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荒原闲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9章 有人不信邪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苍海回到了老师等人的旁边,还没有来的急蹲下来呢,便有人发问了。

    “怎么回事?”齐峰笑眯眯的问道。

    一瞅见苍海的模样,大家便知道事情不那么严重,再说了如果事情要是非常严重的话,那一帮孩子哪里还会哈哈大笑。所以见苍海把事情解决了,大家也就放下心来。

    “钱迈这小子被一只巴掌大点的小王八给咬住了大腿内侧,差点就咬到命根子上了,我问是不是这小子在水里尿尿了,谁知道这小子还真在水中尿了……”苍海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讲了一下。

    齐峰听完望着苍海调侃道:“没有想到你的诅咒居然这么灵!”

    “哪里是灵,瞎猫碰到死耗子罢了’苍海现在也不知道怎么说了,自己这边刚出口那边钱迈就被咬了,他自己都有点傻眼,心道: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情!”胡师杰轻轻的捋了一下自己嘴边的小胡子,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话,苍海不由的睁大了眼睛望着胡师杰,心下觉得:我去,这也太巧了,我要成神了么?

    想到这里,苍海不由的在心底暗自嘀咕起来。

    事情证明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个巧合,钱迈被小王八咬就是因为苍海说话的时候,小子偷偷的躲在池子里往水里撒尿这才被生命之树指使着小王八给咬了。

    苍海看了一眼泡在水中的苗正伟问道:“什么时候上任?”

    苗正伟笑着说道:“哪里算什么上任啊,是回省城去,先到街道办适应一下,做个什么街道办的主任,然后再看吧,说实话我宁愿在四家坪这边呆着也不想去做什么主任去。唉,虽然只是和大家相处了短短的时间,但是在这里我真的是学到了不少东西”。

    “也不过是省城罢了,如果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回来看看,放假的时候也可以来,我们当你是四家坪村的一份子”胡师杰笑着说道。

    虽然合作的时间比较短,但是苗正伟还在给胡师杰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弄的胡师杰给苗正伟写任上评分的时候极尽夸赞之能事,夸的苗正伟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我可不敢,到时候给我来个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那我下半辈子就得折在号子里去了”苗正伟开玩笑的说道。

    苗正伟离任固然有四家坪村一飞冲天的原因,但是更主要的原因是苗正伟在四家坪一年合法的收入就高达二十几万,这可是能光明正大花的,别人就算是查起来也不怕。

    因为这钱,就算是没心思的人受了别人的挑拨也想把这位子拿在自己人的手中,而苗正伟这边也有人提点了他,让他适可而止。

    在多方原因之下,就促成了苗正伟离开了四家坪。

    “下一任什么时候来?有眉目了没有?”苍海问道。

    “这我不知道,而且就算是再有人下来,那也不可能是我们省团的,最大的可能是市里的,不过这事不到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定论”苗正伟说道。

    关启东听了长叹了一口气:“没事干就不能干点正事么,整天那点儿小机灵全都用在钻研上了”。

    大家听了这话都不说了,谁都明白这些人派下来对于四家坪村的发展老实说不大,不光是不大如果派一个不是玩意的,还有可能阻止四家坪村这种上升势头,可惜的是在坐的这些人说了都不算,该来的还是会来。

    胡师杰明显不想再提这事情了,前瞅着就要过年了提这事做什么,于是转移了话题:“海娃子,正伟,你们觉得明年把通往村里的路扩一下怎么样,原本这路的两边也没遮没拦的,咱们明年就算是弄个水泥敦子也好啊,像我们常走的还好,送货的人来一次摔一次,幸好不是什么大坡”。

    “有钱的话就修吧,反正村里明年似乎也没什么可以花钱的地方了!”苗正伟想了一下说道。

    说完望着苍海,那意思是你有什么想到的!

    这是大家谈事的时候的常态,苍海仔细的想了一下:“咱们村的大棚还得提升一下产能,现在这样效率太低了”。

    “怎么说?”苗正伟问道。

    胡师杰却有不同的意见:“就咱们这大棚还低?我可以拍着胸口打包票的说,全省都没有几个像咱们这样的大棚!”

    “别老和省里比啊,您老的眼光就不能放长一点,看看人家北欧的农业是怎么搞的,看看人家荷兰农民是如何种地的”苍海笑嘻嘻的说道。

    村里有钱,苍海还是喜欢花在建设上,帐上有钱就赶紧花出去,要不然就村里这小胳膊小腿的,在它还没有发育完全之后,遇到一些大神还真的招架不住,账上有钱和把钱花出去那是两码子事,再怎么说四家坪这也是集体制企业,属于公有制的一种。

    等着村子真的打出名声来了,就像是江南的村子一般,那事情就好办多了。在此之前猥琐发育才是王道。

    “还能怎么提高?”胡师杰问道。

    苗正伟听了略微思考了一下:“我觉得你的想法太有点儿超前了,咱们就算是手头有钱,把大棚都建起来了,但是咱们人呢?”

    苗正伟的话算是打到了七寸上,四家坪村最大的短板就是人,但是偏偏还不好盲目的扩大,要不然真的会引发矛盾,把外村人雇来,发多少钱好,干一样的活,四家坪村有分红,他们没有?

