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深夜书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咫尺天涯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呼……”

    安律师打了个呵欠,

    手里拿着红酒杯,

    轻轻地摇晃着。

    是的,两天了,他们依旧还在这家酒店里。

    海景很美丽,但看久了,也就没多大的意思了,外加你也只能看看,在这段时间,安律师还真不敢去放纵自己。

    虽说老道发了一个表情,表示自己和老板安全;

    但因为随后都无法联系上老道和老板,证明真正的警报其实还没解除。

    “我取了点儿甜点,要来一点么?”刘楚宇端着甜点走了过来。

    安律师点点头,拿过来一个蛋挞,咬了一口。

    这时,房间门被推开,小男孩走了进来。

    安律师留意到小男孩的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袋子和精美,上面还有酒店斜对面那家珠宝行的logo。

    “哒!”

    安律师打了个响指,

    伸手指了指小男孩手中提着的袋子。

    小男孩看了一眼安律师,还是提着袋子走了过来。

    “你哪里来的钱?”

    安律师第一句问的是这个。

    小男孩和莺莺不同的是,莺莺有白夫人当初留给她的不少陪葬品,所以才能养得起小白……

    哦不,

    才能养得起老板。

    小男孩以前也挺富有的,但他的老巢当时被炸塌了,也没带出来什么玩意儿;

    再加上,在书店上班,是没工资的;

    甚至还得时不时地支援一下书屋的水电费等等。

    小男孩没回答,似乎懒得回答。

    “行吧,不说就不说,反正书屋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不能偷不能抢,其余的,你能找到赚钱的法子,咱老板还会给你画个小红花以资鼓励。

    来,先让咱这些乡下人开开眼,看看都是啥东西。”

    安律师打开了袋子,里面有两个首饰盒。

    打开上面那个,盒子里放着的是一枚玉镯,再打开下面的那个,里头放着的是则是一枚玉坠。

    安律师伸手把玉镯拿起来,

    对着阳光照了照,

    “很润啊,色泽很好看。”刘楚宇在旁边赞叹道。

    安律师白了一眼刘楚宇,鼻音里发出了一声“哼”,

    道:

    “你这是打算送给谁的?”

    “玉镯送给她妈,玉坠送给她。”

    “也算不错了,玉可以养人。”刘楚宇继续OB。

    “不错的玉确实可以养人,但这个玉嘛,就算了。”

    安律师直接将自己手中刚刚拿着的玉镯子丢入了盒子里。

    “怎么了?”

    小男孩问道。

    “这玩意儿戴着,对人身体不好的,呵呵,跟那些渣男骗小姑娘一样,买个高仿LV,再让人在香港开个假发票收据什么的快递回来,直接骗得人家上床。”

    “这套路好啊,您用过?”刘楚宇问道。

    “扯,老子都送的是真包,毕竟我那活儿的能力在那儿,让人家辛苦一整天,也不好意思拿个假包糊弄人家。”

    小男孩把玉镯子拿起来,他不在意什么真包假包,也不在乎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他只在意自己买的镯子。

    “到底怎么了?”

    “你这是假的。”

    “假的?”小男孩微微皱眉,道:“我没看出来是假的,这应该是真的。”

    好歹小男孩也是几百岁了,虽说一直藏身于地底过日子,但基本的见识还是有的。

    “你那个啊,过时了,玉这玩意儿嘛,其实说来也就那么一回事儿,嗯,不过,你手中的这玉,确实不是假的。”

    “有什么问题?”小男孩继续问道。

    刚刚明明是你说假的,现在又说真的。

    “其实,早些年就有类似的手段了,只不过现在化工也就是化学发展得厉害,技术手段更新了,也就不是什么难事儿或者叫独门绝技了。

    这玉呢,料子肯定是真的,但质量很差。

    但它确实也是玉,不过后来进行加工,用强酸强碱去煮,再慢慢炮烙出来,就成你手中的这个优质材质了。

    十年内,估计都不会褪色,都能忽悠着人去当传家宝。

    但这玩意儿到底是后天加工出来的,戴在人身上,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所以,这确实是假的?”

    “假的。”安律师掷地有声。

    “啪!”

    玉镯子在小男孩掌心中化为粉尘。

    “现在日子好过了哟,到处都是玉,哪儿都有的卖,哪儿都可以买,但你要知道这玉是不可再生的东西,哪里可能现在一下子到处都是?

    基本上那些玉贩子还会不定时的开会,交流一下新的工艺顺带揣摩分析一下顾客的心理,嘿嘿。”

    “哟,上课呐?安不起又在吹牛呢吧。”

    老张头从隔壁房间的阳台位置探出头来打量着这边。

    前阵子二人为是否牺牲老张的事儿差点大打出手,虽说没真的打起来,但见面互相怼几句还是必不可免的。

    “吹个屁,民国那会儿广州最有名的玉器行就是我家开的!”

