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恐慌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回归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对。就是这个意思。”安子黎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吧。我差不多明白这件事了。感觉上人类就像是你们和鬼祟,搭建的一个培育基地一样,你们站在高处,每天都可以观察并记录着我们发展的轨迹。”

    “应该没有那么夸张吧。反正就我知道的,我们从不会去奴役人类。平时除了和下面的信众有所来往外,大多数时候我们都不会离开前往下层世界的。

    鬼祟的话虽说凶残嗜血,但也只是区域性的小打小闹,也没听说过将那个多层世界的人类都杀光的事情。

    不然的话,这些多层世界恐怕早就成了死界了。”

    安子黎显然不觉得事情有秦铭想的那么严重,秦铭象征性的点了点头,看似是没什么疑问了,可是心里面却依旧觉得真相很可能就是他说的那样。

    人类的世界对于鬼祟而言,就像是鱼塘一样,只抓大鱼,不抓小鱼,这样既能满足日常所需,又能保证源源不断的供给,不至于被它们一下子给抓绝了。

    而对于人类来说,这种小范围的闹鬼事件,尽管频繁了一些,但是伤亡的数量对比总量,却又不算什么,所以也不会生出太大的危机感。

    于是,就和温水煮青蛙一样,反抗的力度有限。

    “好了,别的就先不说了,咱们将东西分了。”

    秦铭因为知道安子黎不会好意思要,于是他就直接做主将东西分成了两半,继而一把退到了安子黎的身前:

    “这半我拿走了,剩下的归你,你要是不想要,是丢是送人,那就是你的自由了。”

    安子黎见秦铭如此坚决,她显得有些为难,想了一会儿后,她才答应说:

    “灵能卷轴什么的我就收下了,但是灵石对我没什么用处,你知道的作为神族,天生就可以从自然界中吸收灵气,所以我并不需要灵石。事实上,学院给我的灵石,我一块都没有用,还想着多攒点儿送给你呢。”

    安子黎说着就只将灵能卷轴放进了她的储物戒里,秦铭之前一直以为安子黎没有储物戒,直到上次事件他才知道,安子黎的储物戒并没有戴在手上,而是随身放在口袋里。

    “你不要灵石,那就把灵器收下。”

    “我们神族的肉身就是最强的灵器,所以这东西对我也没用。”

    安子黎说完打了个哈欠,随后说道:

    “我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就先这样吧,我先上楼洗澡了。”

    “我……那个……”

    秦铭本还想再劝劝的,但是安子黎却已经不再听的上了楼。

    “好吧。”

    既然送不出去,秦铭也不打算再送了,木属性的灵石他虽然没用,但是或许什么时候就能用来换东西,至于技能书什么的,则是多多益善,正是他所需要的。

    将东西通通装进他的储物戒里,秦铭拿着那把灵器匕首,随意的挥了挥,匕首很轻,从中能够感受到很强烈的灵力波动,杀死鬼祟或许不容易做到,但是伤到鬼祟应该不是难事。

    将东西通通收走,仅剩下汪荃的车房钥匙等物,秦铭也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放在哪,更不知道汪荃的银行卡密码,所以他留着也完全没用处,不过他还不至于直接丢进垃圾桶里,毕竟这些都是真金白银,等回头他可以拜托夏洁,看看能否有办法折现。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两天,秦铭这两天哪也没去,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在修炼他从汪荃那里得到的几本基础技能书。

    尽管只是基础技能书,但是想要真正做到掌握,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两天的不眠不休,也仅仅是让他记熟了运行轨迹而已。

    至于那本高级技能书,他也尝试着修炼了一次,但是效果却非常差,因为运行轨迹实在是太过复杂。

    如果说基础技能书是一道加法题的话,那么高技能书就是一道乘法题,不但要记熟像是迷宫一样错综复杂的“路线”外,更要分出精力多条线的催动灵力,按照不同的速率运行。

    简直就是噩梦级的难度。

    “修炼灵能的话,两天两夜差不多就是我现在的极限了。”

    秦铭用手指轻轻按压了几下头皮,但是头疼的感觉却依旧非常强烈,他知道这是身体已经吃不消的征兆,所以也没再坚持,从床上下来活动了一下全身的关节。

    正打算脱掉衣服去冲个澡,便听楼下突然传上来一串痛苦的哀嚎:

    “阿秦……安妹子……我回来了……”

    易少东拖着长音的喊声,在别墅里不停的回荡着,秦铭也不想着洗澡的事,忙开门走了出去。过程中,安子黎也从房间里出来,跟在他身后下了楼。

    两个人下来后,便见易少东像是“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秦铭靠近后二话没说,对着易少东的突然撅起来的屁股就是一脚:

    “别装死,赶紧起来!”

    “不是阿秦,我都惨成这个样了,你不扶我也就算了,竟然还踹我,你还是不是人?”

    “看出来了,你确实挺惨的,屁股都软趴趴了。”

    秦铭能够感觉到,易少东这次精神上并没有什么问题,相反更还有些亢奋,所以并不需要他太过好声好气的安慰。

    “你小子嘴巴别那么毒。我又二进宫的被抓进监察部了,吃的苦,遭的那个罪啊。”

    “那看来是第一次阉没阉干净。这回阉干净了?”

    “我.日!”

    易少东一个鲤鱼打挺起来,然后捂着肚子,又对秦铭和安子黎说道:

    “一起出去吃点儿吧,我快饿死了,监察部那群狗东西,好像这几天一口吃的都没给我。”

    易少东说完,又没话找话的对安子黎说道:

    “安妹子几天不见,你又丰满了。”

    “小心舌头也被人割掉。”安子黎白了易少东一眼。

    “你等等安妹子,你这个“也”是什么意思?”

    “行了啊,你别一回来就和开会似的大呼小叫,赶紧上去洗洗澡,换身衣服。”

    秦铭觉得易少东这两天应该是被憋得够呛,不过见他能生龙活虎的回来,他也就放心了,不然这货要是再不回来,他还真有些不踏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