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界疯人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老乔伊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去见法尔科内家族首领之前,得先把饲料处理好,不得不说这是个好习惯。

    所以很快,帕克就见到了老乔伊。

    只是这个人来的似乎也太快了点,就在子良医生的那根烟才吸到一半,走廊尽头就传来了诊所门被推开的声音。

    第一眼见到这个人时,帕克就能很明显的确定,这人是个养猪的还不是那种为了罐头厂里提供猪肉的饲养工人,而是最原始,最低效,最耗时耗力的那种“养猪的”。

    他的长相还算是硬朗,看起来像是个大个头的欧洲人,40岁以上,有着一圈很霸气的黑褐色胡子,但是却没有一丁点的头发,裸露着上半身,能看得出来,年轻时他应该挺健壮的,但是现在却已经是一身的肥肉。穿着一张用厚皮革制成的黑色大围裙,上面站满满了各种像是剩饭剩菜一样的莫名恶心玩意,一条满是油渍的皮带系在硕大的啤酒肚下方,腰部的位置斜着插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杀猪刀。

    “哈哈哈大收获!”他爽朗的笑着,提了提被肚子压得下坠的皮带。

    帕克能清楚的看到这人的眼睛里兴奋的像是在放光。

    “好了,我还有事要去办,你收拾完了帮我把门关上。”子良说道,然后对着帕克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应该走了。

    “哦”帕克恍惚间回应道,然后就顶着自己那个好像从懵逼状态脱离不出来了的脑袋,跟上了子良。

    他就这样跟在那医生后面,迈过满地的残肢,沿着医院的走廊走向了大门,这几米的距离内,自己鞋子上粘的血迹似乎被底板抽离了下来,然后快速的渗进缝隙里。

    医院的门被推开,帕克走进了灰蒙蒙的夜色中,一阵凉风拍在他脸上,让他感觉到,自己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场荒唐的梦境

    优雅的环境,精致的美食,这就是这间餐厅的口碑所在。如果再配上一段优美的小提琴,就更美妙了。

    但是此刻,在这个本应该座无虚席的餐厅大唐里,竟然只有一桌客人。

    “你听,即便是最粗鲁的食客也难免被这样的乐曲打动,这就是音乐,一种能够跨越任何交流障碍的奇妙的语言。”一名头发已经微微发白的男子坐在圆桌旁,丝毫不掩饰对这小提琴的赞美,他将一块切得无比精致的牛排塞进嘴里,享受的发出了一声轻哼。

    这个人就是卡迈恩·法尔科内先生,现阶段哥谭市最大黑帮的主人。

    而在这张桌子的对面,同样也放着一盘一看就无比美味的牛排,酱汁混合着热气,似乎在勾引着人们将它吃下去。

    可是,坐在这块牛排面前的人,却一点吃的心思都没有。毕竟现在他得用全部的心思来压制自己周身的疼痛,不然一个放松,就肯定会惨叫出声来。

    “你真的不准备吃一口么?”法尔科内先生问了一句,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对方那张已经被揍得几乎看不出原本样貌的脸。

    “好吧,既然你不想吃就算了。”他说道:“但是得讲清楚,我这个人一向很公平,你的钱我会如期汇到你的账户上,但是毕竟这次的劫狱计划并不成功,所以你也得为此付出一点代价,对吧。”

    话音刚落,那个鼻青脸肿的可怜家伙身后,就走过来一名穿着西服的人,他掏出了一把手枪,顶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呜呜呜啊啊”那人似乎是哭了,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想说些什么,但是一张嘴,就露出一排被揍得七零八落的牙齿,混着满嘴的血,只能听到呜噜呜噜的声响。

    法尔科内满不在意的挥了挥手

    “砰!”