    “是你爹开的,你这个败家仔,扑街仔!”

    “怎么滴,你羡慕不来呢,你就是个当大头兵的命!”

    小男孩没理会安律师和老张头的争吵,默默地起身,准备离开。

    “喂,干啥呢?”

    小男孩回过头,“你说呢?”

    “是楼下那家店不?行吧,你别去了,非常时期,你给我安分一点,待会儿我下去帮你走一趟,一般开首饰店的,不可能都是假货,肯定有几样不错的镇店的,我帮你遛几件回来。”

    小男孩想了想,最终还是点点头,在床边坐了下来。

    “喂,我说,安不起,我们到底还要等多久?”老张头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他那儿还有阴司的差事在身上呢。

    安律师伸手指了指头顶上万里无云的天,

    道:

    “等天晴了。”

    …………

    如今,对于很多人来说,戴口罩,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只是进了病房后,依旧不摘口罩,就这么坐在那里,看起来,还真是显得有些奇怪。

    一般来说,身患某些疾病的人,才会在公众场合里一直注意戴口罩。

    口罩青年进来后,

    老道就没再说话,

    因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打对方进来后,仿佛整个病房里的空气都陷入了某种沉寂之中。

    先前老道还能神气活现地命令那位病友,

    掏枪,

    提枪,

    瞄准,

    发射,

    收枪,

    现在是连一句话都不想说。

    老道不说话了,周老板自然不会无聊到找人唠家常。

    事实上,

    周老板现在心情不是很好,

    吃不好,睡不好,

    身上的伤还疼,

    心情好才叫真见鬼了呢。

    但更让人奇怪的是,

    周泽和老道不说话就算了,

    那个口罩青年坐下来后,

    居然和他的那位受伤的家属,

    竟然也是一句话都不说。

    一个坐着,

    一个躺着。

    这种压抑的氛围,

    一直持续到天色变暗时,

    病房门被一家三口推开。

    父母加孩子全都跪在了病床下面说着感谢的话,

    他们确实足够激动,也确实足够感激,

    一个小孩,

    有时候真的是代表着一个家庭甚至是两个家庭的喜怒哀乐。

    然而,

    让大家有些尴尬的一幕出现了。

    躺在床上的救命恩公就这么看着他们,不说一句话。

    这可以理解为恩公受伤了,刚做好手术,还没完全恢复,不方便说话动弹。

    但恩公陪床的那个家属青年,

    居然也是坐在那里,

    很平静地看着他们。

    像是在看着他们的表演……

    也没说马上跑上来,搀扶起他们,让他们别再跪。

    别跪了,别跪了;

    要跪的,要跪的!

    这都是我们该做的,该做的。

    要跪的,我们感激你们啊。

    快起来,快起来。

    不,我们要表示感谢,让孩子给恩人磕头。

    快起来,不起来我们生气了啊。

    好,我起来。

    当这些步骤省略掉了之后,

    氛围,

    就变得有些怪怪的。

    这一家三口是真心来感谢的,也带来了补品和红包,毕竟医院虽然说恩人的手术费住院费全部免了,但误工费营养费什么的,做父母的肯定不可能忘了。

    但,

    我们啥时候起来?

    “呵呵…………”

    周泽用被子盖住了自己下半张脸,忍不住在笑。

    不经意间牵扯到了自己的伤口,

    疼得吸了几口气,

    但还是想笑。

    最终,

    跪得腿都要发麻了的一家三口还是自己起来了,

    “恩公好好休息啊,我们再来看您。”

    礼品,红包,都放在了恩公床边。

    恩公没拒绝,

    没推辞,

    家属没拒绝,

    没推辞,

    那种我不要,

    我们必须给,

    我们真的不要,

    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必须给;

    嗯,

    这一环节也省略掉了。

    一家三口离开了病房,

    站在病房门口,

    父母对视一眼,

    总感觉,

    这来感谢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好像,缺失了点什么,

    这心里啊,

    总感觉空落落的。

    在周泽看来,隔壁的病友和家属,应该都是类似于庆的那种性格吧,不善于交流,但心,应该是好的。

    否则也做不出见义勇为的事儿不是。

    这时,

    躺在床上的男子又感觉到了胯下传来的一股需求感。

    普通人在生病或者受重伤时,确实是会出现那种排泄欲很强频率也比往常高的情况。

    男子先扭头看了看坐在自己床边椅子上的口罩青年,

    嘴唇当即打了个哆嗦,

    最后,

    只能看向隔壁床铺的老道。

    老道在看电视。

    男子“咳……咳……”

    老道没听见。

    “咳咳…………咳咳…………”

    老道听见了,

    有些疑惑地看向男子。

    男子深吸一口气,

    脸开始泛红,像是在预热,

    但还是下定了决心,

    嘴唇蜷曲成小“o”形,

    “嘘嘘…………嘘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