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小霸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87章 过目不忘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孙策很少出行。一是公务确实繁杂,二是出行麻烦,为了安全和排场起见,免不了前呼后拥,少则百十人,多则上千人,实在无谓。

    阳亭不同,虽说在大营外,其实紧挨着军营,相距不过五百步。很大程度上,万金坊这个赌坊就是为军营服务的。军中将士大多没什么文化,虽经他大力提倡,爱学习的人毕竟还是少数,大部分人只知道提刀砍人,当几年兵,挣些功劳,回家种地。远离家乡和亲人,闲暇时出营赌钱、喝酒是最常见的消遣。

    万金坊不仅是赌坊,还有其他娱乐,可以让将士们毋须离营太远就能满足大部分需求。从东海运来的海鲜也很有特色,附近有一些人家办婚宴、寿宴也会请万金坊帮忙操持,所以万金坊在附近的名声还算可以,至少本地百姓的口碑还是不错的。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八臂神龙不是一个简单的混混。

    十来里路,转眼就到。孙策等人先进了离万金坊最近的全柔大营。全柔正在帐中独饮,儿子全琮坐在一旁背书,背得可能不太很顺利,全柔的脸色不太好,全琮的脸上则有五条红指印和没擦干净的泪痕。

    见孙策进帐,全柔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连忙起身,险些掀翻了案几。全琮起身扶住全柔,离席而起,向孙策行礼。孙策看了一眼全琮案上的战记,摸摸全琮的小脸。

    “又挨打了?”

    全琮低下了头。“小子读书不用心,惹父亲生气,理应受罚。”

    孙策在全柔的主席上坐定。“你也真是,着什么急?才十岁的孩子就背战记,这不是揠苗助长么。”

    全柔堆着笑,一边吩咐人上茶一边说道:“大王,笨鸟先飞嘛。你是不知道会稽讲武堂有多难考,臣不提前让他背战记,将来怎么能通过考试?臣是没什么指望了,只能对他严一点,希望他将来能比臣强些,也好光大门楣,别被人看轻了。”

    孙策打量着全柔,哼了一声。他知道全柔心里有失落感。作为较早入幕的江东籍将领,他先是被太史慈力压,现在连朱桓都超过去了,他自然着急。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机会,有的来得早一些,有的来得迟一些,不是着急就有用的。你逼得太紧了,反而可能毁了他。”

    “是,是,大王教训得是,臣以后注意。”

    “不指望你了,你好好练兵吧。若是舍得,孩子交给我,明天让他到宫里报到。”

    全柔大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盯着孙策看了又看,直到全琮拽他袖子,他才反应过来,一脚踢在全琮屁股上。“竖子,大王如此恩德,还不谢恩。”全琮跪倒在地,全柔也撩起衣摆,跪在地上,“呯呯”磕了两个头。孙策不仅要让他的儿子做侍从,亲自教导,还让他好好练兵,这是要大用的预兆啊。等了好久的机会终于要来了,他情难自禁。

    孙策将全柔父子拉了起来,问起万金坊的情况。全柔的大营与万金坊毗邻,对情况很熟悉,一一到来。他本人没去过万金坊,对万金坊内部的事务不太清楚,但他对万金坊的幕后一清二楚。万金坊背后并没有什么惊人的背景,只是有几个合伙人投资的生意而已。场面上是一些游侠儿和退伍老兵,有的可能是曹仁的旧部。曹仁原本是淮泗一带有名的游侠儿,曹操起兵后,这些游侠儿就成了他的旧部。现在曹仁随曹昂去了益州,一分人不肯离乡太远,又不愿意再从军征战,就做起了最熟悉的赌坊生意。

    毋庸置疑,这里面肯定有一些是曹仁留下的细作。郭嘉也安排了人在里面,保持监视,双方心照不宣。总体来说,这些人还算安份守己,没有主动惹事。至于马超,纯属他自己的问题,赌技不行,偏偏不认输,欠了一屁股债,还不肯罢休,这才越陷越深。据说庞德、马云禄为了替他还债,已经向人借贷了,就连阎行都帮他填了不少坑。

    全柔提到马超时,毫不掩饰鄙夷之情。

    “他借子钱(高利贷)了?”

    “大王,赌坊里借的钱可不都是子钱?不瞒大王说,如果不是马超自己的武艺还算不错,马左督又是羽林卫的人,就凭他借的那些钱,早被人砍死几回了。”

    孙策明白了,这就是一个针对马超的坑。不断的借钱,借来的钱又送进了赌坊,凭马超自己是无法从这个坑里脱身的。

    “你在万金坊有多少股份?”孙策问道。虽然全柔没说,但万金坊的几个合伙人绝不是普通人,否则马云禄不会忍气吞声,早带着羽林卫将万金坊砸了。万金坊做军中将士的生意,又在全柔大营的边上,不可能没给全柔好处。这也是他先来全柔营里的原因。

    全柔的眼神有些躲闪,踌躇了片刻,才道:“臣有两成。”

    “马超总共欠多少钱?”

