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启预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七十章 不准变身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槐诗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潮流。

    像是天空忽然裂开了一个缝,从其中喷薄出了滔滔浊流,要将这一切吞没,彻底溶解……

    只是眼睛一眨,眼前的世界就从原本的赛场变成了令人目眩神迷的琉璃宫苑之中。

    血光从天而降,几乎要将他吞没了。

    那种恐怖的污染性实在太过庞大,哪怕只是目视,就能够感受到一阵心浮气躁……还有口干舌燥。

    下意识的,槐诗拔出了怨憎。

    无数鸦羽自手中增殖,那些宣泄的血光便好像被无形的引力拉扯着那样,形成漩涡,缠绕在锋刃之上,源源不断的没入了迷梦之笼。

    简直就好像是天降甘霖那样。

    鸦群在兴奋的尖叫着,沐浴着血光,抖动钢铁翅膀,蹦蹦跳跳,张口迎接着天上坠落而来的血雨。

    恰饭时间!

    感受到来自鸦群的崇拜和欣喜,槐诗挠着头,倒是没有觉得得意,反而在现实的变化之下神情一阵阴沉。

    这究竟是什么鬼?

    整个里见家都好像被笼罩在一个巨型的秘仪之中,其中隐隐还带着神性的气息……是源自神明的历史中所流出的神迹刻印?

    虽然略微驳杂,但无损那一份高贵与庞大,只是单纯的扰动就令现境产生扭曲……形成‘奇迹’或者‘灾厄’这样的‘皱褶’。

    所有人都好像在瞬间远去消失了,只有远方此起彼伏传来的悲鸣和惊叫。

    只有对手还存留在眼前。

    还有他的烤架。

    就在熊熊火焰之后,弗拉基米尔在不紧不慢的完成最后腌制的工序,筹备着烧烤。

    神情毫无任何的波动。

    对周围的改变不以为意……不,倒不如说在,早有预料才对。

    回忆起之前对方那些古怪的自言自语,槐诗恍然的挑起眉头。

    “所以,计划变更,是这个意思么?”

    “没有办法直言相告真是抱歉,毕竟是要保密的嘛。”

    弗拉基米尔微微耸肩:“不过,虽然说是计划变更,但我也没想到状况会这么危险啊……所以心里实在过意不去,额外多给了三千万的劳务费吧?

    要我说,老板就是那种表面上冷血无情实际上心里特别容易过意不去的家伙啊。恩,这么一说的话,就感觉特别像是瀛洲人呢,哈哈哈哈哈……“

    “被丢在这里当打手也没有任何的意见么?”槐诗愕然感叹:“你真是绝佳的工具人啊,弗拉基米尔。”

    “其实我不介意你叫我瓦利亚,这是我的教名……至于其他,我倒是无所谓。”

    弗拉基米尔坦然的说道:“收了钱就要工作,既然拿了雇主的报酬,不论是走私还是去杀人放火,都应该尽职尽责的完成才对。只要对得起报酬,我其实并不介意任务的内容是什么。”

    “因此,怀纸小姐……”

    赤裸着上身的魁梧厨魔抬起眼眸,凝视着面前的对手,发出挑战:“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够作为我的敌人,在这里同我一决胜负么?”

    “抱歉,没有520红包的话我就要去洗澡了,呵呵哒,下次聊,8。”

    槐诗扛起怨憎的剑刃,转身,径直的走向了远方的大门,根本没有理会弗拉米基尔的邀约和挑战。

    他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完成。

    就算有影子里那几只乌鸦的保护,真希依旧对于这种魔境一样的世界毫无抵抗力,但根本没有时间可以给他浪费。

    “没关系,我早就料到了。”

    在经过烤架的时候,他听见弗拉基米尔的声音:““所以,我会用超快速的制作方式……“

    他的手腕拧动,踩下阀门。

    瞬间,风中令人迷乱的馥郁香气中,有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火辣辣的,只是吸了一口,几乎就呛的喘不过气来。

    是油泵被打开了。

    火上浇油。

    可哪怕是浇油,又如何会狂暴到这种程度呢?

    以铁为碳的异火骤然升腾而起,从小小的炉心之中沸腾而出,化作龙卷,回旋着膨胀,瞬间扩散。

    那宛如铁浆融化之后的银亮色彩瞬间将整个弗拉基米尔都吞没了。

    但那魁梧的轮廓却依旧在狂暴的火焰里凸显出自己的存在,沐浴着空气中狂乱的高温,弗拉基米尔在狂暴的大笑着。

    而从那舞动的火焰和滚滚浓烟中,槐诗竟然感受到巨量的金属粒子的存在。

    钴、锂、铍、镁、铝、硼……

    甚至作为炼金术师,能够轻易的分辨出其他化学物质的存在乙烯、甲烷……以及海量的煤油!

    无数物质统和在一处,只是小小的一桶,竟然就爆发出如此通天彻地的火力。就连他化自在的魔境几乎在这火光之下也要被烧穿。

    倘若将这作为武器的话,恐怕能够发挥出比眼前更加恐怖的破坏力吧?

    “哈哈哈哈,吓到了吧!”

    被火光和熔炉一般的高温所吞没,弗拉基米尔得意的大笑着,未曾有丝毫的损伤。娴熟的厨魔技艺正驾驭着这庞大的火力,就好像驾驶着脱轨的火车在闹市之中穿行那样,不断的和灰飞烟灭的惨烈结局擦肩而过。

    “这可是老板特地帮我从西伯利亚的发射基地里搞到的好东西啊,是不是很厉害!”

