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姑获鸟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摄山女(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宋通译翻弄着小早川的尸体,一路小跑着走到李阎身边。

    “你可知道这男子是谁?”

    “能让赤备做护卫的,身份应当是不低。”

    李阎回应了一句。

    他拿着一块从小早川身上搜出来的勾玉。

    “他是小早川隆景的儿子!”(丰臣秀吉军团第六军团指挥官,与任务目标小西行长地位等同。)

    李阎闻听一哂。

    “如此一来。我等倒是立了好大一个功劳喽?”

    “至少官晋一级!”

    宋通译语气坚定。

    李阎瞥了宋通译一眼。

    “咱们走了一多半,宋通译也出了力,若是论功行赏,我等倒也不会忘记宋通译一份~”

    宋通译脸上一红,李阎语意揶揄,他又如何听不出。

    赤备军袭来之时,他早早地溜到一边,就算他是文职帮不上忙,可毕竟毫发无伤。

    那一个个身上带着不轻伤势的明军舍生忘死,甚至不惜用身体挡刀也要阻挡赤备,这让他如何不羞愧。

    他清了清喉咙,正色道:

    “李总旗未免也太小看我朝鲜官民,就算帮不上忙,也不敢妄自把友军的功劳占为己有。”

    “唔~“

    李阎低头摸了摸护腕。

    “呵呵。”

    ……

    “老刁!老刁!”

    老卒的眼珠来回转动,眼前是邓天雄那张姜黄色的大脸。雪地折射下来的阳光刺眼无比。他偏了偏头,瞧见了两座新填的小土包。

    “老刁,你感觉这么样?”

    看见刁瞎眼手指微微动,因为折了两名弟兄而心情低落的邓天雄眼泪差点掉下来。

    “放心,他死不了。”

    李阎走了过来。

    “死不了才坏事。”

    刁瞎眼嘶哑着嗓子,独眼晃动着。

    “李总旗,俺把话挑明了说,我……“

    “把话挑明了说,我一定把你带回去!”

    李阎瞥了老人一眼,在火堆里填了一根柴枝。火焰被雪打湿的柴火烧的劈啪作响。

    老人喉结鼓动了两下,冲旁边扭过了头。

    “你拖着重伤也要把那倭寇的头割回来,是想请赏?为你儿子?”

    刁瞎眼没说话。

    李阎看向邓天雄,邓天雄接口说:“朝廷早年有旨,斩倭寇一级,赏银二十两,斩赤备,赏百两,百户以下晋一级。”

    李阎想得更深,他笑着对刁瞎眼说:“你不太放心我啊。””大人,老刁他没有这个意思。”

    “我知道。”李阎点了点头,忽然站了起来。

    “诸位。”他开口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归营这条路不好走。大伙愿意跟着我,是把命交到我手里。”

    顿了顿,他接着说:“我李阎这个总旗,绿豆大小的军官儿,你们就是真的跟着我归了营盘,也没赏钱可拿。没军功可赏。在我们那位大败而归的祖总兵,我估计现在正在明军大营吃鞭子呢……”

    浓眉军汉张了张嘴:“总旗,你可别这么说,这一路上跋涉拼杀你扛了多少,弟兄们心里都有数啊。”

    他这一句话,大伙都轰然应诺,七嘴八舌地讲起话来。

    “要不是总旗大人,咱们刚才怕不是都折在这儿了。”

    无论是悍然斩杀小早川的实力,还是一路上的调度安排,李阎已经逐渐在这群人里树立了自己的威信。

    更别提那奇特火器,和救人性命的法术了。

    李阎抬了抬手,众人把话头一收。

    “我说这些,不是让各位念我恩情,而是朝各位立一个军令状。”

    他环顾一周。

    “我带着各位归营,不是带着各位送死,是带着各位博富贵,博前程的。”

    他眯了眯眼睛。

    “李某自认一身业艺不差,说句混账的话,若不是时运所限,那些同为大明所属,个个自认悍勇的将官,我还真想斗上一斗。瞧一瞧谁才够得上一个将字。”

    他端了一碗热水,说话掷地有声。

    “今日查总兵大败,朝廷绝不会善罢甘休,来日大军压境,合该是我等兄弟飞黄腾达。”

    他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军功赏银,大家一同分了,我那一份,折给今日战死的两位兄弟,我撂句话在这儿,大伙信得过我,愿意跟着我的,活过此番倭乱,我李某人保各位人人一个旗官。”

    众人皆是一阵发愣,只有一旁的老刁眼神微动。

    世上的最靠不住的,是人情。

    还有把人情挂在嘴边的人。

    有些话李阎一直想说,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眼下只折了两名将士,这其实已经非常侥幸,可还是免不得士气低落,李阎也顺势把自己这番话抛了出来,他不指望这些人从此死心塌地,他只是想让这人明白,自己这个总旗,值得他们跟随,跟着自己,能活命,能升官,这些东西,比人情二字要实在得多。

    邓天雄率先站了出来。

    “总旗大人,俺老邓当初说过的话,今天就不重复了,你就是不说话,兄弟我也跟定你了。”

    其他人纷纷站了起来,一个个脸色涨得通红。

    刁瞎眼动弹不得,只是倚着一块石头叹气。

    “李总旗不嫌弃我这把老骨头,我就不矫情了。有什么地方还用的上我老刁,您张嘴就行。”

    宋通译站得不远,眼看着这个大明国的小小军头眉锋飞扬,慷慨陈词,心情复杂。

    李阎的舌头舔着上牙堂,默然地点了点头。

    “出发。”

    一行人走了小半天,就快走出摄山的时候,王生忽然抬起头,大声说道。

    “大伙,你们有没有听到女人的歌声……”

    李阎驻足,侧耳倾听了一会儿。

    “好像是有,又好像没有……”

    一名军汉皱着眉头,李阎的眼神扫过宋通译的脸庞,他的神色夹杂着惊讶,疑惑,还有极度的不可思议。

    “宋通译,这歌里说得是什么?”

    “摄山女……”

    “什么?”

    宋通译定了定神,解释说:“平壤流传过摄山女的故事,传说她是天帝之子恒雄第三十六个妻子,恒雄在一次征战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而摄山女在摄山深处一直等待着恒雄。”

    李阎摸了摸自己完好的脖子,哑然一笑。

    “朝鲜天帝的儿媳妇?”

    摄山深处,女人的声音袅娜散开,她拉着一名白衣瘦弱女孩的手,目送着山下一群蚂蚁似的黑点远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