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邪魔动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深夜,一群又一群的人汇聚在一起,在武者将不死人清除干净后,众人把火车上的食物和水收集起来,烧水煮面、煮香肠、煮一切能够烹煮的食物。

    食物的香气萦绕着,将恐惧与哀伤尽可能驱散。

    虽然心急,但终究不可能扔下这群民众不管不顾,但让惊魂甫定的他们连夜赶路返回,却又是不现实的。

    民众需要休息,需要区分隔离,需要处理伤口,需要抚慰失去亲人的悲痛之情……那些被杀掉的不死人,都是由生还者亲人变成的,他们之前可能还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好儿子,这一刻已经都变成脑袋被砸爆开的,冰冷冷的尸体了。

    “指挥中心最新消息,已经确认,邪魔九道之地鬼腐窟为此次生化袭击负责,此时正有大量地鬼腐窟的高手盘踞在广域市,请各位接受紧急征召的武者务必提高警惕。”

    “操!老子就知道闹得这么大,一定是有幕后黑手的,没想到是地鬼腐窟那群该死不死的污烂人!”回身一拳,老汉金大坚直接就把身侧报废的列车砸碎,异常恼怒。

    (恐怕还不仅仅是地鬼腐窟……这样的诡异,这样的恐怖,像这样的气象不是单纯地鬼腐窟能够搞出来的,应该是有异星文明势力参与进来了。)石应虎双臂抱于怀站在金大坚的身侧处,回想起事件初始击杀第一个感染者时听到的诡异吟唱。

    那种感觉像极了石应虎印象中西方唱诗班带给人的感觉,庄严、神秘,当然,这个是在墓地里唱诗,除神性外还透着一股恐怖感。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聚集区那边突然传来喧哗吵闹,石应虎金大坚对视一眼,下一刻两人施展身法,带着幻影提纵过去。

    “我孙子没被感染,你撒手……撕开,他并没有被感染!”一个老太太在这一刻就像发狂了一样捶打着金大坚的一名弟子,那名弟子才十七八岁,此时此刻虽然抓着一个脸色苍白男子的手腕,但被那名老太太捶打着,扇着耳光,却有些不知所措。

    “北玄,怎么回事?”因为是金大坚的弟子,因此石应虎来到近处后他并没有开口。

    而在听到师父的话语声后,那名叫“北玄”的年轻人一脸如释重负,开口道:“师父,弟子按您的意思搜索正常区域的病毒感染者,就发现了这个人,他……”

    “胡说,你胡说,我孙子他只是感冒,只是病了,他没被感染!”一边那名干瘦的老太太明显失控了,几乎跳起来要去掐北玄的脖子。

    见到这一幕,石应虎伸手一拂,以一股柔和的劲力拂开了老太太,然后他来到那名脸色惨白的年轻人身边,刺啦一声撕开他的衣服,显露出其胸腹间已经大片大片浮现出的黑灰色经络。

    “大娘,很抱歉,但您孙子的确已经被感染了。感染了未必就会变成不死者,但他现在必须去隔离人群,我不可能允许他继续在未感染人群里面。”石应虎注视着那片黑灰色的经络,他摇了摇头。

    “不,武者大人,您一定是看错了,我老陈家三代独苗啊,现在就剩下我孙子一个,他爷爷是军人,他爸爸也是军人,您不能这样对他啊!”那名老太太扑通一下就跪下来了,石应虎与金大坚赶紧退开,炎黄自古有尊老传统,被一个老年人这样跪拜哭求,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不舒服的。

    “他爷爷和父亲都是军人?您带他的军属证了吗?如果您带了,我愿意把他带在身边,只要他未被病毒侵蚀而死,我保他安全。”金大坚似乎有些军人情节,这样言道。

    “呜…呜…”那枯瘦的老太太跪在那里哭着,模样令人看着心酸,却并没有回答金大坚的话。

    金大坚等了片刻,见那老太太无法提供任何有效证明,便对他的弟子言道:“把人送到被感染区去。”

