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1章 不要高兴得太早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婚鞋被找出来,接亲过程的游戏也可以宣告全部结束了!不过,就算杨言在夏瑜的闺房里已经抱过、亲过夏瑜了,接亲的流程还没有完全结束。因为在把夏瑜接回自家之前,杨言跟夏瑜还要携手下楼,给老夏同志还有丈母娘敬茶,然后改口称爸妈!

    在几部相机、摄影机的拍摄下,在兄弟姐妹团的簇拥和起哄的欢呼声中,杨言跟夏瑜手牵着手,走出了夏瑜的闺房。

    “哼唔,粑粑……”落落倒是看得有些不乐意了,爸爸妈妈怎么把落落给丢下了呀?这里对她来说,可是比较陌生的,小姑娘这便急哼哼地追了上去。

    幸好雷震天看到了,他一把抓住了落落的小手,把她拉住:“落落,落落,雷伯伯跟你一起走!”

    “唔,落落要,要粑粑!”落落嘟起了小嘴巴,不乐意地说道。

    “你妈妈跟爸爸不就是在前面吗?咱们跟上去。你就让雷伯伯牵着你好不好?今天你都还没让雷伯伯抱呢!”雷震天故作委屈地说道。

    落落今天只是让爸爸抱过,没办法,凌晨起床,还带着点起床气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愿意让别人抱。

    不过,雷震天卖惨的策略还是起到了效果,落落看着他的表情都微微发愣起来。

    好像雷伯伯说得对,爸爸妈妈就在前面,他们也是在跟着爸爸妈妈走路,然后雷伯伯看起来好可怜啊……

    落落抿了抿她薄薄的小嘴唇,犹豫了一下后,就没有再挣扎着要去挤在爸爸、妈妈的中间了。

    ……

    别看表面沉稳、微笑,杨言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忐忑的,因为下楼去要面对的是老丈人,而且敬茶、改名,这对于女方家庭来说,可是跟婚礼差不多重要的一个环节!

    要是老夏同志来小情绪了,不肯接自己敬的茶怎么办?

    虽然杨言知道,这个离谱假设的可能性很小,但这也招架不住他胡思乱想,谁让老夏同志以往给他带来的压力那么大呢?

    就在杨言拉着夏瑜的手,有些紧张地走下楼梯的时候,坐在客厅的大沙发里的却只有吴湘琴一个人!

    什么情况?

    杨言傻眼了,老丈人还没从一楼的主卧里出来吗?

    刚才客厅是姐妹团跟兄弟团的战场,太热闹了,夏向阳担心自己在的话会影响到这些年轻人,让他们玩得不够尽兴,所以他早早地钻进了卧室里。只有吴湘琴忙着派红包,也站在客厅里,全程笑眯眯地看着。

    还好,杨言很快就看到了老丈人的身影夏向阳并非还没出来,只是,公务繁忙的他正站在阳台上,拿着手机打电话!虽然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是看见他紧皱着眉头的样子,杨言都能猜得出这事儿不小!

    老丈人碰到什么棘手或者令他忧心的事了?杨言开始慌了,他觉得自己的担心好像有点乌鸦嘴的感觉!

    不过,没等杨言胡思乱想太久,已经注意到客厅里动静的夏向阳也很快挂断了电话,拉开推拉窗门走了回来。他先将手机递给了低调地站在一边的孟均,然后才坐回到沙发上,跟吴湘琴坐在一块。

    “不好意思,久等了。”夏向阳板着的脸露出了一丝笑意,他跟众人微微点了点头。

    这一笑,倒是让杨言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心里头的担忧减轻了不少。

    公归公,那个公事应该影响不了老丈人参加自己女儿的婚礼。

    茶是准备好了的,杨言从旁边盘子里,提起一个茶壶,往两个空的杯子里倒上茶,他先端起一个茶杯,恭恭敬敬地走到夏向阳面前,弯腰递上去:“爸,您请喝茶。”

    令杨言意想不到的是,夏向阳并没有拿捏他一下的打算,甚至他一句话也没说,就直接接过了自己递上的茶。

    这么顺利?

