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二章 优先购买权与南非(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与北方苦逼的蛮荒之地相比,远在拉普拉塔河口的青岛港无疑是极为幸运的。

    这里的人们居住在风景优美的地区,灌溉便利灌溉用水来自附近谷地那纵横交错的溪流交通发达、气候适宜。诚然,它不像北美那样有大森林,有那样广阔无垠的林海,但是,腹地深处满目皆是的小溪流及两岸浓密的树荫,同样给了人们极大的愉悦。再加上东岸人三十年来持之以恒地移栽了大量的栎树、桃树、李树、梨树、水杉树、银杏树等树木,这里无疑已经成了东岸大草原上特别宜居的几个城市之一了。

    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住得好、吃得好,收入也不错,商品市场也很丰富,楼房、别墅、农房,中式庭院、西式庄园,应有尽有。人们彼此友善对待,性格开朗好客,穿着华丽大气,谈吐充满自信,让每个初来此地的旧大陆商人或水手都为之惊叹这是一个华夏东岸共和国对外展示和宣传的最好窗口。

    ……

    1665年5月,一艘悬挂着英格兰东印度公司旗帜的商船,穿透重重风雨,在黑暗中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悄然停靠在了青岛港内某处码头泊位上。

    约西亚·查尔德小心翼翼地沿着绳梯爬下了甲板,然后下到了一艘小划艇上,几位水手在得到吩咐后,立刻奋力划动着小船,将查尔德与两名随员送到了岸上,他们很快就要去金鹿商馆找查尔斯先生。

    街道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盏灯被点亮着,查尔德怔怔地看着灯罩内那明亮的火焰,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照明设施,但真的很亮啊,又是东岸人的发明吗?想到这里,查尔德都已经无奈了,东岸人的新奇发明一个接着一个,但英格兰人却至今仍未彻底吃透他们发明的蒸汽机技术。

    不,应该说原理方面已经没什么难点了,大家都能懂,现在问题还是出在成本和制造工艺上。目前在纽卡斯尔矿山上使用的几台蒸汽抽水机,无一例外地造价非常高昂,而且故障频频、效率低下。虽然实际使用起来是要比畜力驱动的抽水机效率要高那么一些(毕竟理论上可以24小时工作),成本也更低一些,但却并未显现出决定性的优势,这使得一些矿山投资者们稍稍有些犹豫,没有立即下订单采购这种新机器他们想等等再看看,希望有人将这种技术再度完善一下,然后再拿过来使用,那样应该保险得多。

    如果东岸人知道这一切的话,或许多多少少会有些危机感,盖因英格兰人确实已经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而且比别人的动作都要快。要知道,当年从里斯本引进蒸汽技术的可不仅英格兰人一家,联合省、法兰西、威尼斯乃至部分德意志商人,可都是掏钱买过阿尔梅达家族的研究成果的。只不过目前看来他们的进展有限,英格兰人依托相对深厚的工业基础和投资者的重视,率先取得了突破罢了。

    匆匆掠过这段被煤气灯照亮的街道,在经受了巡逻的警察三次盘查后,约西亚·查尔德等人才终于敲响了金鹿商馆的大门。少顷,他们便被领了进去。

    “查尔德先生,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什么这个时候来到东岸?”穿戴完毕的查尔斯先生从二楼走了下来,一边吩咐仆人们煮咖啡,一边低声询问道:“您这是从哪里过来的?”

    查尔斯先生与约西亚·查尔德有过几次接触,但那是在伦敦,双方这还是第一次在海外会面。之前已经从友人的信件中得知约西亚·查尔德去了一次东印度群岛,然后便很久没听到他的音讯,这次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因此查尔斯先生便发问道。

    “我从东印度群岛过来。”约西亚·查尔德及其随从将湿漉漉的雨衣换下,然后坐到了彻夜不熄的壁炉前,一边烤火一边说道:“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人袭击了我们在万丹采购香料的商人,导致多人死伤,一条船只被扣留。公司的管事目前正在确认荷兰东印度公司是否打算正式与我们开战至少我出发来这里前是这样没错他们对十多年前的那场战争耿耿于怀,对于《威斯敏斯特和约》中规定的我国商人可以在东印度群岛自由购买香料非常不满,因为这使得他们无法彻底垄断这门堪称暴利的生意,因此他们有充足的理由攻击我们。埃塞克斯爵士认为荷兰东印度公司很可能借着这次两国间的紧张局势而大做文章,他们在远东的力量很强大,我必须尽快回到本土向诸位先生进行汇报。”

