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627崛起南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89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事实上施耐德对于使用军事手段也并不是完全排斥,在此之前他甚至向执委会提过用武力迫使日本幕府同意通商的做法,只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客观环境条件不太适合这种手段,执委会最终没有赞同他的提议。施耐德认为如果军事恐吓能起到效果,那就不必再劳师动众对平户藩实施军事打击手段,而十八芝余党曾是海汉的手下败将,理论上他们应该很清楚自己在正面战场上绝无机会,选择通过和谈向海汉低头妥协,才是最为理智的对应。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通过和谈来解决海汉与十八芝余党之间的问题。对于前期投入了大量资源进行调查工作的情报部门和军方来说,和谈就意味着他们要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些关键信息分享给外交部门,并且将解决问题的功劳拱手交给外交部门。除非和谈最终失败,他们才能得到再次登场收拾残局的机会,而到那时候对手已经有了更多的时间安排应对措施,处理起来肯定会比当下更为困难了。

    散会之后,何夕刚刚登上马车正准备下令离开胜利堡,一名军官快步来到马车旁,向他的贴身护卫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迅速离开。那名护卫随即将军官传递的消息告知何夕,原来是颜楚杰邀他去某处会面。

    何夕对此毫不意外,刚才开会期间颜楚杰跟主和派的几个人争得不可开交,最终还是没有达成让执委会同意启用军事打击的目的,对这样的结果他肯定是不服的,现在要约见自己估计也是想要再商量一下如何解决目前的争端。

    “在城区兜一圈,然后去颜部长家。”何夕打消了回安全部继续处理公务的念头,决定再去跟颜楚杰碰个头。何夕虽然也不是坚定的主战派,但在这件事情上,他更愿意跟军方站在同一立场。不过颜楚杰既然是私下约见他,那就说明不想让这次会面变成众人皆知的公开操作,所以他才下令先在城区转转,免得有人留意到自己的行踪。

    颜楚杰的府邸离胜利堡其实不远,就在胜利堡北边的山脚下,占地面积不过二十余亩的一处小庄园。与他的海汉军统帅身份形成反差的是,这个庄园并不是一处戒备森严的堡垒,反倒是很像一个农庄,除了拉车和充当坐骑的几匹马之外,这里还养着不少别的家禽家畜,早年间砌的一个猪圈里现在还养着四头猪。庄园里还有七八亩地种着各种蔬果作物,基本上都是自产自销。

    颜楚杰当然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打理这些农活,在这里干活的都是他的一些老部下,早年间因伤退伍,又没有家人照料生活,颜楚杰便索性收在身边,让他们干些力所能及的简单农活,也好给他们一个生计。后来军队的抚恤和退伍待遇虽然上去了,却还是有一些人感念旧情留在了这里继续干农活。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事实上施耐德对于使用军事手段也并不是完全排斥,在此之前他甚至向执委会提过用武力迫使日本幕府同意通商的做法,只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客观环境条件不太适合这种手段,执委会最终没有赞同他的提议。施耐德认为如果军事恐吓能起到效果,那就不必再劳师动众对平户藩实施军事打击手段,而十八芝余党曾是海汉的手下败将,理论上他们应该很清楚自己在正面战场上绝无机会,选择通过和谈向海汉低头妥协,才是最为理智的对应。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通过和谈来解决海汉与十八芝余党之间的问题。对于前期投入了大量资源进行调查工作的情报部门和军方来说,和谈就意味着他们要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些关键信息分享给外交部门,并且将解决问题的功劳拱手交给外交部门。除非和谈最终失败,他们才能得到再次登场收拾残局的机会,而到那时候对手已经有了更多的时间安排应对措施,处理起来肯定会比当下更为困难了。

    散会之后,何夕刚刚登上马车正准备下令离开胜利堡,一名军官快步来到马车旁,向他的贴身护卫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迅速离开。那名护卫随即将军官传递的消息告知何夕,原来是颜楚杰邀他去某处会面。

    何夕对此毫不意外,刚才开会期间颜楚杰跟主和派的几个人争得不可开交,最终还是没有达成让执委会同意启用军事打击的目的,对这样的结果他肯定是不服的,现在要约见自己估计也是想要再商量一下如何解决目前的争端。

    “在城区兜一圈,然后去颜部长家。”何夕打消了回安全部继续处理公务的念头,决定再去跟颜楚杰碰个头。何夕虽然也不是坚定的主战派,但在这件事情上,他更愿意跟军方站在同一立场。不过颜楚杰既然是私下约见他,那就说明不想让这次会面变成众人皆知的公开操作,所以他才下令先在城区转转,免得有人留意到自己的行踪。

    颜楚杰的府邸离胜利堡其实不远,就在胜利堡北边的山脚下,占地面积不过二十余亩的一处小庄园。与他的海汉军统帅身份形成反差的是,这个庄园并不是一处戒备森严的堡垒,反倒是很像一个农庄,除了拉车和充当坐骑的几匹马之外,这里还养着不少别的家禽家畜,早年间砌的一个猪圈里现在还养着四头猪。庄园里还有七八亩地种着各种蔬果作物,基本上都是自产自销。

    颜楚杰当然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打理这些农活,在这里干活的都是他的一些老部下,早年间因伤退伍,又没有家人照料生活,颜楚杰便索性收在身边,让他们干些力所能及的简单农活,也好给他们一个生计。后来军队的抚恤和退伍待遇虽然上去了,却还是有一些人感念旧情留在了这里继续干农活。

