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叛的大魔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四章 破碎世界(1)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曾经,我把中东地区的沉沦与撕裂,归结于2011年开始的“沙乌地之春”。然而独裁者被吊死,政权更迭之后,中东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好,在我眼前展现了一出荒谬的悖论,我因此而感到疑惑。

    现在,当我深入这一地区时,才发现,原因或许来自更早的一战,当时大英帝国和法兰西帝国大笔一挥,用“赛克斯-皮科协定”划定了现代中东版图。(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与法国签订的瓜分奥斯曼帝国亚洲部分的秘密协定。)

    这些“人工构建”的阿拉伯国家缺乏最根本的民族认同,内部错综复杂的部落、氏族、教派相互矛盾,这让每个国家都产生了大量的离心力。

    比如易垃克、叙力亚、力比亚都在此列。

    在试图主宰世界的盎格鲁·撒克逊列强们忙于内斗时,国内的矛盾在强有力的统治者维护下尚能掩盖。当某一个帝国终于跻身金字塔尖时,悲剧就开始了。

    苏联倒下之后,灯塔的光芒聚焦于盛产石油的中东。对于灯塔来说,石油是他们维护金融霸权的必要工具,为了达到长久控制中东的目的,他们必须让这片土地永久的陷入分裂与敌对。

    于是一次大战,上一代人们划下的线就成为一点即燃的火种。

    干这种事情,伪善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早已炉火纯青。

    1992年,在灯塔的支持下,易垃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成立,这是灯塔拆分易垃克的开端,也是中东世界破碎的开始。

    这才是关键的时间节点,比“沙乌地之春”要早很多。

    再后来,是2003年易垃克战争,由此,中东世界瓦解的进程才一发而不可收拾。灯塔挥舞着自由之枪,还有从苏联那里抢来的民主大棒,打倒了中东一个又一个政治强人,于是部族和教派的离心力加剧,痛苦的战争加剧了中东世界对西方的反感,极端宗教组织如野火燎原。

    他们看上去疯狂、好斗、无惧死亡。

    激起了全世界的反感。

    但是,

    对于没有未来可言的年轻人来说,除了拿起武器去死,别无选择。

    他们没有选择。

    没有。

    当这样的情绪继续堆积,2011年突尼斯小贩的一把火,终于烧遍中东世界。

    这个世界是碎裂的,我们眼中的都有自己眼中的那一小块。

    在南美,人们生产毒品,黑社会裹挟着底层民众与军阀、正府作对,凭借着那一点点微博的毒品供给上层世界,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在亚洲,人们生产着廉价的鞋子、玩具、家具,组装着电子产品,来满足上层世界的需要;在欧洲,有些地方变成了子宫,有些地方退化成了旅游胜地。

    而中东,和这个世界存在一道看不见的墙,墙外的人看这里都像是雾里看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像被剥掉故事性的白点或者符号而被人忽略。

    于是,只有人悼念“9·11”,没有人在意中东每天都有无数起“9·11”。

    在灯塔时代的背景下,在这片最富饶的土地上活着的人们都是白点,不配拥有故事。

    石油,是财富,也是诅咒。

    一百年前,帝国随意抛下的一只蝴蝶,引发了中东世界绵延数十年血腥的暴风雨。

    几百万人死亡,近亿人流离失所。

    然而,这一切,落在帝国的头上,只有一架飞机。成默】

    拉塔基亚是叙力亚第五大城市,还是叙力亚最大的港口,战争时期这里是各个势力争夺的战略要地,爆发了无数场战斗,在列强们签署了停战协议之后,这里被恩诺思控制,稍微恢复了一些秩序。

    起码在成默眼中那些锈迹斑驳的固定起重机还在运作,破破烂烂的货车也在有条不紊的进出,蚂蚁般的工人在其间穿梭。

    只不过港口挂着的不只是叙力亚旗帜,还有恩诺思旗帜,且进出口实际上都被恩诺思军队把持着。

    即便他和雅典娜已经换上了人皮面具,作为白人身份依旧很醒目,肯定会引来恩诺思军队的盘问,这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观察了一下周边的情形,这座港口完全不设防,成默便放弃了以正规途径入港,找奥梅罗船长要了四把手枪一些子弹,便和雅典娜从舷梯下了海,泅渡到了岸边。

    上了岸,成默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和雅典娜分别换了衣服,就从乱石滩上爬到了沿海公路。按道理,沿海公路总让人觉得风景宜人,适合自驾,但实际上这条公路不过是条坑坑洼洼的两车道柏油路,路面状况不好和过窄不说,两侧也没有什么心旷神怡的景观,一侧满眼是黄色的杂草,另一侧的大海在艳阳天都灰蒙蒙的,望过去实在叫人心情很难好起来。

