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王令我来巡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八章 冰清玉洁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哟!都在呢?”

    林宁回到青云寨,刚进墨竹院小正堂,却见田五娘、皇鸿儿、周妮妮还有她的跟班玲珑小道姑都在。

    目前来说,林宁的合法妻妾只有三房,玲珑小道姑还只是搭头……

    “小宁,昨晚你从玲珑那里出来,去了哪里?”

    田五娘关心问道。

    皇鸿儿补充:“姐姐不是在责怪你,是在关心你。昨晚你不在家,龙门客栈那两人处也没有,我们都很关心你。”

    周妮妮皱了皱鼻子,又撇了撇嘴角,嘟囔道:“是别的女人的香味。”

    她鼻子灵敏,对香气尤其敏锐。

    林宁进屋后,她就嗅出了不同。

    林宁干咳了声,正色道:“因为星月庵的事,宗派出身的人大多有一身臭脾气,别看金刚寺、星月庵这会儿煌煌如丧家之犬,不得不托庇于青云寨下,但他们内心多半是瞧不起我们的。瞧得起瞧不起无所谓,所以我要提前告诉她们,到了我娘子田五娘的地盘,是龙得盘着,是虎得趴着!但是呢,金刚寺好拾掇,因为法克大师和他们有仇,随我怎么折腾都行。星月庵就有些麻烦,妙秋师太和师门关系未破裂,而且还深念其恩。我若用收拾金刚寺的手段来对付星月庵,妙秋师太肯定是不答应的。如今法克大师和妙秋师太都是自己人,妙秋师太又即将要临盆,所以只能想旁的法子,让星月庵知道分寸……”

    “所以,你昨晚就留在了朱雀那里?”

    田五娘凤眸微眯,淡淡问道。

    对于一家主母来说,自家男人不声不响的在外过夜,便是在当下时代,女子地位不高,主母却也是可以,且应该过问的。

    皇鸿儿此刻显得无比纠结,若换个女人,她此刻或许已经怂恿田五娘带领她们一起打上门去,撕了那狐媚子狐狸精。

    可这狐狸精却是她自幼相熟的姑姑……

    平日里能说会道随时给田五娘捧哏的她,这一刻却保持沉默,闭口不言。

    好在,没有她,还有周妮妮。

    周妮妮小声道:“就算寻人帮忙,也没有将人搭进去的道理。”

    谁说女人不重视男人的贞操来着……

    林宁苦口婆心道:“我非好色之辈,依旧是那个玉洁冰清的我……”

    “呸!”

    皇鸿儿都忍不住气笑,啐了口。

    周妮妮在林宁跟前素来小意,也不敢深究,倒是玲珑小道姑,得知林宁竟如此为她……和她家人着想,感动的无以复加。

    虽然恨不能跪下代林某人给姐姐们磕头赔罪,求情恕罪,但她也知道此时自己的身份不对,这般做反而是坏了规矩,所以只能将这份感动强压在心底,日后再回报小哥哥……

    田五娘那等胸襟气魄,自然也只拿此当修练之余解闷之事。

    不过最后还是点了句以后不可随意在外过夜,以防不测云云。

    闲话说罢,田五娘面色一肃,对林宁道:“昨夜你不在,鸿儿与我说了一事,妮妮和玲珑也说了一事,正好你回来,一起议一议吧。不过鸿儿说的事,和你准备的事倒有相似处。”

    林宁看了三人一眼,笑道:“怎么说?”

    田五娘对三女道:“你们自己同他说罢。”

    皇鸿儿嘻嘻笑道:“好郎君,你将金刚寺、星月庵接来不要紧,有一事我可要先说明白。金刚寺、星月庵还有一座太清观,号称是天下名门正派中的泰山北斗,和我圣教暗中斗了千年,血债累累。不说旁人,便是我当年浪迹江湖时,都被那些卫道士追杀过,想要降妖除魔。当然,当初追杀我的都是些小喽啰……”

    没等她说完,林宁插口问道:“那些人最后都死了?”

    皇鸿儿撇嘴道:“他们想杀我,我不能杀他们?”

