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基吧,少年(红楼之开国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八章 用意深远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宝叔,嫂子那边,还需六爷发话,省的外人误会!”

    叔侄出来,霍豹就凑过来小声道。

    霍宝很是无奈,他当然知晓霍豹担心什么。

    滁州军当初能立足,胜在众领导齐心合力。

    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着各种心思。

    马寨主如今位高权重,掌握滁州军总后勤,盼着将他拉下来的不是两个。

    要是传出他与霍五有嫌隙的话,麻烦的不是霍五,而是马寨主。

    到时候不知道多少人谗言,生出多少是非。

    即便霍五待马寨主的态度始终如一,可谁晓得马寨主会不会惶恐生怨?

    要是霍五对马寨主态度有变,那落到旁人眼中,就是忘恩负义、排除异己不容人。

    霍豹想得多,就算不喜马驹子这个嫂子,也知晓马寨主对滁州军的重要。

    “本就是六爷的安排,放心……”

    霍宝道:“倒是老虎那边,到底是新婚,要是心中不乐意,你记得过去开解一二……”

    水进与霍虎去庐州也要在军校结业后,也就是二月初,算下来离大军开拔没有多少时间。

    不是霍五不体恤霍虎、马驹子这新婚小夫妻,而是马驹子行事越来越偏,不将霍虎早点撕巴开,霍虎也要被连累的废了。

    夫妻荣辱与共,有霍虎在外立功,马驹子就算被拘起来,日后也能妻以夫贵。

    这个决定,并不是霍五一个人拿的主意,是马寨主主动提及。

    霍豹听说是马寨主安排,就此安心。

    至于兄长会不会舍不得新婚妻子、不想去备战之类的,霍豹丝毫不担心。

    邓健回来这几日,霍虎跟小尾巴似的粘着。

    除了师徒一场情分,他更多的是想跟在邓健身边。

    跟在邓健身边,就有仗打。

    霍豹自诩不会看错,可也怕马驹子再生事,应了一声去寻兄长去了。

    霍宝看着霍豹离去,原地站了站,去寻林师爷去了。

    ……

    林师爷看着霍宝,脸上露出几分不赞同。

    霍宝摸着鼻子,神色讪讪。

    林师爷摇头道:“小宝心是好心,却不该糟蹋自己的名声,不该因小失大。”

    自古以来,“美人计”并不少见,金陵又是繁华之地,众少年年岁阅历在这里摆着,确实该未雨绸缪。

    否则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将军苗子,毁在“美人计”之下,可是亏死了。

    霍宝能想到这一步,且想出这一个警示法子,不可谓不优秀。

    可是落在外人眼中,就是他带了手下狎妓。

    对于男人来说,风流不是罪过,可霍宝只有十四岁,就让人有了发挥余地。

    金陵在滁州军治下,可不乏各方势力的探子。

    林师爷不用想,就能预料到,不出两日,霍宝这滁州军的风流名声就能传扬开来。

    霍五只有一子,是当之无愧的继承人。

    则继承人是风流好色的纨绔,那日后还有什么盼头?

    假话传多了,多少会动摇军心。

    霍宝也是想到这点儿,才带了心虚。

    只是让他重新选择,他还会出面,而不是隐在幕后。

    实在是滁州军如今在金陵立足,占据七州府之地,势头已经遮不住。

    即便朝廷兵马一时剿不到金陵,可要是周围诸白衫群起攻之,那滁州军也是艰难。

    滁州军后继无人的话,就算眼下热闹些,旁人也能看低几分,

    还有就是之前马寨主提过的“钓鱼”,霍宝这个“好色纨绔”做饵,比名声在外的马寨主效果只会更好。

    林师爷不是旁人,霍宝就将这番打算说了:“与其让六叔‘钓鱼’,还不若我来……我眼下只是学习,又没有什么正经差事,比六叔空闲……六叔手上事情多,要是被耽搁了反倒不美……”说到这里,顿了顿道:“外头眼红六叔的人多,就算咱们都晓得六叔是‘钓鱼’,可容易引人诋毁……”

