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座恐怖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22章 白色孤儿院(4000)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红雨衣是在站台上出现的,大家抓紧时间寻找一下,看看站台上有没有遗留什么线索。”付伯乐和其他几名鬼屋设计者围绕着站台仔细搜索,他们很快发现了一些问题。

    长街的站台背面有两道人影,一男一女,这两人的身影刻印在站台上,似乎是记忆的定格。

    站台下方还有一片水渍,其中隐约能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学生和一位打着红伞的女教师。

    在站牌角落还有一些随手刻出来的文字,歪歪斜斜,留下这些字的人或许正沉浸在一种幼稚、简单的幸福当中。

    “爱,从遇见开始。”

    “我错过了末班车,但是等到了你。”

    “可不可以让我送你回家?”

    这些歪歪斜斜的字似乎能够勾起观看者对青春的回忆,单纯、笨拙,却又美好。

    “如此阴森的地方竟然刻有这样的文字?单纯的初恋背后是不是隐藏了一段残忍恐怖的故事?所有的美好都只是铺垫,在最后一刻会狠狠撕碎,通过反差来制造绝望?”蛇姐的鬼屋里似乎有过类似的主题,她摸着手臂上黑色骷髅头,仿佛陷入了回忆,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这条街的风格和其他建筑完全不同,按道理说应该会有大量惊吓点才对,可我们却什么吓人的东西都没看到。”左寒心中不详的预感愈发强烈,似乎现在就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平静。

    “不要检查站台了,我们立刻去下一个地方!”左寒看着身后正在朝他们追来的黑雾,果断叫上其他人一起朝街道另一边跑去。

    “必须要离开这里,冥胎场景打破了我之前总结的所有规律,任何经验在这里都不能用来做参照,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所有事情都发生的非常突然,冥冥中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幕后黑手在推动着一切。

    “开场十五分钟不到,就要进入第三阶段,四星场景的所有鬼怪演员开始暴走,凭借我们三个人逃出去的几率为零。”左寒明白自己遇到了最糟糕的情况:“那几个鬼屋设计者靠不住,他们如果不立刻改变看法,或许在下一个分场景里就会‘消失’,我究竟该如何破局?”

    绞尽脑汁,左寒的额头很快冒出了汗水,他现在压力非常大,既要面对未知可怕的敌人,又要带着一群猪队友和隐藏其中的鬼屋演员。

    内外交困,他实在想不出好的应对方法。

    “太仓促了!这个四星场景根本没有给我缓冲和思考的时间。”

    在红雨衣离开之后,街道两边的建筑没有了那种瘆人的感觉,就像是普通街道一样。

    游客们很轻松的离开了长街,来到了一座以黑色和白色为主色调的孤儿院门口。

    生锈的铁门半开着,瘆人的童谣不知从什么地方传出。

    这座孤儿院看着好像荒废了许久,但是院子里却晾晒着一件件孩童的衣服,地面上还有新挖出来坑洞,似乎是用来填埋什么东西的。

    孤儿院里处处都能看到有人活动的痕迹,但游客们却找不到一个人。

    挂在屋檐上的风铃轻轻摇晃,左寒推开了大厅的门。

    略有些伤感的音乐从某个房间传出,一张张餐桌的尽头,摆着一座残破的神龛。

    “这是一家私人孤儿院,公办的福利机构里绝对不会有神龛存在。”王老师看着神龛,想到了以前遭遇的一些事情:“有些私人孤儿院的创办者相信福报,他们会在自己的房间供奉牌位,但像这样把神龛直接摆在大厅的孤儿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走过长长的木质餐桌,王老师的脸上逐渐变得难看起来。

    神龛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方鱼两个字,看着非常吓人。

    “这是用指甲一点点抠出来的,上面那些深黑色的斑块是血渍,它们已经和木板长在了一起,很奇怪,感觉就像是数年来一直有人在神龛上重复挖字一样。”王老师有些疑惑:“为了制作一件鬼屋道具,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

    “这不一定是陈老板自己做的,他为很多凶案提供过线索,我怀疑他这鬼屋里有些物品是直接从凶案现场带回来的。”左寒悄声说道,这些话题属于内部秘密,所以他也不愿意让太多人知道。

    “鬼屋老板为很多凶案提供过线索?”王老师下意识反问了一句:“我确实也听说最近不太平,含江市分局多了一名线人,那个线人就是这鬼屋的老板?”