    杨言都有些不习惯了!

    还好,杨言没有停下来问夏向阳为什么不敲打一下自己,他定了定神,赶紧端起另一杯茶,恭敬地递向吴湘琴:“妈,您请喝茶。”

    “好,好!”吴湘琴的回应就比较热情了,她接过茶的时候,笑得都合不拢嘴,还说道,“今后都是一家人了,要和和睦睦地过日子啊!”

    “嗯,我们会的!”杨言收回手来,跟夏瑜站在一块,连声应道。

    这样温馨和谐的气氛,一直保持到杨言带着夏瑜出门!夏向阳还真的是没有给杨言下绊子,甚至眼药水都没下,从始至终,他都只是微笑着,低调程度快赶上一直站在角落里充当小透明的孟均了!

    “小心,慢慢上车,好像是不能回头看的,要注意一下。”不管老丈人是不是“痛改前非”,杨言跟媳妇还是要走完后面的流程,到了楼下后,他小心地搀扶着夏瑜踏上了他们的婚车。

    倒不是夏瑜身娇体弱需要人保护着,杨言搀扶她,主要是因为夏瑜穿的这身龙凤褂大气美观之余,还有点硬,她不方便直接跨上车,还得用手提溜一下前后裙摆。杨言的GLS车门有点高,他还担心夏瑜不习惯这身衣服绊倒了。

    “落落,来,过来这边,跟爸爸妈妈一起坐!”杨言等霍嫣然帮夏瑜关上车门,他便绕到另一侧车门上车,同样是伴郎方禾旭帮他开门。不过,上车之前,杨言先笑着冲落落招了招手。

    今天虽然是他们的大喜日子,但杨言也不想把落落冷落在一旁太久了,小家伙都快要有意见了!

    这不,看到爸爸在叫自己,站在雷伯伯身边闷闷不乐地嘟着小嘴巴的落落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小姑娘直接抛弃了“可怜”的雷伯伯,欣喜地一蹦一蹦,向爸爸跑来。

    她大眼睛迎着初升的太阳,杨言看过去的时候,都是闪闪发光的!

    今天车上没装儿童安全座椅,不过也没关系,因为婚车也没开到大马路上去,它们只是在君悦香槟府的小区里面绕一圈,意思意思,就开到杨言家的那栋楼去,速度提不起来,也不会有什么安全隐患。

    但落落不愿意坐在中间,上车后,她的小屁股直接坐在了爸爸的怀里,还喜滋滋地望向车窗外好像在向别人炫耀:看,我可以跟爸爸坐在一块!

    杨言跟夏瑜倒没有在意落落怎么闹腾,他只是将落落扒在车窗上的小手拉下来,让前面的司机升起车窗,然后缓缓地开动起了婚车。

    “总感觉爸今天怪怪的。”车开后,夏瑜才跟杨言闲聊了起来。

    “是啊,我也觉得他怪怪的!”杨言笑道,“我还以为他准备先跟我讲一堆大道理,然后再把茶接过去。”

    “对,他居然不骂人了,我都有些不习惯。”夏瑜轻轻地摇了摇头。

    “会不会是荷城那边有什么事啊?我看他在阳台上接了那个电话之后,表情一直都有点严肃。”杨言猜测道。

    “有可能,他跟我一样,工作上有什么事都不想拖,总想早点解决掉!”夏瑜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管了,不骂我们肯定是好事!哎,给爸敬茶的时候,我都紧张坏了。”杨言笑呵呵地说道。

    他脸上流露着如释重负的表情,不过,杨言不知道,他高兴得还是太早了一点,老夏同志之所以不敲打敲打他,原因有不少,最主要的还是人家憋着大招,等着晚上放啊!

    ……

    白天的那些流程无须赘述,时间倒是过得很快,一闪,夕阳西下,西双版纳大酒店的宴会厅开始热闹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