    成默左顾右盼了一下,左边是海港的方向,右边是城镇的方向。极目远眺,左边还能看见一缕缕破烂货车抛下的黑色尾气。

    而向右,一辆车,一个人都看不见,就更不要说出租车了。

    即便成默心中有所准备,也没有想到过状况会如此糟糕。但眼下别无它法,只能先去拉塔基亚城,找到去大马士革的方法。

    很明显沿着这条公路就能走到城镇,成默便扭头对站在身后的雅典娜说道:“看样子只能走过去了。”

    雅典娜一个字不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实际上从房间里出来,成默和她说话,她就没有回应过,但都会依照他所说的那样做,

    成默心中叹息,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会懂得“责任”的意义,也许是谢旻韫给他带来的变化,也许是他真的打心里对雅典娜有些尊敬有些喜欢。于是他打算守住那么一点点底线。

    见雅典娜在等待他先走,成默觉得这也不是办法,起码得让两个人能够正常的沟通。于是他低声说道:“对于想要利用你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我当时听到我妻子的死与拿破仑七世有关,一时之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是自从他发烧加过度疲劳晕倒以后,第一次试图和雅典娜和解,可雅典娜还是无言的与他对视,没有开口的意思。他也不知道雅典娜有没有在收集自己的脑电波,但他也不敢退缩,诚恳的心无旁骛的与雅典娜对视,让自己尽量什么也不去想,不让她能窥探到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成默第头一次觉得说谎也是件那么难的事情,明明知道对方在意的是什么,想要听的是什么,自己却必须言不由衷。

    “想利用我?”

    见雅典娜开口,成默才明白雅典娜并没有真要和他赌气,才不理会他的意思,更像是打算冷漠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的意思,没必要就不和他交谈。原本成默应该期待这样的结果,可心里总有些难以言喻的失落。他勉强自我解嘲的笑了下,“当时我是想利用你故意激拿破仑七世生气,人只要生气多少都会露出破绽,他又猜不到我能凭借本体获得能量,只要你也愿意帮助我,我一定有机会杀他”

    “这没什么好道歉的,伙伴本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雅典娜冷漠的说。

    成默内心有些酸涩,表面上却若无其事的说:“不,我觉得伙伴之间不该这样,所以我才向你道歉,更何况我也没有什么可供你利用的价值。”

    “海德拉那条蠢笨的沧海龙也没什么利用价值,能偶尔打发无聊就行。”

    “你杀死那条沧海龙,是因为”成默顿了一下,说了句“算了”转身向前走,他知道雅典娜杀死那条名叫“海德拉”的沧海龙,不是因为它没有咬死自己,而是因为她不能带走它,又不想抛下它。

    雅典娜没有追问的意思,默默的跟在成默向前走。

    路上安静的出奇,只有海风和他们的脚步声。虽然还只是初春,午间的阳光却很是透亮,沿路没有绿植,只有枯黄的野草。更没有什么人类活动的痕迹,只有远处有一些废弃的户外工程和破损的房屋潜伏在杂草丛中。在靠近城市的时候,除了一些被烧成了骨架的汽车,成默还看见了一具半腐烂的骆驼尸体,个头巨大的苍蝇在上面饱餐。

    沙黄色的土地和不远处沉寂荒芜的城市废墟组成了一副文明陨落后的废土景象。

    此时回忆,港口之内的生机完全仿佛一种虚假的表象,战争在这座城市造成的伤口远没有愈合。

    成默低头看了眼雅典娜的影子,她没有穿能够改变身形的脂肪衣,阳光将她的身线描绘的很是蜿蜒。他回想起她在椅子上画下的那零落的线条,此际,就品尝到了一种简单而隐约的意蕴,像是一首三行诗。

    这叫成默觉得如果能和雅典娜生存在末日,也不是件不能接受的事情。

    城市依海而建,顺着泊油路向前走,海边也有房屋逐渐耸立,路边也多了人行道。可能是因为人烟稀少的缘故,那种令人有些窒息和惶恐的压抑感并没有好起来,远观的时候拉塔基亚还有城市的模样,走进一看却更惨,满目疮痍,没有一栋建筑是完好无损的模样,有些建筑整面墙壁都布满了弹孔;有些被炸弹炸的塌陷了一块,甚至还能看见喀秋莎火箭弹,一半轰入了半截已毁的墙壁里;也极少看见玻璃,窗户要么是空着的,要么就是贴着塑料袋。

    整座城市洋溢着一股废墟的土灰色,绝望感笼罩着这座城市。

    成默停住脚步向前看,路边原本应该是有不少店铺的,但如今只有一两家开了门,店铺里面黑洞洞的,连电灯都没有开。成默看到有家店铺门口有个面无表情的店主坐在门口,正无所事事的晒着太阳。犹疑了一下,还是和雅典娜走了过去用沙乌地语给对方打了个招呼。

