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酸爽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梁晗现在一点儿也不轻松,感觉实在是糟透了。不管是谁,被一张大网罩住了,然后四马攒蹄地捆起来穿在一根棍子上被抬着从山上走下来,谁的感觉也不会好的。

    这个时候的梁晗心里后悔极了,真是该听公孙老儿的话,老老实实地猫在庄子上啊。当他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就算他使尽了浑身解数,期间甚至放开了手脚准备伤几个人脱身出去再说,只要不落在对手的手里,有的是法子抵赖。

    他倒真是弄伤了好几个家伙,但最后也换来了现在的鼻青脸肿。

    人在杠子上晃晃悠悠,一个转弯,脑袋便撞在了一边的树上,咚的一声响,痛得梁晗闷哼了一声,脑袋之上肯定起了一个大包。他敢打赌,抬杠子的两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这一路之上,自己肯定还有苦头吃。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又一个转弯处,另一边脑袋再一次重重地撞在了树上,咚的一声闷响,梁晗知道现在脑袋两边肯定是对称了,两个红通通的角,一定极是醒目。

    这些家伙故意在报复自己,不过这样一来,梁晗心里倒安定了不少,至少现在他能确定,自己暂时是没有性命之忧的,如果真想杀自己,他们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了。其实打到最后,他也明白过来了,对方就是要生擒自己,因为他看到了对方手里不仅有弓,还有弩,还有好几个腹黑的家伙躲在一边,在自己每每找到一点点机会的时候,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将自己那一点点希望掐灭。

    那几个混帐自己好像都有一点点映象,应当都是庄子里头的护卫。跟自己正面缠斗的那些家伙一个个的年纪都不大,但下手却黑得很,动起手来,什么插眼撩阴的烂招都使得行云流水,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教出来的。

    现在一点点回想起来,似乎人家是早有准备,布好了套子等着他一头钻进来呢。那位小公子大概早就料到了自己会跟着摸进来,明悟了这一点的梁晗很有些挫败感,自己三十大几的人了,大风大浪都经过了,如今在一个小山沟里让一个孩子给算计了去。

    抬着杠子走在前面的一个家伙身子突然一晃,哎哟叫唤了一声,杠子便从肩头滑落,梁晗立时便滑了下去,脑袋在前的他,重重地撞在了地上,直撞得他头昏眼花。

    果然还没有完,花样翻新了。

    “怎么啦?”前方传来了田波的问话声。

    “田统领,我崴脚了。”丢了杠子的那家伙一边冲着梁晗挤眉弄眼,一边回答道。

    “崴脚了就换人。”田波道。“真是没用,这条路都走了多少回了。”

    “是是。”那人笑吟吟地走到一边,那里有半丝儿看得出脚伤了的模样。

    一个高大魁梧的青年走了过来,拿起了杠子的一头,“我来。”

    这个小子梁晗映象很深,是堵截自己的主力军之一,梁晗几次设下钩子想引此人上钩,然后抓一个人质在手里好逃跑,都被他识破,显然是打架的老手,经验丰富之极。

    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身音,“龙一,我来给你搭把手。”

    原来这小子叫龙一。

    “燕一,这里男人还没有死绝,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女人了?”龙一哼哼道。

    “龙一,你又皮痒痒了是吗?要不咱们再较量较量?”被称做燕一的女子道。

    “你打不过我,不过看你是女人,让着你罢了。”龙一不屑地道。

    “上次是谁鬼哭狼嚎来着?”燕一讥笑道。

    “也不知是谁不要脸往刀子上抹毒药,你的头发长齐了吗?”

    两人唇枪舌剑,梁晗也听了一个大概,这一公一母看起来是老对手。不过这女人这个时候跳出来,好像对自己不是什么好事,他很希望那个龙一能将这个燕一轰走,对了,这个女人会使毒,梁晗心里一跳。

    “燕一姐,我来吧!”另一个声音响起。

    “滚!”回答的干脆利落。然后梁晗便看到一张带着寒霜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抄起了面前的杠子,将自己架了起来。“走!”

    龙一嗬嗬一笑,转过身去,迈开大步便行。

    龙一存心要刁难一下燕一,步子迈得又大又急,边行边大喊,“让路让路。”两人竟然比空着手走路的人还要快上了不少,其它人见怪不怪,纷纷让路,便是田波也是微笑不语。良好的竞争有助于队伍的进步。

    梁晗看着自己面对的那女人笑得很开心,心里便发毛了。下一刻,他便看到那燕一,摸出了一枚尖利的东西,无声无息地扎向自己的脚底板。

    鞋底板轻而易举地被刺穿,脚底传来微微一痛,然后那女子手一扬,手中的尖厉东西便飞得无影无踪。

    还没等梁晗确定那女子到底使了什么手段,从脚心哪里,一阵又酸又麻又痒的感觉已是传了过来。片刻之间,全身都被酸麻痒完全给笼罩住了。

    这种感觉,可是比砍上几刀还要痛苦得太多,即便是梁晗这样的硬汉,此时也忍不住汗如雨下,在杠子之上扭来扭去,想要大喊,嘴巴却被堵住了。

    “你对他干了什么,可不能弄死了,公子说过要抓活的。”龙一头也不回,只消感受杠子上传来的动静,便知道后头的燕一下了手。

    “青木刺,燕九弄了点药,就是你上次弄你的那一种。”燕一道:“他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不给他一点苦头吃怎么行?”

    “哦,那还差不多,是很酸爽!”龙一点了点头。

    去他妈的酸爽,老子想死!梁晗痛苦的在心底里大骂,扭来扭去的同时在脑子中构画了无数报复的想法,但此刻,他却是别人案板上的鱼肉。

    李泽手下的这些个混帐,一个比一个歹毒。

    到寨子里的这几里山路,梁晗觉得简直要比他这一辈子走过的时间还要漫长。直到听到李泽有些惊讶的声音,他才觉得终于有救了。

    “梁先生,咱们又见面了,不过地方好像不太对哦?”

    李泽幸灾乐祸,阴阳怪气的声音对于梁晗来说,现在如闻仙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