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零九一章 假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杨景行要酝酿一下,似乎是难以启齿或者长篇大论,又还扭捏:“如果我说错话,你别生气。”

    何沛媛平视前方,闭眼睁眼的动作似乎心中有无限的苦楚和无奈:“……我早就被气死了。”

    杨景行还笑:“可能之前的所有都是为现在铺垫……媛媛,其实这个问题之前我就想过,但是以前只是幻想,不切实际。这两天不一样,我是带着解决问题的态度去思考去总结,很认真地想了。”

    何沛媛又不懂:“什么问题?”

    杨景行说:“就是媛媛究竟有没有可能接受,有多大可能。”

    虽然司机是很认真的样子,太何沛媛确实没什么可能的神情,明显对杨景行的思考方向失望了,视线瞥向了右边。

    杨景行说:“这个问题的决定性因素有很多,外在的内在的,客观的主观的,我考虑的是主要的几点……首先,一切的基础,就是我的客观条件能不能满足媛媛的主观要求?”一本正经的,没有贱笑。

    何沛媛中性脸色,但不说话。

    杨景行点头:“我知道,我长相方面是达不到你的要求,配不上你……”

    “你少假惺惺……”何沛媛斜视司机,严正:“这种态度就别说了!”

    杨景行也义正辞严:“我应该什么态度?就这事你打击过我多少次?我发型不行,肤色不行,穿衣服不行,笑得不行,气质也不行……我就想问我还有没点什么你能看得入眼的?”

    何沛媛的视线离开司机,看前方去了,扭头过程中,下巴高度有一定程度涨幅。

    杨景行控制情绪:“今天不说气话……我实事求是,我承认你有资本。章杨和鲁林,他们学校都是一两万人,都说没看到过你比好看的,说起来也是万里挑一,你眼光高也正常……但是我觉得,男人的长相真的不重要,以貌取人向来都是贬义词,何况我也还没到惨不忍睹的程度。我就想问问你,长相对你来说是不是真的很重要?是不是真的是迈不过去的坎?”

    何沛媛瞟一下杨景行,可能没瞧真切,就再看一眼,然后勉为其难:“你说不重要就不重要吧,那你说重要的。”

    “你什么态度?”杨景行不放心:“我就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完全在你的接受范围之外。”

    何沛媛严肃了一会,正视司机:“我觉得你把顺势搞错了,如果外貌不重要,就不是先决条件。”

    杨景行问:“那什么是先决条件?”

    “不知道。”何沛媛明显占据主动优势地位:“你说你认真想了,你就自己说。”

    杨景行点头:“好,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外貌不重要。”

    “行,好!”何沛媛明显哄骗敷衍:“不重要。”

    杨景行好像过了一关地高兴:“你记住自己的话……再说第二点,也是我自己觉得比较重要的,媛媛是不是觉得我是二手货三手货了,是不是还有点封建思想,嫌弃我了。”

    身为现代女性,何沛媛就算不为自己辩护,也要为要为同胞发声呀:“我没有封建思想!”十分否认。

    杨景行问:“那你不嫌弃我?”

    何沛媛还是要慎重点,想一下之后再摇头,挺确定的:“这方面不嫌弃。”

    杨景行点头:“好……还有一个,你自己虽然不嫌弃,但是你会不会还怕被人议论,被人戳脊梁骨?说你看那个何沛媛,那么漂亮那么高傲,最后却捡了个二手货。”

    何沛媛飞快地用气愤质疑神情掩饰一闪而过的咧嘴笑:“……我怎么高傲了?”

    杨景行说:“以你的条件单到现在,如果我不认识我也这么想。我是问你,你是不是怕被别人笑话?”

    “现在没人会在意这个……”何沛媛还是不敢说得太肯定:“具体问题因人而异。”

    杨景行点头:“我就是说你和我呀,你在不在意……”

    何沛媛没耐心地摇头:“我不知道,没想过。你先说,说完你怎么想的!”

    “好,至少还有一线希望。”杨景行自我安慰,想了一下:“再就是,因为你和齐清诺是好朋友,如果我追求你,会让你为难。再加上三零六这个集体,还包括周围的朋友同学,他们都知道我和齐清诺有过一段,也会让你尴尬,这两点其实可以看成一个问题。”

    听完了问题的描述,何沛媛看向杨景行,中性表情。

    杨景行很有诚意的:“是吗?”

    在视线接触中点头后,何沛媛移开眼睛,有点嫌弃杨景行的双商:“还用问,换作谁都一样,都会尴尬有疙瘩……你自己没有?”

