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四章 疯狂的财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诸位支持。)

    “胡安少尉回来了!”一声报告惊醒了正在遐思中的刘海洋,只见他整了整因连日战争而沾了些灰尘的军服,然后转过身来看向正停泊在慈溪岸边的一艘东岸内河炮艇。此时炮艇甲板上一名矮壮敦实的海军军官正跃到了岸上,然后朝刘海洋走来。

    “直接说重点。”刘海洋与胡安少尉互致军礼后,便止住了他可能的例行汇报,直截了当地说道:“李过那边怎么说?”

    “顺国的将军们一致同意向清国发起反击,他们目前集结起了十万余人,兵分两路直捣荆州。左路由左营制将军刘芳亮统领,右路由右营制将军袁宗第统领,这两路都是主力精锐,带足了粮草,此外还有我们支援的一些西班牙火绳枪和青铜火炮,打下荆州应该不成问题。此外临朐男爵高一功率田虎、杨明起等前营将领四万余人前出湘楚边境,随时准备接应。”说到这里,胡安少尉也是摇了摇头,显是对顺军的分兵战略不满:“他们最近一两年来败多胜少,对上清**队时有些不自信,因此总喜欢分兵多路,怕被人一锅端了。”

    “南明那边有什么动静吗?”刘海洋继续问道。说实话,南明那帮君臣在大战略上真的是一塌糊涂,说是其蠢无比也不为过,基本上干的都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他还真怕盘踞在湖南南部的何滕蛟会起什么幺蛾子,这都是很难说的事情。

    “我在巴陵和长沙待了三个多月,其间明国和顺国之间只发生了几场小规模的边境冲突,顺国因为急着北伐,让了两个县给明国,双方这才消停下来。但我回来前两天,听说南面的明国又在搞摩擦了,他们想要顺军让出长沙。这引起了顺国上下的不满。目前,他们的最高统帅李过李将军(李过没称帝)已率马重僖、张能、李世威、武平孝、王友进、贺兰等中营、后营将领返回长沙坐镇,与他一同返回的还有七万多兵马,这些人本都是能用来北伐清国的。但现实情况却是他们无法集中全力。太遗憾了。”

    “另外,听说投靠明国的顺军将领郝摇旗、刘体纯、王进才等人也过得很不容易,他们被明国分调到广西、贵州一带,镇压当地叛乱的土司,同时与清国、张献忠的西**队作战。损失不小。另外,他们部下中多是来自陕西、河南的士卒,在贵州、广西一带因水土不服而病殁者甚众。而且当地的明国官员和地方绅士们也很仇视他们,故意不发粮草给他们;而他们一旦迫于无奈自筹粮草时,这些人又会骂他们纵兵劫掠,然后调集军队想要消灭他们。总之,明国看起来就没打算过真的接纳这些人,完全是在故意玩弄消耗他们。因此,这几位将军都希望算再度回归顺国,据说他们的使者已经和李过的人联络过多次了。”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帮酸儒文人也就这点水平了,不奇怪。”刘海洋冷冷一笑,然后刻薄地说道:“我看鲁王所部比他们清醒多了,至少他们在朝不保夕的情况知道玩虚的屁用没有,先保存自身才是王道。为此,他们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身段也比永历那帮人软很多。南明那帮蠢猪只会不断地制造敌人,覆灭也只是朝夕之间的事情。要不是李过不愿意自相残杀,我们也不赞成。顺军说不定早就灭了何滕蛟这种拥兵自重、阴有异志的蠢货了。”

    “郭升现在已经升任中营右果毅将军,是李过的心腹大将,他也经常在李、刘、袁、高等诸位将军面前说我们的好话,对我军的战术也颇为推崇。因此。这次顺国又派了一批人乘坐我们的快艇来到这里,希望我们能够帮他们对部队进行整训。如果有可能的话,还希望给部队进行换装,当然他们说会出钱的。”胡安少尉指了指正在慈溪岸边依次下船的一拨人,说道。

    慈溪岸边此时一字排开停了八艘内河炮艇,每艘炮艇上都载了约百来人。他们服色很是杂乱,但纪律性却很不错,上岸后就在军官的叱喝下开始了整队,且效率挺高,让刘海洋有些刮目相看。

    顺军这次派了约不到千人,但其中出身陕豫楚三省的老农民军比例不低,战斗力也相当不含糊。派到清军统治薄弱的闽浙两省,应当能发挥不小的作用。

    他们的领军将领叫刘国昌,原名刘希尧,是大顺左营副制将军。其人资历很老,为人又很激进,坚决反对李过等人与南明和衷共济的决定,经常在军中大放厥词,要彻底消灭南明、扫平鞑虏什么的,属于激进派一系。因此,这次被李过、高一功以及他的老上级刘芳亮给一脚踢到了东岸人这里,省得老在他们耳边聒噪。

