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赐姓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杀人莫过于诛心。

    屠立春脸色有些苍白,李泽的这番话,与其说是对着秘营整体而说的,还不如说是对屠立春的一番告诫。屠立春知道自己刚才犯了一个错误。

    扪心自问,如果哪一天老爷或者大少爷把自己找去询问小少爷的这些秘密,自己真会缄口不言吗?

    只怕不会。得到这个答案,屠立春心中一凉,如果没有小公子先前这一番话,自己恐怕会和盘托出。一直以来,自己都在回避这个问题,始终想着的都是小公子必竟是老爷的儿子,自己忠于小公子,不也就是忠于老爷吗?

    但小公子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老爷是老爷,他是他。小公子今天在自己面前虽然很隐诲,但却很决绝地在其中做出了切割,也将一个选择题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再往深想一层,屠立春蓦然发现,其实自己早就与小公子绑在了一条船上,真要出事,小公子或者还可以活命,但自己这样的人,绝对死无葬身之地。自己死也就罢了,但以老爷的行事风格,自己一家老小,只怕都难逃一死。一个怂恿小公子暗中积蓄力量,图谋不轨,离间兄弟的罪名,便足以让老爷将自己碎尸万段。

    自己哪里有选择?想明白了这一点,屠立春的背心里嗖嗖地冒出了一层冷汗,对于刚刚公然挑拨离间的梁晗突然心中生出了一点点感激,他就算是心存歹意,但却也在无意之中点醒了自己。

    “公子,我明白了。人这一生,只要有了第一次背叛,心中的那道防线便会被凿开一道口子,水滴石穿,终有一日会全面崩塌,所以,筑牢堤坝,永守信念是从一开始就要做好的。”他束手躬身,道:“屠立春这一辈子,自今日始,便只认公子一人。”

    李泽微笑着拍了拍屠立春的肩膀,“好,很好,去叫他们几个进来吧,龙一,蛟一,燕一也叫进来。”

    屠立春转身走出了房子,看着屠立春的背影,李泽满意的点了点头。

    梁晗的话给他提了一个醒儿,屠立春他们对自己的忠心,首先是建立在自己姓李的名份之上,如果真有一日要他们在自己和老子兄长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李泽并不能百分之百的认定他们一定会跟着自己。

    一个小小的警示,屠立春果然会过意来,看起来也已经做出了决定,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对于自己而言,所有的事情,几乎都绕不过屠立春,现在自己有了这份基业,也是通过屠立春在运作,如果不能完全收此人之心,那麻烦可就大了。

    不过李泽不是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人,即便屠立春百分之百的忠心耿耿,现在,他也要开始培植另一批人手出来了。

    龙一高大魁梧,往那里一站,便给人一种压迫之感,蛟一却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精壮汉子,而燕一此刻脱下了紧身衣,换上了一身黑色的便装,身材高桃,面目姣好的她可惜被一双高挑的眉毛给破坏了,便显得英气有余,而柔媚不足了。

    这三个人,龙一十六岁,蛟一和燕一都十八了。

    李泽缓缓地翻动着一个记录薄子,道:“两个月来,一共举行了四次大比,角木蛟,亢金龙两个小队轮换着第一第二两个名次,危月燕小队不以武力彰显,但所负责的事项,亦确保了秘营上下的正常运行,燕一更是多次单挑蛟一龙一而不落下风,很好,很好。”

    三个人负手挺身站立,蛟一不动声色,龙一却是脸上露出了笑容,燕一很明显是有些不服气的。

    “事情做得好,自然便该有奖赏。”李泽站了起来,走到三人面前,盯着他们道:“自从你们进入秘营以来,就是小队的名号为姓,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你们可以恢复自己原本的姓名,第二,你们可以跟着我姓李。”

    屠立春等人愕然抬头,看着李泽。这个选择看似简单,但里头学问可就大了。

    蛟一上前一步,大声道:“蛟一愿意为公子甘脑涂地,赴汤蹈火,谢公子赐姓李。”