    事实上施耐德对于使用军事手段也并不是完全排斥,在此之前他甚至向执委会提过用武力迫使日本幕府同意通商的做法,只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客观环境条件不太适合这种手段,执委会最终没有赞同他的提议。施耐德认为如果军事恐吓能起到效果,那就不必再劳师动众对平户藩实施军事打击手段,而十八芝余党曾是海汉的手下败将,理论上他们应该很清楚自己在正面战场上绝无机会,选择通过和谈向海汉低头妥协,才是最为理智的对应。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通过和谈来解决海汉与十八芝余党之间的问题。对于前期投入了大量资源进行调查工作的情报部门和军方来说,和谈就意味着他们要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些关键信息分享给外交部门,并且将解决问题的功劳拱手交给外交部门。除非和谈最终失败,他们才能得到再次登场收拾残局的机会,而到那时候对手已经有了更多的时间安排应对措施,处理起来肯定会比当下更为困难了。

    散会之后,何夕刚刚登上马车正准备下令离开胜利堡,一名军官快步来到马车旁,向他的贴身护卫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迅速离开。那名护卫随即将军官传递的消息告知何夕,原来是颜楚杰邀他去某处会面。

    何夕对此毫不意外,刚才开会期间颜楚杰跟主和派的几个人争得不可开交,最终还是没有达成让执委会同意启用军事打击的目的,对这样的结果他肯定是不服的,现在要约见自己估计也是想要再商量一下如何解决目前的争端。

    “在城区兜一圈,然后去颜部长家。”何夕打消了回安全部继续处理公务的念头,决定再去跟颜楚杰碰个头。何夕虽然也不是坚定的主战派,但在这件事情上,他更愿意跟军方站在同一立场。不过颜楚杰既然是私下约见他,那就说明不想让这次会面变成众人皆知的公开操作,所以他才下令先在城区转转,免得有人留意到自己的行踪。

    颜楚杰的府邸离胜利堡其实不远,就在胜利堡北边的山脚下,占地面积不过二十余亩的一处小庄园。与他的海汉军统帅身份形成反差的是,这个庄园并不是一处戒备森严的堡垒,反倒是很像一个农庄,除了拉车和充当坐骑的几匹马之外,这里还养着不少别的家禽家畜,早年间砌的一个猪圈里现在还养着四头猪。庄园里还有七八亩地种着各种蔬果作物,基本上都是自产自销。

    颜楚杰当然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打理这些农活,在这里干活的都是他的一些老部下,早年间因伤退伍,又没有家人照料生活,颜楚杰便索性收在身边,让他们干些力所能及的简单农活,也好给他们一个生计。后来军队的抚恤和退伍待遇虽然上去了,却还是有一些人感念旧情留在了这里继续干农活。

    事实上施耐德对于使用军事手段也并不是完全排斥,在此之前他甚至向执委会提过用武力迫使日本幕府同意通商的做法,只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客观环境条件不太适合这种手段,执委会最终没有赞同他的提议。施耐德认为如果军事恐吓能起到效果,那就不必再劳师动众对平户藩实施军事打击手段,而十八芝余党曾是海汉的手下败将,理论上他们应该很清楚自己在正面战场上绝无机会,选择通过和谈向海汉低头妥协,才是最为理智的对应。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通过和谈来解决海汉与十八芝余党之间的问题。对于前期投入了大量资源进行调查工作的情报部门和军方来说,和谈就意味着他们要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些关键信息分享给外交部门,并且将解决问题的功劳拱手交给外交部门。除非和谈最终失败,他们才能得到再次登场收拾残局的机会,而到那时候对手已经有了更多的时间安排应对措施,处理起来肯定会比当下更为困难了。

    散会之后,何夕刚刚登上马车正准备下令离开胜利堡,一名军官快步来到马车旁,向他的贴身护卫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迅速离开。那名护卫随即将军官传递的消息告知何夕,原来是颜楚杰邀他去某处会面。

    何夕对此毫不意外,刚才开会期间颜楚杰跟主和派的几个人争得不可开交,最终还是没有达成让执委会同意启用军事打击的目的,对这样的结果他肯定是不服的,现在要约见自己估计也是想要再商量一下如何解决目前的争端。

    “在城区兜一圈,然后去颜部长家。”何夕打消了回安全部继续处理公务的念头,决定再去跟颜楚杰碰个头。何夕虽然也不是坚定的主战派,但在这件事情上,他更愿意跟军方站在同一立场。不过颜楚杰既然是私下约见他,那就说明不想让这次会面变成众人皆知的公开操作,所以他才下令先在城区转转,免得有人留意到自己的行踪。

    颜楚杰的府邸离胜利堡其实不远,就在胜利堡北边的山脚下,占地面积不过二十余亩的一处小庄园。与他的海汉军统帅身份形成反差的是,这个庄园并不是一处戒备森严的堡垒,反倒是很像一个农庄,除了拉车和充当坐骑的几匹马之外,这里还养着不少别的家禽家畜,早年间砌的一个猪圈里现在还养着四头猪。庄园里还有七八亩地种着各种蔬果作物,基本上都是自产自销。

    颜楚杰当然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打理这些农活,在这里干活的都是他的一些老部下,早年间因伤退伍,又没有家人照料生活,颜楚杰便索性收在身边,让他们干些力所能及的简单农活,也好给他们一个生计。后来军队的抚恤和退伍待遇虽然上去了,却还是有一些人感念旧情留在了这里继续干农活。 (s:)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