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燃钢之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愚蠢与疯狂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对于友人与同伴来说,乔修亚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问题或许有千百种不同的回答,但毫无疑问,这些答案都会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令人安心。

    无论是武器颇带怨念的嘟囔,还是领民带着些许畏惧的赞美,在那表面的抱怨背后,潜藏着的都是无以伦比的安心,乔修亚的存在就仿佛是一座高山,只要是存在,就不用忧愁风波的来临,他看似高高在上,但实际充满温情在摩尔达维亚,任何人都听不见半点对领主的风言风语,这并不仅仅是因为领主本身的实力,还有他的确没有任何黑点。

    作为朋友,战友,乔修亚的可靠无需多言,他崇尚秩序,坚守职责,不轻下承诺,但说出就必然做到,有这样的人并肩作战,的确是最为安心不过的事了。

    那么,对于敌人而言,乔修亚又是怎样的存在?

    只有一个答案:怪物。

    顽强的挺直自己的身躯,海尔姆没有后退,也没有蜷缩,它仰头看向高天上毫发无损的钢铁巨人,身体上闪烁着仿佛符文一般的光之线条。

    还能有什么其他的答案?任何站在战士对面的存在,都会沉默的同意这一回答:近乎不可摧毁的钢铁之躯,匪夷所思的移山怪力,堪比不死魔物的再生速度,足以摧毁城市山岳的常态攻击……即便是远程战斗,乔修亚也能使用拳风,核融火焰等手段进行攻击,而和他进行近距离互攻更不用说了,这是最坏的一个选择。

    不谈其他,就说最近一个和他近身战斗的存在,萨鲁卡。恶魔大君并非是弱者,精通各种变化的虫魔拥有令所有人感到棘手的多变形态和不同的战斗风格,但就算是它,在选择与乔修亚近距离硬碰硬也只能被彻底碾压,甚至毫无还手之力现在萨鲁卡被点燃的身体还在朝着血月深渊看不见尽头的世界底部坠落,仅仅是一次交手,它浑身骨骼都被抱碎,身体也彻底扭曲变形。

    但是,乔修亚真的就是无敌的吗?海尔姆并不这么认为,大蛇眼魔非常确信这一点,即便它的战斗风格和攻击手段从头到尾都被战士所克制,但它也不觉得钢铁巨人已经天下无敌。

    乔修亚有着弱点,也是可以被摧毁的,黑龙王刻阿诺的攻击能够起到效果便是明证,萨鲁卡的突袭也能破开一层铠甲,钢铁巨人虽然看似坚不可摧,但实际上仍然能够被破坏,他和龙王的互攻把自己和对方拆的七零八落,这已经暴露出了他躯体构造的种种脆弱之处,海尔姆已经将它们彻底记下。

    但是它不够强。

    钢铁巨人在短距离范围内反应灵敏迅捷,但中长距离会因为自重太过庞大而难以闪躲,光速传递的引力的波动也令他很难突袭,之前萨鲁卡的攻击乔修亚并非是故意接下反击,而是他的确无法闪开,所以才进行防守反击……在单纯的速度方面,巨人的确有着弱项。

    但是恶魔不够强。

    战士目前看来,似乎并没有针对特殊类别攻击的抗性,他对于通常的能量和物理攻击的确有着无以伦比的适应性,但对于特殊的封印,诅咒和精神系打击是否也同样如此?想要击败这样一个战场上无敌的巨神,或许无需正面对敌,只需要撤退回到深渊,筹划一次大型的灵魂献祭诅咒就能削弱对方,让他难以上场战斗。

    但是海尔姆不够强。

    是的,不够强。

    海尔姆看出了乔修亚躯体中的脆弱结构,它分析出了战士不够敏捷,它猜测钢铁巨人对某些特殊的攻击并没有抗性……但那又怎么样?它压根无法利用这些显而易见的缺陷!巨蛇焦虑的咬合利齿,相比起单对单的强者战斗,海尔姆更擅长以一己之力镇压整个世界,它的攻击足以将半个大陆陷入焦土,但对某些强者却毫无用处,它看穿一切,但无法攻击对方的弱点,无法利用对方的缺陷,甚至没有机会尝试从敌人的薄弱处进攻因为战士正与它面对面,海尔姆毫无机会。

