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请君入翁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田兄,田兄!”出得门来,沈从兴急行几步,赶上了前面的田波.

    田波回过头来,看着沈从兴,笑道:”沈兄准备助我一臂之力吗?”

    “田兄不会嫌我多事吧?”沈从心拱手道.

    “哪里!你瞧我这腿脚,厮杀起来,远远比不得从前了.也只能做一些辅助性的事务,帮着公子练练兵而已.”田波道:”沈兄能来帮忙,那是再好不过了.来人是谁?公子既然没有跟我说明,想来是料到沈兄要主动请樱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

    “如今田兄竟也是出口成章了.”沈从兴羡慕地道:”是因为公子授予了你兵法了吗?”

    田波哈哈一笑:”倒也是不错,公子的确授予了我练兵之法.”

    沈从兴张了张嘴,满脸艳羡之色,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想看?”田波斜睨了他一眼.

    沈从兴身子微微一震,却又讷讷地道:”这是公子授予你的,公子没有发话,你不敢给,我也不敢要啊.”

    这时代,学问还是极高贵,极珍希的一种东西,普通人既没有这个财力,也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沈从兴虽说是识字,但也仅限于识字而已,而像兵法这类东西,更是各家之秘传,等闲那里学得到真正的东西,孙子兵法倒是可以买得到,但想要从那样的形而上的兵书之上学到真东西,就须得有些天分了.而像练兵之法这样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可以用在实践之中的.

    “以前的确不会给你看,但现在嘛,那就不一样了,既然是自己兄弟了,以后你又要在这里帮忙,这些东西,你是必须要掌握的,等到做完了今天这一桩事,回头我就拿给你.”田波拍了拍沈从兴的肩膀.

    “多谢田兄.”沈从兴这一次可是发自真心地感激了.”沈兄什么时候学会认字了?”

    “不但是我认字,秘营里所有人,都识字.”田波道:”公子下的死命令,每人每天都要识五个字,像我这样的,每天要识得十个字.识不得,写不来,便要挨鞭子,来这里的头三个月,我每天都挨鞭子.”

    “为什么要每个人都识字?有这功夫,让他们都打熬打熬力气不是更好吗?”沈从兴不解.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田波一摊手:”不但要学认字,还要学制图.如今这大青山啊,不管那个犄角旮旯,我们都是清清楚楚地能在地图之上标识出来.好了,不说这些了,你把那个今天晚上要来的家伙跟我详细说说,咱们两个再计较计较怎么拿他.敢来咱们这儿窥探的,想来不简单,我可不想手下儿郎们有什么折损,这些人,公子宝贝着呢!花了这么多钱养起来的,可不敢随意就折了.”

    “那个人,叫梁晗!”沈从兴强自按捺下心中的好奇,那个平日里天天都能见着的小公子,此刻在他心中的形象反而有些模糊起来,一种云山雾罩的感觉使得他显得更加神秘了起来.他第一次来到秘营,便发现这里有太多的东西,让他根本看不懂,这让他对以后自己在这里的生涯更加的期盼起来.

    沈从兴与屠立春是完全不同的,屠立春乐天知命,甚至有些安于现状,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也很不错,但沈从兴却是极不甘心的,他还不到三十岁,绝不希望自己这一生只能在这个偏僻的乡村里终老,如果自己现在护卫的这个小公子是个普通人也就罢了,但现在看起来,当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节度使的儿子,即便是被困在这里,也不同凡响.

    他很是期盼着李泽嘴中所说的那个动乱时代的到来.或者只有在那样的时代之中,他沈从兴才能有出头之日.

    就在秘营之中紧密锣鼓地开始准备捕捉梁晗的时候,在进入大青山的入口处,石壮吹灭了油灯,合衣躺在了床上,那把杀猪刀,被他插在了枕头底下.

    月光透过窗纸,隐隐约约地照在床上,屋外风吹树动,斑驳的影子亦在屋中晃来晃去,一道人影鬼魅一般地出现在小院之外.迟疑了良久,来人翻过了院子,贴着墙角摸到了窗户底下.

    荒凉的大山之中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幢看起来颇不错的房子,更重要的是,院子里那几匹战马,更加突显了这里的与众不同.

    屋里的石壮半闭的眼睛猛然睁开,瞟了一眼窗外,手已经摸上了枕头之下的杀猪刀,想了想,却又松开了刀把子,重新闭上了眼睛,气息悠长.

    窗下的梁晗静静地听了片刻,屋里的人明显已经睡着了,偶尔翻一个身,咂巴几下嘴巴,片刻之后,又传来了被子落在地上的声音.

    梁晗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缓缓地站了起来,将手指在嘴里沾了一些唾沫,将窗纸捅了一个小窟窿,凑上前去往里看去.

    一个大汉躺在床上,大半个被子掉落在地上,大汉侧身躺在床上,月光隐约落在他的脸上,嘴角竟然有一些哈拉子流出来.

    梁晗缓缓地向后退去,悄无声息地翻出了院墙,向着房屋后面的大青山内里急奔而去.

    直到梁晗离去良久,床上的石壮这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缓缓地从床上翻身坐起来,握着杀猪刀,走到了窗口,推开了窗户向外看去.

    来人无疑是一个很小心,很谨慎的人,而且身手极是不错.想来就是公子所说的那个梁晗了.不过不管此人身手如何,此去必然是有去无回,想想秘营里那些如狼似虎的小崽子,他的脸就不禁抽搐了一下.因为他也曾去过一次,那是他与屠立春打的一个赌,要是石壮能悄无声息地潜入秘营之中,屠立春便输他十斤好酒.

    虽然是席间半开玩笑的一个赌注,也有着屠立春的自夸,但石壮却是不太服气,当夜便直奔秘营,而那个时候,屠立春已经离开了他这里返回了庄子.

    结果很不好.他刚刚看到秘营的寨子,便发现自己陷入到了重重的包围之中.使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摆脱了那些小崽子逃了出来.

    后来屠立春再来的时候,石壮便使出浑身的本事,弄了满满一桌的大餐,请屠立春美美地吃了一顿,席间石壮不说为什么,屠立春也不问他,双方心照不宣.

    那还是一年前的事情,如今又过去了一年,那些小家伙们又长大了一岁,本事又练了一年,去年自己去的时候,秘营还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便差点捕获了自己,这一次梁晗在秘营已经张开了大网的情况之下一头撞过去,是个什么下场,石壮不用想就知道.

    他无声地笑了一下,重新躺回到床上,这一次是真正的呼呼大睡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