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封神问道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70章 四方旗聚,与西方的交易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马善打量了眼孔宣,道:“现在说你有什么本事能……”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就呆住了,灿烂的金光将他照在他的身上。

    只见他身前的孔宣突然全身金光大放,背后金色的孔雀尾羽开屏,额头一只孔雀的鸟头浮现,发出轻鸣。

    “你,你是……”

    马善目瞪口呆,吃惊的说不出话来,最后怔怔道:“我现在相信你了。”

    孔宣微笑着双眼一闭一睁,所有异象消失:“所以,你要是不想失去你想要的自由,就最好听一下我贤弟的话。”

    陆川在一旁轻轻一笑。

    这马善只有炼神境级别的法力,说真的,功夫和道行只能算一般。

    不过他的真身可是灵柩灯中的灯芯,肯定不凡,而燃灯道人的燃灯之名或许也与那盏灯有关。

    反正因为马善的特殊,所以这世上的任何火都对马善没用,他记得原来西岐捉了马善之后,斩杀时刀枪不入,难以杀掉。

    于是姜子牙又要人用三昧真火去烧他,不过反而被马善给吸收火的力量逃走。

    陆川很看中马善的这个本事。

    马善神情闪烁不定,最后有些不情愿的长叹一声,算是默认了。

    “下去吧,你之前什么样之后还是什么样,但是给本府记住一点。”

    “什么?”

    陆川说道:“没事不许出营,更不许出去与西岐交战,我们没那么多闲功夫随时随地的庇护你,但是对面可有一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盯着这里。”

    “知道了。”

    马善神情一凛,他当然知道那双眼睛是谁的。

    陆川笑道:“别愁眉苦脸的,你看跟着我混的有哪个不是升官发财,而是受到亏待了?当然前提是你得对我忠心,这样我保证你的日子会比在灵柩灯里精彩千倍。”

    马善迟疑了一下,试探道:“殷郊殿下人真挺不错的……”

    “放心,我不会对付他的。”陆川无语。

    那殷郊这次都快凉了,他还准备救一把呢!

    马善点点头,转身退出了大帐。

    孔宣轻叹道:“灵柩灯乃是那燃灯道人的伴生灵宝,没想到连灵柩灯芯这样的先天灵物都会出现在这场封神中!”

    陆川轻轻颔首,之后和孔宣聊了片刻,打听关于五方旗之北方旗的下落。

    “这先天五方旗的传说我听我母亲说起过,只听说后来南方旗和中央旗在道德、元始两位天尊之手。”

    孔宣沉吟道:“至于其它的宝旗我就不太清楚下落了,也不知你们截教的教主有没有得到一件,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能得宝者必是大能。”

    “我师祖……”

    陆川一怔,这听起来倒是有可能,毕竟两个师兄都有了,但细细一想又不太可能。

    封神中通天从未用过此宝,手下弟子也没有,所以很可能在别人的手中。

    广成子和普贤真人两人一路向西而来,许久后方才抵达西牛贺洲,寻到了那座高如天际的须弥山西方极乐之乡。

    “好大一座须弥山,好一个西方胜境……”

    两人都是第一次来西方须弥山,看到后不禁有些震惊。

    须弥山真的太大了,高耸在西方的苍穹之中,巍峨浩瀚,横亘古今,山顶金灿灿的像是一轮金色神阳不落,比起东方神州大地的万山之祖昆仑山都不遑多让。

    这两座山足以并称为东昆仑,西须弥!

    在须弥山的周围还有另外数座山,同样很巍峨壮丽,不过也将中央须弥衬托的更加宏大。

    这西方圣境也与他们玉虚宫的圣境有些不同。

    只见:

    宝焰金光映日明,异香奇彩更微精。

    七宝林中无穷景,八德池边落瑞璎。

    还有各种仙花异草都是东方不曾有的,不过广成子他们也不是没见过大世面。

    这西方圣境虽然不错,但也是和他们的昆仑圣境各有千秋罢了,他们在最初对于须弥山的巨大吃惊后,也就平静了下来。

    毕竟他们来到西方就代表着东方以及阐教的面子。

    两人来到山巅的山门落下,只是在山门前不敢擅自进去,只好在门前等着。

    很快就有一个童子出来打了个稽首,笑道:“两位贵客远道而来,我叫教主有请。”

    广成子和普贤真人对视一眼,跟着那童子进了山门,入了那座西方的圣殿。

    一进去他们就见一道人,身高丈六,面皮黄色,头挽抓髻正在迎接。

    他的装扮看上去与东方玄门不同,正是接引道人。

    两人稽首见礼。

    普贤真人看了殿中一眼,低声道:“师兄,那位准提道友不在这里,这一位我也不认识啊!”

    广成子身形一僵。

    “呵呵,准提乃是我西方二教主,吾乃大教主接引道人是也!”

    接引道人轻声笑道:“两位乃是玉虚门下,吾在西方久仰阐教大名却无缘一见,今幸两位至此,实乃幸事,请坐!”

    双方走进大殿,分主宾坐下。

    广成子道:“不敢有瞒教主,我东方起了大劫,可是我弟子拿了吾宝番天印为祸难以降服,故而我们这次是来贵圣地求借青莲宝色旗一用,好完大劫。”

    接引道人笑容一凝,叹息一声:“我西方乃是清净之道,与你东方却是不同,东方如今大劫起来,此宝去东方必惹红尘之祸,两位,请恕贫道不能答应。”

    广成子与普贤道人对视一眼。

    广成子想了想,道:“这道虽二门,但其理合一,皆是以人心合天道,如今大周是奉玉虚符命应运而兴,不管东西,总是在皇天后土之内,教主怎言西方与东方之教不同?”

