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终极武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2章 拳法和心意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八百六十九章拳法和心意

    锤是重兵器中的重兵器,尤其是双锤,不但重量惊人,而且锤柄要比单手锤短的多,想要练得好非绝世猛将不可。

    而且锤这种武器,虽然以力压人,走的是一力破十会的路子,但在真正的高手手里讲究的却是以势压人,一旦对敌,力打十分,只要被他占据了大势,再然后立刻就是浑然天成,连绵不绝的攻势如潮。一般人如果不能在正面接触下挡住,那接下来就只能是被活活的捶死了事了。

    “刚才我那两拳,紧跟你不放那一下,肯定是那人招式中接下来的变化和打法。如果王爷你还不能把你的那一招‘一掌白莲’练到阴极阳生的地步,那你最好还是不要和这个人交手了。”

    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一反常态的表情凝重,竟然再一次的提醒起了赵祯。

    “苏家的六合拳,本来就是战场杀伐之术,拳法中杀机凌厉,可和你交手的这个人不但吸收了这门拳法的精华,而且还能融入了西方格斗的骑士技,用拳如用锤,柔为刚用。不管是谁和他硬拼,只要挡不住,立刻就会被他的劲道在触体一炸的同时,侵入内腑,透骨摧心。就算不被当场打死,受的内伤也会相当相当的麻烦……。”

    原来王越这一式混元捶的功夫,虽然直起直落,看起来似乎动作并不复杂,但实际上却是典型的内家拳打法,重意不重形,厉害就厉害在其中的发力和运劲上。简单点说,就是好像一个铅汞大球,外面一层是硬的,可里面却装满了水银,是真正的外刚而内柔,而刚柔运转之间,就会生出一股震荡的力……。

    而这股力,说白了其实就是拳法中的运劲成圆。亦即是唐国内家拳中最讲究的一种练劲的手法!

    丹增上师虽然是个喇嘛,练得功夫也是大雪山瑜伽一脉,可对于这种内家拳的打法却是绝不陌生,是以一看见赵祯演示,自己再揣摩一番过后,顿时就也对王越的这一招混元捶有了一番极深刻的理解。

    甚至,还由此及彼,推陈出新,刚一上手就把王越拳法中的变化直接推导了出来,并身体力行,给赵祯演示了一番。一记混元捶后,脚下步法如影随形,完全是依着赵祯的身法而变化,紧跟着又是一捶,双手连环抡动,招式的衔接根本没有任何空隙。

    面对于此,就算是以赵祯的拳法武功,身法变化,躲过了第一下,也很难再躲过第二下。而只要他下面一接手,整个人立刻便会陷入到连绵不绝的锤击中。

    一拳接一拳,打的他骨软肉酥,应接不暇。直到最后再也接不住的时候,他的命运就也到此结束了。

    这就是王越这一招的厉害之处!凭的就是他强横无比的体力和爆发力,任你有千般法门,万种变化,只要体力不如我,那就得挨欺负。

    “所以,除非不接手,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和这个人进行外围的游斗和缠斗,以消耗对方的体力精神为目的,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否则,在一个人没有帮手的情况下,再碰到这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和他交手。”

    丹增上师站在原地,精神却似乎还部分沉浸在自己刚才的演练中,一边说着话,同时眉头也是皱的越来越紧。

    “而且,我毕竟已经老了,刚才我和王爷说的那些也仅仅只是我的推论而已,到底究竟有几分真实,谁也不知道。但是按照一般常理来讲,模仿的总是形似多过神似,即便是我能以雪山秘传的‘大金刚轮拳’能够揣摩出其中的几分真意,可到底是没有亲眼见过,再怎么像也只是像而已。对方的这一拳打法,立意很高,劲力融合起来,浑然天成,里面有种混元一体的味道。给我的感觉,很高明,很可怕……很不好……。”

    丹增,语出藏地西域,翻译成唐文的意思,丹,指的就是教法,增,形容固守,意在继承与弘扬。所以,这两个字合在一起的意思就是“持法”。而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既以此为名,又有上师的称号,两者加在一起,其实就也是藏地大雪山密教一脉中的“持法者”。位在尊者。在教派中不但地位极高,而且身负弘法重任!