    “老师,你因为当初那件事不再跟局里有任何联系,所以你不太清楚,这位鬼屋老板非常的……”左寒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父母失踪,为了调查这个案子,他硬生生把含江二十年前的旧案都给翻了,这种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就是四个字吧,敬而远之。”

    “二十年前的旧案都能翻?”

    “对啊,其实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左寒声音压的更低了:“他为含江警方提供了数起重案的线索,破获了很多案子,但是他自己父母失踪的案子却一点进展都没有,我怀疑这里面有大问题,他父母失踪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你其实是因为这件事所以才一直来他的鬼屋参观吗?”王老师很看重左寒,觉得他是含江法医学院最优秀的学生之一,他觉得左寒和其他孩子不同,绝对不是那种贪玩的学生。

    “我恐怕还没资格去调查他父母失踪的案子。”左寒看着眼前的神龛:“我完全看不透他,根本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甚至有时候都不敢跟他对视。我尝试着去模拟分析他的心理状况和性格,得出的结论让我感到害怕。他拥有超越常人的理智和冷静,还有夸张的适应能力和极高的智商。”

    “数据库中有类似的人物比对参数吗?”

    “没有,他就是个怪物。能够独自设计出这么多精妙恐怖的场景,可以找到无数重案隐藏的线索,和他比起来,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被称之为天才。”左寒的手轻轻抚摸过神龛,指尖划过一个个名字:“了解的越多,我就越害怕,越是害怕我就越感到好奇。我想要查明真相,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准备利用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假期来他这里工作。”

    “法医学院综合成绩全校第一名跑到鬼屋里打工?”王老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你比我聪明很多,欠缺的只是经验,如果他真像你说的那么厉害,你就算来这里打工恐怕也不会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

    两人聊天的时候,旁厅的一扇木门被推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提着暖瓶从中走出,他看见大厅里站着这么多人时也愣了一下。

    “你们是来领养孩子的吗?”老人的声音在打颤,他身体很差,似乎下一刻就会晕倒一样。

    “年龄这么大了还出来当鬼屋演员?这鬼屋够黑心的啊。”付伯乐走到老人身前:“我们不是来领养孩子的,我们是来寻找东西的,你有没有见过这个?”

    他从口袋里拿出那张布娃娃的照片,在老人面前晃了一下。

    “没见过,你们不是来领养孩子的话就赶紧走吧,这个小镇不太平,再不走,你们恐怕永远都走不了了。”老人咳嗽了几声,正要离开,一直在人群里没有说话的马峰突然站了出来。

    “等一下!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马峰接管江九的工作,为了更深入的了解陈歌,他连夜观看了陈歌挑战自家鬼屋的视频,面前这位老人似乎在视频里出现过,但是他却想不起来了。

    “我一直呆在孤儿院里照顾孩子们,从未离开过这个小镇,你怎么可能见过我?难道你以前来过这里吗?”老人就是陈歌挑战虚拟未来乐园鬼屋带回来的执念,一起带回来的还有他的孙子、风铃鬼和戏服红衣。

    “可能是我认错了吧。”

    “在这小镇上可千万不敢认错人,你看的熟人不一定就是他,很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假冒的,他们虽然有着一模一样的脸和声音,但是心完全不同。”老人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好像自己刚才那句话泄露了天机一样:“赶紧走吧,不要在这里停留。”

    “喂!”付伯乐伸手想要去抓老人,可就在他快要抓到老人的手臂时,那老人却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躲了过去,所有人都没看清楚,只有付伯乐保持着自己抓空的动作。