    “查尔德,我想有些事情你可能还没弄清楚,你离开伦敦太久了……”查尔斯先生闻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前年,约克公爵的皇家探险者非洲贸易公司攻占了荷兰西印度公司的科斯角和戈雷岛,并将关押在岛上的两千多名黑奴及大量黄金席卷一空,这事情你是知道的吧?”

    “当然,那时候我还在诺维奇销售一批货物,我听说了这件事。”约西亚·查尔德点头说道,神色有些凝重,他已经有些预感事情不太一样了。

    “后来,荷兰海军将领德鲁伊特尔率军收复了戈雷岛,然后又进攻了巴巴多斯岛,而我们的舰队则迫使新阿姆斯特丹的荷兰人投降,继而在新英格兰军队的配合下,占领了整个新尼德兰,随后,我们在圭亚那的人也行动起来,征服了当地的荷兰殖民机构,控制了整个圭亚那。”查尔斯先生一边招呼大家喝热气腾腾的咖啡,一边尽量用简短精炼的语言将过去一年内发生的事情讲给查尔德听。

    约西亚·查尔德及其随从无疑是第一次听闻这么劲爆的消息,同时也明白了荷兰东印度公司此番袭击在万丹岛采购香料的英国商人,绝对不是空穴来风,那么事情真的就麻烦了!

    “联合省向我们宣战了吗?”这是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查尔德直接问了出来。

    查尔斯先生摇了摇头,说道:“事实上我也不知道,因为至今尚未有消息传过来。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诸位,联合省与英格兰之间,战争已经不可避免。这一点,丝毫不用怀疑,这是必然发生的,只不过早晚罢了!”

    这话一出,大家都有些沉默了。毕竟,没人会喜欢战争,尤其是他们这些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商人,与联合省的战争状态以及现实中商业上的残酷竞争,都使得荷兰东印度公司有充足的理由,在印度、锡兰和东印度群岛一带,挑起一场针对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战争游戏,甚至这个游戏还有可能蔓延到南非这边来约西亚·查尔德等人的船只曾经中途在南非停靠补给过,据他们了解,那边的局势确实很紧张,搞不好就会爆发战争,因此他们没敢久留,匆匆离开了那里。

    “是啊,照你这么说,其实战争已经无法避免了。”约西亚·查尔德喃喃说道,“其实,在来的路上,南非的蒙塔古爵士已经提醒过我一次了。他最近正在收集食品、牲畜、燃料,加固要塞,训练士兵,囤积弹药对了,听说东岸人出售了相当一批军资、食品、药品和日用品给我们?这很不寻常啊,难道这些异教徒们要在这场战争中加入英格兰一方吗,这和他们长期的政策相悖啊!”

    “怎么可能?”查尔斯先生被这话逗乐了,随即摇头苦笑道:“看来查尔德你还没有得到最新的消息。事实上就在上个星期,东岸人的外交官员将一份外交文件交给了我,希望我能将文件内容转述给伦敦的国会和查理国王陛下知晓。文件的内容很长,我就不详细述说了,但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联合省与东岸之间曾经达成过一个协议,联合省将新尼德兰的优先购买权给予了华夏东岸共和国。”

    “优先购买权?”查尔德轻轻念着这个有些拗口和陌生的词组,不解地说道:“我从来我听说过这个名字,它到底意味着什么?荷兰人出售了新尼德兰吗?”

