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南非当警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06 腐国果然很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管德国本土的德国人有多么看不起清国,坦葛尼喀的德国人对于尼亚萨兰的华人有着清醒的认识。

    尼亚萨兰的华人,和清国的华人不一样,在德国人看来,尼亚萨兰的华人聪明勇敢,勤劳能干,所以才能在短时间内将尼亚萨兰建设成非洲花园,坦葛尼喀的德国人对尼亚萨兰现在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这也是尼亚萨兰的华人用实力和表现赢得的尊重。

    虽然很多德国人嘴上不承认,但是他们已经将尼亚萨兰的华人认定是文明世界的一部分,这和尼亚萨兰的华人是不是英国国籍无关,南部非洲的布尔人还是白人呢,但是在南部非洲,布尔人就是二等公民。

    说白了还是经济基础决定社会地位,尼亚萨兰要是没钱,境内建设一塌糊涂,部队装备落后简陋,那坦葛尼喀的德国人也不会看得起尼亚萨兰的华人。

    既然是文明世界的一部分,那么就应该使用文明世界的规则,奥古斯特·多恩这时候肯定不会忘记他们是怎么对待泰泰拉人的,所以荣耀堡叛军刚刚出现,奥古斯特·多恩就命令部队撤退。

    已经走不了了,就在坦葛尼喀第二师进攻的时候,教导团二营已经完成了迂回,切断了坦葛尼喀第二师的退路,留给坦葛尼喀第二师的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绕过赫尔穆特堡阵地继续前进。

    而拦在坦葛尼喀第二师面前的,就是全部由骑兵组成的荣耀堡叛军。

    或者奥古斯特·多恩也可以选择跳进鲁夸湖游回乌松布拉,不过这条线路更危险,坦葛尼喀境内有很多野生动物,鲁夸湖里有鳄鱼和河马,想想鳄鱼和河马的血盆大口,奥古斯特·多恩不寒而栗。

    “这特么哪来这么多莫名其妙的敌人,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还有,该死的叛军为什么会拥有这么多军马?”奥古斯特·多恩脑海中有无数个问题,只可惜没有人能给奥古斯特·多恩答案。

    现在坦葛尼喀第二师就是瓮中之鳖,冯笃行肯定不着急,把亲手报仇的机会留给荣耀堡叛军。

    木木也没有给奥古斯特·多恩喘息的机会,坦葛尼喀第二师刚刚陷入混乱,木木就一马当先,率领荣耀堡叛军发起攻击。

    如果不是刚才重机枪全被炸毁,现在正是重机枪发挥威力的时候。

    只可惜现在德军士兵能用来对抗骑兵的,就只有手中简陋的步枪。

    真的很简陋,南部非洲部队现在装备的都是李·恩菲尔德,坦葛尼喀第二师装备的还是单发毛瑟步枪,这根本无法应对骑兵的冲击。

    骑兵这个兵种,存在上千年经久不衰必定有其合理性,上千名骑兵集团冲锋,万马奔腾的场面的确是很让人热血沸腾。

    骑兵们使用的还是坦葛尼喀传统的开山刀,虽然开山刀的刀刃不算长,但是上千把雪亮的开山刀高高扬起,还是很能震撼人心。

    “稳住,不许乱”

    “列队”

    “开火”

    坦葛尼喀第二师的军官们都在声嘶力竭的努力维持防御,只可惜零星的声音都被密集的马蹄声淹没,有些军官情急之下甚至直接掏枪,将那些丢弃了武器试图逃跑的士兵就地枪决。

    但是这种行为并没有稳定住局面,反而激起非洲人骨子里的反叛和羁傲不逊,有些人马上就把枪口对准徳裔军官。

    这种时候,谁想阻拦他们逃命,就是他们的生死大敌,纪律和荣誉什么的统统不存在。

    可是他们也不想想,两条腿怎么跑,也跑不过四条腿,而且这种三面被包围,一面环水的地形,要和骑兵赛跑,还不如往鲁夸湖跳,至少那样还有一线生机。

    鳄鱼和河马终究也会吃饱的

    就在坦葛尼喀第二师陷入混乱的时候,木木率领的骑兵终于杀到。

    刺刀之前人人平等。

    开山刀前也是一样。

    骑兵冲击步兵,真的就跟虎入羊群差不多,开山刀这时候其实起不到多大作用,战马凭借强大的冲击力,就足以把步兵的防御队形冲击的七零八散,更何况坦葛尼喀第二师根本就没有组织起有效防御,于是现场就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很多坦葛尼喀第二师的士兵几乎马上就跪地投降,根本没有反抗的意志。

    可是木木的手下也根本没有接收俘虏的想法,虽然大多数坦葛尼喀第二师的士兵都是非洲人,但是非洲人自相残杀起来,手段也是凶狠凌厉毫不留情,所以即便是那些跪地举手投降的非洲人,也纷纷被开山刀砍到,或者是被战马撞飞。

