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灵行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青铜之章(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章青铜之章始困陷之于绝境

    公元518年,潘托拉肯,爱丁伯尔格城郊。

    漆黑的山洞之中,传来阵阵温热之息,声声低沉闷响。每种迹象都表明,这个山洞之中居住着恐怖的巨兽。

    年轻的骑士和他的随从一起,毫无畏惧地摸进山洞之中。

    主仆二人的轮廓,在提灯极微弱的光照下显现。

    骑士身穿精雕细琢,甚至可说是过度浮饰的盔甲。且不论这身盔甲的防御力如何,它显然已经过于笨重,阻碍了骑士的行进。即使骑士用极其缓慢的速度前行,盔甲仍然互相摩擦,发出轻微但致命的吱吱声,足以让数十英尺以外的敌人察觉到骑士的存在。

    但骑士仍未注意到这一点,他甚至觉得没有必要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他自我感觉良好,以为可以轻易击败世上一切强敌——拥有这身高级装备的话。

    骑士胸前的青铜雪花勋章,显示出他只是个青铜骑士见习骑士。他原本不配拥有这身豪华的装备。

    但骑士显赫的家世让这身装备在同僚之中得到了默许。再怎么说,现任北天骑士团天位骑士的儿子,在没有任何恰当保护下去作战,并因此而战死,足以成为一个让其直属上级脑袋搬家的重大责任。

    相对的,骑士随从的装扮则寒酸得可怜。不仅没有任何防护,就连衣服也由粗糙的麻布制成。他那矮小,几乎没有肌肉的瘦弱身体,艰难地背着沉重的补给品,以同样的沉重的步伐前进着。

    毕竟,在这种年代,没有任何地位的骑士随从在战斗中死去,是极其平凡的事,给随从配任何装备都只是浪费资金而已。

    骑士突然停下,打手势让他的随从也止住脚步。

    寂静降临。呼噜声渐渐将之掩盖。

    在山洞不远处,是一只熟睡的怪物。一条龙,一条鳞甲红得发着火光的红火龙,一只史诗级光子生物。

    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趁着龙熟睡的时候上去给它致命一击,然后提着龙头回去证明自己的英勇,那是多少骑士梦寐以求的机遇。这样一个功绩足以让年轻骑士晋升,成功升格为黑铁骑士,甚至白银骑士。

    骑士急于证明自己。他被名誉冲昏了头脑,行事鲁莽而冲动。他的随从则在幽暗中露出一脸的不屑,似乎这一切与他无关。

    骑士提剑上前,悄然靠近龙的头部,举起光剑。

    刺下去。

    铿!

    巨龙伸出利爪,格挡住这一击。龙爪上天然凝聚的固有光子与光剑的光子流相比,纯度要高得多。

    两种光子武器相撞,光子浓度低的一方必定受到更大的反作用力。光剑理所当然地被重重地反弹开。

    "呜!"骑士倒退几步,笨重的盔甲几乎让他跌倒。

    "我还在纳闷,为什么从刚才起就一直吵个不停。果然是有老鼠跑进来了。"巨龙爬起来,它鼻孔里冒出的火光照亮了洞穴。

    骑士吼叫道,他的声音刻板而无聊,有如在背诵教科书:"觉悟吧,恶龙!我今天特来带走你的头颅!"

    "为了什么?为了名声、财富,还是权力?你们人类就为了这些无聊的事情,一个接一个的来送死,真是可笑!"巨龙不以为然地冷笑。他的话语带着蜥蜴特有的嘶嘶尾音,在洞窟中回荡,低沉而致命。

    "少罗嗦!"骑士鲁莽地提剑冲上去。他挥舞光剑,拙劣地劈向巨龙的小腹。盔甲让他的挥剑动作又迟滞又滑稽。

    受不了对手这慢吞吞的动作,巨龙送上一记尾扫。骑士眼见躲避不及,只好用手臂的臂甲格挡。所幸他的盔甲性能甚高,不仅挡住了龙尾的扫击,还把尾巴反弹了一下,让巨龙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什么?!"龙大惊,笨重的身体倾倒在地。

    "受死吧!!"骑士趁机往露出破绽的巨龙胸口刺去,直取其心脏。

    啪!

    光剑的剑尖在距离巨龙胸口几寸的地方停住了,被巨龙一手挡了下来。

    巨龙只是故意路出破绽让骑士上当。

    "哈哈哈哈哈哈哈!——在我见过的冒险者里,你是最笨的一个!"龙阴险地笑着,甩开了骑士手上的武器,然后一掌把骑士打翻。骑士飞出去十码之遥!

    碰!骑士的盔甲撞在石壁上,发出沉厚的闷响。然而,拜那套优秀的盔甲所赐,骑士并没有受到特别重的伤害——只是吐了一口血而已。

    "这这是!血!血!"看见自己吐出的血,骑士脸色大变。娇生惯养的他似乎从未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你!快给我药!"骑士往一旁他的随从叫道。

    随从取出一瓶回复药,正要递给骑士。一个火球把药瓶打碎,药水流了一地。

    "你以为我会站着不动等你回复吗?"巨龙冷笑。

    骑士迟疑了一下。"快过来,你站在我身前用盾防御。"

    "是的,大人。"随从道,拿起大盾小心戒备着。

    "记住,仔细盯着龙嘴巴的动向,无论如何都不可以眨眼。"骑士又说。

    "无论如何都不眨眼。"随从答道。

    "那么——"

    话刚说完,骑士就从背后一下推倒了他的随从,趁这个机会逃之夭夭。

    几乎被笨重背包压扁的随从,笨拙地爬了起来。才刚爬起,巨龙已经来到他的跟前了。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在幽暗中,巨龙的双眼发出两道恐怖的金光。

    "亚瑟。"年轻随从的脸上却毫不动容,如此场面他已司空见惯。

    "那么,亚瑟。"巨龙的嘴角滴下贪婪的唾液,他龙尾一扫,洞口的石块随即塌落,把退路死死地封住:

    "看来你已经被你的主人抛弃了。有什么遗言?"

    "那个——"亚瑟的脸上却划过一丝冷笑,他见碍事的家伙走了,便再无顾忌。

    他做出一个挑拨的手势:"你打得赢我再说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