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燃钢之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临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使命?”

    希尔雅有些迷茫,她从未听说过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使命,更不用说遗忘了,但毫无疑问,少女眼前的这位严肃的白发中年男人是不会说谎的,本能令她宁愿怀疑自己,也不会去怀疑对方。

    “是的。”

    站在燃烧着火焰的祭坛之前,男人淡淡的说道:“不仅仅是你,这是属于你们这个世界,所有生命的使命。”

    倘若是乔修亚在此,那么他肯定就能发现,和天青宝珠中那少年圣贤的幻象相比,出现在希尔雅心中的圣贤幻象显得更加威严冷漠。

    虽然成长的确会带来性格的改变,但与其说是成年的圣贤比起少年时更加冷漠,倒更像是心怀厌烦与不耐。

    而这个黎明。

    就在阿尔曼·费尔南德彻底死去,化作漫天光点之时。

    就在希尔雅心怀敬畏的在圣贤法袍的幻境中,聆听自己与众生的使命之时。

    格兰蒂亚世界,位于大陆西部中央的圣者之墓四周,四座巨大而迥异的城市的最深处,四位身形各异,却全部都强大无比的存在不约而同的抬起头颅,目光仿佛能够穿透层层岩石钢铁,直视天空的高处。

    “灭龙者阿尔曼已经被人击溃,他的灵魂烙印彻底消散。”

    一座由无数钢铁和机器,蒸汽与齿轮组成的巨大要塞中,一位浑身身躯都被各种特殊的构装体取代的老者站立在高耸的观星台顶端,他活动着自己两只完全机器化的义眼,面孔古板肃穆,老者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天空中央,然后用合成一般的声音淡淡的自言自语道:“有这么一位曾经圣域的灵魂消散,提供给我们的‘余额’又大了很多。”

    转过头,老者由水晶和魔法法阵组成的义眼瞳孔调整焦距,他站在这个随着齿轮的运转,随时可以调整高度和倾斜角度的观星台上,俯视着要塞之中忙碌工作的人群。

    无数工人穿戴着厚重的防护服,使用能喷射出烈火的魔法器具在这钢铁齿轮要塞上铭刻一个个法术符文,众多法师们不断的在半空中凝固无形的能量通道,将诸多看似没有任何接触的符文联通到一起,最后形成一个整体。

    “不过这样一来,就要加快进度了。”他如此想到:“多了一位圣域灵魂的填充……最终冲击很可能即将到来。”

    “我需要尽可能的留下火种。”

    而这位似乎知道什么内情的构装体老者,转头不在观察忙碌的工人与法师,他与整个巨大的观星台渐渐的溃散成零散的齿轮与零件,最后没入了整个钢铁城市之中。

    要塞内部,流通着魔法能量与蒸汽的管道喷涌,释放出刺耳的鸣叫与阵阵白烟,在要塞的上方凝聚成云。

    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生命正在呼吸,正在叹息。

    “他死了。”

    一座几乎完全和植物同化,简直就是搭建在蔓藤与巨木之间的城市最底部,无数树根汇聚的最中央,一位苍老的精灵妇人在仿佛琥珀般的金色原晶中苏醒,她周身都是仅次于圣石之种,和‘云钻’与‘星晶’等同的‘苍石’,这种蕴含着最为强烈生机,即便是已死之人都能借此生长血肉的原晶滋润着这位不知活了多久的精灵,并见证着她为一个人的逝去黯然神伤,落下泪水。

    “他曾经历过最为卑劣的暗杀,得到了最不名誉的死亡……”

    见证过数个时代的终结,一个帝国落幕的老妇人用一种不知是宽慰,还是悲伤的语气道:“不知道,这次他是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局?”

    不久之后,城市的街道上,贯穿了无数建筑的绿色蔓藤上开出了大大小小的花苞,花苞长大张开,一道道精神波动发散而出,令街道上忙碌工作,培育各式各样植物的人群停下手中的活动,安静的聆听庇护者的声音。

    “最后的冲击即将到来。”

    老妇人温和的话语在每个人心中响起:“孩子们,做好手上的工作。”

    “那是唯一能让你们在灭亡之中幸存的火种。”

    这个世界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年轻。

    一座高耸到突破云层,沐浴月光的山峰中,将整个山体镂空建造而成的岩石都市最顶端,一位身材矮小,却健壮无比的矮人武士倚靠在自己的巨锤上,坐在山峰的顶部看着黯淡的月光与群星,以及即将升起的黎明,沉稳的目光没有丝毫变动。

    一千年?抑或是一千五百年?总而言之,绝对不可能超过两千年。

    这是矮人武士第一次感应大地岩石与地心融核时得出的结论。

    在熔岩中游泳,于地心内部探索,在一百多年前突破到天境的第一天,他便通过大陆南方的火山群岛内部的熔岩通道,深入到这个世界的地幔之中游荡,他搜寻着最古老的岩层,触碰着最年迈的岩浆,矮人武士甚至数次想要接近地心,那传说带着整个大地和世界在虚空中运转的世界中枢。

