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燃钢之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钢之力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四十四年前,星坠七百八十九年,西部山区,某个小王国的边境。

    在这西山王国边境的黑森林中,一群残暴的魔兽于某个冬日,顺应本能袭击了附近的边境小城。

    袭击是如此的突然,以至这座边境城镇毫无反抗之力的被魔兽攻破。嗜血的怪物们突破了石墙,轻而易举的将城镇内的绝大部分人类屠杀一空,它们嚼碎人骨,撕咬血肉,喷吐火焰与冰霜,将整个居住地化作一片废墟。

    措手不及的守军早就将求救讯号发出,但比王国军队更早到来的,却是一群神秘的黑衣人。

    这些身穿兜帽长袍,将自己完全笼罩在黑色之中的怪人实力出乎意料的强大,他们使诡异的法术驱逐了城内的魔兽,然后便匆忙的在城内来回寻找着什么。对于城镇内的那些仅存的幸存者,黑人们没有半点怜悯和同情,他们粗暴的将这些人集中在一起,然后来回检查。

    最后,一名目光如同鹰枭般的中年男人在人群的角落中找到了一个平静的男孩,他手中暗红色的罗盘剧烈颤抖着,指针牢牢的指着对方。

    这男孩有着一头墨绿色的长发,精致的小脸上沾满了鲜血,但却并非是他自己的。即便是遇到了魔兽攻城这种事情,他的表情也没有半点改变,一直都平静无比,仿佛周围正在熊熊燃烧的城市完全不存在。

    “你们是来找我的吗?”

    毫不在意周围黑衣人审视的目光,侧头,看向中年男人,这男孩轻声说道:“我能看出你心中的激动,看来我的确是你们的目标。”

    “没错。”听见对方的话语,中年男人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他哈哈大笑,然后俯下声,抚摸着男孩的脸蛋:“我的预言之子,整整七年,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周围被聚集起来的幸存者顿时一片哗然,某位中年妇女打着哆嗦站出来,她带着恐惧指向男孩,颤声道:“诸位大人,这个孩子……他,他很古怪!无论什么畜生,什么庄稼,他只要一碰就会生病,甚至是枯掉,就连他父母都……”

    她原本还想要提醒一下这些救了他们一命的黑衣人,小心男孩的诡异之处,但下一刻,一道灰色的光束便击中了这位妇人,瞬间就将其分解为一地粘稠的酸液和骨骼。

    在人群惊慌失措的叫喊声中,刚刚释放了解离射线的中年男人用冷酷的音调对周围的黑衣人说道:“这件事是教团最大的秘密……让他们闭上嘴巴。”

    “是的,祭司大人!”闻言,黑衣人们狞笑着提起了手中的武器,转头看向瑟瑟发抖的幸存者。

    血液飞溅。

    血腥的屠杀开始了,而这有着墨绿色长发的可爱男孩却没有半点表情变动,自始至终,他都冷漠的看着这一切,无论是对他热情无比,被称为祭司的男人,还是那些正如猪狗一般被屠戮,一起生活了近十年的街坊邻居,于他而言都仿佛微不足道。

    生命脆弱,如正午的白霜,转眼便会消散,他早就知道,自父母死去的那一天起,男孩就很清楚这一点。

    “赫尔拉斯,你是独一无二的,是我主赐予这个世界的瑰宝。”

    没有丝毫在意身侧发生的屠杀,中年男人站在男孩的身侧,他用按捺不住的兴奋语气道:“你身负虚空之血,拥有汲取,掌控生命的力量!你天生就应该加入我们!”

    或许如此。

    在男孩的眼中,一团团灰白色的灵质混杂着浑浊的生命能量从地上的尸体中脱离,在半空中变幻成种种诡异的模样,而男孩知道,自己可以随意的去操控它们,仿佛控住自己的手臂。

    自从几年前那场令父母丧生的意外发生,名为赫尔拉斯的男孩开始刻意锻炼自己力量开始后,无论是他人的,还是自己的,男孩都能轻而易举的控制,然后吸纳进自己的体内,让家畜虚弱,草木枯萎只是最基础的能力,只要赫尔拉斯愿意,他甚至能直接让一个人失去生命,‘衰老’死去。

    或许,这就是中年男子口中‘虚空之血’的力量。

    而凡人恐惧这力量,他们疏远他,这个城镇的人不止一次想要驱逐赫尔拉斯,不过却没有一次能够成功。强壮的男人只要靠近男孩身侧五米内,就会瘫软在地,虚弱的仿佛好几天没有吃饭,他的目光更是能够剥夺众人的勇气,让好不容易聚集的人群溃散。