    与他一同来的还有大顺岳侯刘世俊,此人的女儿刘氏是永昌元年李自成在西安立的皇后,因此一直被清廷追索不休。此人和刘国昌关系很好,历史上他俩反对投靠南明,因此在广西遭到南明军队围攻,然后二人率部出走广东,面对清军招降不为所动,坚决抵抗,后或败亡、或病殁在闷热潮湿的广东地面上,一两万部众就此消亡殆尽。

    除了这两人之外,袁宗第的儿子袁保、蔺养诚(原名蔺养成,李自成登基后为避讳改名,荆州城下死于清军正白旗的突袭)部的两名青年将领张光翠、张景春也一同来到了东岸人这里。派这些新生代将领过来学习先进的组织管理及军事技术,看得出来顺军有培养接班人的意思在内。

    “将奥观海喊过来。”与顺军诸位将领略略寒暄了几句后,刘海洋朝自己的副官说道。

    奥观海很快来了。这是个科萨黑人,原名奥兰,是补充营里的一名克拉尔(仅次于营管带的军官),因攻打观海卫时第一个攻入城内而被刘海洋赐名观海。

    “带这些人下去吃饭,然后给他们分发武器,准备接下来的战斗。”刘海洋吩咐道。而随着他的命令,这千把名顺军很快就被安排着与蔡华泽部比邻而居,开始吃起了午饭。午饭是东岸标配。玉米饭外加腌制的秋刀鱼,另外每人还能分到一碗蔬菜汤,算是相当不错了。

    而就在他们吃饭的当口,正团团包围着宁波府城鄞县的王朝先部仍然在持续不断地发起着攻击。鄞县城墙已经被东岸火炮轰开了一个几丈长的缺口。城内的清军此时正在疯狂封堵,而城外的王朝先部则在东岸火炮的协助下朝里面进行着攻击,双方都很拼,一时间僵在了那里。不过清军的抵抗也只是徒劳罢了,以他们内无粮草外无援军的态势。刘海洋估计撑不到今晚城池就会被打破。

    事实上刘海洋还有些高估这些清军了,傍晚时分,在旁边看了半天戏的刘国昌等人,拣选了三百选锋精锐,趁清军注意力被吸引到缺口那边的时候,一举登城成功,然后杀散了守卫城门的少许清军,将城门打了开来。清军的抵抗就此崩溃,而顺军也一露面就展现了令人侧目的战斗力以及其主将出色的战场阅读能力(知道在何时向何处投入多少兵力)。

    鄞县是宁波府的府城,极为富庶。城内豪富之家不知凡几。王朝先、刘国昌的部队入城后,各自的所作所为也很有意思。其中,王朝先的部属除抄掠清军将官资财外,对城内的士绅巨宦之家并不敢稍有得罪,他们主要面向普通百姓筹饷;而刘国昌、刘世俊二人率军入城后,对百姓基本无有侵扰,反而大肆向城内富商、士绅摊派军饷粮草,为此差点和王朝先所部起了冲突。

    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吵,刘海洋还是收了他们总计十五万两银子,以及大量价值连城的书籍、古玩玉器和珠宝首饰。另外生丝、瓷器、茶叶什么的也收了不少,通通都打包送回本土发卖,省得别人老说远东花钱厉害。

    打完鄞县后,刘海洋召集会议。统一了一下思想,然后率军向东急速出发,海军炮艇随行伴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克了定海县城。稍微筹集了下粮饷后,又登上了停泊在外面的海军运输船,跨海攻克了南直隶松江府的金山卫。震动两省。至此,从7月30日攻破观海卫,到今天8月31日,刘海洋指挥的东岸大军并王朝先、刘国昌等两部友军已先后攻克了杭州湾左近的观海卫、余姚县、鄞县、慈溪县、定海县以及金山卫,消灭了七千余清军,缴获物资无数,同时也搜罗了一大批手艺人。

    而随着他们在浙江沿海一带的连续袭扰,清廷地方上的告急文书如雪片般飞往杭州,让闽浙总督张存仁心烦不已。更有甚者,一些在此过程中家业受损的地方士绅,更是写信给在北京做官的亲朋好友,弹劾张存仁按兵不动,坐视地方糜烂,致名城大邑接连失陷,有损我大清国威,应予严惩云云。

    但张存仁是铁杆汉奸(汉军旗出身),岂是他们这些新附汉奸可以轻易撼动的?不过呢,被他们这样一搞,老张的压力一时间却也不小。因此,在考虑来考虑去,他还是咬牙挤出了五千驻守杭州的绿营,交给刚刚从福建返回的原胶州镇总兵柯永盛,令其率领这七千余大军(柯永盛本部尚有两千多人)进入嘉兴府,与南京方向派过来的部分援军一起杀向松江府,合力会剿黄衣贼。

    但天有不测风云,当柯永盛带着这浙江不多的机动兵力(张存仁麾下四万多兵要守御各处要道,还要驻防各主要城市,极为分散)行至平湖县时,与刘海洋麾下大军突然遭遇。此时东岸军队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即东岸本部三千多人、顺军刘国昌和蔡华泽所部四千五百余人(刘国昌在宁波扩军两千)、鲁王部将王朝先部一万六千余人,总计将近两万五千人。

