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偷香高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35章 失踪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机关响起的瞬间,无数利箭从甬道两边墙壁激射了出来,如此狭小的空间机弩射出的劲矢哪那么容易躲避?

    几乎是一瞬间便有一小半的人倒在了地上,宋青书武功虽高,但他离墙壁最近,要是反应稍微慢点恐怕就被忽然射出的弓弩射成了刺猬了。

    听到惨叫连连,大家的火把掉在了地上,甬道里黑了大半,顿时变得像地狱一般,宋青书终究有些于心不忍,以兀孙和斡陈的修为地位,这些利箭也杀不死他们,死的只是些小兵罢了,更何况队伍里还有铁延部几个无辜的人。

    水月刀出鞘,甬道中顿时闪起一阵阵寒光,后续射出的弓弩尽数被他的刀气斩断,这机关中的弩箭也并非无穷无尽,射了两轮后便没有再射了。

    宋青书这才举起火把:“大家没事吧?”

    斡陈急忙盘点,发现进来的蒙古士兵损失过半,其他的也人人带伤,他和兀孙倒是没什么事,有护卫在旁及时举起了盾牌,阿曼也因为呆在他身边安然无恙。

    不过苏普那几人却惨多了,苏普和桑斯尔都中了箭,索性伤得不是要害,此时他们却没有管自己的伤势,而是拼命地捂着骆驼的脖子,可是鲜血还是不停的往外汩汩冒出。

    骆驼嘴里咯咯作响,却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他脖子上中了一箭,神仙来了也救不活了,最终只能在苏普的怀中死去。

    “骆驼……”阿曼顿时哭了起来,苏普和桑斯尔也是虎目含泪。

    斡陈却没怎么在意他们的死活,而是向宋青书道谢:“这次多亏大宗出手,不然我们这次死的人更多。”

    兀孙盯着他手中的刀也有些惊异,之前听说他在兴庆府中当了逃兵心中还有些鄙夷,可如今回想刚刚的刀气,让他也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寻思着若是自己和他对决,一定不能让他近身,不然就危险了。

    苏普此时闻言恶狠狠地瞪着宋青书:“你为什么不早出手,不然骆驼就不用死了。”

    宋青书眉头一皱,刚刚骆驼在第一轮箭雨中便脖子中箭了,他哪来得及救,不过却也懒得和他解释,直接收刀回鞘,哼了一声便不再搭理。

    阿曼则急忙替他解释道:“刚才那种情况大叔也顾不了这么多吧,再说了我们也是被他救的。”

    苏普还想再说,桑斯尔

    拉了拉他的袖子:“算了算了,他是蒙古人一伙的,自然是先救蒙古人了。”

    苏普郁闷的是恋人每次都向着那人说话,心想他又不是真的水月大宗,不过张了张口却没将这话说出来,然后想阿秀她们为什么没有提醒自己,难道她们也被恶鬼……

    兀孙此时正在和斡陈商量:“这机关设计太歹毒,将触发机关安置在尾端,让我们大部队全数笼罩在这些弓弩的射击范围内。”

    “的确是歹毒,不过我更好奇的是,按理说这是千年前的遗址,再精巧的机关经过时间的消磨,都不太可能还正常运转,为何这弓弩还能发动。”斡陈毕竟出身蒙古第一豪族,跟随铁木真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立马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异常。

    “的确很奇怪。”兀孙也点了点头,“难道有人故意设计我们?”

    宋青书也暗暗寻思,莫非这就是海迷失的布置?可她能有这么神通广大么。

    斡陈一脸凝重:“不管怎么样,事到如今我们也没法后退了,接下来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防范。”

    尽管苏普等人悲痛欲绝,但蒙古人逼迫之下,他们只能暂时先放下同伴的尸体,等着回来的时候将他带回部落安葬。

    只不过他们心中充满了怀疑,自己还有机会回部落么。

    一群人走完甬道后没多久,眼前出现了三条岔路,苏普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斡陈上前查探,每条岔路的洞口几乎都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分别。

    “地上好像有足印。”兀孙眼尖,急忙拿过火把蹲在地上查看。

    却发现这印记说是足印也很勉强,只有很小一个圆圆的印记,跟人的脚印差别极大。

    “你们这附近有什么动物是这种脚印么?”斡陈回头看向阿曼。

    阿曼茫然地摇了摇头:“没有动物的足印会这么小,就算是兔子也应该有脚趾的印子才对,可这完全就是个均匀的圆圈……啊~”

    她忽然惊呼一声:“难道这就是那恶鬼的脚印!”

    斡陈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闭嘴,需要妖言惑众,刚刚那些机关明明是人做的,这世上哪有什么恶鬼?以后谁再敢提,可别怪我刀下无情。”

    昨夜经历惨败,刚刚又死了一半,自己手下这些士兵士气已经低

    到了谷底,可不能再任由这女人瞎说了:“各位兄弟听好了,只要找到高昌国的宝藏,大汗分我的那一份,我平分给你们所有人,人人有份!”

    嗷~

    本来士气跌到谷底的众多士兵顿时来了精神,要知道分的人虽多,但那是一个国家积累的财宝啊,分到每个人头上也够他们下半辈子荣华富贵了,出来打仗刀头舔血不就是为了这些么?

    宋青书看得暗暗叹气,难怪蒙古军队战无不胜,他们对手下是真的不吝赏赐,很多中原王朝军队的军饷被层层盘剥,士兵们能按时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就不错了,很多时候甚至是饿着肚子欠薪着打仗,又怎么可能打胜仗?

    当初和阿九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听她愤愤不平地聊起昔日王朝覆灭的事,当时她爹手下很多将领平时打仗时像绵羊一样,各种一败涂地,结果投降满清过后,一个个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个个麾下就成了虎狼之师,让她对这些汉奸将领非常愤恨。

    斡陈重振士气后,便商量这三个岔道怎么走,兀孙提议道:“我们分成三队,各自探查一边,待会儿再在这里会合。”

    “不行,分兵乃兵家大忌。”斡陈摇头拒绝,“这地方既然叫作迷宫,道路一定曲折,咱们还是一起的好。更何况说不定还有人暗中埋伏着对付我们,分散力量正好中了他们下怀。”

    兀孙虽然自诩不怕那什么恶鬼,但也的确没必要冒险,于是便同意下来,一群人便一起先往右边走。

    有了刚才的经历,一群人都走得十分慎重,苏普和桑斯尔经过包扎过后依然被逼着走在了最前面。

    忽然眼前又出现了三条岔路,兀孙忍不住对斡陈说道:“还是你有先见之明,想必后面还有很多岔路,到时候我们一次次分兵,恐怕人手也不够。”

    斡陈倒也没有自满之色,望着同样的三岔路口,总觉得这样一个个试也不是办法,便下令苏普和桑斯尔一人去一个洞口里查查情况,自己再派手下倒另一个洞口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规律。

    望了一眼阿曼,苏普桑斯尔不情不愿地去了,谁知道刚去没多久,忽然听到苏普发出一声惨叫,众人急忙循声赶去,却只见到地上掉落的火把和他的弯刀,至于他本人,完全不见了踪影。

    阿曼惊叫起来:“苏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