    至少这些人愿意接纳我。赫尔拉斯如此想到,于是便随着这群黑衣人回到了他们的基地,一座位于深山间的神殿。

    他在那里度过了二十年。

    这二十年间,昔日的男孩成长为少年,又从少年成长为青年,最后,在一个凛冽的暴风雪之夜,二十八岁的赫尔拉斯取代了自己的老师,昔年的那位中年男人,成为了这地下教团的大祭司。

    衰老无比的老祭司看着自己的学生,他喃喃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这男人能看见,一个巨大无比的生命漩涡正以对方为中心旋转,汲取着方圆数百米内所有生物的生命,他的衰老也正是因为如此,不然的话,以他黄金巅峰的力量,至少还能再活十几年。

    但这又如何呢?老教主没有丝毫怨恨,他看着自己青出于蓝的学生,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赫尔拉斯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触碰到了极意的边缘,这是他在五十多岁时才抵达到的境界。

    他心甘情愿去死,用自己的尸体,当对方的踏脚石。

    赫尔拉斯自然看得出这一点。

    “放心吧,老师。”男人如此说道,语气平静:“我会实现你的愿望。”

    于是老祭司闭上了双眼。

    教团的事宜枯燥乏味,无非就是四处破坏,传播瘟疫,宣扬终末必将来临,但赫尔拉斯却认认真真,一一将其完成,没有半点烦躁和懈怠,仿佛不知疲惫的机器。

    他不懂善恶,也无所谓善恶,杀人破坏于他而言,和吃饭喝水没有区别,虽然这个男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所在教团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但他的行为却象征着真正意义上的无意识混沌,无数邪教徒因此崇拜他,崇拜这个单纯如野兽的男人。

    名为大祭司,但赫尔拉斯没有掌握教团的半点实权,他手下的数位祭司占据了所有的权利,可他一点也不在意这点小事,男人只是日复一日的散播混沌,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正因为如此,男人的名号也逐渐在整个西部山区流传。

    摧毁了十几座城镇,杀死了数以万计人类的邪教大祭司,【枯萎者赫尔拉斯】【衰亡之使】的称号足以令小儿止啼,以至于这个名字本身都成为了诅咒。

    而男人的实力,也日益增长,仿佛没有尽头。

    赫尔拉斯的力量增长之快,令整个西部地区的王国震惊不已,他每一次出现,实力都会有一次明显的提高,黄金巅峰,极意,极意初阶,极意中阶,直到极意巅峰,从不以为意成长到让西部王国联盟如临大敌,男人只用了十几年的时间,这还是因为他身为教团的领导者,无法无时无刻的修行,不然的话,赫尔拉斯的实力肯定还能更胜一筹。

    针对赫尔拉斯的围剿,以数次惨烈的失败告终,而最近的一次,他展露出来的力量更是令所有人心惊胆战三名老牌极意强者联手,居然被他反杀两人,而这两人身上没有任何明显的伤口,仿佛只是因为正常的衰老而死,这意味着他的力量已经逐步脱离了极意的限制,开始延伸至传奇的领域。

    一名传奇级的邪教祭司,只要是想想,就令许多没有传奇强者的小国国主瑟瑟发抖。

    但这一切对于赫尔拉斯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已经步入中年的男人沉默的行走在冬日的密林之中,他所经过之地,草木枯萎,众生凋零,所有的生命力都被掠夺,然后纳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生命的力量,就是钢的力量,无论是斗气还是血脉之力,都是如此。

    但传闻创世之初,有游荡于虚空中的远古巨兽,它们的体内流淌的并非是生命之力,而是最为纯粹的钢之结晶。

    拥有与其相近力量的人,自然能够操纵更低位者的生命,赫尔拉斯冥冥中有一种预感,只要自己体内那磅礴如大海的生命之力凝聚为钢之结晶,那就是他成就传奇之时。

    当然,不是现在,而是之后的将来。

    不知晓善恶,也不理解道德,如同野兽一般野蛮,又如同机器一般规律的男人终止了脑内无意义的思考。

    他的目标,是北地。

    而北地摩尔达维亚,深夜。

    乔修亚站在领主府顶层,安静的看着手中的一本笔记。

    这本笔记看上去崭新无比,但其中却有人用刚劲有力的笔迹记录了不少信息,战士在黑暗之中聚精会神的阅读着其中的内容,看上去非常投入。

    里面记载的,是历代领悟了力之极意,并进阶为传奇的强者的经验记录。

    虽然表面上,乔修亚被伊斯雷尔禁足在北地,但这并不意味着皇帝陛下就忘记了战士做出的众多贡献,无论是赠送神性结晶,还是前去圣山屠龙,帝国一直都有许多奖赏和补偿没有赠予至乔修亚手中。

