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界疯人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尾声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老乔伊】

    【我大约能够猜到你现在正在干什么】

    【大体上,是喂猪,或者在琢磨什么新型的饲料毕竟咱们认识这么久了,你一直都在做这些事情。】

    【天堂那边应该不错,该死的人死了,该或者的人也死了】

    【总之,那里是一个崭新的空间,你只需要等等,等到幸存的那些生命再次萌发,然后你就可以额,好吧,你也不会去重塑那个世界,你根本干不了那种事情,你只会喂猪。】

    【那也不错,因为这样你就可以跟着那些人一起生活,你的手艺能让你成为整个村子里最受欢迎的人】

    【然后,简单快乐的生活下去】

    【这样算起来,你应该是所有人里过的最好的了,好到我都怀疑我需不需要写这封信给你】

    【反正你那颗猪脑子也不会知道这封信的意义,更不知道我是谁。】

    【所以最后祝你和佩戈一切安好】

    【子良敬上】

    安静的办公室里,子良放下了手中的笔,他看着纸上不那么公正的字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分钟,他将那张纸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然后揉成了个球,丢到了墙角。

    随后,他又重启一张纸

    【亲爱的莫里亚蒂教授,你好】

    【关于咱们的最后一盘棋】

    他写着,可是几个单词过后,他的手就悬在了纸页的上方,视线在几乎空白的书面上停留着

    他写不下去了。

    这种信他不知道已经写了多少封,他想给每个人都道个别,虽然这些人应该早就不知道【子良】这个人到底是谁了。

    猛地,他觉得一阵强烈的空虚。但是下一秒,他就告诉自己,这样的结局,不论对于谁,都是最好的。

    那些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他们在各自的世界里,有着原本属于自己的生活。

    而【子良】这个人,只不过是一个突兀的插进原有画布中的讨厌墨滴。

    【子良】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他只是一个过客,而过客最好的结局,就是被遗忘

    窗外的惨白色依旧没有变换过,在这个虚无的空间里,没有分针和秒针的互换,也没有日月交替,一般人很难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度过了多长的时间。

    但是子良知道。

    已经大约一个星期了。

    从他的最后一根烟算起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戒烟后20分钟,飙升的血压和心率将逐渐平缓下来。

    因为人体不再摄入香烟中的尼古丁,那玩意再也不再会让自己心跳加快了。

    戒烟后2小时

    子良很准时的感到烦躁、精神萎靡、他开始不停地打哈欠,大脑分泌的多巴胺已经平稳的下降,所以他感到精神不好。

    然后是第八个小时,第一天,第二天。

    肺纤毛开始修复和再生,很多的有毒物质从口中排出,子良因此咳嗽了很久很久。

    他不知道香烟这种东西为什么这么强大,就算是自己这样不讲道理的再生能力,都无法阻挡烟草的侵蚀。

    那几天,他的戒烟综合征达到顶峰、感觉糟透了,头痛、胸闷、沮丧、想吸烟。

    那时候,他只能不断地去回忆过去,将自己对那群混蛋的思念写在信上,之后再揉碎了扔到墙角。

    最终,他终于还是挺过了最困难的那几天。

    这一次,他应该会戒烟成功吧。

    然而,不论成功与否那些人也不会再回来了。

    世界就是这样,儿时朝夕相处的玩伴,最终都会有一天形同陌路。

    曾经披荆斩棘的战友,在多年后的偶遇,都只能尴尬的相视一笑,然后错过彼此。

    那些在学校里本以为会牢记终生的公式,现在甚至叫不出名字。

    曾经陪伴了自己多少日夜的书,最终都会翻到最后的一页。

    生活在不断的向前走,留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回忆。

    至于这些回忆

    子良望着门外空旷的走廊。

    曾几何时,他烦透了那些每天都不停的在搞事情的家伙们,他曾经每天都在琢磨,要不要把那群人给撵走。

    而现在,他的愿望实现了。

    久违的安静回来了。

    子良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嘴角一阵苦涩。

    好想来一根烟啊

    突然的!

    “喂,你不是又琢磨着抽烟吧。”

    一个声音突然的就传了过来。

    子良吓了一跳,他没好气的冲着门口的陈笑嚷嚷道:“你没事总趴着墙根盯着我干嘛?!”

    紧接着—

    “他也是迫不得已,萨琳娜说了,让他盯着你,不然连他一块收拾。”白熊巨大的身躯从办公室门口经过,顺带着来了这么一句。

    “切”子良撇着嘴,很不爽的啐了一下。

    “别什么事都拿那女人压着我,老子现在可是完整版的,别以为我怕她!!”

    “哦~哦~你真厉害,我们都知道啦。”陈笑一脸敷衍的应和道:“话说你这破医院什么时候到啊,咱们都飞了好久了。”

    子良依旧哼唧着,然后掏出了罗盘。

    “已经快到了,还有”他说着,突然的,整个房间一个晃悠,伴随着窗外的轰鸣声:“两秒一秒”

    话音完毕,震动也停止了。

    “到了,出去吧。”子良说着,也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走廊上,工匠靠在墙边,似乎早就准备好了。

    就这样,几个人鱼贯的走到了医院的大门前。

    子良双手推着大门,走路带风一般的将其推开。

    大门打开

    而门外,并不是什么街道,而是一个酒吧。

    不错,就是那间酒吧!

    从众人走过来的角度,正好能看到眯眯着眼睛的酒保穿着整洁的工作服,在慢慢悠悠的擦着酒杯。

    “嗨,你们比预计的慢了很多啊。”酒保对着众人笑着说道。

    “路上处理了一些事情。”子良快步的走向吧台:“一杯”

    他刚要点杯什么喝的。

    可突然的,他愣住了,因为,他看到把台前,已经坐了一个人

    “这位是?”子良犹豫了一下,问道。

    “哦,酒吧的新成员。”酒吧将手里的酒杯放下:“关于他的故事,还挺长的,如果你们有时间,我可以跟你们讲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