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界疯人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阿卡姆疯人院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哥谭市的郊外,有一栋充了哥特式风格的巨大庄园,虽然不论是规模还是设计造型都极其的华丽,但是现在只要一提起它,所有人联想到的,都是昏暗的庭院,幽深的走廊,漆黑的夜晚伴着电闪雷鸣,还有那些窗子里透出的昏黄灯光和诡计的惨叫声。

    这里就是“阿卡姆疯人院”。

    这儿是个不吉利的地方,全哥谭的人都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其实很久以前,这里是被当做一座大型的综合医院建造的,但是还没等建完,总建筑师就莫名其妙的发疯自杀了,而且死前他还顺便砍死了这里所有的工人。

    过了一段时间,这里就被一个精神病专家买了下来,改造成了一所大型的精神病医院,但是不久后,一名叫马丁的患者再次突然发疯,把这名专家的所有妻儿全杀了

    六个月后,马丁的尸体被发现,他被活活电死在了自己的病床上,同时,大家也发现,其实那名精神病专家也早就疯了。

    好吧,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这座精神病医院就已经被那名专家改建成了一所充满着阴暗味道的监狱了。

    然后过了没多久,这名专家也死了,而政府索性就将这里收纳为了官方设施,并且用那名精神科专家的名字,将这里命名为“阿卡姆疯人院”,而它的作用,也就是关押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们。

    对,这里并不是医院,而是一所地地道道的监狱

    这一天,阿卡姆疯人院,又迎来了自己的一位新病人。

    关押区外,两名穿着制服的狱警推着一张锈迹斑斑的平板床,在一条黑色的走廊上前行着。

    床板上躺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男人,三十岁不到,有着明显的黑眼圈,他的手脚全部被结实的钢箍拷在床上,身体甚至脑袋都被束缚带紧紧绑着,而且他的鼻子以下扣着一张特质的面具,卡住了下巴,导致这人现在连嘴都张不开。

    其实,对于一个刚刚收押的犯人来说,连嘴都不让张的确有点太说不过去了,因为这样岂不是连问话都无法进行了么,但是阿卡姆疯人院实在算是哥谭市里人才最集中的地方,相传前些年,就有一个刚收押的囚犯,他也不知怎么着就把自己的后槽牙给弄了下来,然后“噗”的一口就无比准确的吐到了一名警卫的眼珠子上,导致了那名警卫直接退休养老,所以自那之后,口罩也成为了阿卡姆囚犯束缚装的标配

    黑色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钢铁制成的大门,足足大腿粗细的钢条覆盖在上面,给人的感觉就是,你想弄开它,都不如直接找它旁边的墙壁下手来的容易。

    但是这辆平板车并没有直接走向那扇门,而是一个拐弯,推进了一间看上去像是办公室的房间。

    随后平车被立了起来,子良看到自己的正前方是一张办工桌,后面坐了一位中年男子。他没有穿狱警的制服,而是西装革履,嘴角露着一种介乎于玩味和残忍之间的笑容,此刻,他正拿着一份报告,漫不经心的翻阅着。

    见到这囚犯被推了进来,他随意的把报告往桌子上一扔,望向了对方。

    “你好子良,初次见面,我是这里的典狱长,昆西·夏普。”他微笑的说道:“很抱歉我没有仔细的阅读关于你的资料,但是我可以肯定,你能来到这,就说明你是一个穷凶极恶,暴戾恣睢,不值得同情,脑子还有问题的家伙,我习惯统一称你们为人渣。”

    他说着,站起身,走向了子良,能看的出,这个昆西·夏普是一个十分讲究,甚至还有点强迫症的家伙,虽然头发不多,但是被梳的一丝不苟,衣服的边角也都被掖的十分的整齐。

    “你应该已经意识到了,前面的那扇门就是通往监区的最后一扇门,而依照惯例,我需要和每个新来的囚犯见见面,顺便跟他们普及一些小知识或者说在这里如何活下去的方法。”

    他的眼神扫过了子良的面孔,当看到他那鸡窝一样的头发时,流露出了明显的厌恶。

    “首先,我要跟你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你是一个无期徒刑的罪犯,能来到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所以只要你走进那扇门之后,你就不再是你自己了,不管你们曾拥有过什么,都将离你远去,没有假释权,不会有法院的审判通知,想从这扇门出来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你死了,第二,你越狱。”

    昆西·夏普说到越狱二字之后,突然停下,直勾勾的盯着子良过了好一会才继续说下去。

    “也许你听到越狱之后,会很兴奋,甚至你已经在被送来的路上就想好了如何越狱的方法,但是很不幸,不管你曾经听说的阿卡姆疯人院是一个多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但是自从我接任典狱长之后,这里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越狱。”

    “第二,进入那扇门之后,你将失去所有市民的最基本的权力,自由,人权,全部被剥夺,你必须尊敬每一个没有穿着囚服的人,因为他们都是你的主人,如果你不遵守规矩,我们会惩罚你,如果你对一个狱警瞪眼,我们也会惩罚你事实上只要你熄灯后还发出奇怪的笑声,随地吐痰,剩饭,撒尿的味道太大,或者长得太难看惹谁心情不好,我们都会惩罚你,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乖一点,哦,对了,有名狱医对‘通电治疗’的研究非常透彻,不过我猜你不会想认识他的。”

    “第三,在阿卡姆疯人院里流传着一个传统,就是每一个新来的,都会经历一场欢迎仪式,当然,这欢迎仪式不是我们为你准备的,而是里面的囚犯至于他们会将你欢迎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但是狱警一般是不会管的,所以我给你一个建议,就是希望晚饭后,你把更多的力气花在哭鼻子上而不是求救。这句话是我对你最后的关怀了。”

    昆西·夏普笑着说。

    “那么最后,欢迎来到阿卡姆疯人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