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灵行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凶兆之于暗临(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7章凶兆之于暗临(表)

    黑暗,渐渐降临。吞噬了少年认识的一切。

    他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全部都不知所踪,有的只是无边幽暗,无限虚空。

    活着变成从未活着,否定了一切的存在,单纯的混沌与寂静。

    这样的世界,实在太可怕(悲哀)了。

    "啊!"作了个噩梦,狼人少年贝迪维尔猛然睁开眼睛,额角上满是汗珠,汗液从他毛发的末梢渗出,把他的毛发粘成一团团,又乱又邋遢。

    "醒了?"一个声音问。

    狼人少年仍满脸迷惑,看着面前那位比他年纪稍大的少年骑士,愣了半刻钟,才渐渐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

    "这里是?"

    "潘托拉肯北天骑士团的基地。"骑士亚瑟简短地答道。

    "我昏迷多久了?"

    "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狼人少年吓了一跳,几乎从病床上跳起,疼痛却把他压制回去。

    "村子。村子的情况呢?"

    "很抱歉,除你以外没有生还者。"骑士一脸漠然,仿佛村人的死活与他毫无关系:"能找到的遗体都好好安葬了。"

    "是吗。"贝迪维尔的脸上一阵阴霾,"谢谢你,年轻的骑士。欠你一个人情了。"

    "不是[年轻的骑士],我是白银骑士亚瑟凯尔顿。"骑士亚瑟道,"好好休息吧。治疗师说你的骨骼已经顺利再生了,但乱动的话,说不定哪里的骨头还会断开。"

    "不,"狼人少年忍着全身的疼痛爬起来,"我要见你们的头儿。"

    亚瑟不屑冷笑:"哦,你以为天位骑士会那么容易接见你吗?"

    "别笑!这事很重要!"狼人少年忙道,"凶牙族的家伙们打算开启[世界之壁]theGrandWall!"

    "世界之壁?"亚瑟把目光往窗外投去,"你指的是[世界的尽头]?"

    遥远的天际尽头,一面古老的围墙拔地而起,一直往深空延伸,也一直在无尽的地平线上延续着。它把地球上的生灵隔绝在这片围墙围起来的土地上,把整个地球分隔成两半。

    亚瑟看着窗外极远处那隐约存在的墙影。

    世界真有尽头吗?

    "不论你们换了什么叫法,那东西就是[世界之壁]。"贝迪维尔接着说,"你既然知道世界之璧的事情,你也该知道,拜那个所赐,东欧才有那么一大片的[幽暗地域],那里每天只有六个小时能看到太阳,整片幽暗地域不是贫脊的荒地,就是瘴气弥漫的毒沼。"

    "——我知道。匈加人生存的环境的确很严酷,所以你们才不断进犯光辉地域(西欧诸国),抢夺食物和武器。"少年骑士抢白道。

    "不对!抢夺的只有凶牙族,其它大部分的种族都在幽暗地域里安分守己的生活着!"贝迪维尔为兽人们辩解道,"日子虽然难熬,但大家都老老实实地过着,用那有限的资源世代生息。直到——"

    "直到?"

    "直到某一天,罗曼尼族(狐人族)发现了一座古代人的遗迹。他们解读了遗迹里的资料,发现了一个让他们怒不可遏的事实。

    [世界之壁]并非原本就存在。那是你们的祖先,盎格努人,凯尔特人,罗马人,埃及人以及其他古代人,一起合力建造的。兽人们原本是古代人们的奴隶,被强制接受基因改造,目的就是要他们在幽暗地域里生息,管理世界之壁。"

    "为什么?不过是一堵破墙而已,有这么重要吗?"亚瑟不解地问。

    "没有人知道。有的人说,世界之壁外面就是世界的尽头,而世界之壁就是用来阻挡来自世界尽头的洪荒。也有人说,世界本没有尽头,世界之壁的另一面是东方的黄金大陆,在那里遍地是黄金,粮食美酒享之不尽。"