    躺在木椅上的是一个老人,他皮肤泛着僵尸般陈腐的黑色,头发花白,面部的皱纹像是刀刻般深邃,握着椅把的右手还断了两根指头,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面对成默刻意的热情,他毫无反应,只是翻动了一下眼珠,冷冰冰的注视着遮住了他阳光的成默。

    成默也不知道自己对方不理会的原因是自己的口音问题,还是叙力亚沙乌地语和沙乌地官方语言相差太大的缘故。总之这一刻他阅读表情能力完全失效,就像面对一个死人。他想自己应该买点东西,兴许对方就愿意说话了。

    当即成默便凝神朝店里望去,里面干净异常,干净到十分窘迫,除了一个黑色的木头货架,以及摆在里面的几叠丝巾,空洞的完全不像是个店铺。丝巾的样式也全都一样,颜色也算不上艳丽,以素色为主,成默猜那大概是圣罗兰教妇女用的盖头。

    成默想不出谁会光顾这样的商店,但眼下也不是真要买什么东西,他从口袋掏出了一张十块的欧元,连笔带划的示意要买条头巾。

    然而对方只是稍稍起身抬头看了眼成默手中的欧元,就直接摇了摇头,轻声嘀咕了一句像是沙乌地语的话。成默没能听懂是什么,却也知道欧元貌似在这里不好使。

    成默无奈,只能对雅典娜说道:“我们去市中心看看,至少得找到一个能沟通的人。”对于这样不需要回答的话,雅典娜仍选择了不回答。

    成默打算习惯如此,便继续向前走。拉塔基亚城市不大,一共也就是十几二十万人,放在华夏最多也就是个县,因此两人很快就走到市中心。虽然周遭的建筑还是一派被轰炸过后的破烂模样,但人逐渐还是多了起来。

    不过人多并没有给成默带来好的感觉,他能明显的感觉在他们经过时候,所有人的动作都变慢了,全都在注视着他们,像在围观不善的闯入者,视线里带着一种冷漠的仇恨。

    这眼神让向来不懂害怕为何物的成默,都觉得头皮发麻。他加快了步伐,沿路找了好几家店铺,从卖香皂的,到卖骆驼奶的,竟没有一家店铺收欧元,也没有一个人懂他说的沙乌地语,甚至没有人愿意多和他沟通,没当他说英文时,对方就接连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态度。成默心想也许自己不戴人皮面具,不装成白人会好的多,可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继续问下去。

    当他和雅典娜走到一家卖烤羊排的地方,阵阵烧烤的油烟香味满布整条大街,雅典娜看了看栓在门口几只羊羔,又看了看长条炉上的冒着油的羊排,拉住了成默的手臂,低声说道:“我饿了。”

    成默感觉到自己智商受到了极大的挑战,简直比做到“数学猜想”还要困难,可他怎么能够连雅典娜这点小小的的愿望都不满足,便走了上去,再次掏出了欧元对着满眼警惕的店家挥舞了两下,用沙乌地语询问能不能用。

    对方接都没有接过来瞧一眼,立刻摇头。

    成默回头看了眼雅典娜,只见她盯着羊排,哪里忍心让她失望,便想身上有没有什么能够拿出来交换的东西,枪肯定是不行,说不定掏出来就会被人误会,先被人家打成筛子。两个强大的可以跟神将单挑的天选者,为了几串羊排,被干死,那可是太滑稽了。

    至于雅典娜的黑色屏蔽匣里,也就只有“乌洛波洛斯”值钱,总不能拿价值十亿美金的玩意去换羊排吧?成默想来想去,也就身上的古驰外套还值点钱,刚才曾经路过一个卖二手衣服的小摊贩,全都是些破到不行的衣服,便觉得自己的外套好歹应该换个几千叙力亚里拉。

    “我们先去弄点钱。”成默拉着雅典娜往回走。

    “去抢吗?好像没看见银行。”雅典娜说。

    成默摇了摇头,“不说有没有银行,在这里抢钱不是找死吗?”

    “那怎么办?”顿了一下,雅典娜问,“乌洛波洛斯能换钱吗?”

