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覆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二章 谋与谋(上)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曹云笑着解释道:“呵呵,我曾经因为这男生吃过醋,他是白落的学长。海董费心了,我们真的不太可能在一起。”

    海洋道:“如果真不可能,那就算了。看起来白落很风光,宇宙集团总裁,代理董事长,和三大女强人孙雪衣是一个档次的。”

    曹云听海洋话中有话:“实际?”

    海洋道:“孙海不是白素,孙海身体是不行了,而且孙雪衣的才能受到孙海的认可,并且孙雪衣在银河集团有很高的声望。白落?从业几个月,背后还有实力超强的慈禧。白素年纪很大,身体吃不消,需要年轻人顶上来。但白素真会把大权交给白落吗?如果白素愿意交权,现在就要帮白落找婆家。”

    曹云不明白,婆家和大权有什么关系。

    海洋:“女人人生有一个最重大的变数就是结婚。说难听点,白素把权全部给白落,白落婚后,夫家是有可能吞了宇宙。当然也不排除白素确实在栽培白落的可能,毕竟白素直系儿孙现在就白落最能干。另外我听说你和孙雪衣有一些私交,这很难得。可没听说孙雪衣有私交好的朋友。”

    曹云大笑:“娶个工作狂和单身有什么区别?”

    “说得对。”海洋喝茶,再倒茶:“算了……其实是有人托我说媒,老弟你现在在东唐混的风生水起,又年轻英俊,很符合不少豪门乘龙快婿的标准。”

    “对此非常荣幸。”曹云道:“不好意思,接个电话……九尾……喂,姐姐好……好的,我马上过来……好的,你把地址发给我。一会见。”嘴甜不吃亏。

    曹云挂了电话,和海洋一起站起来:“也许是最后说服九尾的机会了。”

    海洋送曹云,边走边道:“老弟,九尾也不是普通人。”

    曹云笑:“普通人哪那么容易成功。”我曹百万又怎么可能认识不成功的人呢?

    海洋送曹云进电梯,曹云到地下车库,上车后发了一份邮件给超黑:西斯在领事馆工作。

    曹云和超黑的工作目前进展不太顺利,挖不出导师的身份。想来也是,毕竟是CA大佬级的人物。大佬通常有亲信,西斯就是导师的亲信。真没想到,西斯在东唐屡次遇挫,仍旧留在东唐。

    ……

    九尾今天没去上班,给了曹云一个地址,地址是九尾在东唐的住所。

    作为一位富二代,没有选择住宿舍,倒也没有买别墅,而是在检察院附近租借了一套公寓。这个地段,加上一百二十平的公寓面积,每月租金就要数万,符合九尾的富二代身份。

    曹云按门铃,九尾开门,曹云吓一跳。九尾一改西装革履的样子,睡衣加上被子的异常装束非常少见。知道自己是来工作,不知道还以为来见女朋友。

    这家伙生病了,应该是重感导致扁桃体发炎,导致发烧,导致畏寒。

    “没事吧?”虽然不关心九尾死活,但是礼貌上还是要问候的。

    “没事。”九尾虽精神很差,还是蹲身给曹云拿了拖鞋,声音很低,对曹云道:“喝的在冰箱,自己拿。”

    “还的。”曹云坐下,面前的桌子上放了很多资料。

    曹云看了看,随手拿起一份资料,是大唐检方和一位杀人犯达成交易的范本。翻开看内容挺有意思。杀人犯是检方特搜部一位极其重要的证人,可以让十多位政客下马的证人。但是政客耍阴招,倒霉的A被栽赃杀死自己的助理。为什么不直接杀死A呢?因为A已经做供,A死亡虽然无法在法庭上作证,但是他留下的口供和笔录将成为不可动摇的呈堂证据。

    A一审被判有罪,十五年惩戒监禁。政客以此为条件,通过律师和A进行谈判。特搜部察觉到情况,一位负责检察官和A达成污点证人协议,最终将十多名政客绳之以法。但是检察官和其上司副检察长违反了交易条例,最终双双离开了检察系统。

    九尾抽纸巾擦鼻涕:“原则上是不能和杀人犯交易。”

    曹云道:“我有个提议,不如将事情反馈给检察长,由高层来做决定。”

    九尾道:“按照内部条例,负责检察官必须说明自己的态度,申报高层,由高层批准。我不能让别人做决定,我只能将自己的决定申报上级,请上级批准。”

    曹云道:“你上司批准或者否决,责任是他的。”