    高空之上,乔修亚已经大致散热完毕,他开始朝着巨蛇走来,速度并不快,但压迫力却媲美整个天穹化作沧海压下。他正在前进,无人可以阻止。

    炽热的狂风来回拍打着巨蛇的躯体,令恶魔大君体表闪动的能量纹路嗡嗡作响,海尔姆注视着乔修亚在焰光中行走,它体表一双双闭合的蛇瞳开始逐渐睁开,每一只蛇瞳中都开始闪烁着不同的光黯淡的,明亮的,炙热的,冰冷的,带着勃勃生机的,充满无明死寂的……千百万中不同的光开始巨蛇的周身涌动,让它仿佛成为了光的聚合体

    “吾王深渊之主歌利亚。”

    海尔姆用古老的恶魔语低念,从巨蛇喉中喷吐而出的高热气体点燃了周围的大气,滚滚热流在四周回荡。

    “我无惧战斗生死,不畏苦痛折磨,我愿为吾族奔波效力,永无宁日,即便是沉沦永劫也在所不惜我只恐惧一件事:吾族的希望断绝我手,再无未来可言。”

    海尔姆回想起当初自己被歌利亚所击败时的景象,它被对方干脆利落的击败,但却并没有按照过往恶魔战争的惯例那样被杀死,而是被留下一命。那时还不是魔王的贪食大魔甚至没有看一眼这头手下败将一眼,但它说的话却并没有让眼魔恼羞成怒,反而让它心甘情愿的成为了对方的下属。

    “第六深渊太小了,海尔姆,我要征服其他世界,从它们的手中夺取我要的一切,无论是火焰,灵魂还是复苏第六深渊的希望,我都不会放过。”

    “留你一命,并非是我仁慈,世界千千万万,我不可能每次都亲自出手,我需要一个替我冲锋陷阵的手下,而你正好合适。”

    昔日的恶魔之王将巨蛇的头踏入泥土,它踩着海尔姆的头如此说道,歌利亚语气恶劣,一举一动都显露出对海尔姆的轻视,但这都是恶魔战斗中胜者对败者理所当然的权利,但那一句希望,却令正在泥土中等待死亡的海尔姆微微愣神。

    希望?多么美好,多么匪夷所思的东西,恶魔什么时候需要过这玩意,又什么时候能拥有这玩意?这个愚蠢的恶魔战胜了自己不错,但它真的觉得自己能复苏深渊?太愚蠢,也太疯狂了。

    嘿,有趣的家伙。

    天空之上,乔修亚仍在不紧不慢的走着,能够看见钢铁巨人的关节处仍然有些发红,海尔姆的星之炽虽然没有对战士造成明显的损伤,但的确能迟缓他的行动,恶魔大君发现了这一点,但它却仍然找不到任何战胜对方的可能。

    是的,它毫无机会,根据推算,它连亿分之一的获胜机会都没有,与其期待它单打独斗战胜这钢铁巨人,不如期待黑龙王死而复生,萨鲁卡伤势痊愈,他们三人联手围攻还差不多。

    但是,并非是任何事情都需要有‘有机会’才可以去行动的。

    乔修亚行走的速度越来越快,星之炽对他造成的影响愈发微弱,而海尔姆浑身上下的光芒也愈发明亮,千百种不同类别,不同属性,不同特质的能量在巨蛇的身上汇聚,它忽然将自己盘旋成一个巨大的圆环恶魔大君放弃了自己蛇一般的肉体形态,而是彻底将自身的传奇之躯化作了一个单纯的圆环状能量结构,无数不同颜色的光点开始在这圆环能量结构中移动,它们的速度不停的加快,数秒后,它们就化作了一条条飞速旋转的光流,让海尔姆成为了一条明暗不定的能量圆环,空间被这圆环震碎,世界的碎片在它周围震荡落下,如同散碎的多彩水晶。

    已经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

    下一瞬,海尔姆所化的光流猛地腾空而起,在乔修亚惊讶的眼神中朝着他扑去,它已经化身为光,是纯粹的能量聚合体,它的速度就是光的速度,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挡住它。

    即便是必败之战,海尔姆仍要主动出手,争夺几乎为零的胜机。

    这才是恶魔的‘愚蠢’和‘疯狂’。

    恶魔大君化身而成的光环急速旋转,以光速前进,它闪耀着刺眼的光芒,照亮了半个血月深渊,无数种颜色在此时融聚为白,但这白却并非是纯净温暖的白,而是炽热混沌,无法言喻的白,它扑向乔修亚,似乎想要正面撞击。