    然而,这一声却不是枪响,而是大厅的门被推开,撞到了墙壁上的声音。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声吓了一跳,立刻全部掏出枪,对准了门口。

    他们看到了一个穿着白大褂,一脸肾虚样的的男人,只见他旁若无人的一眼就盯住了正在用餐的法尔科内先生,然后径直的走了过来。

    可能是由于这个人没有带枪,而且穿着一身医生的白大褂,看起来也没什么战斗力的样子,所以在场的所有保镖都没有立刻开枪。

    子良就这么在一群惊异的视线和黑洞洞的枪口下,走到了餐桌前,拍了拍椅子上那名他亲妈都不认识了的可怜家伙:“嗨,兄弟,让让。”他说道。

    那人一时间也搞不清状况,可能是觉得就这么给他让座会不会有些不妥,但是身体又因为恐惧忙不迭的想要逃走,反正他就是一个很怪异的趔趄,就啪叽一下趴在了地上。

    “谢谢。”子良很满意的坐到了椅子上,像是没看见身后那十几个围在自己周围的枪口一样:“法尔科内先生,你好。”

    法尔科内先生看着这个手无寸铁的医生,满脸的疑惑:“你好,请问怎么称呼。”

    “我叫子良,一个医生。”他抻了抻自己的白大褂说道:“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前些天越狱的乔治.帕恩斯先生已经死了。”

    “你怎么知道?”法尔科内愣了一下,问道。

    “我杀的。”

    一阵沉默继而

    “咔咔咔”

    一连串子弹上膛的声音从他脑袋后面响起,子良都感觉到有几把枪都插进自己那乱七八糟的头发里了。

    法尔科内好像是有点惊讶会听到这样一个答案,他呆呆的看了子良几秒钟,然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当然,是冷笑。

    “呵你可能打听错了消息,你杀的那个人不是我的仇家,而是我得堂弟。”

    “是么,那真是抱歉了。”子良说道,然后指了指面前的牛排:“这个看起来不错,是给我准备的么?”

    法尔科内的脸色阴沉的像是下水道里积存的泥巴,即使是心思再沉稳的人,在听到自己兄弟已经死了这个消息时,也不可能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但是他终究是一个城府极深的黑帮首领。

    “我觉得你应该不是那种会弄错消息的人,所以,我现在给你10秒钟,你可以向我解释什么,也可以说遗言。”法尔科内冷冷的念道着。

    子良拿起餐桌上的刀叉,切了一块牛排,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一愣,似乎是因为这美味神情一震。

    “你知道么,我来到哥谭3个月了,直到这口牛排,我才感觉到了这里像个人呆的地方。”他说。

    法尔科内终于也沉不住气了,他猛地站起来,迅速的掏出一把枪瞄准了还在切肉的子良:“你还有五秒。”

    “嗨嗨,别激动。”子良说道,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本笔记本,开始翻找了起来:“先让我找找看哦,找到了,法尔科内的太太,名字叫凯罗尔.黛拉,喜欢购物,养狗,和瑜伽健身,每周五晚上她都会去一间高档的美容会所保养皮肤,她是那里的贵宾,而每一位贵宾都有权利在会所三楼预订一间豪华的临时休息室”

    “混蛋,你到底想说什么?”法尔科内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哦,马上到重点了。”子良翻了一页笔记,继续说:“而很巧合的是,乔治.帕恩斯先生,也就是你的堂弟,在每周五的晚上都会去参加一次拳击训练营,他酷爱拳击,这点你应该知道,但很奇怪的是,那间拳击馆的日程表上显示,他的培训教练在周五根本就不上班”

    说到这,子良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总之他停顿了一下。

    时间早就已经过去了5秒钟,但是法尔科内先生并没有开枪。

    子良很没形象的舔了下手指,又翻了一页:“那间美容会所的休息室里有冰箱,全套的洗浴设备,柔软的地毯,和一张长3米,宽2.5米的床”

    “砰!”

    这回是枪响了。

    但是子良的脑袋似乎并没有应声爆开,倒是他旁边那个一直趴着,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可怜家伙捂着自己的胸口,挺了几下,就咽气了。

    “把他抬下去。”法尔科内先生说道。

    那几名保镖很心领神会的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很快,这整间大厅,就只剩下子良和法尔科内两个人了。

    法尔科内先生手里依旧紧紧的握着枪:“你是谁?你为什么调查我?”他问道。

    “我还以为你会先谢谢我帮你干掉了你堂弟。”子良叨咕着。

    “你的话是真是假我自己会查明白的,现在请回答问题”

    “好吧,我是个医生。”子良将一大块牛排塞进嘴里,嘟囔着说道:“至于为什么调查你说实话,我大概两个小时前才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

    法尔科内看着子良那吃相,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过了好一会,才幽幽的说:“你来找我应该不仅仅是为了告诉我这些破事。”

    子良将一口牛排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扯起桌布擦了一下嘴。

    “我知道你们想入侵阿卡姆疯人院,我觉得我可以帮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