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界疯人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帕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帕克也不是那种连学都没上过的“纯血统混混”,所以他能看懂笔记本上的字。每个字都认识,它们组成的词组也认识,但是当它们连在一起时,就突然的变得很难理解了。

    在他此刻混乱的意识中,只能勉强自己将这些事情串联起来。

    大概流程就是:刚才自己和30来个兄弟冲进这间诊所,想从这名医生嘴里套出点话来。紧接着,这名医生就把所有除了自己之外的人全都切了,在这之后,他很好客的请自己喝了一杯茶,最后又因为两行字,就笑着跟自己说,咱们以后就是同伴了

    好吧不管自己能不能接受这个过程,反正应该就是这样了。帕克当然知道自己根本无法理解这一切,现在他满脑子都是疑问,但是他一点都不想问,因为他可不想和这满屋子的兄弟们,像是炒豌豆一样的混在一起。

    所以他一边憋着尿,一边用全身的力气挤出了自己这辈子最灿烂的一张笑脸。

    “好的兄,兄弟。”

    那个叫子良的医生听到这样一个回应,也很礼貌的报以了一个挺文质彬彬的笑容。

    “哦,对了,你们是在找那个叫嗯”他想了一会,然后回头拿起了那张已经被血染红了的通缉犯告示:“哦,是在找乔治.帕恩斯先生,对吧。很抱歉,前些天我的确见过他,那天晚上他闯了进来,然后用枪指着我的头大概就是在这个地方。”

    子良说着,踢开了不知道是谁的半截胳膊,站在了靠门边的一个地方:“我当时有些害怕,就把他”

    “没没没没事。”帕克连忙说道,似乎还带着点歉意,他可不想知道帕恩斯后来怎么了。

    “哦,既然没事就好。”子良点了点头:“所以说,你和我之间从现在开始应该就没什么矛盾了,那么接下来,我需要问个问题?”

    这一句话,让帕克的心脏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不知道这个疯子会问出什么,而且在此情此景之下,他自动脑补出了无数让自己汗流浃背的问题来,就比如“你想要自己的左眼还是右眼”之类的。

    “你们是受雇于哪个帮派的?”子良问道

    帕克松了一口气:“我们我们属于'法尔科内'家族。”

    “法尔科内家族;法尔科内家族。”子良不住的叨咕着,然后又开始翻起那个小笔记本:“哦,找到了,首领是卡迈恩·法尔科内,哥谭市中一个非常强大的黑帮首领,绰号“罗马人”,以冷酷无情和扩张主义著称。一手经营的黑帮系统常被称为‘罗马帝国’。”

    帕克愣了一下,虽然这些资料也不是什么机密信息,但是这名医生看起来明显是从他那个小本子里找到的这些信息而且刚才,他也是看到了本子上写着【阿卡姆疯人院】【21号死囚】这样的词句之后,对自己的态度才突然转变的。

    “所以那个本子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帕克好奇的想。当然了,他即使再好奇,也不可能真的开口问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个医生是一个无比可怕的家伙,就好像那些头上套着麻袋,没事总扔硬币,穿着紫色西服,或者在半夜里披着黑色披风的怪人一样。

    哥谭市里总会出现这些怪人。他们一个个的都是疯子,但是还好,似乎从很多年前的某天开始,这些怪人就越来越少了,他们大多都消失了,或是被关进了阿卡姆疯人院中,最终,那个黑夜中的穿披风的家伙也消失了。

    不得不说,正是因为这些人的消失,导致了现在的黑帮越来越好混了。

    “嗯—”子良在找到了关于【法尔科内家族】的介绍后,开始拉着长声继续在本子上乱翻起来,过了一会,好像是什么都没有找到,就只能悻悻然的将其揣进了自己的兜里:“好吧,那现在我得请你帮个忙。”

    “啊?”帕克一愣。

    子良笑了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刚才也说了,我想帮你们去劫狱,所以,得请你带我去见法尔科内先生。我觉得我需要和他谈谈。”

    帕克哭的心思都有了,本来30多个人被一个医生莫名其妙的给剁碎了,这件事情本身就很不好说清楚,现在唯一活下来的自己竟然还得带着这医生去见家族的老大,这不是让自己送死去么。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因为如果自己现在说出一个不字,或者流露出一点不情愿的表情,估计下一秒自己就连全尸都剩不下了。

    所以他也只好把脑袋点的像个啄木鸟一样。还拼命摆出一副乐意效劳的样子。

    “太感谢了,我就说这个城市的民风是很淳朴的嘛,你看,这不是很好沟通嘛。”子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突然,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一拍脑袋。

    “啊呀,光顾着高兴,把这么大的事情都忘了。”子良说着,赶紧掏出了电话。

    “喂,乔伊啊,啊对对,我这里现在又有了一大批饲料,快来吧,对,多赶几辆车来,不然可能装不下。”

    说完了这些,子良挂断了电话。

    帕克呆呆的看着这个医生

    说实在的,他现在特别的想哭,想喊叫,或者干脆唱两首也行,总之现在的他很需要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感受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怪异了,不单单是恐惧那么简单,而是包含着更多的荒唐,可笑,诡异,丧心病狂,歇斯底里。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是是自从走进了这间小诊所后,这种感觉就一直伴随着自己,就如同在对自己这么多年来世界观进行无情嘲讽,

    “真是对不起,我们现在还不能马上去见法尔科内先生,你也看到了,这些饲料总不能就这么搁在这里,是吧。”子良点上了一根烟,瞅着地上的尸体们说道。

    “是是的。”帕克机械性的回应道,他现在也明白了这个叫子良的医生口中的“饲料”是什么意思,所以他“呵呵”的笑了一下,感觉到自己脑子里似乎响起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好吧,随便了,这个世界可能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只是我没发现而已。”帕克现在只能找出这么个理由来保证自己的精神别当场奔溃掉

    然后,他似乎突然发现了一件自己早就该发现的怪事。

    这么多的尸体按理说,血液早就应该像是自来水管道破裂一样的漫延开来了才对啊,可怎么此刻却像是并没有存积多少的样子?那些血都去哪了?

    刚想到这个问题,帕克就看到了地板上,有一块没有血迹的小片区域。就在尸体堆的中央,一道血迹缓缓的流淌过了地板上的缝隙,然后被吸了进去

    “哦,原来血都被这间屋子吸干了啊呵呵”帕克眼神涣散的笑了一下,顺便还喝了一口手上一直端着的那杯茶,同时告诉自己:“不就是房间的地板在喝血嘛,这很正常,对吧哈哈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