    它就快要成功了,一切发生在16.67微秒间,这是光跨越五公里,也即是海尔姆与乔修亚距离的时间,这样短的时间中不可能有任何生物能够反应过来,这是必中的一击。

    但四只手伸出,银色的光辉温和的闪动,一层无形的屏障挡在了突进的光环与乔修亚之间。

    光芒大作,整个血月深渊似乎都被照亮,一时间,血月释放出的光芒都被遮蔽,但海尔姆却并没有为这一幕震撼,它还没有反应过来它被挡住了。

    战士注视着眼前的海尔姆化身而成的光环,时间太过短暂,他没看明白对方究竟打算做什么,但能让一位传奇强者放弃自身的形态才能展开攻击绝对不能轻视,所以乔修亚用最慎重的防御抵挡对方,钢之力凝聚为无数表面绝对光滑的晶体,无论任何光芒,任何能量进入这种晶体构成的云雾状屏障中都会被折射偏移,完全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而他之所以能反应过来,并非是战士的反应速度超越了光速,而是他早有准备在切磋中败于教皇伊格尔后,乔修亚便一直思考如何对抗这位光的化身,虽然至今为止他还没想出来怎么对阵能够改变光速这种匪夷所思的能力,但其他普通的攻击他却全部想到了相应的对策,海尔姆的星之炽也恰好就在其中,而这化身光环的冲击也不例外。

    在对方化身光环的瞬间,乔修亚便不假思索的直接架起了防御,这不是本能,而是丰富经验得到的预判答案,而恶魔大君的一举一动都被他察觉看破,正如现在这样。

    “有魄力。”

    低声赞叹一句,为了勇气,乔修亚并没有任何废话的打算,银色的焰光在他手臂处亮起,并不断的加速,形成一条恐怖的链锯光流,战士欣赏海尔姆果断的出击,但他并没有打算理解对方的意图,乔修亚凝聚着钢之力和足以破碎山岳的质量波,他要直接斩断恶魔大君仍在不断加速的光流躯体,将对方的一切希望与可能都彻底断绝。

    但突然,黑暗寂静的深渊底层,有黯淡的星亮起。

    血月深渊是毁灭的世界,在它没有毁灭之前,整个大陆都漂浮在空中,即便是脱落的岩石也会漂浮在天上,然后被其他岛屿吸收,一座又一座空岛上繁衍着千百种与众不同的种族与文明,但无论是什么种族什么文明,都对世界底层抱有极大的敬畏。

    它们说那是万物归亡的尽头,它们说那是黑暗无底的深渊,无人前往过那,无人知道它究竟有没有尽头但是现在,一颗黯淡的星自深渊中急速升起,它垂直上升,带着灰色的光柱,这光柱贯穿了所有黑暗,将漆黑黯淡的世界染上了一丝色彩,它仿佛一柄锋锐无比的利剑,散发着无可比拟的气势,在这刹那,即便是乔修亚也不禁稍稍分神,而海尔姆却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进攻,做不到是其一,它其实也被那光点吸引了注意力。

    下一瞬,他们都知道了那光点是什么。

    那是恶魔萨鲁卡,虫魔大君。

    “嘶啊啊啊!!”

    急速上升着,口中发出非人的怒吼,萨鲁卡的躯体已经大致再生完毕,它转换成了另一种体型流畅的生物形态,此时正急速朝着天空的上方飞去,声音被甩在它的身后,空气燃烧迸发雷霆,它深受重伤,但却并非无一战之力,虫魔迫切的渴望返回战场。

    ‘星’急速放大,它撞上了乔修亚并非是战士无法反应,此时他正与海尔姆全力角力,又怎能分出力量去应对萨鲁卡?这一切都发生在千分之一秒间,只能看见,不断旋转的光流终于破开乔修亚的屏障,撞上了对方的胸膛,而直击战士背后的虫魔大君也异变成宛如章鱼一般的怪异形态,牢牢紧缚着钢铁巨人的四支手臂,不让他展开反击。

    十万分之一秒后。

    一颗超新星在血月深渊的中心亮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