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姑获鸟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乱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裘袍男子看向邓天雄:“大明人?”

    邓天雄脑子嗡地一声。

    四名带着火红刀鞘的男子一脸茫然。

    最先反应过来是王生!

    少年半蹲着的身体一瞬间俯冲而出,他牙关紧咬,唇边的细细绒毛轻轻摆动,刀出如春雷乍破,扫向男子的双腿。

    “啊~”

    “咦?”

    屋子里顿时乱作一团,一名军汉掀起铁锅,沸腾的汤水扬在空中,邓天雄脚踩长刀,脚掌发力向外一撮,刀身厉啸而出,刀尖直指男子和火红刀鞘护卫之间!

    风声压低了燃烧的火堆,火苗疯狂扭曲抖动。屋子里顿时一暗,所有人的影子都拉的极长。

    王生的刀刃已经沾到男子的小腿,离男子最近的那名火红刀鞘男子呐喊着听不懂的鸟语,细长刀身舞成一片凄厉红色,却被邓天雄的刀挡了一瞬,救主不及。

    王生冷漠的脸毫无波动,只是握刀的手又紧了几分,蓦地,他的脖子一寒,滑腻的冰冷感觉在一瞬间传遍全身,这近在咫尺的一刀,竟然怎么也砍不出去。

    其他人双眼圆睁,他们看得明白,一束湿漉漉的黑色长发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住了王生的脖子,少年双眼圆睁,手掌无力地松开,刀柄还未跌落,一道火红色刀光已经从下自上,撩向少年的脸庞!

    “砰!”

    余音袅袅不绝,刀身刺耳的哀鸣不绝于耳,那名武士连续后退,双手不断颤抖……

    李阎双手持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裘袍男子,刚毅的脸颊被火光映照成火红一片。

    ……

    “你子弹打完了,还指着我干什么?”

    男子神色从容。

    “砰!”

    火光一吐,男子眉毛一抖,脸色震惊。

    子弹掠过他的头发。被烧焦的味道依稀可闻。

    李阎眼神狠辣:“你来猜猜,我现在子弹打完没有?”

    男子低着头,忽然笑了起来。洁白的手掌忽然抓向王生。

    “砰!砰!”

    火光接连喷射而出,两颗子弹擦着男子的脖颈而过,空气中的火药味道盖过了食物香气。

    莫说男子,连邓天雄等人都目瞪口呆。

    李阎扬了扬枪口。

    “你再猜?”

    邓天雄冲过去把王生拉了回来,一把扯下他脖子上的诡异黑发,死命掐着他的人中。

    “这人有点不对劲,我明明瞄准的是他的胸口。”

    李阎不动声色,心中却暗自纳闷。

    在开枪的瞬间,李阎隐约感觉得,子弹好像穿过了一条黑影……

    从第一枪,李阎瞄准的就是对方要害,可却被武士用刀格挡开了,更准确的说,是子弹自己撞上了他的刀口。

    即使是有钩星加持的自己,也不敢说一定能做到刀劈子弹。

    而后面几枪更是邪门,别人看来是李阎猫戏老鼠,李阎哪有这闲心,只是没有打中,顺手装逼而已。

    惊鸿一瞥,发动

    赤备武士!传自甲斐之国的特殊部队。

    状态:无甲胄(防御力下降70%,敏捷上升40%)

    专精:军技77%

    技能:真·阴流刀术

    甲斐之魂

    强军(集团作战战力上升)

    威胁程度:浅红色

    威胁程度*4:深红色

    小早川正和,小早川家族幼子。

    状态:大名之血(有鬼神之力护佑,一切伤害减免10%,阎浮行走造成伤害减免25%)

    专精:古流剑术79%(神道无念流)

    技能:饲鬼之术(菜菜子)

    威胁程度:红色

    饲鬼之术?

    李阎活动了一下手指。

    小早川的惊惧之色久久不能衰退:“大明的火器竟然先进到了这种地步?!”

    “不对!”

    小早川很快就反应过来,因为这个男人的同伙竟然露出了和自己一样惊讶的神色。

    他眼睛转了转,望向柯尔特手枪的眼神无比贪婪。”万历皇帝的军队,好像距离平壤还远得很啊。”

    他毫不在意李阎的枪口,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们是那支溃军的漏网之鱼?”