    “当然有点。”杨景行承认:“不过我觉得对我自己而言这个尴尬比较好克服,可能是因为我脸皮厚。我也过,比如老毕,如果他和王蕊分手了,然后再跟谁走到一起,我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何沛媛看向司机,似乎想知道他怎么看。

    杨景行说:“我觉得我会随机应变……因为这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事,事情的性质是什么,结果怎么样,其实是由他们三个人的态度和行动决定的。极端,有可能是鸡飞蛋打让三零六走不下去了。但是往好处想,也有可能……这三个人能很好地处理这件事,三零六也可能会更和谐更团结,因为这也是经受一次考验……”

    何沛媛摇头,眉眼狠皱,但是话语出口也近似杨景行那种平和:“如果,如果是王蕊和老毕分手,三零六有谁会接受老毕的追求?你觉得有人会这么做吗?大家会怎么看她怎么想她?”

    杨景行点头:“是,这是个难题,但不是死题……”

    何沛媛没说完:“王蕊把你当她的好朋友,就算你作为一个局外人,你觉得她要怎么面对这种背叛?你忍心?让她看着自己的前男友和自己一路走来的……”这姑娘都不忍心下去,无法面对得那么好看的脸蛋都不知道朝着什么方向了。

    杨景行想了好一会,才说:“齐清诺和王蕊不一样,我也不是老毕……”

    “更甚!”何沛媛十分确定的语气,看样子都得痛心了。

    杨景行开车的动作都很小心:“你说得对,但是有一点,我觉得不能叫背叛。”

    “随便叫什么……”何沛媛的看法是:“事实就是事实!”

    “是。”杨景行也同意:“不能太自私,不能不考虑别人的心情……你觉得,如果齐清诺知道我在追你,她会怎么想?”

    何沛媛根本就不愿意假想:“我不知道!”

    “我觉得她不会生气,也不会尴尬……”杨景行好大胆地猜想,但也保留了点余地:“我不是说她一定完全无动于衷,但是对她而言也不至于难以接受。你不会失去她的友情,也不会失去三零六的友情。如果一定会让你失去这些东西,我就不会这么做。”

    何沛媛提醒:“你说了不算。”

    杨景行还说:“三零六也没这么脆弱……我说我喜欢何沛媛,要追媛媛,会有一些人意外,但是不至于不敢相信。”

    何沛媛揭穿:“那是你,才会这么想。”

    杨景行又耍起无赖:“我垂涎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何沛媛就想起严重问题:“可能还有人以为是我造成你们分手。”

    杨景行苍白:“你想太多了,谁会这么想?我们分手多久了!”

    何沛媛代表谁提问:“那为什么偏偏是我?”

    杨景行反问:“很难理解吗?不可想象吗?为什么,因为你有那么多优点,我喜欢!”

    何沛媛不相信不接受的表情,再一次小幅度别过脸去。

    杨景行说:“是,我承认我也知道这是必须面对的问题,如果齐清诺不是这个齐清诺,或者三零六不是这样的三零六,那这就是个无解难题,但是现在不是死路一条……很多事情,如果三零六是另外一种氛围,齐清诺是另外一个性格,你们也走不今天,我和你很可能就没这么多交集。”

    何沛媛觉得:“那才好。”

    “你现在说这废话没用。”杨景行毫无道德,想了一下:“我们换个方式,,你愿意接受我,然后我们一起面对这个问题,在你接受我的前提下,你和我有没有可能妥善地解决这个问题?那怕一线希望。”

    何沛媛还是想了一下的:“……我不知道。”

    杨景行好乐观:“至少不是完全否定,是不是?”

    “我不知道。”何沛媛今天的情绪比较稳定,看看杨景行:“你是不是觉得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杨景行摇头:“还有一个……媛媛是不是觉得我不够诚心,因为我心里还装着别人?”边说边看着姑娘。

    何沛媛怔怔看着前方,好几秒种后,这姑娘也开始耍无赖了:“是你自己说的。”

    杨景行大方点头承认了:“是,我说了……陶萌、喻昕婷、齐清诺,我心里有她们,以前有,现在有,以后也有,除非我失忆了。”

    何沛媛面无表情坐如钟。

    杨景行当然不是自掘坟墓:“可是所谓的心里有别人,不能都一杆子打死吧?我心里是有别人,可是也要问一问这个人是怎么活在我心里的吧?她是折磨得我痛不欲生?还是让我想得茶饭不思?或者说念念不忘?还有他们说的,可能只是偶尔跳出来拨动你的某根心弦,让你意识到自己心里有这个人……还有一种说得挺美好,为什么心里要带着这个人,是为了在自己幸福的时候,不会忘记祝福她也得到同样的美好。”

    何沛媛看向司机,眼神简直冷峻:“你觉得自己是哪种?你发誓!”

    杨景行觉得:“都有过个过程……”

    “你说!”何沛媛瞬间愤怒了,说话间下巴都在抖动:“你是哪种!?”吼完还咬牙切齿一下,不过很快就平复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