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末日在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三章 跑轰!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猿人文明世界。

    羽站在众多猿人之中,脸上是散不去的忧愁。

    “神……是为了我们世界的安危,才引开那个家伙的。”

    羽轻声道。

    她的声音突然变大,化作一道怒吼:

    “可笑,为何我等如此之弱?”

    众猿人难得见到她发怒的样子,都有些吃惊和畏惧。

    “羽……”

    一道声音响起。

    羽猛的一扭头,看见自己父亲担忧的模样。

    她顿时冷静下来,轻声道:“父,无事,我只是觉得委屈。”

    “神太强,我等无法比拟,你何必如此。”老族长劝说道。

    羽摇头道:“不然,若神败,我等将全灭。”

    她忽然焦虑起来,身形一闪,离开了猿人营地。

    越过辽阔的草原,爬上险峻的高山,羽站在山顶上,浑身散发出永灭的气息。

    她对着天穹跪下,口中低声念道:“吾乃羽,永灭的使者,如今我神与邪魔战斗,而我无力参与我当何从?请为我明示一二。”

    她跪在地上,双手捧在一起,闭着眼,虔诚的等待着。

    一息。

    两息。

    三息。

    虚空之中,有一滴金色的水滴轻轻飘落,点在她的眉心。

    混沌的意志穿透了时空的限制,直接与她进行了沟通。

    羽睁开眼睛,从地上站起来。

    “原来如此,我们的文明必须成为最强,才可以帮助神战胜对方。”

    她望向辽阔大地,望向山林、平原、溪水河流。

    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在她身周不断浮现。

    她是混沌亲点的诸界末日在线,有此资格得到混沌的指点。

    “混沌的基本要素……是这样……”

    羽轻声说着。

    她站在山顶的孤石上,任由扑面而来的苍风吹拂着她的长发。

    “风……”

    羽吐出一个字,将手摊开,按在虚空之中。

    “以我永灭之力,令风显化,助我增长实力。”

    永灭的气息从她手上升腾而起,捕捉住那穿空而过的风,化作一道青色光影落在她手中。

    却是一张青色卡牌,上面空无一物,却散发着阵阵微风。

    羽拈着这张卡牌,缓步朝山下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沉思。

    某一刻,她忽然蹲下来,以手按在地上,念道:

    “以我永灭之力,令地显化,助我增长实力。”

    永灭的气息从她手上升腾而起,没入大地之中,很快便化作一道暗金色光影落在她手中。

    却是一张金色卡牌,上面是一望无垠的大地。

    羽把两张卡牌收好,继续走下山坡。

    她来到一条小溪边,略一犹豫,便踩着溪水走到溪流中央。

    “以我永灭之力,令风显化,助我增长实力。”

    羽念道。

    永灭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化作一股淡淡雾气,落在溪水之中。

    须臾。

    一张深蓝色卡牌升腾而起,被羽接住。

    卡牌上,一汪清泉徐徐流淌。

    羽点了点头,呢喃道:“还差一张牌。”

    她越过小溪,在山林间穿梭。

    走了一会儿,羽便开始随意拾捡枯枝树叶。

    当她觉得捡的足够多的时候,她便停了下来,将所有枯枝堆成一堆。

    “燃。”

    羽轻喝了一声。

    一团火顿时从枯枝堆里窜了起来。

    火光照亮了她的脸庞。

    她轻声念道:“以我永灭之力,令火显化,助我增长实力。”

    永灭的气息从她手上升腾而起,捕捉住燃烧的火焰,化作一道深红色光影落在她手中。

    却是一张红色卡牌,上面有着一团燃烧不定的火焰。

    到了这一刻,羽手上一共有四张卡牌了。

    她将地、水、火、风四张卡牌摊开在面前,只见四张牌上的青、暗金、深蓝、深红四种光芒腾空而起。

    这些光芒融合在一起,化作一个不断旋转的圆形光环。

    “这就是众生与万物的诞生么?”

    羽脸上露出笑容。

    她正要用手去触碰那圆形光环,忽然又想起来什么,疑惑道:

    “可我现在操心的并不是文明的发展,而是我的神我想知道如何进一步让永灭壮大,让他和我都可以变得更强。”

    等了一息。

    她手中的四张卡牌突然全部翻转,换做背面朝上。

    四种光芒顿时消失。

    下一瞬

    一股毁灭的气息从四张卡牌上传来。

    羽静静感受了片刻,轻声道:“永灭之力……”

    “原来地、水、火、风可以诞生一切,也能以永灭毁掉一切。”

    “可是”

    她微微露出迷惘之色,说道:“我还是不太明白,地、水、火、风跟混沌是什么关系?”

    虚空中,一阵安静。

    混沌的意志并未立刻回答。

    ……

    一道剑芒在黑暗虚空之中疾驰不停。

    在剑芒的后面,一根看不到尽头的青铜柱飞速追来。

    “别想跑”

    青铜柱上,战争序列之主怒吼道。

    然而剑芒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已经彻底追不上了。

    数息之后。

    两者之间的距离过于遥远。

    青铜柱不得不停下来。

    战争序列之主冷哼一声,道:“跑的倒是快,但我已经记住了你的气息,等我”

    他的声音忽然一顿。

    黑暗的虚空深处,突然暴涨起一道凛冽的光。

    剑芒!

