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仪式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屋子里只剩下了六个人。

    李泽,屠立春,田波,沈从兴,以及另外两名护卫陈炳,褚晟。

    沈从兴左看看,左看看,自觉地走到了最后面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因为即便是陈炳和褚晟,也是经常从庄子里消失一段时间,现在他明白,他们都在来这里了。

    似乎每个人的变化都很大,除了小公子,他向来就是这个样子。

    田波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看着上面,开始向李泽汇报,这让沈从兴格外惊讶,因为以前田波是不识字的,两人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还经常拿这个捉弄过田波。什么时候田波不但识字,还会写了?

    没有什么长篇大论,很干涩的一二三四五,就是简单是说这段时间干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接下来准备干什么事而已。

    沈从兴只不过走神了一小会儿,田波那边已经说完,闭上嘴巴看着李泽。沈从兴打点精神,聚集会神地看都会小公子,他觉得,接下来小公子肯定要说到对他的安排了。他从心底里有些小兴奋,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小圈子,一个以小公子核心的小圈子。不管以后会怎么样,至少,这会让他以后的生活泛起不小的涟漪的。

    他已经厌恶了以前那种一团死水的日子,那种能让人绝望地看不到尽头的平静。

    李泽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这几年,他用自己的能力已经在这些人中建立起了绝对的权威,没有人因为他的年龄而对他抱以怀疑,当然,李泽觉得,除了这些之外,自己的身份,对他们而言,也是另一种威慑。

    “诸位,今天,我们又有了一位新伙伴。”李泽的目光落在了沈从兴的身上。

    沈从兴立即站了起来,抱拳向着所有人团团一揖。李泽的开场白让他清楚,以前虽然与大家也在一起,但却是外人,直到今天,他才被大家真正接纳。

    田波咧嘴一笑,从怀里掏出了一柄锋利的小刀,双手呈给了李泽,李泽接过来,在掌心之中划了一刀,然后将小刀扔给了沈从兴。

    沈从兴心中微震,不敢丝毫怠慢,提刀便在掌心之中划了一刀,然后向着李泽,单膝跪了下来。

    李泽伸出手掌,与沈从兴的手掌紧紧地握在一起。

    “鲜血交融,休戚与共,祸福同当,如背此誓,天地不容,人神共诛。”李泽一字一顿地道。

    沈从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声道:“鲜血交融,休戚与共,祸福同当,如背此誓,天地不容,人神共诛。沈从兴自今日始,以公子马首是瞻,为公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李泽双手将沈从兴自地上扶了起来,“自今日始,那就是真正的自家人了。”

    田波笑着从一边拿来伤药,快手快脚地替两人洒上药粉,药粉效果极好,一阵清凉之后,伤口已是不再向外渗血了,刚刚他为了表示忠心,这一刀子可是拉得很深的。

    李泽重新坐了下来,每一次举行这样的仪式,他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好像自己就是一个黑社会老大在招收小弟一般。不过不管是屠立春还是田波,他们却都很吃这一套,大概是这种仪式,极大地增强了他们的认同感。

    李泽环视着屋内众人,道:“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将不会再接纳新人了,所以除了这里的,再加上外面的石壮,将构成我们的核心团体,我们将同心协力,在未来的日子里,一是要活下去,二是要活得更好。很多事情,以前我没有与大家仔细地讲过,今天,趁着这个机会,我想简单地与大家说一说。”

    李泽的目光划过众人,笑道:“或者你们都在猜想我到底要干什么,或者是在猜测,我是不是想暗中积蓄力量,跟我那个从没有谋过面的大哥来斗上一斗,以夺得我老爹将来会留下来的东西。”

    说到这里,他看到众人脸上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不过沈从兴一脸的兴奋模样却让李泽怔了怔,这家伙,野心勃勃啊。

    “不过我要说的是,不是。我们现在这一点点力量,可以说是微不足道,我那位大哥想要对会我,大概伸出两个手指头就可以轻易地辗死我了。所以,大家放心,我不会自寻死路,如果有一天,他真要弄我的话,我顶多是带上大家跑路。”李泽笑了起来,屋里的人也都笑了起来,只不过李泽笑得轻松,他们却笑得有些勉强。

    “如果像眼前这样的日子一直这样过下去,我也觉得挺不错的,沈从兴,你不知道我们除了秘营,在外面,还有一支庞大的商队,在县城还有很多的铺面,我们正在将我们的触角一步一步地伸向远方,所以未来,我们可以赚很多钱,当然,这建立在这个世道不变的前提之下。屠立春他们在这个商队之中都是有股份的,沈从兴你也不会例外,你加入之后,也将会在商队之中拥有一些股份。”

    “如果世道不变,咱们就在这山青水秀的地方,做个乡下小财主,我们的商队会给我们带来源源不绝地财富,现在这些财富,已经足以让我们供养秘营了,以后,我们赚得钱只会越来越多,你们应当相应我赚钱的能力绝对是无以伦比的。”李泽昂着头,傲然道。

    除了沈从兴,其它几人都是连连点头,他们是亲眼看到,亲身参与了李泽是怎么将一个奄奄一息的义兴堂发展壮大起来的。

    “所以,如果世道不变,我们都会成为大富翁,等到了一定的时候,你们可以离开这个小庄子,去你们任何想去的地方过你们想过的生活。”李泽顿了一顿,“如果世道变了,那么,秘营就是我们保命的本钱以及壮大的基础。”

    “公子,世道会怎么变?”沈从兴问道。

    “各自为政,天下大乱,彼此攻伐,血流成河!”李泽缓缓地道。

    这是李泽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说出他对未来的担忧,也让屋里的几人都是目瞪口呆,对于他们而言,这天下,不是太太平平的吗?皇帝高高在上,各个节度使们镇压四方,偶尔有些叛乱,也被迅速扑灭,边疆之上,那些番夷数百年来一直便是打打停停,但也根本无法威胁大唐统治,怎么到了公子这里,就变成了如此可怖的一副景象了呢?

    “现在你们不必相信,只要将我的话记在心里便好,且静静观之吧,如果真有一日发生了我说的事情,那么,像我老爹这样的人,不见得就能护得了我们的周全,我们需要有自保的力量。而我们现在,就是为了这一天而努力准备着。”

    众人都是默默点头。李泽看着各人的表情,屠立春是一脸的担忧,田波是一脸的无怕谓,陈炳和褚晟有些茫然,只有一个沈从兴,脸上充满着欺待和盼望。

    “好了,大家也不必太担忧,这些,说到底也只是我的猜测,我也希望我猜错了,然后大家快快乐乐的做我们的大富翁,那么接下来,我们要说一件正事了。”李泽笑道:“我想,今天晚上,我们这里或者会迎来一位客人,而这样的不速之客,一向是不受欢迎的,田波,让我看看小子们的成绩。”

    “公子要死的,还是要活的?”田波霍然站了起来。

    “这个人我还有用,不能死,也不能残,不过让他吃点苦头,也是可以的。”李泽笑吟吟地道。

    “明白了.”田波点了点头,转身一瘸一拐地向外走去.沈从兴站了起来,躬身道:”公子,我去搭一把手.”

    “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