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敌战斗力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2章 屠伦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静!

    这一刻,当屠伦的这一句话落下,整个洪哥酒吧,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就连空间牢笼内的肥哥,也都停了下了扬起的手臂,一双杀机四溢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屠伦。

    “先生,你开玩笑了吧?”

    服务员的面色阴冷,眼眸深处,狞色闪烁。

    洪爷,这间酒吧的主人,他要喝洪爷之血,这简直就是在挑衅整个洪爷酒吧。

    滚滚杀机笼罩而来,只是,屠伦却熟视无睹,仿若入无人之地一般。

    “开玩笑吗?那现在了!”

    就在森然的话语落下的那一霎那,屠伦动了!

    他向前跨出的一步,陡然加速,如鬼魅一般的身影,快到了极致,仿若闪电一般。

    嗯?

    就在众人愣神之际,一个闪现,下一秒再次出现的屠伦,已然掠进了空间牢笼之内。

    仅留下一道模糊的残影,让众人错愕,而他的那一双铁拳,挥砸的目标,赫然正是那名肥哥!

    “不!”

    那人想反抗,只是已经晚了,一气呵成的屠伦,实在是太快了!

    噗嗤!

    一道破裂之声陡然响彻而起,紧接着,就是一缕猩红的鲜血飙溅开来。

    “是我出现幻觉了吗?”

    感受最为深切的桑鸣猛然一愣,就在刚刚,他仿佛听到了黑殿将领屠伦将军的声音。

    这让他不敢相信!

    可是,此刻,那一抹抹迸溅在他脸颊上,滚滚炙热的鲜血,却又是如此的真实。

    难道真是的?

    当下,他疑惑的睁开了眼睛,而眼前的这一幕,瞬间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肥哥整个人依旧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他高举的手臂还未来得及落下,只是,他头上的那一颗头颅,却已经消失不见。

    只有那漫天的脑浆散落而下,肥哥的整颗脑袋,被人给生生的打爆,打裂!

    就犹如一颗爆裂的西瓜一般,稀碎无比!

    这!

    这电石火光间,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惊呆了,他们想要出手阻止,可是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那位肥哥至死的那一霎那,才算是真正的看清楚,那突然袭来之人,是如何出手的!

    噗通!

    此刻,生命气息迅速溃散的肥哥,那具无头尸体,狠狠的栽落在地。

    直到这时,众人才算是真正的反应过来。

    肥哥当场毙命!

    而那位要喝洪爷之血的年轻人,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有备而来,为杀戮而来!

    他,身穿一身黑衣,眼神冰冷至及,暴虐嗜血,这让他们的心脏,尽数狠狠的一颤。

    不知为何,他们甚至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一种死亡的危机,已经将他们全部笼罩在内。

    错觉,这一定是错觉,就算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眼神,也绝不可能有那么可怕的!

    哗啦啦!

    死寂也仅仅持续了霎那,瞬间之后,整个酒吧彻底喧嚣成一片,每一个虫族武者,顿时都怒不可揭。

    “混蛋,小子,你到底是谁!”

    “胆大包天,竟然敢杀我虫族之人,小杂种,你完蛋了!”

    “”

    战台之下,一名名刚刚还在看热闹的虫族族人,顿时间,一个个杀机四溢!

    这段是间内,自从虫族强势制霸宇宙之后,只有他们虫族人,灭杀他族之人,从来没有其它种族的人,敢灭杀虫族之人!

    任何种族,任何人都不行,谁惹,谁死,而屠伦,刚刚亲手制造的血腥一幕,这让众人如何不怒?

    疯狂的喝骂声,响彻不绝!

    但是这一刻,只有桑鸣充耳不闻,他布满血渍的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屠伦。

    那种神色,闪烁着浓浓的难以置信。

    “屠伦将军,我我竟然看到了已经战死的屠伦将军了,这,是幻觉吗?”

    此刻,他甚至分辨不清楚,眼前的这一切到底是真实还是幻觉,真实到他不敢相信。

    与机族的那一战,屠伦将军当场战死,这在当时,是他们整个黑殿弟子,都公认的事实!

    可是现在,对方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他的眼前,气息强悍,杀意迸溅,是如此的真实。

    屠伦将军?

    屠伦!