    战士回绝的伊斯雷尔有关于金钱和产业方面的补偿,他要求的,是帝国有关于【完美躯体】和【力之极意】的经验记载。

    说实话,这种经验,远比金钱要来的珍贵,但皇帝陛下却不以为意,甚至亲自摘录了不少笔记赠送给乔修亚,他坚信战士必将迈入传奇,自己走的一切,不过是锦上添花。

    心中感谢伊斯雷尔的信任,战士的目光扫过这本笔记最后的几行字,他喃喃自语道:“所谓的完美躯体,就是进入超凡,摆脱凡者之躯的束缚后,近一步升华的产物……所以只有以力之极意进阶的人才能触摸到它的门槛,伊斯雷尔是技之极意进阶,所以他也不清楚其中的秘密,而这些经验中说的也很少,拥有这种天赋专长的人并不多。”

    看完后,乔修亚关上了书册。

    这小小一本笔记,对他而言胜过金山银海,乔修亚从中收益良多。要知道,里面都是帝国历代传奇强者,或者说极意巅峰强者的珍贵经验,通过和他们修行时遇到的问题进行对比参考,战士感觉自己已经逐渐抓到了进阶传奇和完美躯体的关键。

    那即是纯净无比,升华到‘钢之力’地步的生命力。

    万物于火中生,于钢中存,初始之火推动多元宇宙诞生和扩张,而起源之钢创造生命万物。斗气是生命之力的衍生,而生命之力则是钢之力的分流,乔修亚通过天青宝珠多次治愈,并数次从生死临界点中复苏,他已经能够操纵生命之力,而不仅仅是斗气,之前治愈伊万的那一手,正是他力量愈发精纯的证明。

    但钢之力却和生命之力不一样,除却卡尔利斯世界,那场由世界意志钢之蟒降下的钢之雨,战士再也没有见过纯粹的钢之力,而那时,他的境界太低,无法体会到那能够净化整个世界的纯净力量,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等到从摩尔达维亚回来,我说不定要回卡尔利斯世界看看。”

    心中如此想到,乔修亚又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手中笔记的内容。

    帝国历史上,并不缺少极意巅峰的强者,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战士,但这些抵达了凡俗之世最顶端的战士大部分都被卡在通向传奇的那一道关卡上,不能寸进。

    这是因为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又应该怎么进步。

    斗气纯化为生命之力,对于绝大部分极意强者而言,就已经是尽头,他们未曾见过更上一层的力量,又怎么知晓自己的目标?钢之力遍布整个世界,如同空间一般无处不在,但正是因为如此,生活在这片环境中的人很难体会到这股无形的伟力,即便是伊斯雷尔,也坦然的承认,自己的进阶不过是一时忽有所感,突然就感悟到了这个世界上的本源力量之一,进而进阶传奇。

    但乔修亚并不想要靠运气。他的际遇远比伊斯雷尔,甚至是所有人都要高,他曾多次来往于不同的世界,而这些世界中的钢之力定然有着区别,战士相信,只要下次自己再次前往其他世界,那么他肯定可以从两个世界的起源力量之间微小的不同开始体悟,进而察觉钢之力的踪影,摸到传奇境界的门槛。

    他已经看清了极意和传奇的差距,剩下来的,就只是等待和突破,继续打磨自己的身体,修行斗气和生命之力。

    在深夜的幽暗之中,乔修亚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他捏紧拳头,上面逐渐浮现出一层黑红色的光焰。

    这光焰,就是他的斗气,黑色是吞噬灵魂的荣光之力,红色是代表高温和冲击的纯粹力量。

    冬日的寒风吹拂过街道,在房檐拐角处发出轻微的嗡鸣,而伴随着这声音的传来,战士拳上黑红色光焰的颜色一点一点的加深,纯化,直至最后,变成了幽暗无比,仿佛深渊一般的黑色。

    生命之火。

    深沉无比,仿佛一切颜色汇聚而成的黑色,象征着乔修亚的生命力,这力量是如此的厚重,仿佛大海一般磅礴,天青宝珠无数次的治疗令战士的身体早已适应了这种力量,他能自如的将其操控,用来治愈友军,杀死敌人。