    邓天雄一口口水吐在地上:“小倭贼,汉话学的倒是不错。”

    “是为了躲避我们的搜查躲上了山么?”

    小早川往前走了两步,李阎往前一步,枪口往上抬了抬。眼中的意味非常明显。

    男子毫无惧色,他环顾一周,歪了歪头:“而且你的人受伤不轻啊。”

    除去老刁和宋通译,剩下的七人个个带伤,长途跋涉已经非常吃力,真正能跟这几个精力充沛的赤备武士走上几个回合的,只怕也就只有邓天雄等两三个人而已。

    “一枪一个,能废多大事儿?”

    李阎面上不屑。

    “那你为什么不动手?”小早川笑着。

    “砰!”

    李阎调转枪口,冲着里小早川最远的那名武士就是一枪!

    子弹射入了那名男子的肩膀,血珠飞溅出来。

    那名武士痛呼出声,而邓天雄等人分明看见,子弹射中那名武士之前,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干枯手掌从中一拦。子弹穿过手掌,方向也随之歪斜。

    李阎明白了什么,虎吼一声“退后”,所有明军纷纷远离了小早川。

    与此同时,小早川阴沉着脸让几名武士靠近自己。

    未知东西总是让人恐惧的,可李阎是个例外。

    饲鬼之术,菜菜子,说白了跟巴蛇差不多。

    李阎朝小早川开枪的时候,菜菜子几乎快得看不见,朝距离他较远的武士开枪,菜菜子的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

    不过一个是强攻,另一个则类似诅咒。

    局面一下子僵住了。

    小早川不着痕迹地往屋顶瞟了一眼。

    房梁上面,一只关节倒错,白衣黑发的女人倒悬着,缓缓往李阎等人的方向爬了过去……

    “小早川大人,我们一起冲过去!”

    一名武士低声说着。

    小早川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他乱枪射过来,我可是一定不会死的……”

    “李大人,这小倭寇身上闹鬼啊。”

    宋通译也低声说着。

    李阎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脖颈,那里的麻痒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刺痛。

    好的不灵坏的灵,他暗暗骂了一句,舔着嘴唇说道:“天都黑了,老刁应该早就回来了才对。”

    与此同时,小早川也皱了皱眉毛:“山本怎么还没回来?”

    两人的话几乎同时落地,又同时讶异地看了对方一眼。各自脸色数变。

    ……

    菜菜子已经爬过了房梁,身子像是从墙壁里长出来一样,如同择人而噬的母蜘蛛,被浓密黑发遮住的怨毒双眼死死盯着靠墙站着,嘴唇青白的王生,枯槁的手爪慢慢地伸了过去……

    一只白洁的柔荑裹住菜菜子枯槁的手掌,娇艳的脸庞贴着菜菜子的黑发。硬生生拦在了王生和菜菜子之间。

    “喝,哈~”

    眼前这女人的双眼温婉如水,正嫣然的看着自己。

    菜菜子张着嘴无声怒吼,她身架瘦小,最多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而眼前这女人容貌熟艳,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大姐姐,把她抱在了怀里……

    ……

    走过篱笆,眼前是黑洞洞的门口,若有若无的暖意被寒风吹得丝毫不剩。

    一个脚印又一个脚印踩在雪地里,血液透过指缝流下,身后背着一柄赤红色的武士刀,手臂一匝一匝杂乱缠绕着不断摆动的布条,凌乱的头发四散而舞,浑浊的眼神向外鼓动。

    他紫青色开裂破皮的嘴唇紧紧抿着。

    “快到了”

    ……

    “等!”小早川说着,目光诡异。

    “不能等了!”李阎握紧环龙汉剑,牙齿咬得很紧。

    “嚓~”

    火药味一触即发,靴子踏进屋里的声音格外明显,一瞬间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刁瞎眼周身浴血,鲜红的腹腔随着他的呼吸鼓动着,披散的枯发垂落至肩,通红皲裂的手背握着一束辫子,辫子下面滴血的的头颅双眼圆睁,被风吹的来回乱晃。

    老人腰背挺拔,独眼中满是模糊血色。

    “李总旗,倭贼上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