    只是,当桑鸣梦呓一般的话语传来,整个酒吧的喧嚣之声,瞬间戛然而止。

    一个个虫族族人,瞳孔骤缩。

    屠伦,这个令人忌惮的凶名,他们不但听到过,而且还专门看过对方的视频。

    他是黑殿大军的最高将领,血腥,残暴,是一个专为杀戮而生的真正狠人!

    “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所有虫族族人,尽数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屠伦,一个个脸庞上,泛着浓浓的忌惮和不可思议。

    不过,更有一些凶残的存在,狂喜至及。

    “大家不要怕,就算他是屠伦,那又能怎样,现在,是我们虫族的宇宙,而他只有一人。”

    “我们现在就杀了他,向族长领赏,前程似锦!”

    这一道暴喝,让刚刚还有些胆寒的众人,顿时浑身一震,一个个眼眸之中充斥着浓浓的贪婪。

    没错!

    这里,是他们的大本营,整个酒吧之内众人相加,足足有数百人之多!

    而且还有酒吧的主人洪爷还未现身,如此狂暴的势力,对付一个黑殿的余孽,何惧之有!

    “哈哈哈,机缘!”

    “黑殿最高降临屠伦再次现身,这是白白赏赐给我们的泼天富贵!”

    “他昔日的手下,几乎被全部杀光,今日,我们就合力取下他的头颅!”

    这一句句话,彻底点燃了酒吧众人的杀意,一瞬间,酒吧之内的所有虫族族人,一个个战刀出鞘,杀机四溢!

    取下头颅?

    当听到这句话后,屠伦整个人向前一步,他的面色阴寒到了极点,森然一笑。

    “好,很好!”

    “本来还想着明日再动手,竟然你们这么着急送死,我不介意先送你们一程!”

    屠伦怒了!

    此刻,为了兄弟的性命,他不能隐忍,必须挺身杀出,他的杀意,沸腾到了极点。

    唰!

    当下,他手掌一抖,顿时,一根根寒芒闪烁的骨刺,密密麻麻的闪现而出。

    眨眼之间,足足有近百根骨刺,乌压压的浮现在屠伦的身前,而他本人,此刻看起来,却是有些虚幻起来。

    蛆甲虫凝练而成的骨刺,锋利至及,无物不破,他早已掌控自如,可以随时调控!

    以骨为器?

    这一幕,让得众人尽数一呆,紧接着,疯狂的爆笑起来。

    “哈哈哈,这就是黑殿的最高将领?是不是傻了,我们还没有动手,你就这样自虐?”

    “你的骨刺再厉害又能怎样,我们有足足数百人,一人对付你一根骨刺,还不是绰绰有余!”

    “”

    所有的虫族族人,疯狂大笑,在他们眼里,屠伦这招就是在分散战力,无疑是就是在找死。

    哗啦!

    而就在他们白痴一般的目光中,一根根骨刺,向着台下疯狂的席卷而出。

    咻!

    被屠伦操控的第一根骨刺,率先对着一名叫嚣最欢的虫族族人,呼啸而出。

    这一幕,让得那名虫族族人,微微一愣,紧接着面色一变,狞笑一声。

    “一根骨刺而已,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这名虫族族人,当下铁拳一挥,对这袭来的这根骨刺,狠狠的砸去。

    只是,就在这时,这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咻!

    只见,这根短小精悍的骨刺,瞬间迎着那道铁拳,不闪不避的攻击过去。

    骨刺一抖,仿佛是一个开足马力的电钻钻头一般,疯狂的钻动开来。

    啊啊啊!

    一道道凄厉至极的惨叫,骤然响彻而起。

    所有人骇然欲绝的看到,这名虫族族人的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被钻的千疮百孔。

    紧接着,拳头之后是小臂消失,再然后就是肩膀消失,肩肘骨消息。

    这一连串的关节部位,全部都化为一抹抹极为细小的粉末!

    快,狠!

    这一切,快到了极点,狠到了极致!

    前前后后,仅仅只是一呼一吸之间,那名虫族族人,便仿佛被飓风撕裂一般,瞬间消失!

    仅留下一滩猩红的鲜血,洒落在地,以及飘荡而下,覆盖在鲜血上面的一层肉沫。

    而那根不起眼的骨刺,却依旧悬浮半空,静静而立。

    轰!

    这一幕,让所有虫族族人都懵了。

    一根小小的骨刺,短短呼吸之间,便生生的以极其残忍的方式,灭杀掉一名虫族武者。

    这怎么可能!酒吧之内的所有人,一个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咻咻咻!

