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寒门仙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三章 鬼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时,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想要我的力量么?”

    “桀桀,放开你的心灵,我便将我的力量赐予你,否则,你便会死在这青云梯上。”

    羽翎的体内世界里,那一团团紫气汇聚成一个巨大的脸孔。

    那脸孔笑着,笑容诡异而狰狞,一幕幕画面呈现在羽翎的脑海里。

    如此难得的机会,它要趁机摧毁这个女人的灵魂,占据她的身体。

    羽翎凄厉地嘶吼着,内心不断诵读着那不知名的咒语。

    那些玄妙的文字在她体内世界的上空旋转着,围绕成一个圈。

    羽翎每念动一遍,这些文字构成的圈就转动一圈,同时散发一阵青光。

    羽翎越念越快,那些文字越转越快,青光不断地散出。

    那紫色的诡异面孔发出凄厉的嘶吼,“不要念了,不要念了,我死了,就没人能帮你了。”

    在青光的照耀下,紫色的鬼脸扭曲了起来,发出声声惊恐。

    然那莫名的咒语仍旧快速地响起,天空的玄妙文字越转越快,转眼间,散出的青光越来越耀眼。

    不知何时起,文字消失不见,在羽翎的体内世界已多了一个青色的太阳,散发着青光,光耀着他体内的世界。

    一时间,羽翎体内世界腾起了大片大片的紫色面孔,这些面孔发出凄厉的嘶吼,不断地朝外涌去。

    然当他们碰到羽翎的骨甲时,一种不知名的吸力从骨甲上传来。

    与之同时,青云梯上风云汇聚,天地中的滚滚煞气涌入到了羽翎的骨甲之中。

    羽翎的骨甲浮现了一张张面孔,这些面孔活灵活现,有惊恐、淡然、冷漠等等,等等。

    而此时羽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骨似又提升了一个等阶,终于一步跨出。

    接连六步,羽翎蹬上了云上桥。

    云上桥顿时再度浮现了那两行字:青云之巅路已尽;人骨是为云上桥。

    两行字没入到了羽翎的眉心,羽翎紧闭双目体悟着这两段话。

    良久,她缓缓睁开了双眼,周身的骨甲纷纷离身体,在她的眼前铺就了一条鬼桥。

    为何说是鬼桥,是因为羽翎骨甲铺成的这条路,煞气弥漫,一张张面孔从那骨桥透出,死死地盯着桥上人。

    而与羽翎的这座云上桥相比,一旁薛鹏的那座云上桥则是金光璀璨。

    在羽翎心底,自己的这座云上桥,岂不是就像是一座鬼桥么?

    此时蹬上云上桥,她心里有喜悦,可也有一丝落寞,“难道自己真的在血煞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么?”

    薛鹏看着羽翎脚下的那座云上桥,缓缓道:“羽翎姐,我们第三层见。”

    “好。”羽翎一笑,两人同时沿着自己的桥走了过去。

    虽同时通往第三层,但是两人的方向却是截然不同。

    两人的心底也升起了这样一个念头:“云上桥,同入第三层,为何方向会不同。”

    “难道冥冥之中,天注定,两人的要走向截然相反的道路么?”

    “可既是截然相反,为何最终的终点却有是一处?”

