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个游戏不简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七章 逃离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啊啊啊啊啊!!!!”

    尖叫刺耳的尖叫声,从它的口中嘶吼而出。

    咚咚咚!

    尖锐叫声之下,仿佛无形的风暴,以鬼脸为中心爆发而出。

    咚咚咚!

    整个通道都在剧烈的震动,周围的墙壁上,疯狂地爆裂出大量的裂纹,乳白色的液体从裂缝中喷溅而出。

    哗啦啦!

    头顶墙壁更是裂开大片的裂缝,乳白色的液体,疯狂洒落而下,如大雨倾盆。

    方义看的仔细,所有的白色液体里,哪怕只是单独的一滴液体,里面都有着一张鬼脸,在往外尖叫挣扎挣脱!

    尽管方义拉着段红疯狂暴退,但还是被通道无处不在的粘液溅射到了。

    “啊啊啊啊!!”

    段红一被白色粘液碰到,就疯狂地尖叫抓痒着身体。

    她的皮肤表层,顿时如蜡烛般被一层层剥落,流出更多的白色液体。

    她的身体每一处,都在慢慢溢出白色粘液,如剧烈运动后流出的汗液一样,浑身湿哒哒的。

    与此同时,一张张小小的鬼脸,开始浮现于她的身体表层,并同步地,慢慢地转动眼球,齐齐看向段红。

    “啊啊啊啊!不!!不!!!”

    段红吓坏了,尖叫着疯狂抓着身体,用指甲用力地扣出那些鬼脸的位置,而那些表层的皮肤,则如蜡一般,被她一层层的扣掉,没一会手臂就被挖出了一个洞,能直接看到里面白色骨头。

    剧烈的疼痛和奇痒交织在一起,几乎让她发疯。

    刺耳的尖叫声,莫名地让人烦躁。

    方义眉头紧皱,给了她一个手刀。

    两眼一番白,段红直接仰面晕了过去。

    然而段红刚刚倒下,她的头发就不自然哗啦啦掉落而下,变成了光秃秃的脑袋。

    而在她光秃秃的后脑勺,一道道褶皱慢慢聚集,最终凝聚成……一张鬼脸!

    那张鬼脸露出狰狞的笑容,仿佛在看着弱小的猎物,死死地盯着方义,桀桀怪笑。

    “凡承鬼之物,终将成鬼!”

    话音落下。

    方义感觉到自己的耳朵,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

    一摸耳朵,赫然就是那种如融化的蜡一般的黏糊糊的白色液体。

    紧接着是鼻子,眼睛。

    那种流动粘稠的液体,正在从他的七窍中慢慢溢出。

    “这样也中招了?”

    方义眉头直皱。

    脸上痒的几乎让人发狂,忍不住立刻用手指插进大脑里面狠狠的抓痒。

    大脑,在发狂!

    但他的理智,极力克制。

    “桀桀桀桀桀桀桀!!”

    “凡承鬼之物,终将成鬼!”

    “凡承鬼之物,终将成鬼!”

    “凡承鬼之物,终将成鬼!”

    数以千万计的鬼脸,慢慢从整个通道每一处浮现,眼珠子齐齐转动,看向整个通道唯一的活人。

    地面,墙壁上,天花板,全都是密密麻麻鬼脸!

    那些鬼脸争先恐后地挤压在一起,新的鬼脸挤压旧的鬼脸的位置,旧的鬼脸变得更加巨大争取更大的空间。

    慢慢的,原本只是段红后脑勺位置的鬼脸,逐渐变大,占据了段红的全身。

    仿佛段红的身体,纹了一个鬼脸纹身一样。

    白色的粘液,变成一条条纹理,像锁链一样,紧紧地束缚住段红,将其当做养分。

    方义的情况,也没有好上多少。

    他感觉得到,他的面部,正在被某种粘液渗透。

    他的五官正在被慢慢改变,变成鬼脸的模样。

    不知为何,方义有一种感觉,只要这种改变彻底完成,他就会彻底落入这个鬼怪的手里,再无翻盘机会!

    “凡承鬼之物,终将成鬼。”

    方义反复咀嚼着这句话,对拦路的鬼怪,有了一点新的认知。

    “封印解除率10%!”

