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六章 秋收后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1637年8月2日,圣维森特的气温保持在温暖的十五度左右。穿着修身黑色中山装的高摩、白斯文二人一脸颓然地坐在布兰科安排的住所内,翻山越岭、千辛万苦赶过来,谈判才刚开始却又已经结束了,这样的结果对二人来说实在太过苦涩。

    英国人死死咬住最新的纺织技术不放,却对其他方面的条件一再放宽,最后甚至暗示他们东岸人仍然可以保留原有的南法兰西市场,前提是他们和英国人共享纺织技术。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高摩两人并没有权力答应英国人这样的条件。而且毫无疑问的是,执委会尤其是军方更不可能答应英国人的条件。双方的分歧实在太大,因此谈判只能不欢而散了。

    不过令人惊奇的是,谈判破裂的双方却仍然在圣维森特城内逗留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天气也日复一日地暖和了起来。圣维森特这座不到两千白人人口的城市在南半球的晚冬初春时节中慵懒地绽放出了她迷人的身姿,港口内许多来自各国的船只停泊于此,大多数都是英国的贸易船和荷兰的捕鲸船。

    港口的葡萄牙商人带着大群的黑奴在英国人带来的货物中挑挑拣拣,并不时讨价还价;涂脂抹粉的妓女流莺与粗鲁的水手们肆无忌惮地调笑着。谈妥价格后便消失在街道的角落里;贫穷的水手懒洋洋地躺在阳光下。等待着有人前来雇佣自己。

    又一艘船只进港。这些人一下子都打起了精神,无论是商人、妓女还是等待雇佣的水手,此刻都伸长了脖子,这艘来自英国的商船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希望。

    “闪开,闪开!”克里斯面带厌恶之色地推开了凑到自己身前的妓女。妓女身上难闻的气味和干瘪的身体使他提不起任何兴趣,况且此时他也没有寻欢作乐的心思。

    一看是位有钱的旅客,商人顿时收回了目光,继续挑选起自己所需要的货物。每挑选完一批。便放到恭敬地站立在自己身后的黑奴手里。

    “先生,您需要雇人吗?”水手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然后凑上前来说道,“我可以充当水手、搬运工、保镖甚至向导,我想您肯定需要像我这样一个全面的人为您服务。”

    本来已经走出去几步的克里斯闻言站住了,只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然后说道:“这是两个先令,只要带我去布兰科·德·索萨·阿尔梅达先生的府邸,它就是你的了。”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水手惊喜地点了点头,然后和克里斯两人一前一后很快抵达了布兰科在城内的府邸。

    支付给水手报酬后,克里斯和布兰科的仆人简单交涉了一番,接着便被迎了进去。

    “托尼,怎么是你?”拉塞尔·史密斯一脸惊奇地看着一脸风尘之色的托尼·克里斯。克里斯看起来很狼狈,一脸疲倦之色,胡须看起来更是好久没刮了。他的身上还穿着一件明显很不合身的礼服,这是他搭乘的英国武装商船“海峡”号船长借给他的。至于他原本的衣服,早在逃亡途中搞得破破烂烂了。

    “我刚搭乘凯利船长的货船从冈比亚过来。”克里斯言简意赅地说道:“多余的话我先不说了,我现在要告诉先生们的是,东岸人的舰队出现了!”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在哪里?”考沃德上前一步,急切地问道:“我们应该出动大舰队去围剿他们!必须消灭东岸人的舰队,这样他们才会屈服!”

    克里斯摇了摇头,看起来有些沮丧:“7月21日的时候他们出现在了冈比亚河口,他们共有8艘舰船,其中两艘是战列舰,同时还携带了数百名陆军。这些陆军攻占了本公司修筑在河口的海防炮台,然后又攻占了我们经营了十年之久的商站。停泊在商站码头上的‘班珠尔商人’号和‘流浪者’号战舰均被东岸人的舰队击沉了,满载黄金的一艘运输船也搁浅沉没在冈比亚河内,船上的黄金被洗劫一空。商站内的货物、奴隶全被东岸人掳走,我们好不容易修建起来的商站、村庄和堡垒也被东岸人一把火烧掉了。总之,我们在冈比亚十年的努力都白费了,都白费了……”

    史密斯、考沃德两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一时有些失声。这实在太过骇人听闻了,破交战似乎是东岸人一贯的伎俩。稍微了解当年东岸人与西班牙人交战过程的史密斯很快便回想起了东岸海军惯用的战术,是的,破交战!他从不和你面对面硬碰硬,他秉承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种传统,与敌人展开血腥残酷的海上破交战。

    “商站人员伤亡情况怎么样?”史密斯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这个惊人的消息给他带来的悸动。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几乎全军覆没。”克里斯的脸色更加沮丧了,“三艘船只损失了上百名水手,剩下的也被东岸人俘虏了。海防炮台、商站内驻守的本国士兵以及公司雇员一部分战死,一部分投降了东岸人。而且。本公司的参议艾克赛特先生和海伍德骑士惨遭东岸人俘虏。目前应该已经被带离了冈比亚。我忠诚的副官詹姆斯也战死了。整个商站只有我和几名水手落水后趁乱逃离……”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上帝!”史密斯、考沃德两人忍不住惊呼出声,“这真是个不幸的消息!那么,托尼,你叔叔知道这件事吗?他会怎么做?”