    接引摇头:“道友此言有理,但此宝却是不能染得尘埃,是以,借宝之事恕难从命。”

    “这……”

    广成子和普贤真人为了难。

    明明燃灯说西方教主十分的通情达理,只要说清缘由就会借宝,这叫通情达理?

    “道兄,我看这宝还是借出吧!”

    正在广成子他们发愁时,忽然一道声音从大殿外传来,一人大步进来。

    普贤一喜,抬头去看就见准提大步进来。

    “见过准提教主!”普贤真人起身行了一礼。

    广成子这才认识准提,也赶紧跟着行了一礼。

    准提笑道:“两位此行前来借宝,但要我说这宝不能借,不过现在与之前不同了。”

    “有何不同?”接引道。

    “前番我曾对道兄说过:东方有三千丈红气冲空,乃是我们八德池中五百年花开之数,正与我西方有缘。”

    准提道友笑道:“我西方虽是极乐清净之地,可道祖说我西方大道可于东方大兴,但照此下去何日来能行于东方,不如借东方大教兼行吾道又有何不可?

    说着,看向两人微笑道:“况今广成子他们远道而来,岂能叫他们白跑一趟?”

    “这……”

    接引和广成子齐齐皱眉。

    广成子皱眉细思,神色阴晴不定。

    这准提话中的意思很直接,就是说要以这次借宝来与东方搭上线,之后要将道传到东方。

    与其说借,这更像一场与西方的交易。

    问题是他现在拒不拒绝?

    答应就能借到,不答应那肯定不用多想借不到。

    这时,接引似乎有了决定:“也罢!”

    说罢手掌一翻,只见青光一闪后一件宝光氤氲的青色小旗出现在手中,旗面上有着莲花纹路,递了出去。

    广成子双拳握紧身躯微微战栗着。

    普贤道人叹息道:“师兄,还有封神之事重要。”

    广成子抬头,有了决定,叹息一声后终于还是伸手接过:“谢……西方教主!”

    说罢与普贤道人离开西方往神州而来。

    准提、接引两人相视一眼。

    准提笑道:“道兄,广成子接了我们的旗,就不怕元始不认账,我西方之道现在可在东方大兴了。”

    接引好奇道:“广成子怎么会知道我西方有青莲宝色旗,又来我西方借旗?”

    “不可说,哈,不可说!”

    准提神秘一笑:“对了,我得走了,这次我在东方发现几个了不得的人物,与我西方有缘,我得带回来,哈哈,有缘!”

    说罢,身形已在大殿中消失。

    接引自语道:“我想说的是这次宝贝借出很可能就回不来了啊!”

    看着风风火火离开干劲十足的准提,接引不由的苦笑一声。

    他刚才迟疑便是为此,不然准提话中的意思他怎么会不明白,一开口他就借出去了。

    自语怎么回不来他倒是算不到。

    广成子和普贤真人,两人又花了数日时间回到西岐。

    一路上广成子显得心事重重。

    普贤真人看着广成子,他忽然对广成子极为羡慕。

    因为广成子对元始天尊是发自内心的尊敬相信。

    假如当初遇到准提的是广成子,那他知道广成子肯定不会接受西方的法,也就不会和他们三人一样被元始无视了。

    两人回到西岐大帐,将青莲宝色旗交给燃灯。

    燃灯接过,上下打量着欣喜道:“好极了,如今正南有离地焰光旗,西方有青莲宝色旗,中央有杏黄戊己旗,唯独东方少素色云界旗,不然到时单让北方给殷交,必能伏之!”

    “可是素色云界旗哪里有?”

    众人都开始想,会算的算,但都不知道。

    正着急间忽有士兵来报说来了一个道人,众人请来,只见正是南极仙翁。

    不过此时南极仙翁身上穿的不是平时的道袍,而是缭绕祥云的天界朝服。

    “师兄你怎么来了?”广成子道。

    南极仙翁道:“吾知你们需要用到素色云界旗,所以特意借来助你们。”

    说着手掌一翻,白光一闪后一面白光氤氲的小旗被云气旋绕,出现在他的掌心,旗面上是祥云纹路。

    众人看到后不禁大喜。

    燃灯大笑道:“如此殷郊纵然插翅也难逃了。”

    广成子道:“师兄,素色云界旗这件至宝你是从哪里借来的?”

    五面旗皆是至宝,除了离地焰光旗好借一些外,他去西方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借来。

    “你们不知,此旗乃是瑶池王母至宝,一名‘云界’,一名‘聚仙’,每到瑶池会时,将此旗拽起群仙便都知道,即来赴会,故曰‘聚仙旗’。”

    南极仙翁说道:“我如今已在上界天庭为臣,所以方才去瑶池找王母借来此宝助你们来破殷郊,好了,时辰已到你们忙,我暂且回去了。”

    封神大劫的起因有一条是天庭缺人,昊天上帝命十二上仙称臣。

    不过他却是不同,在封神前他就已经在天庭称臣了。

    众人送南极离开。

    “时辰到了,岐山往西是八百里断魂山,那里便是殷郊丧命之地。”

    “文殊你持青莲宝色旗守西山,慈航用离地焰光旗在岐山守南方,不过西方云界旗须得西伯侯亲自去守,普贤一旁保护。”

    燃灯道:“他有天子之命,今夜西伯侯若得殷郊这位大商太子身上的大商气运,即可成为武王大事可成矣,子牙你今夜带人出去叫阵,用杏黄旗护体,引诱殷郊来断魂山……”

    “好!”

    众人精神一振。

    “等一下!”

    忽然姜子牙有些为难道:“可是主公闭关许久,至今尚未出关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