    两人同时丢掉了脑海中这个念头,一步一步朝着远方行去。

    随着薛鹏不断前行,眼前再度出现了之前的那一幕。

    四周的天色开始快速变黯淡。

    在第二层待了许久,他能清晰感觉到,这第二层一个昼夜也是十二个时辰。

    不过他踏上了云上桥后,一个昼夜的所需的时辰差不多只有十个。

    他加速向前走,他走得越快,昼夜变得越短。

    从十个时辰变成了,八个时辰,六个时辰,四个时辰,两个时辰。

    也不停地向前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眼前之看昼夜交替,他已分不清时间。

    终于,他脚下一空,薛鹏知道,第三层到了。

    下一刻,不死皮与不灭骨回到了薛鹏的身体。

    王甲包裹着身体,不死皮凝聚的肉翅振动着,薛鹏在半空中滑行着,一股极寒的冷气从四面八方传来。

    不死皮上浮现了一层淡淡的白霜,整个人表面形成浮现了淡淡的一层冰霜。

    即便是薛鹏有着王甲与不死皮护体,他仍感受到了那股寒意直欲透过皮肉筋骨,侵入他的五脏六腑。

    此刻薛鹏骨已炼到极深的境界,眼下也到了该炼五脏的时候了。

    这第三境,便是要将这五藏全部锻炼一番。

    薛鹏运转起了不灭金身第三层的功法中的心火篇。

    薛鹏功法一运转起来,他清晰感觉到,他的心脏跳动骤然加快了许多,同时血气也开始朝着心脏汇聚。

    随着心脏扑通扑通强有力的跳着,这些血气在快速地被凝练着。

    而被心脏凝练出的血气,变得很凉,在他的体内流淌着。

    薛鹏只觉身体又冷了几分,不过这却激发着他的不灭骨滋生更多的血气,身体倒是暖了几分。

    随着功法的快速运转,他的心脏跳得速度越发的频繁了起来。

    薛鹏感觉到,每百息,心脏变会跳动一次。

    而平时,他的一次心跳供应的能量,足以让他支撑一个时辰之久。

    现在每百息便跳动一次,已是极为频繁了。

    不灭金身第三层共有五篇,分别对应五藏,而之前他听羽翎他们说过,血神塔第三层,应该是修炼心火篇的极好地点。

    寒风肆虐,冷意入体,这心火篇运行了一会,便自行运转,守护着身体。

    “看来这里倒真是修炼心火篇的好地方。”薛鹏身影急速坠落,坠入云层,又从云层中扎了出来。

    流云从身侧划过,寒风在耳旁呼啸,第三层的景象也完全呈现在薛鹏的眼底。

    在他眼前,是一片冰天雪地。

    远方雪山座座连成一片,仿佛一条雪龙蜿蜒盘旋,伏在苍茫大地之上。

    大地上也尽是积雪,天地间,一片白茫茫。

    光芒投射下来,没有半点温暖,反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清冷。

    半空中,还有着不少的东州人,正在快速下坠。

    随着他们的身体下坠,他们的身体表面也浮现了淡淡的冰霜,眼角眉梢都挂上了厚厚的一层寒霜,好似是一块块雪雕从半空落下。

    不过也有一些人里外,其中一人浑身燃着赤红的火焰,长发在半空中舞动着,仿佛一尊火神降临。

    这些人,无一不是第三境,已将心火篇修炼至中成的高手。

    炼体第三境,心火篇修炼至小成,经过心脏会浮现火焰,不过这火焰极其微弱,最多只能于体内随着血气流转。

    若是修至中成,火焰便可附着体表,至于像扎尔都那般可将火焰附着于骨刃,那要心火篇极其逼近大成才能够做到。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薛鹏便对血神塔已算极其了解了。

    眼中窥天眼不断扫着,不多时,便在雪地下方看到了一个个亮起的红点,随着红点的周围细细看去,他看到了一只只血妖的轮廓。

    薛鹏嘴角翘起,找到了一个拥有拳头大小血丹的血妖,背后肉翅振动,俯冲了过去。

    薛鹏三头六臂化出的手臂,朝着下方的血妖就轰了下去。

    一声嘶吼从雪地下方传来,雪地一阵颤抖,一个皮肤满布雪花般纹路的血妖窜了出来。

    这血妖身形似蛇,却长着一颗类似人的头颅。

    面孔中眉头正中有着一个竖起的眼眸,眼眸呈红色,没有眼珠,而是跳跃着红色的火焰。

    面孔也没有耳鼻,眼睛下方只有一张大嘴,从脸庞的嘴边咧到右边。

    这血妖大嘴张着,吐出猩红的芯子,感应着四周的变化。

    “身形倒是灵活,躲得倒是挺快。”薛鹏嘴角翘起,再度冲向了这血妖。

    薛鹏没有什么防备,区区血妖,血丹只有拳头大小,根本不可能是他一合之敌。

    跟薛鹏预料的一般,拳头大小的血妖,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只一击,他便结果了这血妖,将一颗蕴含着蕴含血气火元的血丹取了出来。

