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灵行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发迹之于蓦然 (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3章发迹之于蓦然下

    心烦意乱,拖着酸软乏力的身体回到宿舍的亚瑟,看见他的室友兰斯洛特正在等着。

    "怎么了?真的被解雇了吗?这以后打算怎么办?"兰斯洛特担心地问。

    "不知道,只能看着办了。"少年没有听清楚友人的话,于是心不在焉地答道。他的答案却意外地对得上号。

    "这里。"兰斯洛特掏出一个袋子,"这是我这几年来存的钱,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你花一段时间。以后你要多保重了。"

    亚瑟一阵错愕,这才想明白兰斯洛特塞钱给他的理由,于是断然拒绝:"钱就算了,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子的。"

    "不是?"金发少年一阵迷惑。

    亚瑟紧皱的眉头释然地松开。他顿了一顿,说出一句语重深长的话:"无论以后变成怎么样,不管这个世界如何疯狂变迁——兰斯洛特,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怎么突然说起这么见外的话了?"兰斯洛特被说得一脸不好意思,"这种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从小时候你就是我的损友,这段孽缘还得一直延续下去。"

    亚瑟只是握住了兰斯洛特的手,平静地道:"兰斯洛特,总之请你记住,我无论任何时候都会记得你这个朋友。总有一天,当我成为最强剑士的时候,当我拥有能够改变世界的力量之时,我会来为你实现一个愿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嗯,我期待着那一天的来临。"兰斯洛特嘴上这样说,其实却并没有期待过什么——

    五年前的深冬,威尔士,某个贫民窟的广场上。

    飘落的雪花纷纷渺渺,把两名少年隔绝在世界之外。

    "算,算了吧?今天就练到这里比较好"金发少年看着面色苍白的少年,战战兢兢地问。

    "不,继续吧,兰斯洛特。"面色苍白的少年从雪地里爬起,他抹了抹脸上的血污和积雪,"兰斯洛特,你既然是[最强],我绝对不能在打架上弱于你。如果连你都打不赢,我要做的事情就绝对没法达成。"

    "明知道我是[最强],你还想打赢我?"金发少年不解地问,在他眼中,对方做的一切都不过是无用功,都是不合逻辑的蠢事。

    这名金发少年,是大剑豪的儿子,他天资聪颖,俊朗不凡,整个人出落得潇洒大方。虽然只是一名少年,他的格斗术却早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而他面前这位面色苍白的少年,矮小而瘦削,相貌平平无奇,甚至可以说是一幅蠢相。虽然已经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他却仍然手无缚鸡之力,瘦弱得看起来风一吹就会倒下。他甚至好不容易才能够拿稳那把训练用的木剑。

    面色苍白的少年,他瘦弱的身体,顶着凛冽的冬夜寒风,一次又一次地爬起来,想要挑战这名金发少年。

    英俊的金发少年,手中什么武器都不拿,单手格档这对手的攻击,一次又一次地把对手打趴在地。他仿佛在耻笑着对方的软弱,[我单手都能赢你]!

    当然,金发少年其实并没有耻笑对方的意思。但是,在面色苍白的少年心中,对方的这种行为,燃起了他极大的怒火。正是这怒火,让他能够在寒冬之中坚持打下去——

    从那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最弱]对决[最强]。

    面色苍白的少年说,这名金发少年拥有[最强],这一点真实不虚。

    对这名金发少年来说,[最强]是他的天赋,[昌盛]是他的本质,[不败]是他的命运。

    只要是单打独斗,无论他和谁打,都绝对不会输。无论他拿着什么在手,甚至只是一片小小的叶子,都可以变成恐怖的杀人武器。

    明知道是[绝对赢不了],为什么这名面色苍白的少年,还要一次又一次地挑战自己?金发少年一直在疑惑。

    (是什么让你如此的拼命?)

    划,划划!——面色苍白的少年频频攻击,他的剑术尚未成形,手法却已经非常的狠辣和精准,为了最大限度的保留体力,每一击都细微地调整着轨迹,务求去除一切多余的动作。

    推,推推!——金发少年单手格档,不慌不忙,游刃有余。面对这样的对手,他根本没有必要使出全力。

    (你背负着什么?你想要得到什么?你想要成就什么?)

    "哈啊!"苍白的少年,举剑前刺。

    再推!金发少年,随手一个横推,把对手的剑刺拨飞。对手马上失去平衡往前倒下。

    (在这个强者林立的世界里,你这样弱小的人,到底想要走多远?!)

    "已经够了吧,再这样下去你会感——"

    还没有完全倒地的面色苍白的少年,扭尽了腰,返身一剑削来!

    "——冒的!?"金发少年情急之中伸出另一只手去格挡。

    木剑随即被挑开,从苍白的少年手里脱离而出,在半空旋转了数圈,斜插在雪地上。

    面色苍白的少年也狼狈地跌了个背朝天。糟糕的着地姿势,让他的右臂断裂了。他脆弱的臂骨承受不住自身的体重,骨头从内部刺破皮肉而出。鲜血马上染红了一地。

    "亚瑟!!!"金发少年惊叫道,马上跑过去察看他朋友的伤势。

    "怎么样,兰斯洛特?"面色苍白的少年,依旧躺在雪地里,冷笑道,"你小子终于都把另一只手用上了。"

    他从没有赢过。他得到的仅是[公平],让对手对他动真格的[公平]。

    面色苍白的少年与金发少年的决斗,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总共进行了三万五千四百二十七场。

    面色苍白的少年,败三万五千四百二十六场,和局只有仅仅的一场——

    命运从来都没有公平过。强者,一出生就注定了强大。弱者,也一出生就注定了弱小。

    兰斯洛特比谁都清楚亚瑟的弱小,他也比谁都清楚,亚瑟的强大。

    他看着远去的亚瑟的背影,心里有的只是无尽的不安——

    这样弱小而又强大的怪物,到底要到哪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