    话虽如此,眼睛却还是细细看着林宁。

    对于这个郎君,皇鸿儿觉得哪都好,只一点不好,就是有些妇人之仁。

    不过,也不能说不好。

    善良的人,总是让人喜欢,也让人在意,哪怕她曾经身在九幽黑暗之中。

    幸好,林宁并不迂腐,摇头道:“杀人者,人恒杀之。你若担心这一点,就大可不必。不管是谁,哪怕他们的佛祖降临,也没人敢在青云寨再欺负你。否则,我……我娘子五娘,不会绕过他们的!”

    皇鸿儿脸上的笑容刚刚绽放,听到最后一句,瞬间凝固。

    周妮妮哈哈哈,玲珑嘻嘻嘻,田五娘似笑非笑。

    皇鸿儿生了会儿闷气后,自己又笑了起来,啐道:“小郎君就会拍姐姐马屁!”

    林宁呵呵笑道:“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谁。”

    不过皇鸿儿笑罢还是正色道:“小郎君,还是早些定好规矩为是。否则那些宗派弟子来后,必然生事。”

    林宁点头道:“知道了,此事我会上心的。齐燕他们已经和各级官员管事的商议了几轮了,也起草了一些律法框架,三月内就会试行。到时候,不管是宗派还是山寨百姓,都要遵守法律,凡事依法而行。”

    皇鸿儿闻言,对田五娘气馁道:“小郎君太聪明了,我原还准备替他查漏补缺一番,谁想他事事都想到前头去了。”

    田五娘微笑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总有他疏漏的地方,你多想想,总没坏处。”

    皇鸿儿感激一笑后,又冲林宁扬了扬雪腻的下巴。

    林宁懒得理会,看向周妮妮道:“你和玲珑什么事?”

    周妮妮道:“小宁,如今山寨人口数万,只我和玲珑两人看病,实在看不过来了。而且,草药缺的厉害。再不想法子,山寨里存的草药就快空了。”

    林宁闻言皱眉道:“先前从蒯家库房可是抄来不少,都用完了?”

    周妮妮苦着脸道:“要是只供山寨用,十年都用不完。可先有数千流民营,后有数万榆林百姓,大家敞开了用,就不够了。”

    林宁抽了抽嘴角,道:“敞开了用?”

    周妮妮道:“总要给人治好病吧?”

    林宁叹息一声,道:“本来五分药便能治好,可百姓见吃药不要钱,便会要十二分。”

    周妮妮有些不服,道:“我们会诊断好不好的。”

    林宁轻轻一挑眉尖,道:“杏林之术,终究只算辅佐之功。以药草,激发机体潜力,辅助病人痊愈。所以每次开药之后,医者都会叮嘱病人好生休养。看病吃药,看到七分即可,剩余三分便靠病人自己养好即可。须知,是药三分毒。”

    顿了顿又道:“我不是怪你们给病人吃太多的药,但一切不劳而获的趋势都万万要不得。在我们山寨,并没有穷的吃不起饭的人,只要肯劳作,就有吃有穿,只要勤奋努力,就能积攒下工分。以后,药庐的草药都要按工分播放。”

    玲珑小声道:“若是有人吃不起怎么办?”

    林宁笑道:“可以查他的根底,查他们的保长甲长,问清楚他到底是真穷还是真懒。若是前者,那可以先赊欠给他们,待养好病后,再通过劳动赚工分偿还。若是后者,抱歉,青云寨不养懒人。与其治一个懒人,不如用有限的资源,多治一个勤俭的人,天助自助之人嘛。就如玲珑你,若非你爹娘二十年如一日的走访江湖名医,才最终来到青云,你的身子骨也熬不到柳暗花明的一日,对不对?”

    玲珑点头同意,林宁想了想,道:“我听说星月庵里的女尼们多擅长些医术,等她们来后,考察考察再说吧,这几日,你们再多辛苦些……”

    话音刚落地,却见门口方向露出一个小脑袋,一双大眼睛笑成了月牙,一只小手捂住了掉牙的小口,开口道:“姐夫,春姨叫你哦,嘻嘻嘻!”

    林宁闻言一个激灵,转头看向田五娘。

    田五娘微微摇头,示意非她告状。

    林宁目光看向皇鸿儿,皇鸿儿耸了耸肩,示意无辜。

    最后,林宁看向周妮妮,只见周妮妮面色愧然,吱呜道:“可能是我娘……昨晚她来寻我,正好我从五娘姐姐那里回来,知道小宁你不在家……”

    林宁:“……”

    仰头一叹后,林宁起身,随着嘻嘻哈哈的小九娘,往春姨屋里走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