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花车巡游(二)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邵耀光并没有在定军县停留太久。虽然当地官员是他熟悉的晚辈,人家也真的想让邵主席在这多多“指导工作”,无奈邵耀光的行程安排得很满,还得去别的地方视察,因此很快便离去了。

    1月7日,专列在定军镇火车站换了个车头,加满煤水后,直接调头东行,往鸭子湖流域的工业重镇平安县而去。

    其实之前他本就要去这边了,但定军县那边借着新小商品市场的落成盛情邀请,再加上去平安县这里也是必经之路,因此就顺路去看了几天。现在结束了,邵某人也很满意当地的发展,因此便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平安县。

    作为北方大都市,平安县近些年的经济发展一直很平稳,增长率就全国范围来说虽然不出挑,但一直稳定在中上水平,加上其原本就比较巨大的规模,因此现在已经成了东岸排名前三的综合型城市。

    邵耀光在平安县的第一站便是全国闻名的平安纪念医院。平安纪念医院目前拥有一个本院(位于城区)、三个分院(位于平安县下属乡镇),邵耀光参观的自然是本院了。

    “主席,这里就是核心的中央病房了。”平安纪念医院院长是一个已经秃了头的中年人,戴着厚厚的眼镜,这会只见他跑前跑后,殷勤地向邵耀光进行着介绍:“这里(第三层)一共有七个病房,供各科使用。每间病房有休息室、浴室(兼厕所)、陪护室,外面还有专门为这七个病房服务的护士室、护士值班室(带用蓄电池驱动的信号传呼系统)、配餐室、检查室等。”

    邵耀光微微点头。这七个病房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特级病房了,地面铺着土耳其进口地毯,浴室内有带镜洗脸盆,病床也是使用巴西优质木材打制的,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病床前有床头柜,室内有衣柜,窗台上还放着鲜花,就连窗帘都是丝绸质地的,这档次确实不低,也不是一般人能住进来的。

    东岸发展到现在,社会分层确实已经比较明显了,有钱有势的人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质,并愿意为之付大价钱。唯一制约他们的,大概就是东岸国内各项产业蓬勃发展,每个人都有一份还算说的去的工作,收入也还可以让他活得相对有尊严,因此从事服务业的人缺口比较大。没办法,这个是无解的,物质方面还可以通过生产来解决,人则不行。真要解决,大概只能从国外大批量引进年轻劳动力了,比如波兰、意大利女服务员等。

    参观完了中央病房(特等病房),邵耀光一行人又去了普通的各科病房。这里的条件就要差一些了,护士室、值班室、配餐室什么的都是公共的,但病房内也有床头柜、衣柜、洗脸室(墙上镶一块镜子)什么的,共分一等病房、二等病房和三等病房三个等级,总共有30个床位。

    别以为这种病房很便宜,其实也是面向相对富裕的阶层提供的,毕竟都是单人病房,病人住在这里会更自在一些。至于那些面向普通人的病房,都是所谓的大病房,即一个大房间用屏风隔开,总共有750个床位,收费比较廉价,但也分三六九等,比如儿童病房的条件就相对好一些。

    总体而言,平安纪念医院不愧是国内设施、服务一流的现代化医院,让花了半天时间参观的邵耀光非常满意。特别是在院长提到因为病人渐多(平安全县人口已经突破25万,是第一等的大城市),打算增加投资,扩大医院规模之后,他就更满意了。这意味着国家在发展,在迈向更文明的状态啊!

    “县政府去年做出了增加十万圆投资的决定,道教总会及社会各界也捐助了五万多圆,本院后续发展的资金已经齐备。另外,我们还打算新增护士高级培训班及助产培训班,专门用于培养医院人才,提高医疗水平。”院长继续介绍道。

    邵耀光之前已经听秘书讲过,护士高级培训班今年年中就正式开班,从原本的普通护士中择优录取,除正常的医学知识培训外,还会教授插花、茶道、书法等艺术课程,以培养其修养和情操,更好地为病人服务。邵耀光对此不置可否,因为这种所谓的护士高级班名额有限,培养成本较高,很显然是为有钱的病人服务的,普通病人大概率是享受不到了。

    还好平安纪念医院的领导们还没昏了头,没有把大部分资金用在这种虚头巴脑的事情上面,而是更多地投入到了助产班的培训上。这种助产培训班其实是非常严格的,但一旦获得毕业,那么学员就能获得独立接产的资格,这对于提高人口出生率非常有帮助,邵耀光对此很是欣赏。

