去理解未知和相互的不同。最后,永恒的它们,自然就不需要最追逐‘明日’和‘未来’的改变和可能,而是永驻于‘昨日’,支配永不改变的‘过去’。”

    “所以,第三条道路,我……”

    【强断:但是,群星世界遭遇的真正敌人,并非是邪神,而是你口中的名为极限升华病毒的‘超级生命体’。一直以来,和我们战斗的,虽然的确是‘瘟疫’,但却并非是‘瘟疫邪神’】

    不知为何,三重帷幕再次打断了乔修亚的话语,面对面露不解之色的战士,灵能聚合体只是平静的发出了一段讯息。

    【告诫:不要说出来。不要扩散。你只需要自己知道就够了,拉德克里夫,在这个黑暗的多元宇宙,至少,现在,你不能如此的慷慨,因为在那幕后,有你我如今都无法抵御的存在,对吧】

    【询问:所以,现在,告诉我那个敌人的真实身份吧】

    “……是啊,他不是邪神。”

    面对三重帷幕的高阶,乔修亚沉默了一瞬,他深深地看了身侧那混如一体,看不出形状,只能知晓其为近乎‘灵能’本质显现的光团,然后轻声说道:“他是野兽……最强大的野兽。”

    曾经,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在观测了多元星河之后,认为虚空巨兽就是这个多元宇宙中最强大的野兽,而不死鸟虚空巨兽,这种以超新星爆发为其诞生之初鸣的生物,便是其中的极致。

    但是他错了。

    倘若说,野兽只是有意识的存在,目的只是为了生存和繁衍,令自我亦或是自我的信息延续的话……那么倘若有一种野兽,其繁衍与生存本身,就是为了获取知识,进而更好的升华,变得更强,更强,强到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能妨碍其生存和繁衍的话……

    那么,那种野兽,恐怕就是最为强大,恐怖的野兽了吧。

    如此想到,乔修亚抬起头,他的目光穿透一切,似乎能直接注视群星世界之外,看见世界屏障之后的,那个无比强大的存在。

    而群星世界屏障之外,伴随着无数丝线在虚空中滑动,无数符文和超凡力量被铭刻在其之上,能够看见,在一个光芒巨茧的操纵下,一个前所未有的巨**阵正在被编织成型,进而覆盖在群星世界的壁垒之上。

    “思维和自我意志都是错觉,它就是本能的傀儡……不,到了这个地步,它就是本能的化身!”

    “生存的**,探索的**,好奇的**,支配的**……名为‘存在’的**!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名为‘存在’的超凡力量,那么在这条道路上走的最远的,就是它了。”

    如此强大。即便是邪神也不过是它的工具,乔修亚的本体握紧了四拳,群星世界之外,正在准备‘计划’的乔修亚分身也握紧了四拳,他能感受到,感受到那前所未有的强敌处,传来一股股无比纯粹的**。

    想要前进

    想要生存

    想要变强

    想要对抗

    想要繁衍

    想要支配

    想要的,是万界万有,万物唯我,达成‘完全的存在’

    群星世界之外,编织的法阵被催动了,它呈现不规则的椭圆形,就像是一个世界被平摊开来,将所有的物质都转化为一个编织的不是很完美的蛛网那样,这网一般的法阵层层叠叠,如同世界一般巍峨庞大,而在其之中,仿佛齿轮一般精密咬合的符文转动着,迸发出无匹的伟力,令魔潮的洪流都为之偏移。

    它开始降下,贴近,彻底的触碰群星世界的外壳,那阻隔了虚空与世界内部的屏障,可以看见,那坚固到即便是乔修亚本体动用全力,光芒巨茧用力捶打,都不一定能完全破坏,甚至只能破坏其外层最微不足道的一层壳的屏障,居然开始在这法阵的侵蚀下缓缓地放下了戒备,就像是承认‘法阵’其实就是自己一部分那样,慢慢地被融化。

    在这一瞬间,一股异常强大的异空间波动出现在了黑暗银河的中央,而随之而来的,是复数同样强大,但相对而言就较为不起眼的子讯号但是感受到了这些子讯号,原本从群星世界各地撤离汇聚,聚集在黑暗银河处的混沌眷族们便沸腾了,这些没有任何感情和理智的魔物战栗着蠕动自己的躯体,似乎是想要表示臣服,面对那自我存在的起点,意义的源头。

    能够看见,在数个黑暗银河中央的混沌星系内,大幅度的能量激增出现,伴随着一道又一道永恒虚空门扉的开启,异常活跃的时空波动便开始以其为源头震荡,似乎是有什么庞然巨物即将降临于这个世界那样!

    “这感觉……是是邪神?!”

    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的乔修亚与三重帷幕便看向黑暗银河的核心处,战士面色肃穆,他早知道这一日必将来临,所以他才主动出击,争夺先机。

    而与此同时,伴随着群星世界迎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虚空时空波动以及外界恶意存在入侵,整个多元宇宙的范围内,所有的极限生物,乃至于极限生物周边的普通生命都感觉到了一阵心悸,那是源自于血脉源头处的恐惧,强大到了极限的超级生命的无匹威势,正在以一种奇妙的方式扩散。

    即便是遥远无比的迈克罗夫世界,摩尔达维亚领,正在领主府众人下协助指挥的传奇强者洛兰达,也敏锐的感知到了一阵紧张,一种难以言喻,发自本能的戒备。

    多元宇宙中,但凡是极限病毒所至之处,所有超越了极意的超级生命,传奇强者们,都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同样的紧张与戒备。

    【近圣者极限升华聚合体】

    控制了复数邪神,正在朝着大魔潮的尽头,初始之火所在之处洄游,存在本身,便能带来灾厄与毁灭与的存在。

    确定了群星世界内,存在吸引其**和好奇心的事物,所以全力以赴,进行入侵的生物。

    它正在咆哮。

    而其声,席卷诸天万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