    身体开始逐渐发热。

    那种奇痒难耐的感觉逐渐被压制下来。

    “你……”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金属大门上的鬼脸,第一次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方义抬起头,直视金属大门的巨大鬼脸。

    “不管你是什么鬼,你都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全身骨头仿佛在炙热的火堆上烘烤,溶解,逐渐感觉不到骨头的存在。

    “封印解除率12%!”

    “这种感觉……”巨大鬼脸的疑惑,逐渐变成了追忆般的深思。

    “封印解除率15%!”

    当封印解除率到达15%的那一刻。

    方义往前一伸,虚空一握,像是扭住了什么开关,用力,且慢慢的一点点扭动。

    逆针鬼!

    滴答!

    某种无形的钟声,忽然在所有鬼脸的耳边响起。

    “这,这是……逆针鬼?!”巨大鬼脸呼吸一滞,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整个鬼脸剧烈震动了起来。

    整个通道也伴随着巨大鬼脸,一起剧烈的震动。

    而在这片震动之中。

    方义不知何时已经扭曲的五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修复,像是时间倒流一样,恢复如初。

    那些渗入体内的白色粘液,也在顷刻间化作水分子倒流出身体表层,洒落而下。

    地上的段红,更是一抽一抽睁开晕死过去的白眼,洒落在地的头发,从地面飞起,重新插入段红的后脑勺。

    后脑勺那狰狞可怖的鬼脸,也像是被什么镇压一样,尖叫着被融入皮肤,归于平静。

    但,仅限于此了。

    她的手臂以及会被挖出了一大片的露骨的缺口,她仍然陷于昏迷之中,只能说暂时保住了性命而已。

    “你,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让我的身体恢复到5分钟前的模样而已。”

    “你怎么会有那家伙的力量!你怎么会有……这不可能!!”

    说到最后的时候,巨大鬼脸的面容又一次变得尖锐可怖。

    嘭!嘭!嘭嘭!

    整个天花板爆裂而下,疯狂的白色雨水倾泻而下,化作猛烈的狂狼,将两人彻底吞没。

    刚刚恢复如常的身体,浑身上下立刻密密麻麻起了乳白色的小水泡,每个水泡里面,都长着一张鬼脸尖锐而叫。

    “凡承鬼之物,终将成鬼!”

    方义的脸色,也跟着阴沉了下来。

    双脚一脚用力,直接踩在地上,任凭白色狂浪如何冲击,都无法撼动分毫。

    封印解除率18%!

    “不管你是什么鬼,你现在都有点太过分了。”

    “我给你面子,你不给我面子。”

    “我让一步,你不跟着退一步。”

    “现在我要撕破脸皮,那么大家都别想好过!”

    方义在说这话的时候,一道裂缝,从他的额头慢慢裂开,露出一只浑浊的眼睛。

    像是听到了方义的话,又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墙壁上的巨大鬼脸,忽然猛地看向了方义所在的位置。

    “你……原来你是……不……不……不可能!?!!”

    方义冷冷地道:“凡承鬼之物,终将成鬼?可惜,我早已经是鬼了!”

    双手往前一伸,方义仿佛在撕开什么虚空之门,狰狞着脸,一点点,慢慢的,往两侧拉开本就不存在的门。

    轰隆!

    轰隆!

    轰隆隆!

    整个通道都震荡了起来。

    仿佛有什么力量,正在撕开大地,撕裂一切。

    方义身上起的所有乳白色水泡,一瞬之间纷纷爆裂而开。

    封印解除率25%!

    “停,停手!停手!!”

    轰!!!

    当方义双手彻底撕开本就不存在虚空大门的那一刻,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时间这一刻,仿佛忽然静止。

    然后下一瞬……

    轰!!!!

    整个通道,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被撕裂而开,一分为二!

    巨大的金属大门,以及附着在上面的巨大鬼脸,从中间一分为二,化作彻底的死物!

    通道的后方,一望无际的荒野,然而荒野的地面,被一股无形的狂暴力量从中间切开,从里到歪蔓延而出的裂缝,一分为二,化作巨大的峡谷深渊!

    夜色的光芒,照耀而下,天空的阴郁黑云,以方义的为中心,同样被一分为二。

    甚至于……天空之上的月亮,都在那一瞬间,化作两半!

    仿佛世间万物,无论无形还是有形之物,在这一刻,在方义的双手撕扯之下,都被瞬间撕裂为两半!

