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界疯人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烟灰缸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间办公室陷入了大约0.5秒的沉默。

    紧接着子良就恨不得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

    因为那名警官显然是认为自己的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所以他开始无比严肃的跟自己普及了一大套关于人身安全的知识。

    等到他终于磨叽完走出这间医院时,都已经快到下午1点了。

    子良犹如负重的叹了口气,瘫在椅背上,他觉得自己真是烦透了这座城市和这座城市里的一切但是很不幸的是,他还不能走。

    所以,他拿起了办公桌上的一本笔记本。

    这是个很普通的本子,只比手掌大上一点,用黑色的皮革包裹着,四个角都起了些毛边,看上去应该有些年头了子良随手就将其翻开,也没有在乎会翻到哪页。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一张白纸。

    “哎”

    子良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就好像是他原本在期待着能从那张白纸上看到些什么一样,反正显得有些失落。

    随后就靠在椅背上,准备借着刚才那名警官长篇大论的余温,试试能不能睡上一觉。

    突然,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对啊,门口还堆着好几袋子垃圾没有扔呢。

    一想到还有这事,他就更加的郁闷了。

    哦对了,子良说过他见过那个杀人魔了。

    这不是一句玩笑。

    因为就在今天凌晨,那名杀人魔为了躲避追查,真的闯进了这家医院。

    那个时候,子良正因为外面的喧闹而失眠,坐在办公室里翻着笔记,直接被逮了个正着,那名逃犯还用一把不知道从哪搞出来的枪顶在了子良医生的脑袋上。

    当时的时间大概是两点左右,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那个杀人魔变态的笑容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狰狞,而且手里还拿着枪,所以子良为了不发生什么擦枪走火之类的悲惨意外,只好把那个杀人魔装进了垃圾袋子里。

    他足足装了5大包才装完。

    等到清理完了地板,换了身新的白大褂,再把手上的血迹洗干净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凌晨三点了。

    子良回忆着这很不愉快的一晚,又看了看拍在窗户上的雨点,觉得自己实在没什么心思去处理这些垃圾。

    所以,他掏出了自己的电话。

    “喂,乔伊么?”他说道:“对,我这里有点饲料”

    话音刚落,对面的人似乎显得很欣喜。

    子良继续不温不火的说着:“嗯,就在门边上,你有时间过来收走吧最好别太晚,我只用了垃圾袋包着,你知道那味道散发出来很难闻的谢谢啦。”

    说完这些,子良挂上了电话,他长长的打了个哈欠,觉得事情应该是都办完了,这才靠在了椅背上,心满意足的挠了挠自己那乱蓬蓬的头发。

    外面的车流似乎少许多,野猫不叫了,应该也没人来烦子良了。雨点很有节奏的拍在玻璃上,像是在替他属羊

    于是,他窝在沙发椅上,缓缓的闭上了眼

    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如果万圣节当天的那名警官算是第一名访客,那么当第二个人走进这间小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子良第一眼看到这人时,就知道他是个混黑帮的,这从他那五颜六色的头发,铺满全身的纹身,还有肩膀上那个特意露出来的枪伤痕迹就能看出来。

    同样,这个人也不是来看病的。

    “两天前,万圣节的前天夜里,你在哪?”那名混混直截了当的问道。

    子良一时间觉得有些懵,感觉一般常说这种话的,应该是个警察才对。

    但是他也懒着多想,只想把这名混混赶紧打发走。

    “忘了。”他虚着那好像永远缺觉的眼睛说道。

    “妈的!别想糊弄过去!”那混混突然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好悬把烟灰缸震翻了:“那晚这里来过一个人!”

    随着这一声咆哮,走廊里叮叮咣咣的传来了一连串的脚步声,然后一群奇装异服的家伙就闯了进来,把这办公室塞得满满登登的,有的拿着铁棍,有的直接亮出一把弹簧刀,而那些站在后排只露出一个脑袋的人,则拼命的把自己的表情摆的狰狞一些。

    反正一般人看到这个架势,应该足够吓得哭爹喊娘了,心理素质差一点的人甚至能当场挤出一泡尿来。

    子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脸色一下就苦了下来。

    他在这一瞬间就想明白了。

    这名混混口中的“那晚来过的人”无疑就是那是名逃狱的囚犯了,而这些人显然是和那名逃犯是一伙的,因为子良在人群中,起码看到了5个人和那个逃犯纹着一样的纹身。

    “似乎是个帮派里的重要人物啊”他想着,而且那名逃犯的身上应该是带着手机或者什么其他的玩意,反正这些人就是顺着最后的信号找到这里的。

    整条街上,只有自己这一家店,所以看这满屋子人凶神恶煞的架势,肯定不是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混过去的了。

    至于告诉他们,你们老大现在应该在乔伊的饲养场里,如果你们动作快点,应该能在那些没倒掉的粪便中找到他比如牙齿什么的,毕竟那玩意不太好消化

    嗯这样的答案似乎也不行。

    于是,子良很郁闷的点上一根烟,已经无奈的开始琢磨,这么多的饲料,乔伊一次性应该是运不完的吧

    “混蛋!你有没有再听我的话!”那名为首的混混再次猛地敲击子良的办公桌,将子良的思绪拉了回来。

    不得不说,这人挺不幸的,因为这一次他成功的将桌上的烟灰缸震落,随着一声脆响,摔成了两半

    子良夹着烟的手指僵在了半空中,似乎显得很惊慌,他仔细的想了想,之后很悲伤的确认,自己应该只有这一个烟灰缸了。

    那混混看着子良的样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一件多么错误的事情,还以为这名医生被自己吓傻了正在他得意着自己气势的时候

    “真是讨厌啊。”

    他好像听到了一声轻飘飘的埋怨,紧接着,一根烟就按灭在了自己的眼球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