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一番惶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场大梦,李泽的人格外精神了,那里还有什么睡意.双手枕在脑后,他的思绪,完全沉浸在了这些年的回忆当中.

    他用了三年的时候,终于完全掌控了这具身体,再用了三年的时间,对他来的这个地方有了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

    这要感谢他的那个没见过几面的老子,虽然将他们母子藏在了这个偏僻的乡村之中,但该有的东西,这里全都有,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享受,还准备了相当多的精神享受:一大屋子的书藉,

    王夫人,李泽的这位母亲,出自书香名门,这些书,大概是为王夫人准备的,包罗万象,从诗词歌赋,到儒家经典,从历史典故,至山野志异.

    或者这位李安国将军是想用这些书来让王夫人排遣寂寞,但最终,这些东西,却都成为了李泽了解这个世界的窗口.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王夫人对于这个儿子,根本不大理会,按照李泽后来的想法,大概是因为自己这个儿子,压根就不是她想要的,或者说,她看到自己,就会想起自己的家人悲惨的结局,但终究自己又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真要弃之不管,却又有那么一点点舍不得.这是一种极其矛盾的心态,但作为李泽来说,他还是表示理解.

    而这个庄子里其它人,对于这位小主人,却又是不敢管的,或者不敢过分管.就算李泽过不了明路,但仍然是主子啊,只要李安国活着一天,他们就不敢有丝毫的违逆这位小主人.

    于是从八岁之上,李泽便开始钻这间偌大的书房.

    没有人认为一个八岁的孩子能识得多少字,哪怕有老师给他启蒙.李安国压根就没有盼过这个孩子成材,请来的,自然也不是什么名门大儒,不过是那种乡间不得意的秀才而已,对于这一家的底细压根儿就不清楚.给李泽启蒙,也不过是混一口饭吃而已罢了.当然也就不那么经心.

    李泽自然也是不在乎这位心不在焉的老师的,不过一个需要李泽混口饭吃,另一个则需要有这么一个人替自己打掩护,便这样互相糊弄着坚持了好几年.直到李泽十一岁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再需要这么一个家伙来装饰门面了,这才想了法子,让人把这位酸秀才给轰了出去.

    从八岁,到十一岁,李泽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终于弄清楚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他在书房之中看的书,基本上都是历史书藉.

    虽然历史向来由胜利者书写,历史书上也有各种各样的假大空,但总体上来说,脉络一般上还是清楚的.

    但这一看,就把李泽给整懵了.

    大唐,这是大唐.第一次发现自己所处的这个皇朝居然是大唐之后,李泽是喜出望外的,毕竟汉唐汉唐,这可是中化历史之上最璀璨的时代,但循着年代看下来,他就完全糊涂了.

    唐之前难道不应当是隋吗?隋朝跑哪里去了?那个被骂了几千年的暴君隋炀帝压根就没有出场的机会.隋之前居然是梁,这是个劳什子玩意儿?

    李渊还是当了皇帝的,但后面为什么不是玄武门兵变中砍了兄长弟弟的李世民登基反而是李建成当了皇帝呢?

    中国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帝武则天到哪里去了?

    才华横溢的上官婉儿呢?

    请群入翁的周兴呢?还有那个把自己弄进翁里的酷吏来俊臣自然也是没有的.

    唐明皇李隆基没有了,马嵬坡贵妃挂于东南枝当然也就没有了,环肥燕瘦啊,这个成语后世看来是用不成的.什么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什么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之类的千古绝句也无处可寻了.

    这让李泽很茫然.

    抛开这些东西,大唐仍然强横了几百年,不过现在嘛,似乎情况并不太妙了.这个世界的历史,与李泽所了解的历史不知歪了多少层楼,但又似乎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当走到最后的时候,他们似乎又重回了一样的轨道.

    一个庞大的帝国正在衰落,以不可遏制的姿态滑向崩溃的深渊.具体的表现就是内部匪患从生,外部异族蠢蠢异动,为了镇压这些不稳定因素,确保中央朝廷的稳定,一个个的节度使镇开始出现.

