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界疯人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交易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企鹅人无疑是哥谭市最出色的商人,他被抓进来以后就迅速的建立了自己的情报网络,辗转于狱警和囚犯之间,从刚开始兜售一些小道消息,到后来承包了全阿卡姆疯人院里所有的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扑克牌,再到最后,连一些狱警都要叫他一声科波特先生。反正短短半年之内,他就成为了阿卡姆疯人院里势力最大的囚犯……

    他的势力大到什么程度呢。

    举几个例子,他每顿饭都有两条新鲜的活鱼,他的囚室里铺着上好的地毯,他有自己的留声机和每个月更新一次的碟片,而且他的雪茄比昆西典狱长的还要贵。

    是的,企鹅人就是这么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生意人,在他眼里,只要是人,就会陷入利益的深渊,不论是你在哥谭市里买军火也好,或者是在阿卡姆疯人院里卖屁股也罢,总之只要你有需求之事,他就能把你的账算的明明白白。

    ……

    那么闲话少说,在四个小时之后,也就是午餐的时间。

    子良独自一人坐在一张桌旁。由于肌肉的痉挛还没有完全缓解,所以他只能缓慢的撕着面包片。

    至于为什么要把晚餐改成面包片当然是因为面包片可以不用餐具啦。

    那名被勺子戳的休克的犯人还没有清醒过来,所以没有人知道这次餐具禁用会维持多长时间,但是听一些消息灵通的人士说,后勤部已经连夜进购了各种口味的黄油和果酱成吨的那种。这个消息对于阿卡姆疯人院内的囚犯们无疑是个天大的噩耗,但是很神奇的是,似乎很少有人关注这件事

    因为此时此刻,疯人院内正发生着一件更加吸引眼球的事情。

    那就是企鹅人走出了他那间豪华囚室,亲自来到第三监区的食堂,并且在子良的餐桌对面坐了下来。这就意味了,企鹅人认为这名新人是个麻烦人物,而麻烦自然就得梳理。

    “你好子良。”企鹅人说道。

    他的声音很绅士,如果你闭上眼睛,绝对联想不到他只是个一米五不到的先天畸形。

    “我叫奥斯瓦尔德·契斯特菲尔德·科波特。你可以叫我科波特先生。”

    子良看着面前这个不比桌子高多少的家伙慢慢悠悠的将一条面包塞进嘴里。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能明显感觉到,他那双好像永远虚着的眼睛微微有了些精神。

    “好吧,我知道你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你这种人在彻底了解我之前,是不会多说什么的,不过我还是要表明我的来意。”企鹅人笑了笑说:“你作为一个新人实在是太招摇了一点,就是因为你,我们所有人都要吃上一个月的面包片,所以我觉得应该来向你提个醒,阿卡姆疯人院是个温馨友爱的地方,如果你再这样胡闹下去,很可能会招来麻烦,你懂我的意思,对吧。”

    说完这句话,企鹅人立刻安静了下来,并且盯着子良,等待着一个答案。

    “呃”子良咽下了嘴里的面包:“虽然你说话挺礼貌的,但是我怎么觉得,只要我给出了一个你不爱听的答案,你后面的这几位兄弟就会立刻把我给撕了?”

    他漫不经心的说着,并且毫不避讳的用下巴指了指几张桌子外坐着的几名壮汉。

    企鹅人微微一愣:“这么说……你早已经看出来了……呵呵,是因为你在入狱的当天就记住了整个监区所有的面孔了吗?”

    “我可没那么勤快。”子良懒洋洋的说:“虽然那几位和你不是同道来的,但是周围的人除了盯着你,就是盯着那几个人,这也太明显了点。”

    企鹅人似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你的观察力很敏锐,而据我了解,像你这种细心的人应该都很识时务,所以”

    “所以你来阿卡姆疯人院多久了?”子良突然接过了话头。

    企鹅人稍稍的皱了皱眉:“问这个干吗?”

    “没什么,只是想问问。如果我没猜错,你在来见我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我是因为什么被抓进来的,也知道了我为什么被送去医务处,不然你就不会坐在这里”子良说到:“我进入阿卡姆后的一切你都应该打听清楚了,但是我只是知道你的名字,这不公平。”

    “呵呵呵很好,我是个生意人,最喜欢的词就是公平,那么我也可以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企鹅人说:

    “我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我还有个很讨厌的绰号,叫‘企鹅’,我这辈子杀得最多的,就是当着我的面叫这个绰号的人了,我在8年前被关进了阿卡姆疯人院,罪名是贩卖军火,而且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讨厌不安稳的监狱生活,所以从这一秒开始,如果我听说你再给我闹出什么麻烦来,我就把你的四肢敲断,然后脸冲墙绑在厕所的坐便上。”

    “你真恶心。”子良听到最后这段话时,漏出了明显的恶心表情:“不过不管怎么说,你是我这几天在阿卡姆疯人院里见过唯一还算是长了脑子的人所以,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企鹅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本来是来警告这位新人老实一点的,但是说着说着,这个叫子良的人竟然把话题扯到了要和自己做交易上。

    虽然他对这种偏离主线的对话很反感,但是既然遇到一场交易,没有理由不听一听对吧,这应该算是一种职业病。

    “好吧,说说看。”企鹅人很专业的将两只胖手交叉摆在桌上说道。

    “我想知道8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子良懒懒散散的声音稍稍正经了一点。

    企鹅人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但是他却盯着子良,许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就这样过了几秒钟:“呵呵呵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对于那件事我多多少少知道一点,那么问题来了,你的筹码是什么?”

    “筹码啊~”子良叨咕着:“过几天,我把这座监狱拆了的时候带上你,如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