    九尾有气无力:“我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我只是下不了决心……你明白吗?如果我决定要交易,就算我上司反对,我也会努力促成交易,在所不惜。我如果决定不交易,就算我上司同意,我也会全力反对。作为主办案件的检察官,不仅有责任,也有……什么词,你理解就行。事情已经拖了很久,我请你来想让你给我一个中肯的看法。”

    “我给你打杯水。”九尾双脸红通通,考虑到对方怀春可能性不大,曹云觉得还是得帮她叫个特别点的医生。曹云打水,发信息给寒子。

    曹云回来,把水给九尾,九尾:“谢谢。”

    曹云道:“你知道我的立场……”

    九尾:“我只想知道你中肯的看法,去掉你的立场。”

    曹云沉思一会:“看待任何事恐怕都无法去掉立场,你作为检察官,你能去掉你的立场吗?……这是,欧阳逸的庭审记录。”曹云拿起另外一叠资料翻看。

    经过申请,如果法官认为有需要,不会妨碍他人利益,在控辩双方都同意情况下,允许在庭审中录像和录音。不过曹云是反对任何录音和录像。再者申请也很麻烦,需要文书申请,等待批复。通常只有法庭内部有庭审记录,用于归档。

    九尾一手抚额头,一手拉被子:“我恐怕不是欧阳逸的对手。”

    曹云:“你是生病后才有这个结论吧?”人生病意志力下降,容易服输。

    九尾:“你在鼓励我和欧阳逸对薄公堂?”

    曹云:“实话实说,我认为你的赢面不大。但是我不知道你这位检察官的价值观。放一抓四符合你的价值观吗?”

    九尾:“放过一个有罪的人,抓四个有罪的人,我肯定不会这么干。可问题在,我无法将这个有罪的人定罪。”

    曹云想了一会:“本案问题还是出在欧阳逸身上。换了其他人,我认为我们合作还是有把握的。既然无法解决问题,那我们就把制造问题的人解决了。”

    九尾手抓在曹云小手臂上,很疲劳看着曹云眼睛,道:“曹云,不要争辩这个问题,我很累。我是让你给我一个看法,而不是让你……想办法。”九尾说的这个办法显然是贬义的办法。

    病中九尾分外娇弱,和日常九尾形成鲜明的对比。

    曹云反问:“你是富二代,有必要这么拼吗?”陆一航也是富二代,他会努力工作,但是他不会拼命工作。

    九尾看曹云好一会,看呆了,不是因为曹云吸引力看呆,而是高烧走神,好一会回神:“我有一位同学,幼儿园,小学,中学我们都是同桌,我们非常亲密,非常要好。”

    九尾和很多孩子一样,上了高中后就开始有叛逆心态,对社会充满了好奇,经常和闺蜜一起夜晚出去玩耍。有一天她们被盯上了,走在小巷中的闺蜜让九尾躲起来,自己带走了四个坏蛋。九尾脱身报警后,在小巷中发现了被侵犯后杀害的闺蜜。

    根据九尾描述,警方第二天中午就逮捕了四名犯罪嫌疑人。但是在逮捕他们之前,他们的父母已经给他们请了名唐最好的律师。很显然是四人发现出人命后,心慌找父母求助,父母一听互相联系请律师,律师们互相串供安排。

    最终四名犯罪嫌疑人无罪释放。

    九尾问自己父亲,我们也有钱,为什么不能请最好的检察官呢?九尾父亲告诉九尾,负责本案的检察官就是名唐最好的检控官。

    这就是九尾努力的原因。她知道,如果不是闺蜜,那天死的人就是她了。是她怂恿闺蜜试吃头丸,也是她招惹了对方。

    越三尺成为检控官后,在其父亲的支持下,重启本案调查。收集大量证据,最终将四名嫌疑人定罪。越三尺也因此一战成名,被誉为小神探。

    因为不是自己报仇,九尾始终无法摆脱对闺蜜的愧疚,慢慢的成为了一位不合群的人。九尾忽视社交,将学习和工作当成人生的主要生活。

    曹云静静听完,站起来走到窗户边,这边看不见海平线,只能看见忙碌的人。曹云转开视野,回头靠墙看九尾:“我的真心话:如果本案你真没有胜算,欧阳逸怎么可能提交易呢?”

    没错,官司可以打。但是曹云立场不支持打官司。所以在和九尾交谈中,曹云将九尾的胜率压低。

    曹云道:“你知道欧阳逸为什么要主动求和吗?”