    遭遇战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柯永盛麾下的七千多人并不是什么三头六臂,除了他本部那两千多胶州兵还算能战以外,其余五千人都是稀松平常,在坚持了两个多小时后全线溃败,兵马损失过半后仓皇退守嘉兴县。

    9月13日,东岸大军攻破嘉兴县这座府城,柯永盛兵败自杀,剩下一千多残兵也尽数投降。王朝先部很多官兵因深恨这些胶州兵在福建对他们战友的屠戮。而泄愤杀了三百多名投降的柯永盛本部俘虏。

    打下嘉兴后,东岸大军再度登船,然后直逼兵力空虚的杭州城,一时间搞得杭州人心惶惶。张存仁召集城内士绅富户纳捐。招募勇士守城,但仍不能给人任何安全感。不过他们运气不错,适逢来自南京方面的援军赶到,刘海洋深感兵力不足,这才下令撤军。

    不过就在张存仁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南边突然传来消息,鲁王部下阮进、张名振等人攻下健跳所,然后在附近攻城略地,一时间打下好大地盘。

    刘海洋闻讯后,劝阻了欲前往汇合的王朝先,然后率兵于9月25日再度于松江府境内登陆,掳掠一番调动清军(南京派来的援军)后,再度登船离去,并于十月上旬突然出现在了长江沿岸,兵临镇江府。让清军好一番鸡飞狗跳,顾此失彼。

    这个时候的南京,兵力已经相当空虚了,更别提紧临这里的镇江了。原本屯驻在这里的部队部分调往了江西支援济尔哈朗,部分南下支援杭州,剩下的兵力自保有余而进取不足,因此只能坐视东岸大军在附近乡间耀武扬威收集粮草。

    10月10日,东岸大军攻克了清兵把守的京口渡,清军败退前未及烧毁存放在这里的巨量漕粮和税银,因此全数落入了刘海洋、刘国昌、王朝先三人之手。这二十余万石米粮。以及数目多达四十五万两的税银,足足装满了十余艘1200吨级的机帆船,而东岸人也在这里转运了整整十多天。期间南京方面派过来部分军队试图夺回京口渡,但在有海军舰炮支援的东岸军队面前并未讨着好。狼狈退去。

    10月24日,在一把火烧掉京口渡后,东岸大军于月底再度乘船返回了杭州湾,兵力不足的清军疲于应对。原本形势还算不错、能够给清廷稳定提供粮饷的东南沿海地区的形势,竟然呈现出了渐渐崩解之势。

    不过这个时候,清军的好运气也渐渐来了。随着附近海面上东北风的吹起。最多时聚集在这里的数量多达18艘的1200吨级机帆船开始分批往烟台、济州、大泊等地驶去一年一度的移民运输季又开始了。毕竟东岸人在远东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移民,与清军交战还要算到其次了。

    这些船只离开后,机动能力大减的东岸军队再也无法自如地发起反击,因为他们此时只有四艘舰船(海军炮艇与一艘运煤船组队前往九江一带,袭击为济尔哈朗部转运物资的清军小船,拖其后腿)可以用来运输物资和人员了。而这显然也让原本疲于奔命的浙江清军暂时缓了一口气,得以从容调整布局。

    在看到黄衣贼水师船只北上后,王朝先觉得下面再也无甚搞头,因此在知会了刘海洋一声后,开始率军往舟山退去。该部两万余人(已扩军)稍事休整后将前往南边的健跳所,与张名振、阮进二人汇合。听说驻跸沙埕港的鲁监国也有意重返浙东,这样就更好了,大家合兵一块,粮饷暂时也不缺(前阵子缴获颇丰),正好可以图谋大业。

    而来自大顺的刘国昌、刘世俊、蔡华泽等人,则在东岸人的建议下退往了浙东宁波府一带。这里物阜民丰,地形绝佳,离舟山群岛也近,是可以当做根据地的所在。刘海洋建议他们征发民夫在余姚县通往鄞县的山间甬道内修建棱堡,这里地形狭小,棱堡修完后再架上大炮便可控制全局。清军如果不拔除这颗钉子的话,大股部队将再也不能轻松地进入宁波府腹地,这样一来,顺军也许便可以趁机盘踞在这里了。当然了,如果事有不谐,他们也大可以在东岸海军的协助下退回海上,方便得很。

    1649年11月初,就在南方的刘海洋绞尽脑汁想给清军制造麻烦的时候,在北方的山东战场,从山西返回的清军前锋也出现在了河南归德府与北直隶河间府境内,战云再一次笼罩在了山东上空。而东岸人当然也很快就发现了清军的动向,毕竟数万大军的动向是很难隐瞒的,东岸人按照事前制定的计划,开始收拾行装,做好了撤离济南城的准备。(未完待续。)

    PS:  本来想今天两更的,但又去医院挂水,家里还一堆事,没能完成。

    不过这是五千字大章节,双更也就六千字,大家凑合着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