    龙一紧跟着踏上前来,“龙一从小就没了爹妈,一直跟着一个老乞丐厮混,大家也都是叫我的小名狗子,本就没名没姓,龙一谢公子赐姓。”

    李泽满意地点了点头。目光转向燕一,他能看得出来,燕一有些犹豫。

    “燕一,这是你在秘营辛苦挣来的奖项,不管怎么选,都没有问题。”李泽笑道。

    燕一脸色变幻了好几次,终于咬牙道:“公子,燕一也愿意跟着公子姓,属下原本还有一个弟弟,父母百年之后,也有人奉香火。”

    燕一的情况与蛟一与龙一都不同,因为她是被自己那跑江湖的爹娘卖了的,据屠虎说,当时她的弟弟得了重病,急需钱救命,便将燕一卖给了屠虎。

    “既如此,以后你们三人,就算是我李家的人了。蛟一,你以后就叫李浩,龙一,改名李瀚,燕一,改名李泌。”

    “谢公子赐名。”三人齐齐单膝跪地。

    “起来吧。”李泽挥挥手,“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了我今日一片苦心,来日方长,希望我们善始善终。”

    “原奉公子号令,生死不渝。”

    李泽一笑,“都坐下吧,你们三个,也坐下,既然已经是我李家的人,有些事情,你们也可以知道了。屠立春,将早先议定的事情,先分派下去吧。”

    “是。”屠立春的心情有些激荡,今日的事情,有些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好不容易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这才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来,扫了一眼,道。

    “接下来秘营需要做的事情如下……”

    夜色已深,此刻的秘营已经完全陷入到了一片寂静当中,当然,李泽知道,沉寂的秘营内外,照样是警戒森严。站在窗前的李泽凝视着天上的明月,对身边的屠立春道:“屠立春,今天你似乎心情有些郁郁。”

    屠立春连连摇头:“公子说笑了。”

    “不用瞒着我,我给他们三人赐姓的事情,让你很有些感慨是吧?觉得我要培植另一批人手,以后不会再独独倚重于你了,这是人之常情,你不必遮掩。”

    屠立春沉默不语,这位小公子一向就有着与他年龄完全不相符的老练和洞察人心,想要欺瞒他,当真是很难的。

    李泽笑着转过身来,看着屠立春道:“我视他们为下属,视你为兄长,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

    “公子!”屠立春讶然地看着李泽。

    “你到我身边最早。是我五岁那年出事之后你便来的吧?”李泽幽幽地道:“可以说,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没有你,哪有我的今天?”

    “公子说笑了,我只是一介护卫而已。”

    李泽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在我眼中,最亲近的,除了母亲,就是你了。母亲不大理会我,这些年,其实是你陪着我长大的。没有你,我哪里能做成如今的事情。”

    屠立春一时之间有些热泪盈眶。

    “父亲在我心中只有一个模糊的映像,我那个兄长,至今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李泽笑了笑:“只有你,从小到大,一直无怨无悔地陪着我,哪怕知道到了我身边,已经没有什么前途可言。”

    “屠立春,屠大哥,我今日就可以承诺你,如果这世道不变,我们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日子也不错,如果世道有变,那我对你,会如同今日一般,永远视你为大哥的。”

    屠立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力忍住了心中的激动。

    “我今日做的这些事情,的的确确是要培植另外一股力量以为未来做准备,但这,也正是全你我兄弟之情。这个道理,你能明白吗?”李泽转头,看着屠立春道。

    “虽然还不是很明白,但我以后一定会想明白的。”屠立春老老实实地道。

    李泽哈哈一笑:“也是,你读书不多,这里头的弯弯绕绕,你一时之间的确难以想明白,不过不要紧,回头你可以问那公孙老儿,他一定能给你解说明白。”

    “那公孙老儿桀骜不驯。”

    “不怕,现在梁晗落在我们手里,不怕他不老老实实的,这一次回家,咱们就去收拾他。”李泽得意地道:“小样儿的,跟我斗,我斗不死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