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一百八十四章 狮子怒吼震王愉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庾悦咬了咬牙:“各位北府的将士,你们确实冲杀在一线,为国流血牺牲,这点,朝廷上也是知道的,但是,当时朝廷也按律法给了你们赏赐啊。刘公,你也知道,这律法嘛,不可能惠及到方方面面的,就象你们身为将帅,肯定比起普通的战士,出力要少,功劳要大吧,在军中是这样,那在朝中更是如此啦,你们的军械,粮草,都要靠世家的支持,一到大战,我们这些世家就要出粮出钱出人,不也是对国家的贡献嘛。总不能说,只有在一线拼杀的战士才有功,在后面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供应十几万大军军需的我等,就不配论功行赏吧。”

    刘裕哈哈一笑:“有意思,难道庾公是想说,我们北府将士,乃至大晋的军士,吃的不是国家的军粮,用的不是朝廷的军械盔甲,而是各位世家贵族的赏赐?我们不是大晋的将士,而是各位的私兵部曲家丁,您是这个意思吗?”

    王愉冷笑道:“刘裕,你现在确实大权在手,但可也别忘了你是怎么发家的,当年要不是谢家,要不是谢安谢相公…………”

    刘裕大声说话,如同平地打了个惊雷,震得王愉的耳膜直响,脸色惨白,剩下的话也生生地给吞了回去,只听到刘裕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王愉,你道我刘裕是什么?谢家的家将还是你王家的奴仆?我京口刘大,拳横腿霸,我报国投军,不靠任何人的恩赐,也不看任何人的脸色!”

    “休说是你与我毫无交情之人,就算是谢安谢相公,现在在这里,也不会跟我说半个家将,部曲之字。他在世的时候,对我一直是以礼相交,平等相待,谈不上我依附于他。反倒是我们从军报国,当兵作战,为国家打了胜仗,我等升了职,也成就了相公大人的千古美名,怎么能说是谁对谁单方面的恩赐?在你的眼里,也许一切比你地位低的人,都要依附于你,但在我们北府汉子的眼中,我们凭本事杀出来的功劳,哪需要别人来赐与?”

    王愉身为顶级贵族,这辈子何曾给这样当面羞辱过,气得浑身发抖,直指着刘裕:“你你你你,好你个刘寄奴,竟然…………”

    刘裕厉声吼道:“闭嘴,寄奴是你能叫的吗?我的兄弟可以叫我寄奴,我尊敬的长辈可以在我允许的情况下叫我寄奴,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这样叫我?当年在京口不怀好意地这样叫我的人,十个有七个给我打成了残废,你要不要去打听打听?从今以后,你再敢把这两个字说一遍,我会让你今后这辈子都说不出话来,要不要试试?”

    刘裕的话如火山爆发,透出惊人的威慑力,震得王愉脸色惨白,直接瘫坐回了坐榻之上,气喘吁吁,哪还敢再说话。

    刘毅勾了勾嘴角:“寄奴,别这样,各位世家贵族,毕竟是百年积累,先辈也对我大晋有过大功,有的事情,虽然不合理,但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桓玄未灭,我们还需要团结,总不能刚进京城就…………”

    刘裕摆了摆手:“希乐,不用劝我,这个道理,我明白,这也是我今天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团结,而不是为了仗势欺人。但是希乐有一句话说得好,时代变了,不是昔日世家可以主宰一切的时候了,就象刚才你们所说的那样,国有大难,草根义士不顾性质,抛家舍业从军报国,而要战斗的武器,吃的军粮,居然还要世家提供,这是正常的现象吗?”

    “若不是各大世家多年以各种理由,靠着自己制订的各种律法,占了最多的产业,土地,资源,人口,却是不交税赋,国家又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们说这些产业以前是你们的,要拿回去,这没问题,至少会让你们拿回去一大部分,但是有个前提,那就是以后所有的产业,都得依法纳税,合法经营,无论是这种地下黑市,还是各种合法抗税,都不能再有了。”

    “各位都是饱谈诗书之人,道理比我这个大老粗要明白,如果你们都不交税,那国家就弱,国弱则内乱生,外敌入,要是大晋亡了,你们又能保住自己的利益吗?上次桓玄来了,夺走了你们的一半产业,因为他得罪了我们北府军,我们不要命地赶走了他,可要是下次胡虏再来,你们还能指望谁再救自己一次?”

    这回连刘毅都忍不住喝彩道:“寄奴,说得好,深合我意。我也是这样想的,产业可以在分配给我们北府军的建义功臣之后,继续让各大世家经营一部分,但是必须要交税,不仅是营业收入要交税,而且爵位荫户这种事,以后也要重新立规矩了,不可能是京城的这二十多万各行各业的伙计,劳工,可以继续按你们世家高门的爵位来免税免赋了。我们以前京口汉子们怎么样交税,你们也得跟着照办才是。”

    庾悦沉声道:“若要我们交商税,交就交吧,可是这以爵荫户之法,是太祖元皇帝时就定的规矩,到现在已历百年,你要是让京城产业中的伙计也交税服役,那只怕他们一大半就会离开京城,回乡下种地了。”

    刘裕笑道:“可以啊,回乡下也得交税服役,避不了的,真要是走了,有的是想来京城讨生活的乡下农夫想来。比如京口,现在家家户户都想着要搬家入建康城呢,正好将士们的家属也需要在京城找些活计,放心,他们都没有偷税逃役的习惯,咱们京口人就这点好处,实在!”

    刘穆之笑着点头道:“正是,本来按照这次的建义功臣,肯定要给一大批义士以爵位,官职,就要搬进京口,他们的家人,搬进京城的也少则几千,多则上万户。这一下子来个几万人,生计又是个大问题,就算没这事,我也准备跟朝廷上表,要求对新入京的义士家人,予以照顾,让他们能在京城里找到营生呢。”

    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