    前面一两年可能新来的人还会觉得无所谓,会和外面的人比较,获得心理上的满足。

    等着再过了两年他们习惯了自己工资的时候,那他们就会觉得四家坪村的村民们拿这么多,我凭什么干一样的活拿的却只有他们的四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啊。到时候别说是感激了,不仇视不对立就算是好的了。

    有的时候别把什么事情都寄托在人性上,人性这东西琢磨不透,大多数人只记得自己没有得到的,不记得自己得到过什么。

    “所以咱们不能玩落后的体力劳动模式啊,咱们得玩高科技,一个人照应几个大棚的那种”苍海说道。

    “要不然这样吧,你们干脆把所有的大棚都承包给我怎么样?我找人来管理,每年给村里交租金。价格好商量!”

    这时张久生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大家一转头看到他笑眯眯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开始从口袋里掏烟。

    散了一圈,张久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铁盒子,这是装烟灰与烟头的盒子,在村子里只要是抽烟的都会在身上备有这样的盒子,方了防止毛丢烟头。对于一些不文明的现像,村里特别的发布了一个村民公约,上面清相表明了处理方法。

    方法也很简单,罚钱,罚到肉疼的那种罚,而不是轻飘飘的了事。

    外面的人被罚两次就赶出去,再也不要来了,村子里的人屡教不改的,直接剥夺他种西瓜的权力,自从胡来安被赶走之后,再也没有人小看村里的规矩了。

    现在在村里转上一圈,根本看不到地上有一根烟头或者一个塑料袋,正是因为村里规矩大,处罚严,村里的环境才能保持的像现在这么好。

    如果说有人乱丢垃圾你只是教育教育,罚个五六块的了事,四家坪村现在估计差不多就跟别的村子一样了。

    “你还是不要有这个打算了,现在大棚投了就差不多三百多万了,如果按着海娃子说的不知道要投多少钱呢,我对你们商人有点儿不放心!”胡师杰说道。

    “你瞅瞅,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有没有给四家坪村的建设出过力?”张久生也不生气,直接往胡师杰的旁边挪了挪。

    苍海是看出张久生真的想把大棚抓在自己的手中,但是可惜的是无论谁开了村书记或者是任何人掌控了村企业只要不傻都不可能把这东西给张久生,因为这东西就算是不像是西瓜那样下着金蛋的鸡,那一年下来能给乡亲们带来的收入每户也有十来万的纯利,相当于魔都一个小白领的工资了。

    “这跟你出过力没有出过力没什么关系,就像是现在,村里任何人也不可能再租到村里的地了,因为所有的土地就算是现在没有开发的,那也是村里的公有财产……”胡师杰说道。

    对于胡师杰拿自己举例,苍海只是笑了笑,严格上来说,苍海租的地是县里的,一个行政村你说整个高原是你的,就是你的了?村子大但也得有个边!

    你要一张口说自己村子管上九百六十万平分公里,人家天安门也由着你管呗?

    不过话说回来,至少说再扩大三到四倍的西瓜地大小的面积现在已经正式的划入了村子里,至于代价嘛,那自然是支援了一下县里的基础工程,算合侧两利的事情,村子没吃亏,县里也没有占到便宜。

    这边正聊着呢,突然间那边又有一动静传过来了。

    “不好了,不好了,李进被一条鱼给咬了!”

    和苍海在一起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来一种懵式表情。

    “……”

    “快点,快点,把鱼给我拿下去,我去,嘴里居然有牙!咬到我那里了!”

    一阵嚎声传了过来。

    “你去看看吧?”

    苍海听了点了点头,站起来向着声音传过来的地方走过去,张久生这边一见冲着大家笑了笑,伸手指了一下苍海,也跟着站起来走向了出事点。

    当苍海走到了旁边一看,这下真的是傻眼了,一条很少见的盘石鱼正吸在这小子的隐蔽地方,这小子的泳裤现在已经被拨到了一边,一看这样子就知道是把雀雀露出来撒尿的。

    在众人的眼中那就是这位赶上了寸劲了,才把鸟儿掏出来放完了水,立刻就被一条大鱼当成’鱼饵‘给咬住了。

    这种鱼腹下有吸盘,一般来说都是生长在湍急的水流中,它们游累的时候凭着吸盘可以在光滑的石头上休息一会。苍海还是以前去邻市旁边坐客轮的时候见过这玩意。说起来肉质挺鲜美的。

    只不过现在这条鱼死死的吸在了李进的大腿侧,嘴里还死死的咬住了’鱼饵‘不松口,苍海估计这辈子吃这鱼心里都会不爽。

    “怎么办?”

    大家伙见苍海来了,于是纷纷问道。

    苍海一瞅,心道这事情不能这么玩了,要是轻快的弄下来,以后谁还把这事当回事啊,想了一下说道:“能拨下来么,拨不下来送医院吧”。

    “别介啊!哥”李进快哭了。

    他其实并没有在泳池里撒尿的习惯,连公共浴池他都没干过这事,他只是不相信苍海说的在这里撒尿会被咬,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就撒了一泡,谁知道刚准备收鸟回笼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我真的没有办法啊,你看拉都拉不开!”苍海试着扳了一下鱼身只见鱼身纹丝不动。

    “明早我就要坐飞机回家了啊,这怎么办?”李进都快哭了,现在他心中那叫一个后悔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