    为了拉下马寨主,有人敢大着胆子算计马寨主,却没有几个敢来算计霍宝。

    疏不间亲。

    父子情分,血脉相承,在霍五没有第二个儿子之前,不会有人不开眼死盯着霍宝算计。

    林师爷皱眉,沉思许久,终是神色舒展开来。

    霍五厚道,霍宝无需多让。

    滁州军能有今日,这也是根基。

    马寨主,没有信错人。

    跟着这样的主君,未来可期。

    ……

    朱宅。

    朱娘子满脸怒气,拿着鸡毛掸子,使劲地往次子屁股上抽了几下。

    朱强疼得龇牙咧嘴,却是动也不敢动,老实挨着。

    朱小妹站在旁边,拦着拦不住,连忙出去搬救兵。

    “还敢不敢了?说,还敢不敢了?”

    朱娘子不停手,边打边喝问道。

    朱强苦着脸,一边捂着屁股,一边求饶:“不敢了,再不敢了!”

    朱娘子哼了一声,这才住了手,恨铁不成钢道:“小兔崽子,毛还没长齐呢就不学好!不学好你也别作死啊,竟然鼓动小宝爷去那肮脏地方,幸好没出事,要是小宝爷有个闪失,太尉能饶了哪个?”

    朱强只觉得冤死了。

    他是好奇秦淮风月不假,可这次请客的不是他,安排的不是他,就是去凑个数罢了,怎么能都赖到他身上?

    可是朱娘子气的狠了,道理说不清楚,朱强只能眼巴巴看着门口,等着亲爹朱都尉过来。

    朱都尉是明白人,应该不会胡乱赖人。

    待看到妹子拉着老爹进来,朱强心下一松,随后又跟着提起来。

    朱都尉耷拉着脸,眼睛里带刀子,看着朱强一哆嗦。

    “跪下!”

    朱都尉呵斥道。

    “噗通!”

    朱强稀里糊涂,却老实跪了。

    朱家素来是“严母慈父”,平日里对儿女挥着鸡毛掸子是朱娘子,唱红脸的反而是朱都尉。

    可真到了朱都尉发火的时候,也让儿女心中畏惧。

    “掏银子请客的是侯晓明、石三,安排此事的是小宝爷与霍豹,那你就没错了?架秧子起哄的是哪个?”

    朱都尉黑着脸问道:“没见过的就想要见世面,没吃过屎你怎么不往茅坑去?”

    “是……儿子错了,不该胡说八道瞎张罗……”

    朱强耷拉脑袋,怏怏回道。  

    “只错这一条?”

    朱都尉咬牙道。

    朱强抬起头,带了迷糊,想了好一会儿琢磨出点儿什么,试探道:“儿子,该拦着小宝爷?”

    别说大家凑到一起,折腾一趟,只是听曲,就算真的是嫖妓,也不过是私德有亏,算不得天大过错。

    最大的过错,是带了霍宝。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可是,明明是霍宝带了大家!

    朱都尉脸色稍缓:“总算没笨到家……‘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你们是小宝爷的属下,不思为小宝爷为助力,反而要让小宝爷为你们操心,宁愿折了名声,也安排下这一场警示你们……你仔细想想,还有脸觉得无辜,就不觉得愧得慌?”

    要是朱强是带兵的武将还罢,勇武为主,考虑不到这些不算什么,可朱强不是武将。

    要是朱强不能站在霍宝的立场多思多想,那日后也不过是个后勤管事,当不得什么用处。

    朱娘子之前恼怒,是将心比心,知晓霍宝身份贵重,怕带出去有个闪失被太尉迁怒。

    朱都尉则是眼看着儿子看似体面,可在童军中并不是无可替代,日后前程还说不准。

    从童军初建,朱强就是元勋之一,即便年岁小、武力不足,也凭借着心智取取胜。

    如今的疏忽,不过是目光短浅、自大疏狂。

    朱强想明白其中厉害,满脸怔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