    虽然没有成功,可他却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便是这个世界,只有一千年的过去。

    以及即将结束的未来。

    这个世界比谁想象的都要短寿。

    太古之时,世界仍未结束孕育,但却有圣徒破界而来,携先民塑造世界,那创造了一切的强者强硬的结束了这个世界的胎动,令其成为了一个‘早产儿’,承载着诸多先民与他们的的后裔。

    而现在,注定的终结将要来了,终结之前的最后一场战争,也即将开幕。

    “祖先们的债,让我们来还,真是不公平。”

    矮人武士粗鲁的说了一句粗话,然后喃喃自语道:“灭龙者死了,是谁杀的……假如又有一个圣域级的灵魂消散,那么最终冲击就真的快要到了……”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

    平原之上,由岩石与树木根须混合而成,至少有百米高的巨大城墙内部,无数人类在其中耕种农田,在石砖上铭刻符文,筑造一栋栋坚固无比的高塔堡垒。

    而城市中心,一座宫殿的中央,庞大无比,至少是常人身高十倍的巨大王座上,一位身高近二十米的巨人端坐在此,发出叹息。

    这个王座古朴,显得有些腐朽的灰色岩石构成了它的基座,时间在此之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巨人的身体和这王座在地面投下阴影,将其周围正聆听话语的诸多人类臣民遮盖,他用尽可能小,却依旧能让大气颤动的声音道:“阿尔曼·费尔南德被异界之人击杀,亡影们不会善罢甘休,他们未必会去找那个人的麻烦,但肯定会过来袭击圣城与圣者之墓。”

    “做好一切准备。”巨人如此说道:“这是最后,也是决定你们与我命运的一次冲击。”

    而大陆西北高原,四大圣城的彼端,前帝都盖塔尔之中,排名第四的高大方尖石碑失去了所有的光芒,它渐渐的腐朽,然后化作漫天的黑色烟尘融入周围的雾气之中。

    黑暗的石碑之上,有几双眼睛注视着这一幕,不屑的嗤笑声传来,与此同时发出的还有略显惋惜的哀叹。

    “我早就说过,他只求一死,别给他能战死的机会。”

    “可惜了,我们的同伴本来就不多,灭龙者军队的正面力量是我们欠缺的,这次想要突破圣城防线的封锁,只能依靠全都是游兵散勇的低阶亡影。”

    “我有事情,离开一会。”

    突然,排名第三的方尖石碑上,一直都沉默不语的剑士开口了,这位冷漠的亡影大统领抬头看向南方,他的手下已经告知了他一切有关于那位异世界强者的讯息,无论是他救助了不少幸存者的事情,还是他留下了许多古怪传承的事情,变幻之影探索到了绝大部分许多人都不知道的秘闻,并询问自己的主人是否要动手,抹除那些幸存者。

    剑士当然拒绝了。

    他无情,冷漠,嗜血,好战,可以说是没有半点和善良与仁慈挂钩的感情,即便是授予他名字,教导他修行剑术的老师也被他以‘试剑’之名斩杀,待他如兄如父的师兄也被其重伤,不过,就算化作亡影复苏,剑士也绝对没有沦落到会向一群孩子出手的地步。

    那是羞辱他的手中之剑。

    “剑士,你要去哪里?”

    有人好奇的询问道:“虽然阿尔曼死了,但我们马上就要发起总攻,你该不会是想要为他报仇吧?”

    剑士摇了摇头,不在说话。

    但是大陆的另一头,世界的东方,一座深山中隐蔽的小镇祭堂深处,老英灵若有所思的睁开眼睛,朝着西北遥望。

    两者的目光在虚空中对视,仿佛两把利剑交锋,在精神世界中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嗡鸣。

    此时,黎明已至,星月隐没。

    一架正在快速行驶的马车内部,和善的中年妇女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摸一摸眼前似乎正在发呆的龙翼少女的肩膀,将她从沉思中拍醒。

    但还没等她用力拍下,希尔雅突然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她似乎还处于震惊之中,有些茫然无措的扫视了一眼周围。

    “什……么……”

    龙翼少女的思维仍处于不久之前,圣者法袍遗留下来的幻象中,她失魂落魄般喃喃道:“怎么会……怎么会是这样……这不可能……”

    来回重复着这么几句话,在中年妇女有些不安的视线中,希尔雅用黯淡无光的双眼注视着对方,然后仅仅的握住她的双手,用几乎是哀求的口气道:“不……这不是真的……”

    “我们不是背叛者,是吗?!”

    于此同时,天边闪过赤色的光点,并不耀眼的光芒却压过了黎明之辉,令星月失色。

    少女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她看见了,有庞然的存在携裹着无边的威压,带着一道青色的光芒,自远方急速飞驰而来。

    那是她之前所期待,如今却极端排斥的‘同类’身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