    不过仅仅只是一会,月亮就恢复如初,合二为一。

    但也仅限于月亮而已,其他东西,仍然处于被撕裂开的状态。

    如果此刻俯视而下,能够看到,整个研究所的通道位置,以方义的位置以起点,往外蔓延而出整整仅千米长的巨大深渊!

    仿佛一条线,从中间切割而开,并以扇形的方式,扩散而开!

    而所有被这条无形之线波及之物,全都从中间开始,被撕裂成两半。

    放眼看去,方义视线所及之处,所有树木,都已经列为两半,倒在地上。

    所有树叶,都从中间分开,飘落在地。

    所有动物,都被切割成两半,尸体抽搐。

    所有活人,惊恐地瞪圆眼睛,身体同样被撕裂成两半。

    而鬼,也不例外!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凡承鬼之物,终将成鬼!”

    “凡承鬼之物,终将成鬼!!!!”

    “小鬼……你是,那时候的小鬼!!!”

    整个研究所发出凄厉的惨叫。

    声音赫然就是那张鬼脸的声音!

    整个研究所的圆形外形,开始扭曲,变形,化做了一张巨大的鬼脸形状。

    但这张鬼脸却是残缺的。

    那张鬼脸,脸部像是被锐利的斧头迎面砍下去了一样,整个中间凹陷进去,只剩一丝丝乳白色的血皮连接两半的脸庞。

    方义拖着早已昏迷过去的段红,来到外面,回到看向宛如庞然大物的研究所鬼脸。

    “原来你知道我,那你也应该知道【裂山鬼】的力量。”

    “怎么会……你怎么会还活着!释放封鬼录,你的气运应该被彻底吞噬赶紧才对!为什么你还能活到现在!”

    似乎在忍耐极致的痛苦,巨大鬼脸面容扭曲的厉害,每说一句话,都仿佛在用尽全身的力气。

    “看来你也是从封鬼录里逃出来的鬼怪,正好就在此把你也收服进来!”

    封印解除率30%!

    方义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逐渐失控。

    生机更是像漏气的气球,一泻千里。

    不能再战了。

    额头的裂缝,已经慢慢扩大到半个脑袋的大小。

    脑袋的上半部分几乎全都裂缝,能够看到那只巨大的眼睛,正在压迫着其他面部组织。

    黑色细密触须,密密麻麻的扒着裂缝,往外冒出,仿佛在探索着什么,追求着什么。

    这一刻,方义的形象,比研究所鬼脸,还要非人!

    “不管你是什么鬼,想要活命,就管管被我收服,否则……灭了你!”

    封印解除率32%!

    感受着方义那可怖到恐怖的鬼怪之力,那狰狞的形象,巨大鬼脸竟有一种古怪的错位感。

    仿佛它才是人,而面前的家伙,才是真正的恶鬼!

    鬼脸不想屈服方义,不想再回到那黑暗的封印岁月。 ww

    但此刻的情况,却没有给它选择权。

    面前的小正太,所展现出来的可怕力量,足以在顷刻间灭了它!

    那,已经不是它能够承受的鬼怪之力!

    但同时,它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一点。

    这个小家伙的时日,不多了!

    “那就暂时屈居于他的体内,等他死亡的那一刻,我便可再度恢复自由!”

    像是想通了什么,鬼脸缓缓点头。

    “收!”

    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

    方义的鬼脸裂缝上,疯狂涌现出数量恐怖的触须,遮天蔽日般将整个研究所鬼脸覆盖,并一句吞没而下!

    当完成这一切的时候,那座巨大的研究所,变成了一片空地。

    “呼。”

    方义长长呼出口气,终于,收服了!

    “鬼怪:堕落天鬼。”

    “强度:级。”

    “鬼怪特性:凡是见过天鬼,听过天鬼,心中想过天鬼的人,事,物,都将变成天鬼的载体!天鬼,无处不在,凡承载天鬼之物,终将成为天鬼!”

    收服之后,方义对堕落天鬼的力量立刻有了了解。

    不过此刻,却不是研究新收服鬼怪能力的时候。

    首先要做的是……重新封印!

    密密麻麻的细小黑色符文,从方义的体内涌现,化作具备实体,捆住他的脑袋,身体,紧紧捆绑,越勒越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剧烈的痛楚从身体各处传来,让方义都忍不住发出惨叫声。

    脸上的巨大裂缝,开始慢慢收缩,并重新封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