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荒原闲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7章 有去无回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齐峰听到了自家闺女的声音,只这过这个时候他可没有兴趣和齐悦扯什么,齐峰的注意力大半都摆在小火锅上了。

    到不是齐峰没有吃过小火锅,而是在冬泳的时候,人在冰冷的湖水里,面左摆一上个热气腾腾的小火锅,它不光是好吃的问题,更加好玩啊。

    “我们不用,你们订你们自己的!”

    苍海冲着齐悦吼了一嗓子之,继续捞着自己锅子的鹅血。

    齐悦这时终于听出有点不对了,带着一脸好奇,她迈开了腿走了过来。当她的视线可以绕过爬犁的时候,不由的自主加快了脚步。

    等着齐悦站到了几人的旁边,看到苍海四人每人都泡在池子里,面前的水面上还浮着一个小火锅,顿时不乐意了。

    “我说你们怎么不吃饭呢,原来是自己带了,你们真不够意思唉,你看看只顾着自己吃,根本就不顾及别人的感受!”齐悦气的跺了一下脚。

    “我们自吃自的,干你们何事啊?”

    齐峰现在心中是万般得意啊,心道:小样就你们那点小花花肠子还和我们斗,我们那是不想伤着你们!

    “我不管!”齐悦说着便要伸手去端老爹齐峰面前的小火锅。

    齐峰轻轻的一推,小火锅从齐悦的手边划了开来,在水面上划出了一道微弧线,逃离了齐悦的魔掌。

    “干什么,一人一锅!”齐峰笑眯眯的把自己手中一筷子羊肉放到了嘴里,一边嚼一边还发出满意的嗯嗯声,引诱着齐悦肚子里的馋虫。

    见在自家老爸的面前讨不到好,齐悦立刻换了一个目标:”苍海,咱们兄弟!“

    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完,便见苍海轻轻的推了一下自己面前的小火锅,然后往池子中心挪了挪。”吃饭的时候什么兄弟之类的都太假大空了,喝了几杯酒就认为天下都是他的,咱们要讲兄弟的话等我吃完了饭!唉呀,干爹哪,这小火锅也太好吃了吧,就算是喝一勺子汤,那家伙,也是一直暖到了胃里啊,哈哈哈!”苍海得配合齐峰。

    齐峰满意的点头应道:“是啊,不得不说你调火锅的手段还是很高的!对了,要不这样吧,你出料,我在这边建个厂什么,咱们就生产这种火锅底料,就是这种高汤的你看怎么样?”

    苍海还以为齐峰是瞎说呢,点了点头说道:“好啊,反正一年有半年的时间都没什么事情!”

    齐峰一听便知道苍海想岔了,张口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想建厂,不是说着玩的!”

    关启东听了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齐峰,然后伸手指着正伸着脖子在自骨小火锅里翻找土豆片的苍海问道:“你觉得他是一个能喜欢整天呆在工厂里研究怎么做好一个火锅底料的人么?”

    看到苍海的模样,再想想苍海现在一年的收入,就算是不知道数目也能猜的到肯定不少于八位数,每年都有这样的收入,并且人也没什么大的追求,更没有成为什么商业领袖的野心。

    说的直白一点,苍海就是那种有了一点钱就小富即安的那种男人,在他的心中最重的或许并不是钱,而是老婆孩子热坑头这样美滋滋,不睡到日上三竿不起床的这种生活。

    让苍海这类男人呆在工厂里搞研究,他们没钱的时候那的确没有问题,但是当他们有钱的时候,你就别想了。

    “我说你年纪轻轻的就不能有点野心?”齐峰望着苍海说道。

    齐峰现在是拿苍海当子侄看的,当然,当子侄看并不等于子侄,虽然苍海很亲密的叫着干爹干妈,但是其实齐峰知道,苍海这孩子只是重感情而已,真的论份量,他齐峰两口子绑起来也没有关启东的十分之一,人家那可是真正的师徒,授业的那种。

    “关老师,小火锅好吃么?”

    没有办法,齐悦只得凑到了最近的关启东旁边。伸着脑袋闻了一下小火锅飘过来的香味。

    一闻到这香气,齐悦不由自主的咽了一下口水。还是挺大声的:“味道好像是不错喔?”

    关启东被齐悦的样子给逗乐了:“吃点儿?”

    齐悦强忍着口水。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

    说完扭头望着自家的老爹,张口说道:“爸,你也跟关老师好好的学学,这怎么我一来你连个小火锅都舍不得了呢!”

    关启东在旁边听了哈哈笑了起来,以前上学的时候,关启东并没有在意齐悦,因为她的成绩真的不怎么样,女学生中他更偏爱周欣慧一些。

    男学生嘛,那肯定是苍海没有别人,上大学那会儿,有人笑称苍海就是关启东的亲儿子,若不是两人长的实在是有点不搭,那就不仅仅是传闻这个问题了。

    齐峰说道:“也不知道是谁不乐意跟老父亲一起!”

    “您原来的怨的这个啊,我这不是为了您考虑么,和我们在一起,您也不自在,我们也拘束。您要了真的喜欢,等会儿我就跟他们说去”齐悦手舞止蹈的说着,哪有一点儿昨天过来说不想和自家老子一起游冬泳玩的模样。

    在心中默默的鄙视了一下自家的这位铁哥们后,自我夸奖了一番,苍海低眉耸眼继续吃着自己面前的小火锅。

    这是齐峰张口说道:“小火锅是好,但是有点儿稍微不足!”