    这个疯子……

    槐诗终于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一份可怕火力的由来。

    那是航天火箭的燃料!足以推动数千吨的庞然大物脱离大地的引力,让人造之物凌驾在穹空之上的航天煤油!

    从某种角度上而言,这可以称得上是人类历史的宝贵结晶吧?

    由智慧中萌发的燃烧辉光。

    自古代洞窟之中穴居人的稀疏火光一路演化而来,从名为普罗米修斯的人抬起树枝,自赫利俄斯的车轮上摘下第一缕火光开始。

    从神庙、从灶台中,从战场之上,从实验室里,从地窟的熔岩之中,不断的蜕变,不断的熄灭又死灰复燃。

    变得更加旺盛,更加庞大,更加的辉煌。

    直到最后,将穹空燃烧殆尽,推动着人之奇迹,摆脱世界的束缚,令钢铁宫殿与神明的高度比肩,凌驾于苍天之上。

    这一份狂妄、傲慢和渴求,实乃人类永无止境的探索欲的化身!

    而现在,远古时期的霸主记录与现代的辉煌之彩在焚烧中被融为了一体。往昔的历史就在烤架之上,以人类的辉煌之火所炙烤焚烧……

    煌煌庄严的气息从其中缓缓的升起。

    带着神圣而诱人的气息。

    只是存在于那里,便像是宝贵的奇迹结晶那样,令人垂涎。

    短短的瞬间,来自弗拉基米尔的作品,完成了!

    “你可以随意采食园中任何树上之果实,惟独那能辨善恶之树的果子你不能吃……”

    就在缓缓消散的火光之中,浑身焦黑的魁梧厨魔迈步上前,以毫无任何犹豫,以巨大的叉子穿起了烤架之上焦黄酥脆的肉排,对着一份奇迹不存在任何的敬畏,举起。

    端详着自己的对手和顾客,露出愉快的笑容:

    “来吧,女士,堕落的时候到了。”

    “现在已经不再是厨魔对决了,弗拉基米尔。”槐诗漠然的反问,“你觉得我会吃么?”

    “肯定不会吧?但没有关系。”

    满脸焦痕的弗拉基米尔摇头,那一瞬间,原本平平无奇的面孔骤然膨胀,嘴角裂开竟然延伸到了脖颈之后,锋锐的牙齿像是鲨鱼那样层层叠叠的展露开来。

    他说:“这个,是留给我的!”

    那一瞬间,圣痕·食人魔,启动!

    吞食生命为生的灾厄奇迹运行在那一具庞大而健壮的躯壳之中,随着锋锐牙齿的合拢,连同烤叉一起,将这一份完美的成果,吞入腹中!

    在斯拉夫的传说之中,游走在人迹罕至的高山和洞穴之中的魔怪,吞吃生命、瞬息脑髓便能够获得知性与智慧的巨妖……化身为将人都作为食物的妖魔,如今,弗拉基米尔正在放肆饕餮,将这结合了人智之火与冰原主宰的力量吞入腹中!

    毫不顾忌那庞大的力量在肺腑之间爆破开来。

    人智与蛮荒的力量轰然涌现。

    食人魔,在吞吃历史!

    而早在他张口的那一瞬间,槐诗从心中所浮现的便是难以言喻的惊悚和不安,不假思索的,发动攻击!

    怨憎之刃凄厉咆哮。

    瞬间一闪而逝。

    本应该斩断他的头颅才对。

    可是却未曾有丝毫的血气和源质被掠夺而至。

    从脖颈的裂口中喷薄而出的并不是血液和猩红,而是无穷尽的凄白,和刺骨的冰霜!

    风暴席卷!

    在古老冰原上沉睡万载的猛犸被人智之火所点燃之后,所形成的结晶,催化着食人魔蜕变,令磅礴的力量充斥了那一具躯壳。

    从其中萌发的……竟然是一缕珍贵无比的神性。

    神明的痕迹在此重现!

    无穷尽的极寒风暴之中,传来嘶哑的咆哮。

    那是弗拉基米尔的苦痛嘶鸣,还有畅快的怒吼与宣泄。

    原本魁梧到令人吃惊的身体再度膨胀,接近三米余高,而从破碎的血肉之下所延伸出的乃是一层又一层的锋锐冰棱。

    一切火焰被熄灭了。

    取而代之的乃是令魂灵都为之冻结的恐怖严寒。

    在大地的轰鸣中,猛犸巨象的嘶鸣渐渐化作了沙哑的低语,撼动了整个他化自在的魔境,令那低沉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吾乃寒冰与雪……吾乃冻结与荒芜的主宰……”

    弗拉基米尔的双目之中迸射出冰冷的神光,张口,喷吐出极寒的圣光,嘴唇开阖,发出声音的时候,便同另一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通过人智同蛮荒的结合,凭借着作弊的方式,三阶的食人魔短暂的抵达了这一境界。

    如今的他已经再不是狰狞的妖魔,而是斯拉夫神话之中的不朽存在,传承神血和历史的冰雪之主!

    “吾乃,凛冬之王……”

    在渐渐熄灭的暴风雪之中,魁梧而庄严的身影迈步而出,居高临下的俯瞰,向着敌人宣告:

    “吾乃,霜父!”

    死寂之中,槐诗沉默着,忍不住一阵头疼,无奈叹息:

    “那啥,咱之前有商量过不准变身的事儿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