    九尾:“欧阳逸有主动求和?”

    曹云苦笑:“姐姐,当然有。他约我吃饭与我约他吃饭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知道欧阳逸在怕什么,但是……”

    “但是?”

    曹云欲言又止,沉思许久,最终抱歉道:“对不起。我从业多年,一直以雇主利益为先,我不能帮你。我不能因为你请求,因为你生病,因为你漂亮和身材好,就改变自己立场。”

    九尾听不懂:“我们不是一个立场吗?”

    曹云坐下,平视九尾:“不,我们不是一个立场。”

    九尾没有发火,怔了好一会:“因为我实力不足?所以……”

    曹云摇头。

    九尾沉默了很久:“我知道了,谢谢。”

    曹云也沉默好一会,站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九尾点头,一手撑着站起来送曹云。

    走到门口,曹云回头:“我本人对你印象很好。”

    “嗯?”

    曹云:“你很好,做好你自己,不要……算了,再见。”

    留下没头脑的话后曹云转身步行进入电梯。进电梯前,回头看九尾,九尾静静倚靠门口看自己,曹云点下头关上电梯门。

    曹云离开数分钟后,越三尺从楼梯处走下来:“我说过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男人吧?学弟,下来吧。”

    ……

    司马落道:“我很了解曹云,我认为他刚开始相信九尾你,甚至想帮助你。”

    越三尺道:“娇弱的美女,坚毅的精神,悲惨的故事,甚至一定的身体接触,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抵抗得了……学弟,说重点。”

    司马落道:“曹云已经说了一半,曹云很肯定欧阳逸不太敢和检方打官司。可是按照明面的证据来看,检方处于弱势,何况辩护律师是欧阳逸。九尾你问了一句非常聪明的话,我们不是一个立场吗?曹云否认你和他是一个立场。听到这里,我非常奇怪。为什么?九尾你胜出,曹云也能达到目的。”

    司马落:“综合曹云态度,显然他有其他看法。我就考虑,有什么是不符合曹云利益,但是又符合检方利益,同时又不符合欧阳逸利益的事情呢?我在曹云身边工作了四个多月,我非常注意曹云,因为我知道在东唐做检察官,迟早要和曹云做对手。曹云能接的刑案肯定都是大案,所以我必须了解他。”

    司马落:“按照曹云的言语,思路。我突然明白了欧阳逸在怕什么,曹云为什么不说。”

    越三尺:“学弟,九尾的病是真的,麻烦你快点说重点。别让九尾的罪白受。”

    司马落道:“是,学姐!太郎四条人命,张九四条人命,谁手上是一条人命?”

    越三尺如醍醐灌顶,一拍掌:“你意思是雇佣张九的四名雇主?”

    司马落道:“和一条命的雇主达成协议,怎么也强过和张九达成协议。张九很早就被批捕,最少有四名雇主请他找杀手,只要我们能说服其中一名雇主当污点证人,张九是必死无疑。我们可以用囚徒困境,四名雇主互相博弈,我们甚至可以出示和张九达成协议的协议书,我相信必然有雇主愿意当污点证人,并且是抢着当污点证人。”

    司马落:“一旦我们这么做,我们就必须和欧阳逸血战到底。我们输了,曹云一个子都拿不到。如果就这样,我相信曹云还是愿意赌一把,毕竟曹云有一颗骚包的内心……我觉得曹云人品不错。一码事归一码事,所以我由此推测,最好打开缺口,最容易成为污点证人的人是安娜。”

    司马落:“首先检方掌握的证据都是以皮斯之死为调查点,掌握的安娜线索和证据肯定要大大多于其他三人。安娜肯定关注张九案,其他三人未必知道张九出事了。再者,检方最重要的证据,那份太郎和张九交易的视频,直接联系到安娜。”

    越三尺佩服:“学弟果然有长进。”

    “不过……”司马落道:“这么做其实很不好。很显然曹云内心已经起疑。学姐,我觉得你的招很馊。从长远利益来看,失去曹云的信任绝对不是好事。要知道,你、我,李龙,李墨,陆一航等都没上曹云信任的名单。”

    九尾道:“没事,是我找三尺帮忙的。”

    越三尺豪迈道:“九尾我无条件支持你。”

    司马落道:“可是曹云似乎是九尾难得愿意花费时间和对方闲聊的异性。“

    九尾疲惫摆手:“没事,没有那回事。”

    门口敲门,越三尺开门,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出现:“请问是严子寒的朋友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