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末世小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必拿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老板基本没参与这些家伙的讨论,他心里还在惦记着地龙呢。

    啧,要把那玩意搁在足三公分厚的铸铁锅里头浓油赤酱的爆炒漫炖,配上点儿支竹,想想感觉就要流出老多哈喇子。

    “我觉得他在想好吃的。”

    “很明显,刚刚我们提到了地龙。”

    “不一定,也许愁哥想做他说的那个酱菜了呢?”

    “正常人居然会对那种东西的味道抱有幻想?”

    “为什么不呢?”

    冷涵看着赵子玉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需要关爱的孤寡孤寡,

    “子玉你记住,用酱腌出来的鱼虾,包分之九十九都是臭的。”

    “那剩下的百分之一呢?”

    “是特别臭的。”

    “”

    “呃”林愁回过神来,“你们直愣愣的看着我干啥?”

    “愁哥,”赵子玉双手撑着下巴,“不得不说你好像真的很擅长发呆。”

    “呃”

    WDNMD,还有拿这事儿夸人的?

    “我刚刚”

    “我擦愁哥!”

    赵子玉直接就用一种我已经完全看穿你了的语气兴奋的说,

    “你是不是又要离家出走了?这次去哪儿玩?山里还是海上?带我一个呗!”

    哗啦啦~

    燕回山上的人齐刷刷的扭头,怒目圆睁,尤其是房子外面的那些人,目光似乎已经穿透了山头和墙壁,在林愁身上聚焦了。

    “呃”

    林愁老尴尬了。

    不过谁让他就是有这种罪恶的前科呢。

    “完全没那意思,”林愁撇撇嘴,“不过你这么一说,我似乎真的很久没”

    “砰!”

    “咔嚓!”

    “嗡嗡!”

    一时间乱七八糟的声音无数,有人捏碎了手里精心雕琢准备以一个艺术品价格合理出手的异兽头骨雕刻,有人掰断了筷子,更有人周身缭绕着层层本源辉光,看那几位那凶残的表情,似乎随时可能动手把林老板揍成个高位截瘫。

    “不能啊亲哥”

    “老子特么第三个月的最高等级套餐了,眼瞅着就能翻上五阶这道坎儿了啊!”

    “虾仁猪心!您这是虾仁猪心!!”

    “哦嚯~”老赵笑眯眯的说,“你看,有些时候介个人呐,就是比你自己想想的更加重要。”

    林愁憋了个老脸通红

    这帮人啥意思?

    我特么还没说要走呢啊喂!

    你们这样哥这逆反心理可就要按捺不住了喂!

    虽然地龙好像也没那么吸引人的样子,不过这么一想的话,偷偷溜走抓几头地龙找一山美水美的风水宝地那么一烤,再整点冰冻小啤酒,啧~

    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林老板又想翘班溜了。

    主要就是给这群漠视一个合格小店老板尊严的家伙深刻的教训,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社会险恶人心复杂!

    林愁越寻思吧,越是觉得有股子灼热烫人的冲动从胸口直不楞腾的杀到顶门穴。

    “这事儿必须得干了,必拿下!”

    进化者们都是啥人啊,一群老油条,有实力的大痞子和精明鬼,就林愁林某某这点养气功夫满打满算拢共加起来都比不上阿列的三分之一,那点心思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呢,可以说是他一撅屁股这群家伙就能把车直接从幼儿园开到养老院。

    “他要跑!!”

    “捆了!”

    “四马攒蹄的那种!”

    “龟甲式。”

    “给丫挂房梁上!”

    “反了丫的!”

    群情激奋。

    进化者们那个架势简直就跟老太太冲进超市抢打折的鸡蛋大米似的

    林愁一脸尴尬他妈的,他们到底咋看出来的?

    “呲,年轻人。”

    赵老爷子摆出赵家祖传的那副无所事事的二流子样,就他介模样表情,基本可以确定赵二绝对是赵擎苍的种

    “还是太年轻啊,把心里想的都写脸上了还问别人为啥知道?”

    赵擎苍嘿嘿乐了两声,

    “喂,林小子,菜可吃完了啊,酒也喝完了啊,俺们冷大中将好容易过来一次,家可都没顾得上回,你就给俺们姑娘弄这点菜?喂猫呢你?”

    林愁:

    明明吃东西的只有你,只有你!!

    冷涵简直受够了这一老一小惹祸精,结果赵老爷子还自顾自的说,

    “瞧瞧,多么家庭式的场景啊,多么温馨的气氛啊,就像是大灾变前夕阳后的一家人一样吃着饭聊着天,可惜,啧啧,就因为某些个抠搜的小贼,是菜也么了,酒也么了”

    众人:???

    不是老爷子你丫从哪感受出来这张桌子上有所谓的“家庭式温馨”了?

    再说你就这么当着一群不相干的八卦党面前把这话说出来,就不怕冷暴龙和林愁恼羞成怒???

    再看林愁,那种既憨且直的宅男面孔似乎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窘迫而已,别的没有了。

    但是

    “赵!擎!”

    “诶~”

    老爷子利索的打断她,根本不给她找茬捶人的机会。

    老爷子在靠近柜台的置物架上翻翻找找,

    “根据我老头子的经验,只有被说中噢戳破了事实,或者说某些人心里正在想的事实,那某些人才会变得莫名其妙甚至恼羞成怒,哟,瞧瞧我发现了什么,这是蘑菇酱么,口蘑?”

    “诶别”

    一指头黑乎乎的蘑菇酱含进嘴里,赵老爷子眼珠子瞬间亮了,

    “卧槽,真鲜!”

    林愁抹了一把脸,表情已经凝固了,

    “那是松露!”

    “能毒死四阶黑山野猪的那种?”

    “是的,能毒死四阶黑山野猪的那种。”

    赵擎苍举着那一扭扭大的小玻璃瓶,楞楞的看着,忽然又嗞溜舔了一口,

    “你觉得这玩意吃几口会上劲儿嗝”

    咚!

    大家伙儿人都他妈傻了呀,

    “卧槽卧槽,赵老爷子中毒了”

    “林老板,话说你为啥把毒性这么大的玩意放食品架上?”

    “别胡说,林老板只是暂时没找到解毒的方式而已。”

    “咋整,卧槽这咋整?”

    林愁微微的笑,看向冷涵,

    “这次回来能待多久,晚上想吃点什么?夜宵吃点什么?”

    赵子玉嗷嗷叫着举手,

    “姐夫,吃羊肉,你小舅子想吃羊肉啦!”

    林愁:(ー_ー)

    冷涵:ψ(*`ー??)ψ

    赵子玉:(??_??)

    “等等,所以真没人关心赵老爷子到底怎么样了嘛,人还在地上倒着呢,啊卧槽已经开始吐沫子了,绿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