    乔修亚甚至有这样的一种预感:只要他的力量继续强大下去,荣光之力进一步进阶,那么他就能操纵周围其他生物的生命力,并纳为己用,就如同实力强大的法师能够轻而易举的支配比他低等的法师的魔力,随意反制,控制他们的法术那样,他也能肆意吸取他人的生命力,就如同童话故事中的那些大魔王一样。

    但谁又会这么做?战士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他人的生命拥有独特的烙印,只要是正常人,就不可能肆意汲取他人的生命之力,那样会彻底丧失掉自我认知,成为如同野兽一般的疯子。

    黑色的火焰无声的燃烧着,此时乔修亚的身躯假如用能量视觉来看,就仿佛是一颗坠落在大地上太阳,覆盖了整个摩尔达维亚主城甚至是周围的荒原,在这范围之内,魔兽惊惧退避,虫蚁缩在巢穴,而所有人类都莫名的感觉安心无比,仿佛置身于温暖的怀抱。

    黑红色的长条状能量纹路,以战士的右手为源点,朝着他的身躯不断的蔓延覆盖,这意味着乔修亚已经用出了全力,无形的波纹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让城中所有有着一定实力的人心中一惊。

    阿坦尼斯从教堂自己的床上起身,他急忙的走到窗边,看向不远处的领主府,老主教的视力虽然不好,但在神术的辅助下,还是能够清晰的看见那个人影。

    本能的恐惧从心底深处传来,那是生命位阶上的压制。阿坦尼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羡慕的自语道:“你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吗……乔修亚……贝鲁奥和凡都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而在夜空中飘荡着的人工智能小姐也转头,凝视着领主府的顶层,她想要过去,看看战士的情况,可是强大的生命能波动搅动着整个城市的魔力元素,3号甚至感觉自己的这个投影都要和本体的联系隔断了,她停在原地,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苦笑。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人察觉到了领主府方向传来的波动,那大多都是一些精锐冒险者或者商队中的强大护卫,不过他们却不敢像3号和阿坦尼斯那样直接关注,而是有些恐惧的呆在自己的房间,等待着波动结束。

    乔修亚对周围的关注毫不在意,他继续催动着自己的力量,让黑色的火焰在右拳上熊熊燃烧,进而产生一丝质变。

    黑红色的线条纹路,已经遍布了战士全身,他浑身上下所有肌肉,筋腱和内脏都在剧烈的运动,运转,强大的肺腑吞吐空气,产生了悠长无比,如同龙吟一般的回声,乔修亚紧盯着手上的火焰,没有半点松懈。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了,突然,黑色火焰之中,忽然泛起了一丝银光。

    乔修亚微微一愣,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却有其事,但就在他准备仔细看看确认的下一秒,黑色的生命之火熄灭了。

    战士踉跄的向后退了一步。这次尝试升华生命之力的实验,居然将他浑身磅礴如海的斗气消耗的一干二净,以至于现在的乔修亚处于一个除却重伤濒死外,最为虚弱的时刻。

    但四只手从后背扶住了战士的身体,乔修亚回头一看,却是萤和凛。

    两位神机自察觉到战士正在楼顶散发出一股股强大的生命波动后,就立刻来到了领主府顶层,在他的身后默默守望。

    “真是好孩子。”

    依靠在墙上,乔修亚顺势温和的将两人抱在怀中,他看着幽暗天空中,那两轮银色的双月,眼中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天青宝珠的力量涌动,让战士体内的斗气急速恢复,迅速让他恢复了行动能力。

    刚才那点银色的闪光,是否就是钢之力雏形?战士并不知道,但他知道,这条路是可行的。只要他继续走下去,那么无论是传奇境界,还是完美之躯,都是这条路上,必然能够看见的风景。

    “萤,凛。”

    他轻声的说道:“我明天就会出发,前去摩尔多瓦。”

    战士仿佛并不是交代自己的决定,而是在自言自语:“我有一种预感,或许和势均力敌的对手战斗,我就能更加清晰的察觉钢之力的本质……大概是欧格纳的馈赠吧,自那次之后,我的预感一向都很好用。”

    “嗯。”乔修亚的怀中,少年少女轻声应和道,他们是战士的神机,是他的武器,主人决定要办的事情,他们绝不会反对,而是报以支持。

    这就是信任。

    因为这份最为忠实的信任,他们将会伴随着战士,一直走到这个世界的尽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