    剑芒再现!

    只见那剑芒超越了空间的限制,一闪而至,照着战争序列之主就是一顿猛砍。

    斩斩斩斩斩斩斩

    每一道剑光分开,化作九道同样的剑芒,全数斩在战争序列之主身上。

    天剑神威,天抉!

    “啊啊啊啊,我杀了你!”

    战争序列之主全身暴涨出无数明灭不断的符文,眼看就要形成一道恐怖的术法

    电光火石之间,那剑芒瞬间远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青山走了。

    在原本要全力应对的局面中,他直接脱离了战斗,穿越数十万里,去了无比遥远的虚空。

    那道术法

    无论再怎么恐怖,连顾青山的影子都看不见,自然也无从攻击。

    战争序列之主卯足全力释放狠辣杀招,就被这么一次逃跑给破掉了。

    这让它几乎憋出一口老血。

    下一瞬。

    剑芒从另一个方向闪现,瞬间化作百千万,一闪而过。

    太快了!

    战争序列之主刚释放出那道恐怖的术法,对方已经摆脱了接触,根本不知去向。

    “逃跑?这就是你的依仗?卑微而虚弱的家伙……”

    战争序列之主冷嘲热讽,哂笑道:“只会抱头鼠窜的货色,也敢来挑战我?也罢,我将一直跟着你,看你能逃到什么时候至于你的那个世界,以及你所珍视的一切,我都会派人去将之毁灭!”

    剑光一闪。

    顾青山在它对面不远处现出身形,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

    “你还敢挑衅?”他有些不敢置信的道。

    战争序列之主怔了下,反过来哂笑道:“一只苍蝇,跑得快而已,竟然敢朝我挑衅?”

    “可惜。”顾青山看着他,摇头道。

    “可惜什么?”战争序列之主道。

    “可惜我无法解剖你,所以无法知道你究竟是不是某个存在的暗棋。”顾青山有些遗憾的道。

    “解剖?就凭你?”

    战争序列之主道,暗中催动了某种术法。

    “虚空之中,你们其实根本称不上强,以前是我见识太短浅。”顾青山说完摇摇头,化作一道剑芒,瞬间远去不见。

    他原本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张黑暗的巨口,但却没来得及发动攻击。

    战争序列之主握着拳头道:“可恨……这小子太奸猾。”

    正说着,它的手忽然掉了下来。

    战争序列之主呆住。

    它脸色数变,忽然喝道:“一切法,速速显现!”

    虚空中,似乎有许多无形的东西开始涌动。

    战争序列之主注视着虚空,不由自主的失声道:“地神之锤?这是什么?”

    它看了看那只漂浮在虚空中的手掌,身上杀气直冒。

    下一瞬。

    那只手掌的四周忽然产生了一道金色的水流。

    水流裹住手掌,瞬间一起化作虚无。

    战争序列之主眼瞳一缩。

    “混沌不好,走!”

    青铜柱飞快的朝回缩去。

    它的另一端穿透了无尽虚空,不知其来历之处。

    战争序列之主被捆绑在青铜柱上,飞快的朝回退去。

    忽然。

    剑芒再次一闪,追了上来。

    “怎么招呼不打一声就走了?之前不是想杀我么?”

    顾青山问道。

    战争序列之主之前根本追不上他。

    现在,局势颠倒了。

    换他来追战争序列之主。

    顾青山却没有跟战争序列之主过多纠缠。

    他一会儿远去,一会儿又超越了对方,朝着对方挥出一道道剑芒。

    无论怎样,他在极致的速度中保持着进攻。

    地神之锤便一直不曾断绝。

    历经了漫长时间的发展,地神之锤也产生了蜕变:

    “地神之锤。”

    “圣柱灵技,被动技,唯一。”

    “描述:你的战斗自动附带地神之力,每一次攻击都等同于你攻击类灵技的威力,并令敌人的身躯陷入你指定的状态。”

    顾青山当然为青铜之主指定了一个状态。

    熵解。

    他全力提升速度,化作一道剑芒在虚空来来回回,反复攻击。

    数息间。

    青铜之主的四肢被彻底熵解,归于混沌。

    这是虚空圣柱之风、地的联合攻击,以及来自混沌的亲自毁灭!

    区区一位青铜之主,根本无力抵挡。

    这时候,顾青山才终于停了下来。

    他静静的望向对方。

    重要的时刻来临了

    只见青铜之主失去四肢之后,那道黑色锁链再也无法捆绑住它。

    它那干瘪灰暗的身躯从青铜柱上脱落,瞬间发出一道惨嚎。

    “不”

    却见虚空布满了金色瀑流,围绕着它转了一圈。

    一切灰飞烟灭。

    猩红色的提示符飞快出现:

    “对方失去了相应的庇护,立刻被混沌吞噬干净。”

    “本次吞噬依然可以算做是你的熵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