    权力极大的节度使镇的出现,的确在一定程度之上镇压了反抗,但也正是这些节度使镇的出现,加速了这个庞大王朝的衰落.

    历来一个王朝想要保持强大,保证对地方上的统治力,那么干强枝弱便是必需的,当出现了枝强干弱的局面之时,这个王朝其本上便已经开始为自己挖掘坟墓了.

    现在,似乎就是这样一个局面.

    似乎自己的这个老子李安国,就是大大小小的节度使中的一个.十余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将军,但当李泽十四岁的时候,他的老子已经奋斗成一位节度使了,在自己的地盘之上,他就宛如皇帝一般的存在.

    现在的大唐皇帝叫李俨,年号为开平,是一个年轻的,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少的少年天子,从年号上来看,这位少年天子不是想要做一番事业的,不过到了眼下这种地步,李泽不认为他还有回天之力.

    从眼下这个局势来看,这个时空的历史,似乎又与李泽以前的那个时空的历史重合了.

    唐宋之间,历经了五代十国,那是一个上下失矩,四分五裂,乱象从生,百业凋蔽的时候,传承了数千年的中华封建帝国在这一个时期迷失了方向,道德文明在这一个时期荡然无存,弱肉强食,争权夺利,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那时中化文明史上最为混乱的时期,有枪就是草头王,乱,是那个时代最为典型的特征,在这个腐败,血腥的时代里,人命如草芥,也许你今日还是高高在上的贵公子,明日就沦落成为了人人唾弃的阶下囚.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呢?后世的历史学家给出了一个答案.曾经的大唐帝国太强大,太发达了,一个幅员辽阔不知几万里的帝国,一个物产丰富,交通天下,百业兴茂的帝国,一个人文荟萃,种族融合的帝国,一个通商通海于四邻远邦的帝国,一个文治武功凌驾于欧亚大陆的帝国,一旦崩塌,其留下的巨大的权力真空,在短时间内,压根儿就没有人能填补上这个空白.新的领袖人物,必然会是在这个长长的混乱的时代之中经过多年的厮杀,磨练,方才能重新煅造而出,直到新的王者出现,一统寰宇,再造乾坤,所有的这一切,才能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之上.

    虽然时空不一样了,虽然历史早就乱七八糟了,但现在的这个唐帝国,正在一步步地滑向李泽所熟知的那个混乱的时代.

    这让他不寒而栗.

    看完了历史,他再一次找来了那些山河志异抑或是游记,或者是地方志来瞅,看这些,他是想为自己找一条后路,这样将来如果需要跑路的时候,能够对地理条件更熟悉一些,这一看,他再一次的无语了,这他娘的还是地球吗?为什么自己熟悉的那些标志式的山川河流,压根儿就找不到影子了,取而代之的完全不同的山川地理?

    这样的发现,让李泽陷入到了深深的忧虑当中.

    同时,也陷入到了深深的惶恐当中.

    如果这一切,当真按着李泽的猜想发展下去,他可不认为自己会有什么光明的未来.虽然当个乡下小财主也算不得什么好前途,但至少活得悠哉游哉啊,衣食不愁的自己又有着一份不菲的家业,有着虽然尴尬但却牌头还算硬的家世,如果是在和平年代,那自己就这样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米虫那是极好的,前一辈子,自己朝思暮想的不就是这样的生活吗?

    很可惜,从自己的研究上看来,那个黑暗血腥的时代终究是要来的.那自己的美好日子可就一点儿也不保险了,别看自己的那个便宜老子是什么节度使,但在上一世那段黑暗的岁月里,有多少节度使死于非命啊?又有多少个比节度使还要强横的人物未得好死啊!

    更何况,自己老子的这个节度使,还算不得强横的,勉强算起来,也就是一个中等还带着偏下的那一种.

    这上不上,下不下的位置,最为尴尬的好不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