    而这也正是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在前朝覆灭之后,一直跟在赵祯家族身边,始终不离不弃的根本原因。

    “上师言重了!我和那人刚刚交过手,但以我之见,他那一招虽然厉害,可真要和上师比起来,却还是有所不如的。只是那家伙的体力强横,简直非人,在这一点上的确也是我生平之仅见。除此之外,单论拳法武功,却也未必就能比得上我。”

    一口气,听到丹增上师不断的唏嘘赞叹,让自己再碰到王越时,最好不要交手。饶是以赵祯这个年纪的修养和城府,都不由听得心口一阵发堵。

    “体力是一切的根本,有这一点你不如他,就已经先天处在了劣势。”丹增老喇嘛看了一眼赵祯,眼神中蓦地闪过了一抹笑意,但随即又隐去不见:“我密教之中有力士,执金刚神,最能摧伏外道,破灭邪魔,且身心坚固,不可毁坏。此虽为经文记载,凡俗不能得见,但若要是引申到武道中,有个词便唤作‘不坏’,就好比王爷你的冰肌玉体,如要练到最上乘的地步,便足以卸掉任何加诸于身的外力,点尘不染,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就已经有了几分不坏的意思。可相比之下,你的那个对手,他的体力明显又远在你之上……。”

    “这个……妖孽!”赵祯咬牙切齿。

    哪怕心里再不服气,但他也不得不承认王越的体力之强横,事实上的确也是远在自己之上的。丹增上师虽然说得直白,可句句都是大实话。

    并且,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从和王越交手之后,赵祯其实就也没打算过再和对方单对单的过招。双方的梁子既然已经结下了,可谓仇深似海,但想要杀人,谁说就得非要自己动手了?!

    “有的人得天所眷,一生来便注定不会平凡,这就是得天独厚了!我到了这个年纪,虽然眼下还能保持住几分体力,但也依靠的是秘法修持,长年累月的修身养性。但如果换了王爷你,恐怕不等到了我这个年纪,你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腐朽了。究其原因,还不就是在一个争字上么!血气方刚,故强强好胜,好勇斗狠,殊不知这也正是常人的取死之道。”

    “拳法武功,可以激发人身潜力,但以我之见,这却绝非为了争斗。因为越是上乘的武功,立意的根本都只在于锻炼自身,培元固本,进而使人有机会得以上窥最精彩的生命之巅,到达并打破,让自身可以冲破身体与生俱来的极限!就好像刚才我给你演练的那一招捶法,动作简单直接,可起落之间实际上却是肯定内应了某种内家真传的练气术的。是有心意灌注在里面的。”

    丹增上师一边说着,突然眼睛一瞪,重又摆出了个混元捶的架子,怒目而视间,瘦小的身体顿时显得无限高大,并且气息有如水涨船高,只一作势,在他面前的赵祯便面色一变,忍不住向后退了半步。

    “唐国的内家拳,往上追溯就是内丹法,练气术,气息流转周身,炼精,练气,炼神。而这广而言之,其实都属于心意的范畴之内,一个人专精此道,如果练的高深了,心意溶入拳法,打出来的拳就有了拳意精神。而到了这一步,要是放在过去,那就可以被称之为真人和罗汉了,高高在上,可以俯视众生。不但可以打,而且更能养。所以,在一些传说故事里,这种人往往都代表着长寿。”

    “但是要练到这种地步,过程中就要少受伤,会养身体。就如同是把一块粗铁炼成精钢一样,拳法武功的锤炼锻打虽然可以驱除生铁里大部分的杂质,但心意精神的灌注才是起到最关键作用的催化剂。不明了心意,无法使其坚固,你的武功再厉害,也只是杀伐的手段而已,并不会对生命本身产生任何积极向上的好处。而且,常人好勇斗狠,杀伐随意,时间一长,心意自然就会不纯,必会招致外魔入侵,长久下去,一过了体能巅峰,人十有八九便也要废了。”

    “是这个道理!”赵祯闻言不断点头称是。

    他年轻时也曾纵横一方,以拳法武功横行,挣得偌大名头,后来到了日不落后,站稳脚跟,才慢慢的脱离以前的生活,开始修身养性。这么多年下来,自然也是感悟颇深,是以对于丹增上师这番话赵祯心里也多了许多共鸣。

    “这一招拳法的劲,是混元劲,刚柔阴阳层层包裹,如铅汞大球,暗合道家龙虎交汇之意,本质是丹法,是练气术。能打出这样的一拳出来,这个人显然也是个精炼心意的……。”

    藏地西域的密教传承虽然和唐国各家的拳法武功,均有不同,走的几乎是两个路子,但年深日久,无数时间的积攒下来,源于宗教之间的互相渗透和融合,像是丹增上师这样的持法者,很多也是精研了道家的诸多理论。是以触类旁通之下,他以自身的学识来解释理解王越这一招混元捶的拳理变化,反倒是别有一功,令人耳目不由为之一新。

    这就像当初苏明秋教王越练拳时,也经常从自身的角度来分析其他门派的拳法武功一样。哪怕不曾练过,只是听过,见过一些招式变化,往往也能在他嘴里说出许多真知灼见。或是推演,或是分析,总能让王越从中得到很多东西。

    “看到我身后的那龙象两个字么?我在年轻时不明白其中真意,只道是水行中龙力大,陆行中象力大,身为龙象者必要勇猛精进。所以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也曾好勇斗狠,走遍西域上百寺庙,手中沾满无数鲜血!然五十岁之后,得大圆满瑜伽灌顶,我才明悟龙象亦是般若!金刚般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