    “没必要。相信我,我有办法的”

    “oh。”

    这次雅典娜没让对话戛然而止,成默的心情又愉悦了一下,他克制着把手从雅典娜的手腕移动到手上的冲动,松开了雅典娜手。两个人穿过破败城市的荒芜街道,来到了刚才经过的二手衣店,上面摆的多是一些廉价的T恤,还有女人专用的匈衣。

    说是二手店,实际就是个摆在马路牙子上的摊子。成默扫了一眼,T恤那边摆着的纸牌子上写着“50”里拉,而匈衣这边写的是“150”里拉,刚才羊排是“250”里拉一串。他不大记得叙力亚里拉和欧元或者华夏币的汇率,但大致能估算出,一百里拉最多相当于华夏币一块钱,自己一两千欧元的外套,再怎么说也得值个几十万里拉才对。

    成默也没什么尴尬的,径直脱掉了外套,递给了摊子后面的老头,比划着问收不收。

    戴着碎裂眼镜的老头,接过了衣服,认真查看了一番,比出了一根指头。

    成默心想:“一万就一万吧!等下找到地方换钱了再把衣服买回来。”于是他点了点头。

    老头将衣服小心翼翼的收在了背后的柜子里,抖着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千面值的里拉递给了成默。

    成默有点懵,连忙摆手,指了指一千叙力亚里拉对着老头比出了十根手指头。

    老头什么也不说,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雅典娜对汇率这些根本不清楚,也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呆呆的看着。

    一件价值几千欧的衣服,一欧元就卖掉了,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成默才不愿意当这个傻子,把一千里拉推了回去,示意老头把衣服还他,可老头也不干,一副吃定了成默强卖强买的脸孔。

    成默也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哭笑不得。随着争执的继续,逐渐有叙力亚人围了上来,小孩好奇的偷看他和雅典娜,那些大人则虎视眈眈不怀好意的逼视着他们。成默只得作罢,收起一千里拉,拉着雅典娜转身离开。

    重新回到了羊排店,成默拿一千里拉给雅典娜买了四串羊排,看着她在街边吃。很快雅典娜就把羊排吃了个干净,成默也不介意雅典娜问都不问自己吃不吃,温柔的抬手准备给她擦嘴,最后还是强压下了冲动,只是把纸巾递给了雅典娜。

    “等下换了钱,给你吃够。”成默注视着意犹未尽的雅典娜低声说。

    雅典娜点头。

    二月份的拉塔基亚虽然阳光充足,但气温算不上特别高,身上只剩下一件卫衣,冷风袭来还是有点冷,成默忍不住打了寒颤,浑身一个激灵。

    成默双手抱胸,抽了口凉气说道:“可惜我没买过低等级的热力技能”

    雅典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没能量了,那天回来用完了我所有的能量,后面一直没办法补充上”

    成默连忙说道:“我不是要你抱我的意思。”

    “哦。”

    “先走,得找到换钱的地方,要不然今天晚上我们就得露宿街头了。”

    两个人并肩向前走,不再是一前一后。

    “怎么会截取不了能量呢?”成默低声问。

    “我一个人怎么弄,体内都没有肾上腺素、多巴胺和五羟色胺分泌,具体是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成默沉思了一下问:“那里试过直接注射药物没有?”

    “有试过直接注射肾上腺素,几乎没有作用。我想也许可以试看看抗抑郁的药物,不过船上并没有。”

    就在成默说“买到了药试看看”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气喘吁吁的英文呼喊。

    “先生,先生”

    成默回头,就看见一个瘦弱的小男生踩着自行车沿着马路朝他们追了上来。成默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了那个小男生,他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身高不到一米七,比成默还矮不少,但长得颇为英俊,一头浓密的褐色卷发,鼻子挺翘,眼睛的颜色也很漂亮,是一种很亮的浅褐色,最关键的是眼睛不仅大眼神还十分灵动,不像刚才成默在街上看见的那些人,都死气沉沉的。穿的衣服也还算干净整洁,只是衣服和裤子的膝盖处打了厚厚的补丁。

    小男生跳下了自行车,跑了几步走到成默和雅典娜面前,急匆匆对成默说道:“我想您需要我的帮助,先生”说完他又接连喘息了好久,呼吸才逐渐平稳了下来。他英语算不上流利,有些磕磕碰碰,但能够听懂。

    成默虚了一下眼睛问:“你打算怎么帮助我?”

    “那就看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了,说实话,你们白人想要在这里获得帮助是很困难的,没几个人懂英语,懂英语的人全跑了,那些恩诺思人也从来不来镇上。”

    成默一直在留意小男孩的表情,判断他没有撒谎,于是问道:“我想要用欧元换些叙力亚里拉,还想从这里去大马士革”

    “换欧元得去黑市换,至于去大马士革,至少得等后天,我们这里两天才有一班去大马士革的汽车”

    “有没有包车?”成默问,“我想尽快离开。”

    “包车?镇上车都没有几辆。”小男孩抓了抓头发,“不过问问我爷爷,也许有办法”

    成默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哈立德。”

    “你需要多少报酬?”

    听到成默问他要多少钱,名叫哈立德的小男孩眼睛里闪烁出光芒,他滚动了一下喉咙说:“我要三千美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