    “是,师父。”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刚刚还呆愣的老太太蓦然明醒过来了,她尖叫一声扑向自己的行礼,众人还以为她要拿出什么东西,结果她略一翻找拿出一柄用来削苹果的刀来。

    “谁都不允动我孙子,你们谁都不允动我孙子。”这老太太被逼急了,真敢拿刀子扎人,石应虎见她摇摇晃晃得怕她摔着,上前一把按住其肩膀,轻轻一捏散去其力道。

    “老人家,我知道您担心您孙子,这样吧,我把您也送到感染区就近照顾您的孙子,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您再拒绝的话,我就把您打昏过去……我说到就做到。”

    注视着石应虎的眼睛,片刻之后,老太太颓然得放下刀子,水果刀锵得一声坠落在地面上。

    最终,那个老太太选择同自己重病半昏迷的孙子一起去感染区。

    石应虎可以理解她的心情,若是老妈在这里,遇到相同的事情,恐怕也会同她一样做相同的事,但有些时候没有办法,一百个人的生存重要性,就比九十九个人的生存重要性更重要一些,一个科学家的生存重要性,就比一百个普通人的生存重要性更重要一些,石应虎习武之人,满手血腥,在他眼里人命既重要也不重要,每个人的生存价值也有高有低。

    “你觉得那个小子能熬的过去吗?”金大坚走到石应虎身侧,随口问了一句。

    “……他体质虚弱,有重病在身,好处是因为重病因此免疫系统始终处于激活状态,六四分吧,他有四成可能缓过来,若是能缓过来也就因祸得福了,不死病毒激活了他全身的生命潜能,身上的病可能就不药而愈了。”在说到这里时,石应虎顿了一顿,然后他开口道:

    “金前辈,你让几个精干的弟子去感染区守着吧,谁异化了立刻就斩首杀掉,至于未感染区就不要再继续检查了,让他们互相举报,这种时候,他们应该自己为自己的性命负责。”

    没人愿意去感染区,因为即便自己扛过了感染,也保不准会不会被身边异化的人扑倒咬死,因此有些人哪怕明明知道自己被感染了,依然隐藏着不肯说,在心中默默期望自己能够扛过病毒侵蚀。

    …………

    “生化病毒?不死”是军方针对于生物科学研究,研究出来激发人体的潜能药剂,成功,当然是很成功的,被“不死病毒”改造后,只要脑袋不被破坏,身体潜能被高度开发,被击碎心脏都不会死。

    然而,研究卡在这一步就无法寸进了,最后激发人体潜力的良性药剂,后期硬生生转向成攻击型生化毒剂。

    曾经的地球人总是迷信于科学,明明对于宇宙的探索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却莫名迷信于科学无所不能,其实这和崇拜宗教又有什么区别?反倒是许多大科学家是有自身宗教信仰的,知道的越多,越是了解这个宇宙,反而越相信冥冥当中存在着至高的主宰。

    事实上,科学文明同武道文明、信仰文明乃至于宇宙中存在的其它一切文明一样,都是存在着自己的上限天花板的,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想要突破文明的上限天花板就会越来越困难,尤其是前方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

    换个角度对比一下,这同武道文明何其的相似,零阶文明衍生原始时代,一阶奴隶文明,二阶农耕封建文明,三阶工业文明,四阶信息智能化文明,越往后走就越是艰难,同样的,越是艰难得跨越质变,获得的飞跃也就越大。

    一夜休整,大事没有,小事不断。

    金大坚与石应虎两人轮流休息,虽然以他两人的修为坚持奋战十天半个月不休息也没什么,但邪魔九道之一的地鬼腐窟出手了,可以想象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平静。

    血月入侵,大争之世到来,邪魔九道根据自己的诉求有着各自不同的选择。

    地狱鬼府在四阶天人不死冥帝的带领下,举宗入侵血月世界,铁血社本就与军方高度结合,在这种要命的情况下更是说什么都不会扯国家的后腿,白莲密宗因为业务冲突的关系,愿意辅助国家清理暗中入侵本世界的异界邪教。

    邪异门与灭情绝意道虽然都没有什么动静,但天残叟同样是心高气傲之人,作为邪魔九道中声势最为显赫的两大人杰,不死冥帝想要更进一步,天残老人会不想?