    苍海一听不足?立刻来了精神:”您觉得味道还差了一点?”

    齐峰抬起了自己的手,轻轻的对着苍海摆了一下:“这个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的一个习惯,吃火锅呢爱吃一点儿米饭,最好是你这里自家种的大米”。

    齐悦听了扭头望着苍海,很是得意的问道:“怎么样苍海,现在能变出一碗大米饭么?你干爹想吃你们家的大米饭了”。

    说话的时候,齐悦还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双手环抱着,一只脚尖还轻轻的在地上点着。

    师薇看到齐悦的模样,不由自主的捂着嘴乐了:“他还真的做了米饭带过来的!”

    “啊,还真的做了啊?”齐悦顿时脸色垮了下来。

    苍海笑着推开了自己面前的小火锅,游回到了池边上双手一撑冰面,然后整个人从湖水里出来站到了冰面上。

    轻轻的抹了一下身体上的水,苍海冲着齐悦笑呵呵说道:“没有想到吧,我吃小火锅的时候也喜欢加上一碗米饭!”

    每一顿不吃一点儿大米,苍海就会觉得这一顿好像没吃一样,哪怕是吃的再饱,也很快就会饿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既然把小火锅都摆出来了,苍海又怎么可能不给自己蒸上一锅大白米饭。

    苍海装模作样的走到了爬犁的旁边,伸手在自己带来的篮子里摸了一下,没多久便摸出了一个保温杯拎在了手中。

    “你们谁要?”

    苍海把手中的保温杯举齐了自己的肩问道。

    齐峰抬了一下手示意自己要一份。

    关启东则是摆了一下手:“有肉有菜的吃饱了,不要米饭了”。

    齐悦这时看着苍海:“给我也来一碗!”

    “干吃米饭啊?”苍海逗她说道。

    齐悦道:“干吃什么,直接抢你的不就成了!”

    苍海听了乐了一下,然后拿出了三个碗,重新钻回到了湖水里。

    “哟,还是热乎的呢,这保温效果真是不错”齐峰伸手接过了碗,轻轻的夹了几粒米饭便说道。

    “咦,还真的是这样呢”师薇吃了一口米饭发现米饭果然还有些温度,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干硬冰冷。

    苍海这边可不管热乎不热乎,选给自己弄了一点汤泡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把一碗米饭刨进了肚子里。

    师薇这时冲着齐悦说道:“下来,咱们一起吃吧”

    齐悦听了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去爬犁上翻了一下,她太了解苍海了,知道他肯定会带上备用的筷子的,这么一翻果不其然被她找到了三双干净的筷子,今了筷子,抓了一个碗齐悦来到了保温盒子旁边,给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的饭,然后蹲在冰面上和师薇一起吃一个小火锅。

    苍海瞅着齐悦的模样那叫一个累啊,因为冰面三十厘米厚,加上齐悦又是蹲着的所以每一次夹菜,齐悦都得弯下腰,几乎是趴在了冰面上才能吃上一口菜。

    “我说你这样不累么?”

    苍海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关你什么事?”齐悦一边继续以这种方式夹着菜一边回苍海。

    苍海只得自嘲式的歪了一下脑袋,继续吃着自己的小火锅。

    齐悦这边一去不回,那边顾涵啊,这些人心中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于是派了顾涵过来瞅一瞅。

    等着顾涵过来,发现苍海这些人在这边安安静静的吃着美味的小火锅,立刻就觉得自己遭受到了'背叛‘。

    “你们!”顾涵伸手指着苍海。

    他也不可能指别人,关启东是老师,齐峰是长辈,师薇是兄弟媳妇,现在能指的也就是苍海这一个独头蒜。

    齐悦看了顾涵一眼,张口说道:“爬犁的那个小箱子里筷子,还有碗!”

    齐悦这一句话如同在气球上扎了个洞一样,原本还气势汹汹的顾涵一听,立刻如同放了气一样的气球,什么气势都没有了。

    “好嘞!”

    顾涵欢天喜地的去爬犁上拿了碗筷,然后给自己同样盛了一大碗的米饭,顾涵刚才还在水里玩呢,过来的时候也就是泳裤,所以这货直接下了水,凑到了苍海的旁边想加入进来。

    “你干什么?”苍海护了一下自己的锅子。

    顾涵此时已经张开筷子:“你识相一点,如果我要是吃不到,你也就别吃了,我不就不相信了,你还能游的比我泼水都快,你要是不和我一起吃,那我就往你的锅里泼湖水!”

    “我去,你真无赖!”

    顾涵笑眯眯的说道:“咱们彼此彼此,说是好兄弟,自己躲在一边吃火锅,让我们去啃冷盒饭!”

    “不至于冷吧?”

    “反正不怎么热,送到这里也就是汤还热乎着”顾涵一边说一边刨着米饭夹着菜,很快这小子说话的声音就有点儿瓢了,被嘴里的饭撑的说话都不清楚了。

    顾涵也是一地不回,这下子赵萍萍几个干脆一起过来了。

    当她们看到苍海这群人在悠闲的吃着热气腾腾的小火锅时,顿时就不乐意了,一个个纷纷指责起了齐悦和顾涵,当然了火力最集中的还是苍海这里。

    因为大家都知道沾吃的东西,在四家坪村不能说十有八九,也有六七分是苍海捣鼓出来的。

    嗝!

    打了个饱嗝,齐悦满足的拍了拍自己肚子:”我有罪,我不该抛弃大家……”。

    说说的漂亮,再看齐悦的模样,哪有一点有罪的模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