    薛鹏四下看了看,找了一座雪山,在雪山附近开凿了一个洞府,开始修炼了起来。

    将这蕴含火元的血丹融入灵液中,灵液顿时就沸腾了起来。

    薛鹏又想办法降温,最后在流失了大半的火元后,才将这蕴含火元的血气完全融入到灵液中。

    薛鹏将喝了一口这灵液,只觉吞下了一缕火焰。

    这蕴含血气火元的灵液顺着他的喉咙一直烧到了腹部,随着心火篇运转,蕴含火元的血气流经心脏,再流出时,血气已然凉了下来,不过心脏的跳动却变得更加有力了。

    待得薛鹏将这一锅的血气火元灵液都炼化后,心脏已变得十分灼热,只觉心口的不是心脏,而是一块火炭。

    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薛鹏继续搜集着血妖,取血丹。

    之前他在空中观察过,方圆数千里内,就属这里的血妖最为密集,是别处的五到六倍,所以他才会选择停落在这里,抓血妖,取血丹,快速提升修为。

    如今三头六臂的神力他已能催动六成,按照他的推算,此时他的血脉相当于东州人的至少五丈长吧。

    本体施展不灭决,化身施展金身决,炼化速度快到了极致。

    一晃便是十余个昼夜,薛鹏的修为快速精进着。

    这一日。

    幽暗寂静的山洞中,薛鹏盘膝而坐。

    在他面前摆满了空瓶子,几个昼夜前,这里面装的都是蕴含血气火元的灵液,不过此时都已被薛鹏吸收了。

    薛鹏快速运转着不灭金身,血气不但被心脏吸收着。

    他的心跳也由百息一次,变成了五十息一次。

    凡是经过心脏的血气,更是变得十分凉凉的,其内的火元已尽数被心脏吸收。

    修炼了十余个昼夜的心火篇,薛鹏终于感受到了心脏的变化。

    他感觉,曾经,此时自己的心脏就像是一座死火山。

    随着功法的运转,大量的火元注入这心脏之中,这个火山的温度开始提升,开始变得活跃。

    这个死火山,在逐渐苏醒。

    最近几日,这种苏醒的感觉越发的明显,似乎随时随地,都可能会爆发出他第一缕火焰。

    不灭金身这炼体术中,是以身体为根本,所借助外力,也不过是在激发身体的潜能而已。

    这也是薛鹏这几日修炼心火篇,才有的一丝体悟。

    至于之前练皮与练骨,让薛鹏觉得,皮骨便是熔炉,用来锻炼五脏六腑。

    皮骨越是强大,肉身这个熔炉的威力越是强大,能够将五藏锻炼的更深入的层次。

    以五藏之心来说,他能够感觉到,这心仿佛是有着一层层的封印,想要打破这些封印,就需要外界的火焰不断地注入。

    表层的封印最是好打开,需要的能量不是太大,但越深入,打开更深层次的封印,所需要的能量越是庞大。

    若是皮骨不够强大,一者难以将能量提升到打开深层‘封印’的目的饿,二者即便是打开了,只怕也承受不起那五藏之心反补出的强横火元。

    不过薛鹏相信,自己的不死皮、不灭骨已经达到了皮与骨的极致,他的心火注定要远远强于东州的修者,强国铁木合,甚至强过铁木黎。

    不灭金身高速运转着,大量的火元以迅猛的气势冲击着他的心脏。

    终于,在某一个时刻,异变发生了。

    啵!