    “不光你不理解,事实上我也是在仔细询问了东岸人的使者后才弄明白其间的含义的。简单来说,那就是如果荷兰人向出售新尼德兰殖民地,那么东岸人是优先考虑对象,并且价格都已经约定好了,三百万盾。也就是说,只有在东岸人明确表示放弃行使优先购买权的情况下,才轮得到别人来处理这块土地。现在新尼德兰正处于我国军队的控制之下,未来如果我们想与联合省谈判确定新尼德兰的归属,东岸人将也会是当事人之一,这是绕不过去的,因为他们有优先购买权。”

    约西亚·查尔德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他只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因为在此之前还没人发明过“优先购买权”这个定义,但现在理智告诉他这都是事实。英格兰王国若想吞下新尼德兰,那么就不能对东岸人置之不理,否则极有可能会引发不好的后果现在的英格兰,还没做好两线作战的准备,东岸人规模并不算小的舰队一旦参战,英格兰人将会面对非常不利的局面,这几乎是肯定的。  ⑧☆⑧☆(.*)⑧☆.$.

    “那么,他们现在在南非这么偏向我们一定也是有所图谋了?”约西亚·查尔德坐下来喝了一口咖啡,若有所思地说道:“他们不想让我们被荷兰人击垮,进而吞并整个南非殖民地,那样的话,荷兰人在这的势力就很大了,这是东岸人所不愿意看到的,但这又怎么能和新尼德兰的优先购买权扯上关系呢?”

    查尔斯先生看着查尔德等人,半晌没说话,最后才开口道:“约西亚·查尔德先生,正因为你们是东印度公司的高级职员,我才会将所有事情都向你们坦诚公开。事实上,东岸人在给我递交了关于优先购买权的文件时,还询问过一次,即我国政府或东印度公司,有没有出售旗下南非殖民地的意愿?如果有,可尽速与他们联系,他们愿意接手这块正被荷兰人虎视眈眈的土地。这事我一并向伦敦汇报了,汉普顿先生的商船几天前刚刚出发,信使也在上面,相信贵公司总部的先生们很快就会了解到这些状况的。当然您回去以后,也可以当然也是必须将这个消息上报,因为这很重要。”

    “出售南非?”查尔德猛地一蹙眉头,说道:“据我了解,公司暂时还没这方面的打算?南非殖民地的重要性,现在越来越被更多的人所普遍认知,大家都觉得保留一个在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的补给、维修港口,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因此,除非有十分充分的理由,否则本公司是不会出售这块关键的殖民地的。”

    “充分的理由么?战争算不算。”查尔斯先生这几天早就把前因后果想明白了,因此这会说起来思路上没有任何滞涩之感,只听他说道:“如果南非殖民地在荷兰人的攻击下朝不保夕呢?如果它就要被荷兰人夺下了呢?查尔德先生,试问在这种情况下,南非殖民地有没有被出售的可能?要知道,正如你之前告诉我的,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实力极为强大,远超贵公司,且在万丹岛那里已经展现了他们的恶意,那么请你告诉我,这家一直想垄断香料贸易的荷兰企业,会不会趁机吞并你们公司在南非的资产,以作为要挟你们退出东印度群岛香料贸易的筹码?”

    “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话说到这里,约西亚·查尔德也有些不确定了。是啊,万一公司在南非顶不住了,那么还不如直接卖给东岸人,换一笔钱花花,当然这首先需要得到国王陛下的批准。唔,国王及国会的一些先生们搞不好也会试图将其他一些东西加入到这场交易中来,比如要求东岸人宣布永久放弃对新尼德兰行使优先购买权,只是那样一来东印度公司就别想将这块地卖出什么价钱了,指不定还是免费呢!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看来我需要尽快返回伦敦了,这些消息我需要整理下来,然后汇报给公司高层。”约西亚·查尔德喝完了咖啡,愁眉苦脸地说道:“我还会在这里逗留几天,我搭乘的这艘商船的船东打算将船舱里的胡椒、肉豆蔻皮、茴香、鸦片、安息香、旁遮普生丝在青岛港内处理掉,然后买上一些机械零部件、纯碱、刀具、钢条、肥皂、橡胶制品,这可能需要一些时日,希望这几天您能多多向我讲述一下东岸人的要求和图谋,不甚感激。”

    “没有任何问题,约西亚先生,你会如愿的。”查尔斯先生说道:“我一直坚持认为,东印度贸易给英格兰王国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好处,无论是自用还是转口贸易的商品,其每年带来的收益都极为惊人。对于这样极端重要的企业,议会和国王陛下给予无论多么高的关注度都是合理的,也是必须的,否则我们与联合省之间的距离将被越拉越远。我将尽力帮助你们,约西亚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