    灭情绝意道虽是魔门,但实际上却是道门分支,向道之执念更远远在正道道宗之上,他们会不想入侵血月成仙做祖?

    这样计算来,邪魔九道当中倒是有五道,成为国家对抗血月世界的急先锋,在这种情况下正魔之别都不再那么重要。

    就如同炎黄古代的明教一样,北方蛮族入侵的时候,明教是江湖抵抗的一大主力,其发挥的作用甚至更在正道之上。

    但双修府幻心阁、拜剑山庄、不灭皇朝、地鬼腐窟就显得有些意向不明了,前三者不说,至少地鬼腐窟这一次就明显是同异域邪神搅在了一起,像眼前这样的搞法,等政府反应过来绝对是全力动手铲除、没有留情余地的。叛徒,很多时候比敌人都更可恨。

    一路走走停停,从清晨走到日暮,远方的广域市火车站才隐隐可见。

    其实金大坚与石应虎两人,完全可以分开,一个先返回广域市支援,一个留下继续保护民众。

    但这一茬子两人都没有提,这其实就是个心眼,虽然金大坚与石应虎两人都没有明说,但隐隐的结盟意思却是非常清晰的,邪魔九道之一的地鬼腐窟拿出这样大的手笔,就必然不会是虎头蛇尾。

    地鬼腐窟除那位隐藏极深的窟主以外,还有七大长老长年外出活动,除大长老外的其它六位长老每一位都有传奇中期的战力,大长老则有传奇后期的战力。

    为国家工作,没必要上来就把老命压上去,现在的广域市阴影中不知道藏着七大长老中的几位,石应虎与金大坚在一起,彼此之间有个照应,一旦遇敌不至于被硬吃下去。

    虽然,石应虎自负武功,但他没同传奇中期的武者交过手,更何况,若是遇到地鬼腐窟大长老呢?石应虎并不认为现在的自己就能够打得过成名近百年的老怪物。

    邪魔九道是不可能也不敢同炎黄古国主力部队硬刚正面的,因此他们必然要在两三天内有所行动,不然炎黄古国的支援部队就上来了,地鬼腐窟无论想干什么都没有机会了。

    “地鬼腐窟七大长老,分别以“暴食”、“贪婪”、“懒惰”、“嫉妒”、“骄傲”、“**”、“愤怒”作为自己的意象,这种意象甚至可以折射到他们的武功上。”金甲天王金大坚今年八十多了,虽然看去像才四五十岁,但事实上已经在江湖中厮混一辈子。

    在同石应虎达成隐晦的默契之后,他也不介意分享自己的情报,令石应虎有一个心理准备。

    “西方天主教七宗罪?我东方的武学门派,怎么会同西方天主教扯上关系?”

    “嗯,这,可能跟地鬼腐窟的门派构成有关系吧。地鬼腐窟的主要构成人,由瘾君子、绝症患者构成,为求延命他们不得不修炼邪恶至极的‘腐诀’秘法,瘾君子倒也罢了,许多绝症患者一开始其实是好人的,只是求生的欲望太强烈,盖过了善恶是非观。”

    “腐诀当中记载的许多延寿秘术堪称是灭绝人性,并且终身要受困于黑暗中不得脱身,即便是好人在那种环境下,也会逐渐变成恶魔的。视自己有罪,可能是他们内心深处的某种补偿机制。”轻声言语着,同时,金大坚看向石应虎,只见这个年轻的后辈若有所思。

    “哈哈,也不用那么认真的去想,这其实是我猜的,没准真正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地鬼腐窟的窟主是一位天主教信徒也说不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