    事后统计,短短一个半小时的遭遇战,自坦葛尼喀第二师师长奥古斯特·多恩以下,共计145名徳裔军官,3621名非洲裔士兵阵亡,只有六个幸运儿跳进鲁夸湖,成功逃过骑兵的追杀,以及鳄鱼和河马的袭击。

    这六个人都是非洲人,事后坦葛尼喀官方调查,这六个人根本无法提供有效信息,翻来覆去就是敌人的骑兵很多,人数远超坦葛尼喀第二师,之后战斗爆发,军官们没有组织起有效防御,然后就全军崩溃。

    这个结果明显不能让坦葛尼喀司令部和总督府满意,第二师的全军覆没,不仅导致埃里希·冯·法金汉精心设计的包围圈被突破,而且彻底打破了坦葛尼喀殖民军的优势局面。

    荣耀堡叛军既然有能力全歼坦葛尼喀第二师,那么就有能力全歼坦葛尼喀第一师,甚至是本土增援的第115旅,这样一来,要想剿灭荣耀堡叛军,埃里希·冯·法金汉就要从本土争取更多的支援部队。

    先不说本土有没有能力对坦葛尼喀提供支援,坦葛尼喀第二师被歼灭之后,乌松布拉就直接暴露在荣耀堡叛军面前,埃里希·冯·法金汉为了乌松布拉的安全,不得不把第115旅调往乌松布拉防守,又将坦葛尼喀第一师调回平安港,这样一来,坦葛尼喀腹地的广大地区就彻底成为真空地带,荣耀堡叛军的生存空间大大增加。

    十二月二十号,埃里希·冯·法金汉不得不向本土请求支援,并且提醒德军总参谋部,如果要平息坦葛尼喀境内的叛乱。

    至少需要十万德军正规部队。

    十万人!

    还是正规部队,连殖民地仆从军都不行,这简直让德军总参谋部无法接受,普法战争时期,为了迎战号称“世界第一陆军”的法国,当时的普鲁士也仅仅只调动了三十万人。

    难道坦葛尼喀叛军的实力,已经达到法国陆军的三分之一?

    这简直是开玩笑。

    但是埃里希·冯·法金汉在随后的电报中强调,如果没有十万正规部队,根本无法剿灭坦葛尼喀境内的叛乱,那么德国就要做好失去坦葛尼喀的准备。

    这又是让德皇威廉二世无法接受的。

    普法战争后,法国凭借众多的殖民地,迅速中战败的阴影中恢复实力,这让威廉二世羡慕不已。

    所以普法战争后德国也开始谋求殖民地,也就是这时候威廉二世才发现,全世界的殖民地都已经被以英法为首的欧洲国家瓜分一空,威廉二世竭尽所能,也只在非洲弄到了西南非洲和坦葛尼喀两个殖民地,以及在亚洲的一些边边角角。

    非洲还好点,好歹殖民地内还有非洲土著可以供德国人驱使,德国在亚洲的殖民地都是岛屿,岛屿上连人都没有,根本无法产生利益,所以殖民地对德国的帮助微乎其微。

    但是威廉二世又不可能放弃这些殖民地,如果德国真的被迫放弃坦葛尼喀,那么这等于是给雄心勃勃的威廉二世狠狠一耳光,恐怕德国会成为全欧洲的笑柄。

    刚刚拿到“世界第一陆军”的名头,现在却被非洲土著击败,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可是要增援坦葛尼喀也不容易,要把十万德军从英国本土送到南部非洲,先不说这一路上有多艰辛,需要的军费也是天文数字。

    英国在布尔战争中调动了45万人,前后支付2.2亿英镑,德国现在又能拿出来多少?

    别说2.2亿英镑,2.2亿马克也拿不出来,德国有限的那点经济实力,现在全部都用在和英国的军备竞赛上,如果要增援坦葛尼喀,那就会影响到德国的军备竞赛。

    看上去,好像情况不管怎么演变,都是对英国更有利。

    所以圣诞节刚过,塞尔伯恩伯爵就再次返回南部非洲,这一次塞尔伯恩伯爵的任务,是要授予罗克子爵爵位。

    也就是说,尼亚萨兰男爵,终于要变成尼亚萨兰子爵了。

    不过罗克却没有多高兴,英国政府早不封,晚不封,非要赶在这个时候,这很明显是在提醒德国人,罗克又为大英帝国立下汗马功劳,必须要用一个子爵爵位褒扬,这是把罗克架火上烤。

    那么近期对大英帝国利好的最大消息是什么?

    毫无疑问就是坦葛尼喀境内的叛乱。

    如果说之前德国只是怀疑尼亚萨兰已经参与战争,那么罗克被封为子爵之后,德国人终于可以肯定,歼灭坦葛尼喀第二师的那支神秘部队就是尼亚萨兰部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