    旁厅的门没有关,但是老人进去后却消失不见了。

    一股很不好的感觉在众人心里蔓延,付伯乐下意识的走向旁厅。

    站在外面能够听见孩子们的嬉笑声,但是推开门以后,旁厅里却没有一个人,地上只是随便扔着一些玩具。

    “这个孤儿院里肯定隐藏有什么东西,而且你们好好想一想,陈老板让我们寻找的布娃娃如此破旧,这样的娃娃正常人家的孩子肯定不会去玩,它很可能是一个被遗弃孩子的玩具。”魏超超试着分析道:“孤儿院里收养的全都是无家可归的孩子,我们要找的布娃娃有很大概率隐藏在这里。”

    大家都觉得魏超超说的有道理,只有左寒皱着眉,一言不发。

    “怎么了?你对我说的有意见吗?”魏超超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他的聪明仅仅局限于某些方面。

    “你思考的有些片面,如果放眼整个场景去看的话,布娃娃隐藏在这里的概率很小,因为后面还有很多场景没有探索。”左寒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孤儿院是陈老板故意用来掩饰的,这里大概率是一个陷阱,我们最好不要在这耽误太长时间。”左寒知道自己说了那些人也不一定听,所以他说完后直接和鹤山、王老师走到了一边,开始翻找线索。

    “不要被他动摇军心,我们按照自己的想法探索。”付伯乐和魏超超看法一样,他们按照之前的分组仔细在场景中寻找着布娃娃的踪迹。

    黑雾飘过街道,慢慢围住了孤儿院。

    左寒准备撤离,赶往下一个场景,那些鬼屋设计者则坚持留在孤儿院场景当中。

    双方意见不合,最终分开。

    左寒带领鹤山和王老师离开,其他人则在逐渐浓郁的黑雾中继续探索。

    “这里是孤儿院,但是我们一个孩子都没有看到。”魏超超站在旁厅门口:“我们会不会被那个老头给骗了?”

    “那老头最后进了旁厅,你检查过旁厅了吗?”付伯乐和秦广站在魏超超旁边,其他人正在搜查厨房和后院。

    “全都检查过了,没找到人,他进入旁厅后就好像消失了一样……”魏超超说到这里,突然眼睛亮了起来:“旁厅和后院相连接,我们先入为主,以为他去了后院,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旁厅有条密道!”

    他们三个再次进入旁厅,地面上的玩具摆放和之前有所不同。

    “有人动了这里的东西!”魏超超第一时间发现问题,他话音未落就看见后院和旁厅相连的地方有一道矮小的身影跑过:“站住!”

    魏超超和付伯乐直接冲了过去,他们没有管后面的秦广,追着那道身影进了后院的杂物间。

    推开木门,面前是一张破旧的供桌,桌上摆着一张古怪的照片。

    照片里的老人背对着魏超超和付伯乐,怀里好像还抱着什么东西。

    “这照片里的人背影有点眼熟。”

    独自留在旁厅的秦广正要往外走,耳边忽然听见了皮球拍动的声音,他扭头看去。

    旁厅当中有一个玩具球自己滚到了大厅里,诡异的是,在阴暗的角落里好像躲着什么东西。

    皮球滚入黑暗,然后又会被人踢出,仿佛有两个看不见的小孩正在玩游戏。

    眼角抽动,秦广二话不说,直接离开了旁厅,跑去和其他人汇合。

    等他走后,一个穿着红衣的小男孩满眼猩红的从墙角走出。

    “我看他们吓人是一件很简单很快乐的事情,为什么到我这里就这么难?为什么啊?”

    在红衣男孩情绪逐渐暴躁的时候,静谧之家一层一号房的门重重砸在了墙壁上,一个穿着红色雨衣的女人带着被欺骗的怒火走出楼道。

    血丝翻腾,无边的黑雾当中,又下起了血红色的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