    一声轻响自心脏传来,似乎是什么东西破碎了。

    紧接着,薛鹏便感觉到,心脏仿佛是打开了一道闸门。

    原本注入到心脏内的火元完全释放了出来,心脏的表面燃起了火焰,这火焰是赤红的。

    不过紧接着,心脏跳动,更为雄浑的火元从心脏涌出,这火焰仍是赤红的,不过赤红之中,带着一丝的白焰。

    整颗火焰在燃烧着,这种热量迅速扩散到全身,驱散了薛鹏周身的寒气,只觉全身暖洋洋的。

    心火篇小成,这样的火焰对于薛鹏来说只是温热而已。

    薛鹏继续运转着不灭金身心火篇,四周的火元再度被压入到了心脏中,从心脏流出的血液越发得冰冷了。

    血妖丹完全用光了,薛鹏只能再度山洞,寻找血丹。

    时间,又过去了六十昼夜。

    薛鹏迎来了第二次转变。

    强横的火元压入薛鹏的心脏,不灭金身运转得到极致。

    砰!

    一声轻响,自薛鹏的心中发出。

    赤红的火焰喷薄而出,薛鹏的体表顿时泛起了红光。

    紧跟着,大量炽白的火焰自薛鹏的心口猛地涌出,白焰中,还藏着一缕金焰。

    薛鹏的皮肤表面燃着赤红的火焰,体内白焰,心口处燃着金焰。

    “心火篇终于达到了中成了。”薛鹏缓缓睁开了眼睛。

    此时此刻,即便面对扎尔都,他也不用再惧其火焰了。

    薛鹏将背箱弄好,将铁蛋捧在怀里。

    这些时日,这铁蛋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的火焰,也只是表面的裂纹大了一点,却完全没有破壳而出的意思,也不知道这铁蛋究竟是什么东西。

    将铁蛋背好,薛鹏准备离开这里。

    附近的血妖都被他杀得差不多了,他需要换一个地方继续猎杀。

    他要快速变强,早日参悟图腾。

    薛鹏深吸了一口气,窥天眼四处观察,让他看到了一个头颅大的血丹。

    以薛鹏如今的修为,只要不是那种堪比修士的血妖,只要不是那种堪比修士,候级顶峰的血妖,现在都不是他的对手。

    头颅大小的血丹,他也收下了。

    薛鹏震动肉翅,飞向了百里外的那头颅大小的血丹。

    一如以往,薛鹏化身的手臂轰向了地面。

    轰隆!

    一声巨响,薛鹏的攻击砸到了地面。

    吼!

    一声愤怒的吼叫从地面传来。

    又一只蛇形的独眼血妖冲地底冲了出来,冲着薛鹏咆哮着。

    薛鹏一笑,“小东西,今天你的血丹,我就收了。”

    薛鹏身影一闪,扑向了这血妖。

    血妖独眼中火焰跳跃着,忽然张口吐出了一片赤红的火焰。

    薛鹏见状笑道:“火焰,我也有。”

    话音落,薛鹏的骨甲表面燃起了赤红的火焰,赤红的火焰下,还有着一层白色膜。

    那白膜,便是白色火焰凝成的,薛鹏为了以防万一,将这火焰附着在身体表面。

    血妖赤红的火焰洒在薛鹏的身上,与薛鹏的火焰相互抵消,没有被薛鹏造成半点影响。

    血妖独眼中火焰快速跳跃,转身就跑。

    “好一个机敏的血妖,不过这时想跑,却是晚了。”不知何时,薛鹏化身的手缠向了血妖。

    手臂上腾起了白色的火焰,白色的火焰跳跃,窜上了血妖的肉体。

    吼!

    血妖开始发出凄厉的吼叫,在地面打着滚。

    血妖奋力地挣扎着,朝着一个方向奋力的嘶吼着。

    也就在此时,一道强大的气势忽然压来。

    忽然薛鹏忽然心中一凛,一种极其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同时,大地忽然颤抖了起来。

    轰隆隆!

