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八十八章 皇帝的手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朱无视此言一出,场中众人神色皆有变化。

    二十多年的春秋国战,离阳一统中原,恢复八百年前旧秦大一统格局,如此局面,必然是要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这一笔,却和面前这位没什么关系,尽管这位主比之先皇更加圣明有为。

    只因扫灭八国是先皇在位时期的成果,自然不会算到当今陛下头上。

    但若是能灭了北莽,版图扩张,必然成就古今未有之盛举。

    皇帝话音刚落,下方的都是人精,几乎瞬间便想到了这一方面。

    下方的众位大臣,忍不住起了心思,包括张巨鹿也不例外。

    除了吞并北莽后,所获得利益,还有青史留名的诱惑。

    要知道,这下方的众人中,可是有八国遗民的。

    张巨鹿为当朝首辅,自然第一个开口。

    碧绿色的眸子闪着幽光,让人看不透这位的深浅,缓缓出声:“陛下,北莽盘踞北方多年,国力雄厚,若只是边境袭扰,自当打退回去便是,可若是想要北上伐敌,还需缓缓图之,不可操之过急。“

    另有人出列道:“张大人老成谋国,陛下,攻略北莽还需谨慎,不若先御敌以外,再聚臣工商讨出一个万全之策,然后再北伐北莽。”

    皇帝听了,面色平静。

    下方,顾剑棠瞥了一眼刚才说话的人,心中忍不住冷笑。

    刚刚说话之人,乃是离阳老牌贵族一系,但近三十年过去,这些人早已没有春秋时期的进取之心,被富贵荣华迷了眼,连陛下的心意都看不出来。

    当即,他上前一步:“陛下,从信笺上看,北莽军队调动颇为有异,和往年的叩边决然不同,似有举国之力来犯的征兆,不得不防。”

    “另外,北凉王在凉州边界的战争已经展开,我离阳二十年休养生息,与北莽开战,正当此时。”

    “末将愿前往,为陛下冲锋陷阵。”

    顾剑棠乃刀道大家,铿锵之声响彻御书房。

    皇帝点了点头,威严的眸光扫了一遍场中之人。

    他这些年权威日盛,以往刚登基的时候还需要辅以政治手腕,以妥协各方谋求平衡,但现在,整个离阳帝国军政大权除北凉外尽在己手,几乎可以称得上乾纲独断。

    在其帝王心术下,诸多势力对其愈发敬畏,尽皆伏低做小,不敢违逆。

    朱无视心中早有决断,岂会被三言两语而改变。

    他盯着张巨鹿,淡淡道:“着内阁,与兵部、户部和工部,协同锦衣卫共同商议,拿出一个章程出来。”

    随后,他眼神微动,又道:“大事若成,离阳当又多一位异姓王。”

    下方众人脸色一变,眼神中都射出异色。

    皇帝说完,摆了摆手让众人退下。

    张巨鹿等人躬身道:“臣等遵旨。”

    待众人走后,皇帝坐在书桌前,沉吟了一下,提笔挥手书就了两封密函,递给了韩貂寺。

    “动用加急渠道,将其送给徐骁。”

    韩貂寺低头领命,心中闪过诸多念头。

    ……

    北凉,大营。

    徐骁这段时间并不好过,准确的说,整个北凉军和与其对峙的北莽军队都不好过。

    有北莽军神拓跋菩萨坐镇,的确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这一日,众人正在商议军策。

    “报……”

    “进来。”

    “秉大将军,外面有一锦衣卫要见大将军。”

    徐骁和李义山对视一眼,锦衣卫代表着什么,整个离阳帝国都知道,他是太安城那位意志的延伸,来到了这里,也就意味着有旨意传达。

    略默,徐骁摆手:“让他进来。”

    锦衣卫非传旨太监,以他的身份无需出门迎接。

    俄顷,一位飞鱼服走了进来。

    锦衣卫拱了拱手:“见过王爷,陛下有密旨送到。”说着,从怀中掏出两封信件。

    徐骁站起身,双手接过。

    锦衣卫也不耽搁,拱手道:“王爷,卑职还要回去复命,就不多待了,先行告退。”

    徐骁也不留对方,只是道:“慢走。”

    待人走后,徐骁拿起两封信看了眼,一封是给自己的,另一封居然是给戴道晋的,这让他有些诧异。

    李义山见了,目露沉吟,眼神转动了下,轻笑道:“送信居然要我们转交,看来当今陛下和那位先生的关系,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徐骁点了点头,将自己的信拆开,看完后,面露凝重之色:“皇帝小儿好大的气魄。”

    虽然是敌对,但对于这位皇帝,他还是很看重的。

    李义山接过徐骁手中的信件,看了一遍,皇帝的旨意很简单,他要攻略北莽,需要北凉配合,不得贻误,字里行间充斥着霸道和肃杀。

    他皱了皱眉,以往的时候,不管什么事,只要牵扯到北凉,皇帝多以安抚为主,还从未用过这等强硬的口气。

    说明皇帝来真的了。

    他真的要借这个机会,彻底解决北莽的问题。

    徐骁看向李义山:“你怎么看?”

    攻略北莽,必然要举国之力,北凉也不例外。

    而恰恰让徐骁棘手的是,若是和以前一样,有北莽这个外敌环伺,北凉军就永远会存在,因为离阳需要北凉铁骑。

    但若这次真的配合皇帝的命令,彻底解决北莽的问题。

    那么那时的离阳还需要北凉军吗?

    皇帝对北凉徐家的态度,几乎可以预见。

    既铲除北莽,扩大版图,成就古今未有之功业,又能彻底拔出北凉徐家这根刺,一箭双雕。

    皇帝好手段,徐骁叹气。

    这时,陈芝豹、诸禄山等人已经看完了信件。

    诸禄山看了,目露冷意:”大战在即,皇帝传这么一封信,就不怕我们不听他的,让他的大业功败垂成吗?“

    徐骁皱眉,沉默不语。

    李义山突然苦笑一声,摇头道:“是我小看了皇帝。”

    众人都看向他,徐骁也眼露疑惑,不明其意。

    李义山指了指另外一封“戴道晋亲启”的信件,苦笑道:“我以为皇帝连联系那位先生的渠道都没有,需要靠我们来传信,说明二人的关系,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差。”

    诸禄山闷声道:“军师,难道不是这样吗?”

    李义山摇头道:“若是我所料不差,这封信里应该是用来说服戴先生的,说服他让我们听从皇帝的旨意,配合朝廷北伐。”

    众人齐皱眉,若是那位也要求他们听命朝廷,那他们真就没的选择了。

    顿了下,袁左宗道:“我们不将信交给戴先生不就好了。”

    此言一出,徐骁六义子中的姚简出声道:“不妥。”

    李义山也道:“皇帝料准了我们不敢,这封信里的内容我们也只是猜测,谁也不敢说还有没有别的东西,是否对那位先生很重要?而且私自截留他的信件,必然会使得原本的良好合作关系陷入破裂的境地。没了那位的支持,再加上此次北凉铁骑损失惨重,皇帝对付我们将不会再有任何顾虑。”

    众人面面相觑。

    徐骁眉头皱成了川字,沉默不语。

    面对皇帝妥妥的阳谋,李义山也有些感到棘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