    1月8日,结束了对平安纪念医院的视察后,邵耀光一行人来到了平安县政府,听取县长有关本县工业发展情况的汇报。

    “本县工业发展这些年来一直十分稳定,全年一共生产煤炭37.9万吨、水泥19.2万吨、各型号铁和钢计22万吨、各色砖1.2亿匹,此外药品、机械设备、化学品、金属工具等商品的发展也取得额长足的发展,创造产值计……”平安县长拿着文件一本正经地念着。

    邵耀光皱着眉头听这位县长一一念完,良久后才说道:“陈县长,这些东西我都了解了,看得出来你们县政府下了苦功。这样吧,谈谈你们今后的发展思路吧,我对这些比较感兴趣。”

    “好的,主席。”陈县长也是个机灵人,听出了邵耀光语气中的不耐,立刻抽出另一份文件,快速瞟了一眼后,才看着邵耀光,说道:“面对着国内外市场的激烈竞争,我们县政府这几年来也一直在思考平安县未来的发展方向,目前已经有了一些想法。那就是依托平安煤钢联合体这么一家大型骨干国有企业,重点发展重化工行业及制药产业,在这方面我们是有一些技术优势的……”

    “重化工产业里的第一集团是液体燃料,包括煤炭液化及酒精两块。液体燃料的最终目标是建成一座年产2000吨液化煤炭及年产1500吨酒精的工厂。煤炭液化以本地煤及领县进口煤(平安县本地的煤矿经过几十年开采后,产量逐年下降,开采成本也越来越高)为主,使用低温干馏法进行生产……”陈县长继续不慌不忙地介绍着。

    邵耀光一边听一边点头,同时思绪也慢慢飘散开来。其实液体燃料这些年在东岸渐渐火了起来,因为比同等热值的煤炭重量轻、占空间少,贮存便利(可以贮存在离锅炉较远的地方,更加安全),可以管道运输(意味着成本低),燃烧后的灰分少,燃烧容易控制,热效应高,总之优点一大堆。而工程技术研究院方面目前也搞出了一种使用液体燃料的发动机的雏形,使用的还是蒸汽机活塞做功的思路,但体积小了很多,功率也强了很多,总之是引起了不少人的重视。

    也正因为如此,工商部才直接给平安煤钢联合体下达行政命令,要求他们想办法搞一个生产液体燃料的生产线,产能不用太大,生产出来的燃料直接出售给各大科研院所及相关领域的公司,以供他们进行科学研究,这便是陈县长此时汇报的液体燃料生产工厂的最初由来了。

    当然了,平安县政府及平安煤钢联合体对此也非常重视。在铁岭重工联合体、黑山工业公司及势必要崛起的宋河工业集团的强势竞争下,既缺煤又缺铁的平安煤钢联合体近年来也一直在思考着未来的出路。多方探讨之下,他们觉得还是得另辟蹊径,搞差异化竞争,恰好此时他们拿到了液体燃料的项目,于是便决定赌一把,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这个方面,并将其定为未来的主攻方向。

    邵耀光作为执委会主席,看过很多高层次的报告及前瞻,对平安煤钢联合体这种近乎破釜沉舟的行为比较欣赏,并且认为他们是赌对了。同时,他也有些感叹,曾几何时,以煤炭为燃料的蒸汽机是东岸的主要驱动机器,但在电力和液体燃料横空出世之后,蒸汽机的垄断地位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未来会怎么样,不言而喻。只可惜自己年纪大了,可能没有机会再看到使用液体燃料到处行驶的各种交通工具了,这一点殊为可惜。

    不过他也没有太多遗憾。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父辈们开启了蒸汽机时代,自己这一辈将其发扬光大,推广至全国,使得东岸工业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液体燃料大概是下一代人的使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能走到哪一步,自己管不了,也懒得管,总之东岸会更加进步、更加文明就对了。

    欧陆诸国尤其是那个英格兰还在为解决了一个又一个蒸汽机的技术难题而沾沾自喜呢,殊不知此时东岸已经开启了下一个纪元,要远远地将它们甩到身后。每每想起这一点,邵耀光就非常开心,如同三伏天吃了一个西瓜那般爽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