    一声巨响,雪地忽然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四周的积雪纷纷掉入这裂缝当中。

    薛鹏手臂缠绕着那血妖,拖拽着他向后褪去。

    那血妖死死抵抗着,薛鹏只能暂时放开它,肉翅振动,飞向半空,看着那长达数十丈的裂缝。

    就在薛鹏注视着裂缝时,忽而一道绿色的火焰自裂缝中腾起,一股狂风席卷,绿色的火焰似化作一道火蛇,从裂缝中盘旋着冲向了薛鹏。

    绿色火焰凝成的火蛇温度极高,薛鹏丝毫不敢大意,肉翅一震,飞向高空,多来了这一火蛇的一击。

    火蛇没有击中薛鹏,风卷后继无力,绿色的火蛇自半空消散。

    不过裂缝中的绿色火焰仍自旺盛,周遭的积雪纷纷化作雪水蒸汽。

    雪水流入裂缝之中,蒸汽腾腾升起,遇冷风又化作一片寒雾。

    一时间,方圆数百丈范围尽皆被寒雾笼罩。

    薛鹏凝眸看去,窥天眼快速运转着。

    周遭的世界变得灰白起来,他清晰看到,寒雾之中,裂缝内,有着一颗散着红光的血丹。

    这个血丹只有拳头大小,但其散出的光芒极为凝实,细细看去,这光比寻常的血丹散出的光都要凝实许多。

    之前薛鹏观察时候,拳头大小的血丹没有几万也就几千,其中有的要亮一些,有的要黯一些,不过几千几万的血丹,他也不可能颗颗都关注得到。

    这些光特别凝实的,已不能单单以其大小而论了。

    因为这些血妖将体内的血丹凝练,其实力要远比那些没有凝练的强大太多,眼前这只血妖应该便是这样的一只。

    看这威势,倒是极有可能是一只逼近修士的血妖。

    这种血妖,他可不是对手。

    不过薛鹏并不甘心就此离去,不管怎么样,也要先试试它的实力到底如何。

    薛鹏深吸了一口气,背后的肉翅猛然增大,最后变成一对七八丈大小的巨大肉翅。

    肉翅一扇,一阵狂风席卷,将这方圆数百丈的寒雾尽皆吹散。

    寒雾散去,收起了窥天眼,薛鹏目光射向裂缝深处。

    裂缝内,一颗巨大的人形头颅探了出来。

    这颗头颅上下高两丈,眉心处的眸子里闪烁着妖异的绿色光芒,那一张大嘴从左便裂到右边,四五丈长的芯子来回吞吐着。

    这蛇形的血妖与其他的蛇形的小血妖还有着很大的不同,它的全身不满了绿色的鳞甲,体表也燃着绿色的火焰。

    那竖起的眸子,正对着薛鹏,跳跃的绿色的火焰,仿佛目光一般,看得薛鹏心中凛然。

    薛鹏又细细看去,便见着血妖的腹部竟然生了四处肉团。

    传说,蛇三十年化蟒,蟒百年化蚺,蚺初具灵智,若修五百年经风火劫可腹生四脚,是为蛟。

    难道眼前这血妖,即将化为血蛟?

    薛鹏忽然想起了陆师的话,“人为万灵之长,灵智先天已开,修行易,天下万千生灵则大多懵懵懂懂,灵智未开,修行极难。”

    “往往人修炼几十年,便能有其他生灵千万年的修为。”

    ……。

    当年陆师的话一字一句响在耳旁,薛鹏看着这血妖,缓缓腾空而起。

    然就在此时,远方却有几道火红流光快速逼近。

    薛鹏望去,那几人周身燃着赤红的火焰,赤红的火焰下,燃着白焰,白焰还有着其余色彩的火焰,所过之处,积雪化作雪水与蒸气,在雪地上流下一道寒雾组成的轨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