    "——两个假设听起来都像是骗人的。"亚瑟不屑地一下冷笑。

    "不管事实如何,"贝迪维尔接着说,"兽人里有很多人都认为应该把世界之壁打开。墙的对面有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墙不再存在,幽暗地域就会拥有更多的阳光,大家的日子就不会过得这么艰苦。"

    "不错的想法。可是,这种设想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你说的是——那——个——世界之壁吧?无论用多强力的攻击都无法刮出一丝花痕,硬得难以置信的巨墙。古代人的技术我们再过一千年估计都无法超越。"

    "用强硬的手段当然无法打开。"贝迪维尔神秘兮兮地说,"但是,如果我告诉你,有钥匙可以打开它的话?"

    "钥匙?"

    "被七个兽人宗族守护着的,在各宗族族长里世代传承下来的魔术纹章。那就是打开世界之壁封印的钥匙碎片。七个碎片合在一起,就是一把完整的钥匙。"

    亚瑟用锐利的眼神洞察着狼人少年的心:"那就是虎人们追捕你的原因吧?"

    "嗯,你也知道了吧。我的一族已被灭族,我大概是族里唯一的生还者。我无法告诉你我族的钥匙碎片在哪里,但其他的钥匙碎片,已经落入凶牙族手中。

    本来七大宗族有四个族不同意打开世界之壁的。但那些卑鄙的凶牙族人!——他们趁族长们出席宗族大会的时候暗算他们,族长们的钥匙碎片就这样都被抢了。

    我父亲我们族的族长,在集会前就预料自己到会有杀身之祸,提前把最后的钥匙碎片给了我保管,因此避免了最后的碎片落入凶牙族手中。但我们的宗族马上被凶牙族围攻,最后还是灭族了。"

    "原来如此。你也过得挺辛苦的。"骑士不以为然地道,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怜悯,又或者说他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怜悯:"那么说来,只要把你手上的钥匙碎片藏好,匈加人的计划就永远无法实行?那还不简单吗,把你一直藏在潘托拉肯骑士团里的话——"

    "会这么顺利吗?"贝迪维尔绝望地叹道,"兽人们,包括本来就支持计划的三个宗族,再加上失去族长,害怕被灭族,不得不支持计划的另外三个宗族,他们加起来有三百万大军。

    兽人单体每一个的战斗力都比你们人类强。

    你们就算和欧洲各国组成联合军,人数也超不过两百万,仍然无法平衡这军势上的巨大差距。

    以前,他们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才没有对西欧诸国作出特别显眼的举动。但现在,他们已经察觉到我的存在,为了得到我手上最后的钥匙碎片,一定会不惜一切地进攻——那时候你们该怎么办?"

    亚瑟看着贝迪维尔,脸上没有一丝动容:"那个时候,就只好把他们全部杀光。"

    "——你是认真的吗?你疯了吗?!"

    亚瑟不作声。狼人少年却从骑士的眼神里看出来,对方的话决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这名骑士少年,至少他曾认真考虑过,一个人对战几百万兽人大军这种近乎疯狂的做法。

    疯狂吗?

    眼前的这名骑士,确实无比轻松地一剑秒杀了那名虎人头领。

    贝迪维尔自己连一点赢面都没有的那名头领,确实被这名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骑士,以简单得近乎无聊的手法秒杀掉——

    这到底是何方神圣?潘托拉肯骑士团的王牌?——

    还是说,潘托拉肯的骑士们都是这样强,强得像是怪物一样?!

    也许,真的还有一丝希望。

    或许,一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狼人少年爬下床,跪倒在地:"骑士亚瑟,请教我剑术。我想变强,不,我不得不变强,我必须阻止兽人们。"

    亚瑟一阵不知所措:"即使要我教,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我的剑术是比较特殊的,是为了配合我自身的体质才研究出来的技术。就算别人勉强去学,也无法发挥出它应有的效果。"

    骑士顿了一顿。

    "呃,对了。我不能教你[我的]剑术,但我知道一个人能教会你,[只属于你]的剑术。"

    "只属于我的剑术?"

    "没错。那个人是,[指导别人武术]的天才。"亚瑟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