    就在这时,屠伦身前的一道道骨刺,仿佛万箭齐发一般,向着人群之中,疯狂的飞去。

    它们犹如虎入羊群,寒芒闪烁间,在那些虫族豪强的身上,疯狂的肆虐不断。

    啊啊啊!

    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伴随着惊怒声,在酒吧之内,此起彼伏的响彻不绝。

    “这骨刺,怎么可能这么锋利,破都不破开!”

    “该死,它竟然把我的大腿钻开了,混蛋!”

    “玛的,我为什么轰不碎它,不就是一根骨头吗,为什么!”

    这一刻,整个酒吧的第一层,彻底的狂暴起来,浓郁的血腥之气,弥漫不断。

    一根根骨刺,暴虐至虫族族人的身上,他们锋利至及,每一击都会深入血肉。

    更为恐怖的是,这些被屠伦意念控制的骨刺,飞掠的速度快到了极点。

    短短的一呼一息之间,便足可以毁掉一名虫族武者,让他们化作粉末。

    就算是一些虫族族人,主动割断手臂,大腿,那根骨刺依旧会调转方向,再次袭去。

    轰不灭,杀不死,斩不断,如同一条条附骨之疽一般,根本就是甩不掉!

    血腥的肆虐,不死不休!

    虫族族人,这一刻几乎快要疯掉了,他们一个个的脸庞上,都是惊恐欲绝。

    五个!

    十个!

    二十个!

    五十个!

    虫族族人,一个个被灭掉,一摊摊猩红的血水,残留在地,一抹抹肉沫,洒落而下。

    凄厉的惨叫声,仍旧在继续轰鸣的音乐声,混合起来,仿佛是一场死亡的狂欢。

    半分钟!

    短短的半分钟之内,刚刚还热闹的大厅之内,仅仅剩下几十名虫族族人。

    而且,死亡仍在持续中!

    那些死去之人,就连一具完整的尸体也没有留下,碎渣残血,残留一地。

    还有那一摊摊猩红至及的血渍,将整个酒吧大厅,汇聚成了一片血河。

    森然,恐怖。

    那狂暴的酒吧音乐,更像是演奏的亡魂曲,让人不寒而栗。

    咕噜!

    这一刻,刚刚的那名服务员彻底懵了,脸色惨白如纸的他,几乎快要被吓尿。

    他瘫倒在地,连滚带爬的向后退去,一个转身,四肢并用的向着酒吧的二楼,用尽全力爬去。

    那里,这间酒吧的真正主人,洪爷正在欣赏着几名身材火爆女子的热舞。

    只不过,向来不爱被打扰到的洪爷,所处的房间隔音效果也是极好,根本就听不见下方的道道惨叫。

    二楼,热舞依旧,一楼,血流成河,仅仅一个楼层之隔,反差却是如此明显。

    诡异,讽刺!

    哗啦!

    紧闭的大门,被那服务员猛然撞开。

    “洪洪爷!”

    “不好了黑殿屠伦来了!”

    “废物!”

    “一个屠伦慌什么慌!”

    顺手扒开身旁的两名女子,洪爷一脸不爽的怒斥着趴在地上的服务员。

    “”

    顷刻之间。

    哒哒哒!

    一道道沉闷的脚步声,从二楼响彻起来,只见那个房间之内,一个个精悍的身影,紧随其后。

    紧接着,一名体形壮硕的虫子,带着呼啦啦一群手下,急步从二楼走了下来。

    强悍!

    这群人刚刚下来,顿时一股滔天的煞气,弥漫而出,将整个酒吧笼罩在内。

    为首的洪爷,是一名星荒强者。

    他的每一步落下,都暗含杀意,让众人心脏狂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裂而亡。

    在他的旁边,是一名凶煞的虫族强者,他,正是被屠伦灭杀的肥哥的兄长!

    闻着浓烈的血腥之气,看着满地的滚滚鲜血,以及战台上的无头尸体肥哥后,他的面色狂变!

    一股股杀机,冲天而起。

    “小子,这些都是你干的?你这是在找死!”

    额头青筋狂跳的他,做梦没有想到,洪爷酒吧也有遭到血洗的一日。

    不及如此,这个凶手竟然不跑,而是大摇大摆的站在这里,这,纯粹就是找死!

    听到这话,屠伦整个人随意的瘫了摊手,嘴角一翘,阴寒的面色森然毕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