    “具体的不太清楚,借的本金大概是三千金左右。”

    孙策的脸颊抽了抽,眼神微缩,瞥了全柔一眼。“你们真是给我涨脸啊。还带什么兵,打什么架,吃利息就够了。”

    全柔“扑通”一声,再次跪倒在地,以头触地。“大王,是臣孟浪了。臣等其实并无他意,只是觉得马超不识抬举。大王当初那么待他,他却首鼠两端,还与大王为敌,着实可恶,这才想整整他,并非是为钱财。臣这就免了他的债,已经收到的利息也全部退回去,再备一份礼,当面向阎督夫妇和马督请罪。”

    “利息退了,请罪就算了,不然以后还怎么相见?”

    “喏。”

    “多花点心思练兵。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朱桓去兖州吗?”

    “自然是朱桓年轻有为,骁勇善战。”

    孙策哼了一声。“中军诸将,你最年长,又有用兵经验,本来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是你看看你的演习成绩,几次进了三甲,又夺过几次魁首?”

    全柔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你的心思放在开赌坊赚钱上,麾下将士还能用心训练?收收心,下次争取前三甲,要不然你就别带兵了,安心经营赌坊去,全家等你儿子长大再说吧。”

    “喏。”全柔汗如雨下,连声答应。

    孙策在全柔的陪同下,走进万金坊。

    万金坊里很热闹,楼上楼下全是人,一楼的大厅里摆着几张木案,中间一张案尤其大,旁边挤满了人,一个个油光满面,两眼泛着亢奋的贼光,大呼小叫的声浪一阵阵的涌来。

    二楼的栏杆上倚着三三两两的歌伎,有胖有瘦,有黑发的汉人,也有金发的胡人。孙策眼睛一扫,看到了几个身穿戎装,有几分貌似羽林卫的女子,不禁冷笑一声。

    胆子可真大,居然敢用羽林卫的制服。

    孙策刚在门口站定,二楼便有人发现了他,几个年轻女子顿时眼睛发亮,见孙策抬头张望,立刻抛了一个媚眼过来,其中一个娇声道:“哟,哪来的少年郎,看起来面生得很呢。”

    正搂着那女子调笑的男人哈哈大笑。“少年郎有什么好的,中年不中用,要论实力,还是我……”他一边说一边回头看,看到孙策,愣了一下,随即揉了揉眼睛,睁大眼睛细看,腿一软,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大……大……大……”

    “很大么?”他身边的女子掩着嘴笑道,又盯着孙策看了又看。“鼻子是很挺,尺寸么,倒不是……”

    “闭嘴!”那男子气急败坏,抬手一个手刀,砍在女子膝窝处。女子猝不及防,跪在地上,膝盖吃痛,失声大叫,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不少人看了过来,随即又看向楼下的孙策。

    一时间,楼上楼下鸡飞狗跳,女人花痴,媚眼横飞,男人吓傻,两眼发直,冷汗直流。

    围着大案的赌徒们也反应过来,转头看到孙策,顿时吓傻了,你推我攘,跪了一地,露出原本被围在中间的马超。马超脸色通红,一手握着酒杯,一手里握着骰子,眼中充满血丝,眼神却有些疯狂,身上一件锦衣,却满是酒渍。他扭身打量着孙策,半晌才反应过来,手一松,酒杯落地,骰子也落在案上,滚到中央。

    “原来……是大王。”马超满不在乎的傻笑道。

    坐在马超对面的庄家也看到了孙策,随即又看到了孙策身边的全柔,刹那之间,眼神交汇,立刻明白了形势。他不紧不慢的起身,跪倒在地。

    “你就是八臂神龙?”孙策背着手,慢慢走过去。“本名叫什么?”

    “回禀大王,草民张威,无字。”

    “张威?”孙策再次打量了张威一眼。“我们应该见过吧?看起来眼熟。”

    张威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大王英明,草民曾是曹使君的侍卫,有大王有一面之缘。”

    孙策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不对,曹昂麾下侍卫虽多,却没有你。”话音未落,郭武就上前一步,长刀出鞘半截,雪亮的刀刃架在了张威的脖子上。

    “说吧,你究竟是谁?”孙策在张威的位置上坐定,把玩着刚刚从马超手里落下的骰子。

    张威脸色变了几变,眼角青筋跳动,半晌才道:“我是朱东郡的侍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