    “我还没来得及回去报信。”克里斯说道。“这次公司不光人员、舰船和设施损失严重,商站和运输船上的黄金损失才是最惨重的,我只能说这笔黄金的价值不下于五万镑,而且还有大量的皮毛、粮食和奴隶的损失。公司只有十四条舰船,现在已经损失了三艘,剩余的舰船很可能也无法匹敌东岸人的主力舰队。我不清楚叔叔他会怎么做,但我很清楚单靠圭亚那贸易商人公司的实力是无力找东岸人复仇的。”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史密斯和考沃德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明白圭亚那贸易商人公司遭受了如此惨重的损失。如今看来是没有能力继续执行对东岸人的封锁了。他们在圭亚那地区还有几个伐木营地,经营着贵重的巴西苏木(即巴西红木,俗称南美柚木)生意。东岸人的舰队既然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破袭作战能力,那么他们撤回在南大西洋的战舰保全自己的利益自然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了。而且,他们损失如此严重,其他人确实也不好开口阻止他们。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无耻的东岸人!两人心里一齐哀叹。

    将东岸人逐出北大西洋后,莫里斯·斯通·塔克公司、马萨诸塞湾公司和百慕大公司的贸易及移民航线终于安全了,他们对投入不菲的资金围堵东岸人渐渐开始有了些不满,不过限于当初的协议他们仍然将自己的战舰派往了南大西洋。如今圭亚那商人贸易公司的下场可是给了这些殖民公司一个绝好的借口,也许他们在一得到消息以后就会将自己的战舰撤回北大西洋。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一脸疲倦的克里斯很快被安排休息去了,然后剩下史密斯与考沃德两人大眼瞪小眼。

    “我说切尼,东岸人的谈判代表还在这里吗?”史密斯突然问道,“我记得他们还没返回本土,看起来他们也急于和我们达成和平协议。”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拉塞尔。”切尼·考沃德回答道,“他们中一个人已经回去了,似乎是和国内沟通消息,但是目前还没有回来。但是我得说,他们对于独享纺织技术的态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坚决得多,这件事情也许确实是不可谈判的。可惜,本公司的各位先生们以及贵公司的一些高层对于这项也许能够给纺织业带来革命性变化的新技术非常热衷,甚至扬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它,事情真的很棘手啊。”

    “谁让那帮低地人(荷兰人、弗兰德尔人)的产品无论是质量还是价格都比王国的产品更有竞争力呢?”史密斯耸了耸肩,说道:“荷兰人从土耳其进口羊毛和棉花,然后将其加工成精美的新毛呢、毯子和棉布,再销售到法兰西、德意志甚至伊比利亚地区。这极大地打击了王国的纺织业,因此诸位先生们便萌生了得到东岸人先进技术的心思。其实要我说,荷兰人的技术并不会比我们先进太多。据我了解,荷兰人是采取和东岸人相类似的集中工场制的生产方式。也就是说,他们的工人不再是业余兼职的农夫,而是全职的纺织工人,这对于提高工人的生产技术以及产品的质量至关重要。现在很多经营手工工场的先生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要和敌人竞争,就得先学习敌人的优点。”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两人又有些沉默了,有些事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被动地等待上面的回信。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拉塞尔。”切尼·考沃德回答道,“他们中一个人已经回去了,似乎是和国内沟通消息,但是目前还没有回来。但是我得说,他们对于独享纺织技术的态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坚决得多,这件事情也许确实是不可谈判的。可惜,本公司的各位先生们以及贵公司的一些高层对于这项也许能够给纺织业带来革命性变化的新技术非常热衷,甚至扬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它,事情真的很棘手啊。”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谁让那帮低地人(荷兰人、弗兰德尔人)的产品无论是质量还是价格都比王国的产品更有竞争力呢?”史密斯耸了耸肩,说道:“荷兰人从土耳其进口羊毛和棉花,然后将其加工成精美的新毛呢、毯子和棉布,再销售到法兰西、德意志甚至伊比利亚地区。这极大地打击了王国的纺织业,因此诸位先生们便萌生了得到东岸人先进技术的心思。其实要我说,荷兰人的技术并不会比我们先进太多。据我了解,荷兰人是采取和东岸人相类似的集中工场制的生产方式。也就是说,他们的工人不再是业余兼职的农夫,而是全职的纺织工人,这对于提高工人的生产技术以及产品的质量至关重要。现在很多经营手工工场的先生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要和敌人竞争,就得先学习敌人的优点。”

    (本书,外站更新多为错、旧章节,请移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小众书写作不易,谢谢支持。)

    两人又有些沉默了,有些事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被动地等待上面的回信。(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